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58章 ???卖国中间商秦桧(第八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58章 ???卖国中间商秦桧(第八更,求订阅,求月票)

        为盟主魂断孝陵卫加更!

        .......

        骑马走在空空荡荡的宋州街道上,完颜宗翰左右看看,也觉得这年头抢钱不容易啊!

        哦,其实抢钱也没有那么难。只是完颜宗翰最近的财运不大好——比不过完颜宗望、完颜宗弼这俩货。

        他之前负责打河东,河东本来就穷,而且他没打下太原就转移了,自然抢不到多少。

        到了河北这边以后,他又在易州避暑避太久了,结果出产瓷器的中山府让韩常、郭安国给抢了——抢钱不能怕热啊!有钱的地方都比较温暖嘛,往北走去漠北草原,去鲜卑利亚,那只能被抢钱了。

        而在错过了中山府的瓷器商人后,完颜宗翰又走了一条没什么油水的路线,祁州、深州、冀州、恩州、博州等处的有钱人都已经躲去大名府或相州了,宗翰当然抢不到什么了。

        到了京东路后,他又差娄室、银术可去京东东路抢——那里其实是有钱的,没有抢过啊,而且北宋时期京东东路还有丝绸呢!可是完颜宗翰自己却直扑水泊梁山......去梁山抢个毛线啊!

        在梁山没有抢到后,他又走濮州、兴仁府,直入宋州。本来濮州、兴仁府也是比较富的。可是完颜宗望在隔壁滑州摆了万余人,天天嚷嚷着要扒了黄河大坝放水来淹。结果濮州、兴仁府的有钱佬也早跑了。

        而宋州......别提了,又是个空城!

        再往南去,徐州、海州是打到的,过淮河去扬州抢钱估计就难了。因为现在河东还在赵楷手中呢!

        河东地形高屋建瓴,对于占据河北部分地区和整个燕山府路的金国威胁极大。如果金兵主力深入江淮,被赵楷抓住机会偷袭了燕山府路,断了他们归路,那麻烦可就大了。

        所以大金皇帝完颜吴乞买和谙班勃极烈完颜斜已经为南征军划下了红线——不得过淮水一步。

        既然不能过淮水一步,那么完颜宗翰也只能试着让赵桓花钱买平安了——他这个算不算是贩卖平安?

        完颜宗翰现在干起了贩卖“平安”的营生,而秦桧则想努力当一个卖国求饶的中间商!

        “秦桧,你说可以让赵桓拿钱买平安?他肯买吗?他爹赵佶可是叫咱给杀了的!”

        在宋州皇城中一间收拾一番还能主人的宫室当中,已经脱了长袍的完颜宗翰只穿了身单衣,盘腿坐在一张胡床上,一边拿个大蒲扇扇风,一边在和秦桧商量“贩卖平安”的事宜。

        在场当翻译的,则是他的胖儿子斜保。另外,元帅右监军完颜希尹也在这间宫室当中,也和宗翰差不多的样子——都热得不行啊!

        现在虽然是秋天了,但是还没到秋高气爽的时候......至少对习惯了凉爽气候的女真人而言,中原初秋的气温还是够折磨人的。

        秦桧站在完颜宗翰和完颜希尹跟前,垂手落肩,满脸堆笑,回答道:“赵桓如果真想为父报仇,又怎会一遁再遁?而且如今赵桓的大敌还不止大金上国一家,他的三弟赵楷......才是他真正的心腹大患啊!”

        说到赵楷的时候,秦桧都有点咬牙切齿了!

        他落到现在这地步,不就是叫赵楷害的?本来他好好的在开封府做官,现在应该已经跟着赵桓一起逃到江宁了......那里可是他的家乡!

        现在可好,自己被金人捉了,开封府的老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有没有给他戴绿帽子......更可恨的是,赵楷从头到尾,都没把他当自己人看!

        要不然他秦桧现在该是赵楷的东府大相公,而不是金人的阶下囚!

        所以秦桧现在最恨的不是入侵大宋,还把他抓了的金贼,而是刚刚入主关中的大宋西皇帝赵楷。

        秦桧咬了会儿牙,等完颜斜保把他的话翻译成了女真话,才接着往下说:“如果没有赵楷,赵桓现在就是大宋独一无二的至尊了!

        可如今他的大宋正统之君的地位,却因为赵楷称帝并盘踞长安而岌岌可危,他如何不恨赵楷入骨?

        而大金国收了他的财货之后,一定会进攻河东、陕西,去替他铲除心腹大患......他如何不愿意出钱买这个平安?”

        “会吗?”完颜宗翰将信将疑,“若是咱们灭了赵楷,他不就是下一个要灭的了?”

        完颜宗翰虽然没看过《三国演义》,但是这个道理他是懂的。

        秦桧笑道:“左副元帅,大金国天兵无敌,下一个要灭的不是赵楷就是赵桓......赵桓花钱买得一时平安,就能在江南享受一时的安乐。哪怕只能享受个三五年,也比马上灭亡要好啊!”

        他顿了顿,又对宗翰道:“左副元帅您如果信任秦桧,就派桧南下去游说赵桓......桧可以保证赵桓每年给大金国300万岁币!”

        他的话让完颜斜保全都翻译成了女真话,听得完颜宗翰好一阵心热。

        躺着拿一年300万,可比现在这样辛辛苦苦也抢不够300万要强啊!

        之前完颜宗望差一点就和宋朝谈成了300万岁币保平安的大买卖,结果却被李纲他们搅和了,完颜宗望到现在都气愤不已呢!

        如果宗翰可以谈成这桩好买卖,那以后他在大金国中的地位可就能水涨船高了!

        “好!”完颜宗翰点点头,“咱就信你这回!叫赵良嗣和你一起南下去!这事儿如果成了......”

        成了该奖励什么呢?

        完颜宗翰想了想,也不知道秦桧喜欢什么?于是就让自己的胖仔斜保去问。

        而秦桧早就等着这个问题了,听见斜保的话,扑通就给完颜宗翰跪了,把宗翰弄了一个莫名其妙,还用责怪的眼神看着儿子——你个笨蛋,通事都干不好......你怎么翻译的?怎么就把秦桧给吓成这样了?

        完颜斜保也有点懵啊,难道真的说错了?不会啊,我的汉语最近进步很大啊!想到这里,他连忙摸出一本《金汉合时掌中珠》(字典)翻看起来了......

        这个时候秦桧又说话了。

        “桧愿为宋之国相,若能得偿所愿,必竭尽所能为大金谋取宋国之膏腴!”

        完颜斜保连忙收好字典,翻译道:“爹爹,秦桧说他想当宋国的国论孛极烈!如果咱们能支持他当上,他就全力为咱大金榨取宋国的财富!”

        ......

        大宋西京,不,也可能是新东京的洛阳城外。

        京西路宣府使宇文虚中、京西路转运使陆宰、京西路宣府使司都统制姚古等人正在一处接官亭中和京西路宣府使钱盖、京西路转运使王庶、京西路宣府使司都统制王渊相对无语......

        是得无语啊!

        两边的职官是一样的,不过却是不同的大宋官家派来的!

        宇文虚中、陆宰、姚古是赵桓派来的。

        钱盖、王庶、王渊则是赵楷派来的。

        正尴尬的时候,忽然有人嗯咳了一声,打破了这个让人无语的安静场面。

        咳嗽的是宗泽,他是和钱盖、王庶一起过来的。准备在西京路和隔壁的河东路招募一些人手,然后去收复开封府。

        宇文虚中、陆宰、姚古、钱盖、王庶、王渊等人,全都把目光投向了宗泽。

        宗泽笑道:“如今天下的形势明摆着......留在中原抗金的才是正统,逃去江南幸福的只能是藩臣了。官家愿意封前太子为吴国王,已经非常宽仁了,这等兄弟情谊,历代罕有啊!

        叔通、符钧、姚太尉......你们三人如果真的忠于前太子,就该去劝说他接受吴国之封,以后恪守臣节,好好的享福吧!”

        享福?宇文虚中心说:是得过且过吧?等你家天子打败了金贼,我们的官家还能活?

        自古以来没当上官家的太子都是没好下场的......何况我们的这位官家还当了一段时间的九五之尊啊!

        陆宰则是长叹一声,他其实并不看好赵桓,但是他是越州山阴县人,家眷都在江南,怎么可以弃之不顾?

        而姚古则在摇头......他不是赵桓的忠臣啊!也不想去江南,现在只想着回关中养老——万年大堤一战他的姚家军真是亏惨了!

        连他的养子姚平仲都打不见了!不是打死了,也不是被俘了......有人看见他逃跑来着!

        而是不见了!不知跑哪儿去了?

        而姚家的其他子侄亲族,也在这场大战中损失惨重,姚家将门......还能不能维持下去都不好说了!如果将门没了,那姚家在陕西所占的土地还能保住吗?

        钱盖看着眼前三人不说话,苦笑了一声,劝道:“叔通、符钧、姚太尉,如今的形势,你们三位和朝廷开战是不可能的......朝廷已经在河东、陕西遍设军府、折冲府,等设府完毕,所辖之兵将有三十万众?你们如何能挡?不如走吧,免得让金人看笑话!

        若是你们不愿意去江南,那就去长安吧!官家正在用人之际,总会给你们一官半职的!”

        宇文虚中皱着眉头,“龙图,下官祖上就是北周皇室,对于府兵制,下官是很了解的......下官现在有一事不明,想请教龙图。”

        “哦,”钱盖应了一声,“叔通想问什么?”

        宇文虚中问:“宣和六年乃是大比之年......今年已经是宣和八年了,明年就是宣和九年!下官想知道,宣和九年的大比还办不办?”

        ......

        第九更肯定有!

        第十更罗罗努力!

        只求月票,求订阅!

        给罗罗一个首订精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