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56章 ??大宋长安,有兵没钱(第六更,罗罗会继续努力!)

第156章 ??大宋长安,有兵没钱(第六更,罗罗会继续努力!)

        永垂青史......

        宗泽听着这话,就有一种将要成为忠烈的感觉!

        不过就如他自己说的,他都六十多了,不怕死了......能够有这么一个博一下身后名的机会,又怎么能放过?

        他如果不去,这辈子就是个权发遣的太守了。如果去博一下,没准就是封疆大吏,一代名臣了!

        想到这里,宗泽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过他也不会轻易松口,他得知道赵楷有什么办法可以成就一番大业。

        “官家,老拙是奉了钱总制、范帅使的钧命来此地迎驾的......他们二人则会留在京兆府内为陛下准备宫殿和御用之物。”宗泽道,“所以关陇用武之地已经大定!

        不知陛下何时可以亲提关陇壮勇之士,东出函谷,以争中原呢?”

        他要去了开封府唱空城计,那可就得日夜巴望着赵楷带着关陇大兵来了!

        所以得问清楚了!

        赵楷叹了口气,很有些为难地说:“关陇之地,有兵而无钱......朕虽然可以在关陇广设军府,分田土以养壮士,但是要东进以争中原,靠关中的这点薄田还是不足的。田少兵多,不够分配啊!而且关陇田薄,产出也太少。”

        陕西六路的“薄田”大约有四千万亩,其中沿边五路的土地不是分给了营田弓箭手,就是被营武世家所占。关中平原的土地,小半也属于营伍世家。

        而这些营伍世家和营田弓箭手都是赵楷要拉拢利用的对象......所以在陕西搞清田检地是不可能收获多少土地的,最多就是把陕西的营伍世家和营田弓箭手都编入军府,使之成为府兵。

        考虑到陕西府兵的数量很可能会超过二十万......光是授田、荫田(免税)、免税(丁钱等)、免役(免家人的役)这些措施推开来,就有可能覆盖陕西大部分的土地和相当部分的人口!

        这样一来,陕西的田赋、免役钱、丁钱什么的就收不到几个了,而陕西的商业也不发达,各种商税除了盐税多一些(解池盐田现在属于陕西),其他的都非常有限,所以商税的总量也不会多。

        因此陕西对赵楷而言就是个“血税之地”,可以获得大量的兵源,但是却没有办法获得多少收入。

        而赵楷目前推行的府兵制也做不到“不花钱养兵”.......因为他没有足够多的土地可以分。陕西这边的营田弓箭手因为本就分了地,变成府兵后就算分过土地了。

        可是那些营武世家他们拥有的土地,不管是隐田还是私田,赵楷都不能把它们当成职分田。对于这些人,赵楷就只能“欠分田”了,先欠着,以后抢到了再补上......

        所以在目前情况下,赵楷的府兵制只能做到省钱养兵。比如不上番不发钱,上番时发个半饷。

        同时还可以建立一个类似“预备役”的征召体系——如果能清点一下陕西六路的土地和营武世家以及营田弓箭手,大约可以把二十万户编入军府。

        加上赵楷手头现有的近十万之众,理论上的兵力上限可以达到三十万!

        这个数目可就远远超过赵楷的朝廷可以养活的程度了。都要来长期上番拿钱是不行的,别说半饷,三分之一都发不起啊!

        所以赵楷目前只能保持几万人的常备之兵(相当分在河东授田的府兵,目前只是名义上授了田,实际上没法接管土地,能不能收到租子也难说,所以只能让他们当常备兵),余下的就只能在农闲时期在军府训练一下(不算上番)......如果要大用,还是得去搞钱啊!

        宗泽捋着胡须,若有所思道:“官家如今得了陕西,兵是够了,如果钱够多的话,二三十万大军也能召集起来吧?只是这钱......”

        赵楷笑道:“宗卿放心,朕有办法的!

        有兵无钱,总好过有钱无兵啊!乱世当中,兵就是命啊,有兵就有办法,没兵就没办法了!”

        枪杆子、刀把子出政权嘛!

        赵楷顿了顿,又道:“给朕两三年时间,应该就能搞到钱了,再有两三年练兵选将......最多五年,朕就可以东出以争中原了!”

        他的办法当然是抢下有钱无兵的地盘了!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守着陕西任谁都变不出钱啊!

        赵楷的府兵制只是在一部分地盘上搞,不可能在全国摊开,要不然就没有养兵、训练、装备和用兵的钱了。

        而且宋朝有军事传统的地盘不多,就是陕西的沿边五路,河东、河北的一部分地区。

        而抢地盘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战而取了。

        要不然这些地盘就被乱兵洗了又洗,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元气了。

        宗泽已经明白赵楷的想法了,点点头道:“好吧,老拙就去试试看,大不了就当了大宋的忠烈!”

        赵楷闻言,马上站立起来,冲着对面的宗泽就是一礼,宗泽没有想到赵楷会这样干,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赵楷却已经肃然开口道:“宗老先生此去开封府千万保重......若有危难,不可勉强为之。

        老先生可以趁着冬日黄河结冰之时入得开封府,这样金贼就很难放水淹城了。

        只需数月时日,朕便可以全有巴蜀、荆襄之地。待到开春,老先生便是撤出开封府,也算立了不世之功!”

        宗泽站起身,也向赵楷行了一礼,笑道:“大宋有陛下这样的官家,值得老拙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

        “臣等恭迎官家,京兆府城中行宫以及一切御用之物,都已齐备,但请官家入主!但有所命,臣等无不遵从!”

        在京兆府城以北的玄武门外,一处接官亭畔的官道之上,大批京兆府城内的文臣武将,分班站好,大礼恭迎在上万白衣军(白衣是孝服)护卫下,策马而来的大宋官家赵楷。

        因为赵楷的军队是带孝出征的,所以出城迎接他的京兆府这边的官员也都穿上了孝服,远远看去就是一片白。

        连续一个多月顶着夏季和初秋的酷热行军打仗,让赵楷变得又黑又瘦,不过胡子却让郭天女仔细修剪过了,看上去清爽了不少。而且整个人的精神也好的出,看着远处的京兆府城的北门,显得异常兴奋。

        “诸卿免礼......钱龙图(钱盖是龙图阁待制)、范帅使、王通判,真没想到能在京兆府见着你们!”

        赵楷并不是呆在王府里吃闲饭的大王,而是领着皇城司这个要职的大王,所以他的人头是很熟的。钱盖、范致虚、王庶这三位和他都挺熟。所以也不必什么人引见,赵楷就笑着招呼他们了。

        而钱盖、范致虚、王庶三人,却都有点不认识赵楷了......这才多久没见啊!这个大王,不,现在是官家了!真的跟变了个人似的!

        不仅长相变化极大,连举止神态都不一样了!

        赵楷从马背上翻了下来,笑着招呼三人上前说话。

        钱盖、范致虚、王庶三人全都凑了上去,也不敢凑太近,就在赵楷三步开外站成了一排,钱盖居中,范致虚、王庶二人一左一右。

        赵楷笑着问三人道:“不知三位和应天方面有联络吗?”

        钱盖面无表情地说:“陛下,老夫日前曾经收到以先太子之名发出的诏书......不过诏书发出的时候,这个伪太子已经不在应天了,而是到了徐州。”

        “到了徐州?”赵楷听到这个消息,脸上已经露出笑容了,“这诏书是几时发出的?”

        “六月上旬。”

        “哦。”赵楷舒了口气,“好好,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到了江南!”

        赵楷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哥哥赵桓还一堆兄弟姐妹都留在应天府不跑,最后再给人逮去黑龙江吃雪。

        当然了,如果赵桓能在中原坚持下去也麻烦,真的搞成了东西两宋,非得打内战不可!

        所以赵桓肯跑路去江南,那是再好不过了。

        王庶看见赵楷面露喜色,担心他要发兵东南,于是就斗胆提醒道:“陛下......您和徐州方面毕竟是兄弟,现在应该齐心协力,为先帝报仇,再言其他。”

        赵楷摆摆手道:“朕当然不会和兄长起刀兵了......不过报仇的事情,也不需要他出手,他就是个无用之人,在东南享福就行。

        朕想封他当一个吴国王,割江南东路给他,让他当一辈子大王,这样可好?”

        钱盖、范致虚、王庶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位官家是什么意思?

        “陛下,您要封谁?”王庶问。

        “封赵桓!”赵楷笑道,“朕重开大宋,而他终究是先帝长子,朕之兄长......不能封个国王吗?”

        “能......”

        “自然是能......”

        “陛下果然是仁义之君!”

        三个人嘴上夸得好听,心里却明镜似的。

        赵楷是够不着哥哥,只好用这个办法!

        赵楷看着三人,笑道:“你们谁能走一趟洛阳、荥阳,将朕的这个意思告诉宇文虚中和姚古他们,让他们派人去和赵桓分说一下......这个皇帝朕必须得当,因为他不行,而且先皇遗命也是给朕当皇帝,不过朕绝不追究他擅自称帝的过失。只要他愿意去了帝号,朕可以让他在东南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