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54章 ??走,迎新主去!(第四更!求月票,求订阅)

第154章 ??走,迎新主去!(第四更!求月票,求订阅)

        “公载,是不是有诏书到了?”

        大宋宣和八年七月十五日中午的时候,永兴军路安抚使范致虚就满头大汗的冲进了京兆府子城内的陕西六路总制置使司衙门。还没走进钱盖的都堂,范致虚就嚷嚷了起来,语气当中全是焦虑。

        范致虚这次是从城外的灞桥镇大营过来的,顶着中午的烈日,策马而来。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来了曲端、苗傅、刘正彦三个统制和大队的亲兵。现在曲端陪着他一起入了衙门,苗傅和刘正彦则带着三千亲兵在外面守着......

        当范致虚带着兵将气势汹汹而来的时候,钱盖正和宗泽、王庶一块儿在研究一封从徐州发出的诏书......这封诏书是六月上旬发出的,本来早就该到京兆府的。可是由于李孝忠的军队占领了陕州,致使传诏的走马承受不得不改道颍昌、汝州、邓州,再入武关,才将这封诏书送达。

        而这封辗转送达的诏书的内容,则让钱盖、宗泽、王庶三人有点哭笑不得。原来赵桓想让陕西六路出兵支援西京洛阳,以免洛阳被造反的赵楷给攻占!

        赵楷有没有出兵打洛阳他们仨不知道,但是赵楷在过去的二十多天内,已经如疾风骤雨一般扫荡了鄜延路、环庆路、秦凤路、泾原路......而且大军所过,几乎兵不血刃。在延安府的张深、李永奇带头归顺,并且一起率领鄜延路之兵为王前驱后,陕西沿边各路的兵将,全都望风而降,争先恐后的投到赵楷麾下。

        而钱盖、范致虚则因为陕州、华州、同州这三个位于京兆府东面的州,全部被赵楷的军队(黄无忌、向克、李孝忠所部)占领,所以根本不敢分兵去支援沿边各路,只好眼睁睁看着沿边州郡一个接着一个的落入赵楷之手。

        当然了,眼睁睁看着是完全正确的!

        因为钱盖、范致虚根本打不过赵楷。他俩要领兵去战,那京兆府早就归赵楷了。

        至于他俩手底下的大将曲端、苗傅、刘正彦也不是韩世忠、岳飞的对手。而且这三员大将真到了前线是直接投靠赵楷,为王前驱来打京兆府,还是被韩世忠、岳飞打了以后再投降都不好说......不过投降赵楷是肯定的!

        这是明摆着的......赵楷也姓赵!排在赵桓之后的大宋皇位继承人就是他了.......国家多难靠长君嘛,赵桓的儿子赵谌是个小屁孩,怎么都不可能即位的。

        现在赵桓不知道溜哪儿去了,而赵楷却带兵来了陕西,摆出了一副要领着陕西武人干大事的姿态。所以绝大部分的西军营伍世家和营田弓箭手都会倒向赵楷,而不会效忠一个到底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的赵桓......

        在张深投靠之后,环庆路、秦凤路、泾原路等地的武人都倾向于相信赵楷的宣传——赵桓已死,在应天府冒充官家的是当了儿皇帝的赵构!

        这事儿要不是真的,张深那么大的好男儿(他是进士啊)怎么就投靠赵楷了呢?

        而且投靠赵楷的还不止一个张深,环庆路的王似,秦凤路赵点,泾原路席贡都已经投靠赵楷了,熙河路王倚不知道有没有投靠?不过想来也不会抗拒天兵的。

        在鄜延路、环庆路、秦凤路、泾原路等地相继喜迎新主的消息不断传来之后,京兆府这边人心就全乱了,而且谣言满天飞。

        一会儿说什么赵构为了当稳儿皇帝,已经把整个北地都割让给金贼了!

        一会儿又说金贼准备把陕西沿边五路赐给他们的藩臣西贼......沿边五路可是大宋西军将士们的家乡,西军将士和西贼厮杀了百余年,两边都视对方为仇寇,这要是让西贼得了沿边五路,西军的乡党父老还能有好果子吃?

        而在朝廷派出的走马终于抵达京兆府后,关于“交割土地给西贼的诏书”已到的传言,又在灞桥镇大营里面传开了。

        这下可真是捅了马蜂窝一样,差一点就哗变了!

        曲端、苗傅、刘正彦等三个统制也都是糊涂蛋,不分青红皂白就跟着底下的兵将一起闹腾,差点酿成大乱。

        在灞桥镇大营坐镇的帅使范致虚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好向底下人保证,如果真有这样的诏书,他就带领大家发动兵变......他是进士出身的文官啊!居然被逼到这种程度,这还是大宋吗?

        不过割地给西贼的事儿要是真的,范致虚的帅使真是干不下去了......他可不想遗臭万年!

        所以他心一横,牙一咬,就领着曲端、苗傅、刘正彦三人,又点上三千精兵开进京兆府城(范致虚是永兴军路帅臣,京兆府是他的辖区),还把部队带到了钱盖的置司外面!

        “诏书?”钱盖并不知道有割地给西贼的谣言,听见范致虚这么一问就点头应了声,还一指王庶正拿在手里的诏书,“刚到的诏书......”

        跟着范致虚一块儿来的曲端一听这话立马就跳起来了,“真有啊!真要割地给西贼啊!”

        说着话他就大步上前,不由分说的一把就把诏书从王庶手里抢过去了!

        这下钱盖、王庶、宗泽三位都给惊呆了——这曲端怎么回事?喝多了?怎么恁般无礼?

        范致虚也顾不得曲端有礼无礼,只是急急忙忙追问:“怎地?是割地给西贼的诏书吗?”

        钱盖、王庶、宗泽三人闻言都吃了一惊,纷纷开口道。

        “什么?割地给西贼?”

        “谦叔,你说什么呢?”

        “谦叔,这是官家让咱们支援洛阳的诏令......”

        曲端这时候也已经一目十行的看完诏书了,面孔通红地说:“帅使,朝廷,不......是,是康王的小朝廷已经跑去徐州了,六月上旬就到徐州了!现在多半已经到了江南!

        而且他还让俺们出兵去洛阳,这分明就是让俺们弃了陕西家乡啊!”

        “什么?朝廷到了六月上旬就到了徐州......不对,正甫,你说什么?康王的朝廷?”

        “正甫,你胡说什么?”

        “曲正甫,你......”

        范致虚、钱盖、王庶都被曲端的话给惊住了,只有宗泽面色如常,一点也不慌张。

        曲端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干脆心一横,咬牙道:“管他是康王、是太子......弃了中原便不能要了!眼下陕西这边有现成的明主,还是先帝的三子,而且文武双全,英明神武,又曾打败过金贼,俺们不投他还能投谁?难道俺们还指望一个逃到江南去享福的昏君吗?”

        范致虚、钱盖、王庶听了这番言语,都有点怒了,倒不是因为曲端想要投靠赵楷而怒......都是姓赵的,这官家无论是赵桓、赵楷还赵构,他们都能接受。

        让他们有点不能接受的,是曲端一个武夫居然在他们几个进士出身的文臣跟前大呼小叫......而赵楷尽然还要和这样的人共天下!

        都堂之内的气氛顿时就有点压抑了,范致虚、钱盖、王庶、曲端四个人都不说话,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宗泽嗯咳了一声:“康王也好,太子也罢......肯定是要下江南的。下了江南,自然管不了中原,也管不了陕西了。而陕西这边,必是郓王的天下!

        好在康王或是太子也没让咱们守着陕西和郓王打啊!诏书上怎么说的?让咱们出兵洛阳。既然如此,那原因保康王或太子的,就去洛阳。愿意保郓王的,就在京兆府迎新主,以后就各为其主了。”

        “对,对,对,还是宗太守的办法好!”曲端连连点头,“俺曲端是陕人,家乡亲族,皆在陕西,自然不能弃之而往江东。”

        宗泽点点头,又看着钱盖,“钱公欲往何处去?”

        钱盖叹了口气,道:“吾家自先祖入朝,已经在开封府住了一百多年,早就是北人了......”

        他是吴越钱王的后人,祖籍在杭州,但是自祖先钱俶入朝后,就祖祖辈辈生活中北方了,家族在开封府和洛阳都置了宅邸,可舍不得离开了。

        宗泽轻轻点头,已经明白了钱盖的意思,然后又看着福建人范致虚。

        范致虚道:“我是永兴军路安抚使,守土有责,不可弃土而走。”

        所以就带着地盘一起归顺赵楷了......这个理由不错啊!

        王庶道:“吾乃陕人。”

        他是环庆路庆阳府人士,哪儿能千里迢迢去江南做官?离家太远了!

        宗泽笑着点点头,道:“吾本就是郓王的属官......去了东南也无官可做。不如就由老夫走一趟,去请郓王,不,是官家来京兆府吧!”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一个六路总制置使司下面的亲兵部将快步走了进来,到了都堂之内,向钱盖行了一礼,然后大声报告道:“报总制帅,反贼大兵自凤翔府方向而来,沿渭河南岸而进,前锋已经到了清平镇!”

        宗泽笑道:“来得好快啊......应该是官家亲领大兵而来,看来我得快些去迎了!”

        钱盖吸了口气,“好,那就有劳汝霖了,老夫和范帅使、王通判就留在城中安排行宫和一切御用之物吧!”

        宗泽则吐了口气,笑道:“好,下官这就出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