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53章 ??赵构和张邦昌是乱臣贼子啊!(第三更)

第153章 ??赵构和张邦昌是乱臣贼子啊!(第三更)

        “延安府的李钤辖,俺是泼韩五啊,你还认得俺吗?”

        大宋宣和八年,七月初一,大门紧闭的延安城外忽然响起了韩世忠的大嗓门!

        这座守护着陕北大地的雄镇名城,现在已经被如同神兵天降一般的“白衣大兵”包围了。

        但是延安府终究是陕西沿边五路之一的鄜延路的路城所在,自打西夏崛起后,这座城池一直都处于战备当中,怎么都不至于被奔袭而至的赵楷所部突袭而取。

        实际上,在绥德军被韩世忠用计诈取后(韩世忠本来就是延安人,手底下还有一群老乡,不少都是绥德的汉子,要混城实在容易,而且绥德军城毕竟不是路城,防备没那么严),延安府这边就已经得到预警了。

        虽然鄜延路张深和鄜延路兵马钤辖李永奇急切之下已经来不及从面对西夏的前沿堡寨召回营田弓箭手,而且鄜延路的禁军也大多被调去勤王或是去防御京兆府了。但是延安府城内和周边一带,还有许多营伍世家可以发动——科举世家中人人会做文章,而营伍世家中当然是个个都会厮杀了。

        因此张深和李永奇还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召集了三四千人的守军入延安府城布防。

        而延安府城又是一座修了修,筑了又筑的坚城——到延安来当一任安抚的官,不会开疆辟土,还不会搞点修城筑垒的基本建设吗?

        所以这个延安城还真是挺难硬打下来的!

        不过韩世忠也是很会用计攻心的!

        而且他还是延安府人士,和守城的延安府兵马钤辖李永奇是老乡(李永奇是绥德人,紧挨着延安府),还是老熟人......现在正好“杀熟”。

        所以他也不忙着攻城,而是在一辆临时用辆车改成的盾车掩护下,靠近了延安府城的北门,开始忽悠城头上的李永奇了。

        “泼韩五,你好好的大宋臣子不当,怎么就当反贼了?”高大粗壮的绥德汉子李永奇,远远的看见跟着韩世忠一块儿来的万余“白衣大兵”,这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啊!

        这是造反啊!

        而且这伙反贼还把李永奇的老家绥德军给取了!虽然李永奇的老婆孩子都在延安,但他家是绥德军的大族......他家祖上是李唐皇室,他是李世民的后裔!祖上唐亡之前迁到陕北,在绥德繁衍生息了一百多年,已经是枝繁叶茂的一个大家族了。

        现在都落在“反贼”手里了,你让他怎么办?都是李世民的子孙,都不要了?那李世民的在天之灵能答应吗?

        “李钤辖,你说谁是反贼?”韩世忠的那个冤枉啊,扯着嗓子大呼,“俺泼韩五跟随郓王殿下在河北抗金保国,每战必是争先......从大名府一路打到雁门山!死在俺泼韩五刀下的金贼,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除以十差不多),俺怎么可能是反贼?”

        李永奇哼了一声:“你都跟着郓王造反了,还不是反贼?”

        “郓王造反?”韩世忠嚷嚷道,“老李啊,你昏头了吧?郓王是先皇三子,上面的二哥早夭了,实际上就是二子。现在先皇和太子都没了,他还造什么反?造谁的反?”

        “谁说太子没了?太子已经在应天府登基了!”

        “胡说!”韩世忠急得都吼起来了,“老李,你他n的被骗了......太子早就薨逝了!

        如今在应天府当儿皇帝的是先帝九子康王......他和太宰张邦昌一起出使金营,因此才没被黄河大水给淹死。后来金贼又封了康王当儿皇帝,还把他和张邦昌一起送去了应天府。

        但是康王因为是第九子,怕天下人不服,所以才假借太子之名行事!老李,你可不能上当受骗啊......老李,你想想看,太子若真的还在,为什么不来陕西?为什么不去洛阳?

        河阴、荥阳一带还有几万勤王西军,怀州、孟州还有王几道(王渊)王太尉的兵。太子得了这两支兵就能无虞了,他为什么不西进?为什么不来陕西招兵买马?”

        李永奇听了韩世忠的话,也觉得事情很可疑了!

        开封府丢了就该退往洛阳、长安啊!

        你往应天府去干什么?

        开封府守不住,应天府还能守住?根本不可能!

        所以应天府就是个暂时落脚的地方.......从应天府往西跑是不可能的,西面是开封府啊!

        要跑就只能往东南跑去江都(扬州),这分明就是隋炀帝的路子啊!

        太子能糊涂成这样吗?根本不可能......所以在应天府当权的官家,很可能不是太子,而是康王赵构!

        应天府的那个朝廷,十有八九就是金人的傀儡.......

        正在脑补的时候,城外的“白衣兵”忽然欢呼起来了,喊声惊天动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原来是赵楷到了延安府城下!他来得也够快的,几乎和韩世忠前后脚就到了。

        李永奇连忙定睛凝视望去,就看见韩世忠身后的军阵中,赫然竖起了两面白色的长幡,幡上还有字儿?

        写得是......

        “山河奄有中华地,日月重开大宋天!”

        已经有人给念出来了,这人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战士,年纪虽小,却生得高大健壮,虎头虎脑,浓眉大眼,一看就知道是个将种。

        这少年名叫李世辅,是李永奇的长子,今年才十七岁,却已经从军入伍,跟着他爹一起当兵了。

        李世辅刚念完了对联,韩世忠的声音又传来了。

        “老李啊,俺们的新天子来啦!他可和大宋之前的官家不一样,他来陕西是要以长安为都,要恢复府兵制,要关陇为本,要和俺们陕西的三十万武人一起共天下的!

        这可是俺们陕西武人的官家啊!俺们不保他,还能保谁啊?”

        是啊!

        不保他还能保谁?

        跟在李永奇身边的一群厮杀汉都挺认同这话的。陕西的这帮营伍子弟谁不仰望强汉盛唐?

        那才是他们陕人的荣耀时代啊!

        关陇为本多好啊!

        靠着砍人的真本事往上爬不比做文章好吗?他们这帮人写作文怎么都比不了东南的学究,还就是砍人的功夫硬!

        不过这话大家都不敢说,只是往李世辅这边看。

        李世辅可不怕他老子大义灭亲,所以就对父亲李永奇道:“爹爹,那人说得很有道理啊......城外刚到的,恐怕才是俺们的真官家啊,咱们还是开城相迎吧!”

        一边的厮杀汉们都跟着点头。

        城外的官家一定是真的!

        大家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小孩子懂什么?”李永奇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开城不开城的,俺们能做主?这得让张帅使做主!”

        张帅使就是鄜延路安抚使张深,赵楷的大军突然抵达,让他大感意外,也让他感到异常的气愤——你个赵楷要争皇位就去恢复开封府啊!你拿下来开封府,天下谁不认你?你跑陕西来干什么?

        而且更过分的是还跑来了陕北延安......这里是真命天子该来的地儿吗?

        他正在自己的衙门里面生闷气儿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了山呼万岁的声音,然后李永奇就领着一帮厮杀汉来了。

        看见李永奇,张深就给吓一跳,连声道:“李钤辖,你怎么来了?难道城,城已经被逆贼赵楷......不,是被郓王殿下打破了?”

        李永奇摇了摇头。

        张深吐了口气,“城没被打破?”

        李永奇却认真地道:“帅使,来的不是郓王殿下,而是官家!是刚刚在太原登基的官家!”

        一边的厮杀汉们都跟着帮腔。

        “对啊!那是真官家!”

        “应天府的官家是假的,不是原来的太子,而是先帝九子康王冒充的!”

        “帅使,咱们快去迎官家入城吧!”

        “是啊,这可是从龙之功啊!”

        “帅使有了这大功,一定可以当上相公的......”

        “你们,你们......”张深已经知道大势不可为,不,是大势很可为了!

        于是他冷哼一声,道:“尔等休要胡言......城外的官家是真是假,待本官亲自去看。本官在开封府为官时,和郓王殿下可是老熟人了!”

        原来是老熟人啊!

        不过张深还是差一点没认出赵楷......当年一文质彬彬,风流倜傥的俊美大王,现在是又黑又瘦,胡子拉碴,两眼通红。一看就知道为了重开大宋,为了拯救天下,为了替父兄报仇,已经竭尽了全力!

        大宋有这样的官家,何愁不能再兴?

        想到这里,张深眼睛一酸,眼泪就下来了,然后就在赵楷的马前失声痛哭了起来。

        “官家,臣张深终于把您给盼来了......您来了,大宋就有救了,陕西就有救了,真是天不亡我大宋,天不丧陕人啊!”

        他这一哭,跟着他一块儿出城的西军将士和陕北父老,全都痛哭流涕,向着赵楷大声山呼万岁。

        赵楷看见这一幕,也流下眼泪了,对张深道:“张卿您是国家栋梁,可惜我父皇不能大用,否则何至于有今日之祸?”他接着又对李永奇道,“李钤辖,朕听良臣说你家世代忠良,为朝廷守护陕北,功劳很大啊......朕一定要重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