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52章 ??我们还是在京兆府城杀赵楷吧!(求订阅,求月票)

第152章 ??我们还是在京兆府城杀赵楷吧!(求订阅,求月票)

        赵楷领着十万大军杀到河中府和解州了?

        这也忒快了吧?

        河中府和解州距离太原很远啊!他的十万大军怎么就到得那么快?

        在场的西军诸将脸上的表情一下全都凝重起来了......他们本来计划着把赵楷当成西贼的嵬名察哥来打的,没想到人家的十万大军呼啸而至。来得那么快,这好像是元昊的水准啊!

        而且之前赵楷是打败过真金贼的......还解了太原之围,收复了忻州、代州、宪州、宁化军!

        能打出这样的仗,别的不说,赵楷军事能力的水平一定很强。而自家这边......

        这些西军将领瞄了一眼钱盖、范致虚、王庶、宗泽......三个老学究加上一个白面书生!不用说了,指挥陕西西军去和赵楷打的就是他们四个了。

        以文御武嘛!

        现在朝廷不知溜哪儿去了,将从中御是不能了,但是以文御武不会变啊!

        一准是他们四个外行商量好了,再让他们这些倒霉的武夫去执行......如果老种、老姚他们在,许还能抗一抗。

        可是现在只剩下一群二三流的角色,谁敢对抗钱盖和范致虚的瞎指挥?

        到时候怕是要白白送命啊!

        钱盖和范致虚的心其实也很虚......他们没钱啊!

        让他们御将是没有问题的,又不是老种老姚这样的角色,这群人当中稍微硬一点的也就是曲端、苗傅、刘正彦他们三个,还敢反了不成?

        可是让他们在没有足够多的财货可以发放的情况下御兵就难了!

        将不敢反,但是兵他能跑啊!

        拿够了钱都会跑,何况没多钱可以拿?

        这俩老头说实在的,也都不是什么能掌大兵的料,所以现在也只能问计于王庶和宗泽了。

        王庶拈着自己乌黑的胡须,眉头深皱,似乎在苦苦思索,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道:“河东之兵势大,看来是直奔京兆府而来!”

        这个判断应该是错不了的......京兆府是在原先的大唐长安城的废墟上构筑的,虽然不能和原来的长安城相比,但是政治上的意义依旧非同寻常!

        赵楷一旦占据了京兆府,就拥有了一个真正可以和开封府相提并论的政治中心了!

        而且这个政治中心位于秦、汉、隋、唐等四个强大王朝的腹心之地,自古以来都是帝王之居,可以给中原百姓极大的期待。

        赵桓一旦弃中原而幸江南,中原人心一定会西望长安......所以在王庶看来,关中之战的得失,就看京兆府!

        而大宋正统之争,则看谁可以留在中原北地领导抗金?

        赵楷一旦夺下关中,只需要守住不动,就能等到赵桓跑路的一天。

        到那时,谁还敢说赵楷不正统?

        王庶又道:“所以河中、解州、陕州大部皆不可守。为今之计,只有屯别部于潼关、华州、同州、丹州一带,扼守关河,迟滞其兵。

        同时再厚集兵力于京兆府城,严加防备,以待贼军。若贼兵大至,则凭城固守,以漫其军。若贼兵少,则出城决战,一举歼敌!”

        宗泽摸着自己的白胡子,拧着眉头道:“如果要战于京兆府,那潼关、华州、同州、丹州皆不必守,那些地方留兵少则不足守,留兵多则京兆府之兵就少了。不如集中力量在京兆府与赵楷一决雌雄吧!

        另外,京兆府城外的灞桥镇得分兵扼守......使京兆府和灞上互为犄角,如此才能长久。”

        钱盖扭头看着范致虚。

        范致虚说:“总制,下官以为宗太守所言甚是,不如就在灞桥镇立一大寨,由下官亲自坐镇!”

        钱盖点点头,“好!就这么办......我等就厚集兵力于京兆府!赵楷起兵谋逆,利在神速,我等偏不让他速,就要在京兆府和他拖,拖上三五个月,其军心必然大乱,再杀他就不难了。”

        真的不难?

        但愿如此吧!

        在场的武官们都有点犯嘀咕……野战不行,想靠守城取胜可不容易啊!而且京兆府城是唐末建立的,到现在都二百多年了,期间都没怎么修过……真能守得住?

        ......

        “官家!前面已经是绥德军,选锋军的前队,已经到了无定河边......无定河两岸并无敌人设防,我军随时可以渡河!”

        几骑快马飞也似的从前面赶回来,马上的骑士都是满头大汗,并没有披甲,紫色长衣的袖子都卷得高高的。

        他们都是韩世忠、刘锜、岳飞率领的选锋军的传骑,是来向赵楷报告奇袭绥德军的作战情况的。

        赵楷身边还有大队的兵马,正在席地休息。兵将们聚在一起,大口咀嚼着口粮。大家都是面色疲惫,但是士气却极为高昂。

        都是“股东”啊,能不努力,能不高昂吗?

        赵楷这次是分了两路向陕西进军的,选锋、御帐、左军三军由赵楷、韩世忠率领,出了太原后就向西越过吕梁山,在晋宁军地界上渡过黄河,直扑绥德军、延安府。

        而前军、右军、后军三军,则在黄无忌、李孝忠的率领下向河中、解州、陕州进军。

        根据赵楷在出征时颁布的旨意——所有跟随官家一起进军的将士,都要做好三天三夜不睡觉的准备!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用最短的时间走完太原府到延安府的路程!

        钱盖、范致虚他们在京兆府等着赵楷,可赵楷却不急于打京兆府,而是要先取环庆路、鄜延路、秦凤路、熙河路、泾原路等西军的兵源地。然后把西军的营田弓箭手和在乡的营伍子弟都发动起来,最后一起逼向关中的永兴军路。

        之所以会这样布署,当然是因为赵楷的那些手下太了解西军了,太知道陕西了!

        能不了解吗?韩世忠、刘锜、张俊、黄无忌、向克等人都是西军,还有一个童贯干脆长期担任西军的一把手!

        他们这些人不了解辽军、金军,还能不知道西军和陕西的底细?

        陕西虽然地贫人穷,远不如中原、巴蜀、东南,但是陕西是大宋的主要兵源地啊!

        陕西有十几万户营田弓箭手,另有十几万户的营伍世家,这两者相加,差不多就是三十万户“武士”!

        而这些“陕西武士”的家乡并不在关中,而在环庆路、鄜延路、秦凤路、熙河路、泾原路等沿边五路。

        赵楷如果控制了这五个路,就能马上发动在乡的弓箭手和营伍子弟从军,十万二十万大军也唾手可得。而且这十万二十万大军还能拥有不错的质量......冷兵器时代的兵士训练是很难的!如果一个地方没有军事传统,想要把兵练出来,难道是极大的。

        另外,陕西沿边五路还是如今宋朝最大的战马产地,当然也是宋朝骑兵(真正能骑马打仗的兵)的主要来源地。

        有兵有马,抗金才有希望啊!

        在传骑回报的时候,赵楷正盘腿坐在地上,费力的啃着一张硬帮帮的面饼,听见无定河无备的消息,就顺手把饼子丢给了郭天女,然后哈哈大笑道:“行了......今晚上朕可以在绥德军城内睡个好觉了!他n的,这个官家当得也不易啊!自从登了基,连一个安稳觉都没睡过!”

        他这个皇帝当得也太亏了,连舒舒服服的睡一觉都成奢望了!

        这个时候,就听见不远处响起了陈记的声音:“官家,今晚上您还得和大家一起行军......光入绥德军还不行,至少得拿下延安府,咱们才能好好歇一歇!”

        周围一群累得要死的兵将听了这话,都忍不住投去了相当不善的目光。

        这个陈记原来是“陈扒皮”啊!不让大家好好睡觉,真是太可恶了!

        不过赵楷这个“大老板”还是点点头,他知道陈记说得很对!

        现在的确是关键时刻啊,如果不能趁着鄜延路张深不备,一举拿下鄜延路的路城延安府,而让张深有机会征召兵力,在延安布防......后果不堪啊!

        赵楷看了看左右,“现在累一点,总比以后多死人强!咱们再加把劲,到了延安就休整三天……”

        他现在最想的,就是睡上三天三夜!

        “一天!”陈记陈扒皮连忙纠正道,“只有一天!”

        陈记接着又道:“陛下......咱们拿下的地盘越多,行动越快,京兆府那边的人马就会越惧怕!

        若是韩二哥他们能顺利拿下陕州,切断京兆府和洛阳的联络,京兆府的人心就更加动摇了,说不定会让咱们不战而得之!”

        “对,”赵楷点点头,“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传令下去,吾等尚未胜利,诸君还须努力!”

        陈记这个时候又想到一计,对赵楷道:“官家,咱们还可以派出陕西籍的骑士,携带写有开封府被水淹和先帝驾崩、先太子薨的消息的告示到处张贴,还可以在告示上说朝廷出了乱臣贼子......所以才隐瞒了开封府被水淹和先太子身死的消息!否则太子怎么可能不来关中招募敢战的忠义之士去为父报仇呢?”

        赵楷又点点头:“忆之说的对......国仇家恨,不共戴天!而要复仇,则必来陕西,因为只有陕西才有能为大宋复仇的精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