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51章 ??赵楷造反,天下共诛之!

第151章 ??赵楷造反,天下共诛之!

        (第一更奉上)

        京兆府城内的陕西各路总制置使司的议事厅内,全是穿着紫色绯色官府的高官,大半是武资,也有几个是文资。不过从官服上是无法分辨的,北宋的文武官服是完全一样的。但是看他们的动作举止,还是可以分出文资武资的。

        因为近来大宋的天下已经乱了套啦,乱世一来,武人自然翘尾巴!

        所以今儿聚集到陕西置司里的武夫们也就没有以往那么从容揖让,说起话来一个嗓门儿赛过一个,全都大声的交谈议论,时不时的还会从嘴巴里面蹦出一堆脏字儿。

        这些陕西的厮杀汉可不像那帮斯斯文文的汴梁武人,他们地处边陲,战事频繁。这群武官甭管什么出身,哪怕是世家子弟,自幼饱读诗书,也会因为年年月月的和一帮粗鄙军汉处在一起,沾染上一身豪放不羁的习气。

        现在眼看着大宋要完,而且过去压在他们顶上的什么种家将、姚家将、刘家将都在万年新堤战场上损失惨重!大宋若还想续命,就得靠他们这些过去处在二三流的中小将门出力了。

        想想都让人舒心啊,嗓门儿还能小得了?

        西军自仁宗年间开始兴旺,至今都有百余年了,其间出了多少人物?兴起多少家将门?可是西军的油水就那么一点......狼多肉少啊!而且又要种家、姚家、刘家的狼先吃!其余的各家,就只能在边上流口水。

        现在可好了,仗越打越大,局势越来越乱......不仅要抗金,还得盯着西面的西贼,听说那个河东、河北兵马大元帅郓王赵楷也不消停,在河东拥兵自重,公然割据——大宋何时有过这样的亲王?简直作死啊!先帝在的时候宠着他也就罢了,现在先帝没了,那少不得是要大兵讨伐的!

        这帮西军将领都知道,打仗是要花钱的!三军未动,物例先来!兵未上阵,犒赏先备......不用等到两军对垒,各种各样的物例、犒赏就已经哗啦啦的来了!

        如果运气好,打了胜仗,或是可以把小败吹成胜仗,还得另外加钱!

        种种桩桩的好处细算下来,能不让这些武将心里大大的痛快吗?

        陕西转运司通判兼制置解盐事务王庶,还有一位从四川而来,准备去磁州赴任的六十多岁的老官人宗泽今儿也在总制置使司的议事厅内,都皱着眉头瞅着这帮翘尾巴的武官,也不言语。

        这二人年纪相差不少,官场经历也大不相同。王庶在官场上一番风顺,还因为熟读兵书,入了太宰李邦彦的眼,现在已经到了通判陕西漕司兼管盐务的位子上。而且他还颇得陕西各路总制置使钱盖的赏识,常常与之议论军务,有时候甚至通宵达旦......如果顺着这个路线发展下去,他要不了几年就会成为将将督军的一方阃帅。

        而宗泽的官场道路可谓坎坷,他是元祐六年的进士,入仕都三十多年了,可是却一直在县官的位子上辗转,到政和五年才混了个通判。干到宣和元年时大概灰了心,年届六十的宗泽乞请告老还乡,结果得了个提举鸿庆寺的虚职。

        本以为可以安安稳稳的养老了,却不知怎么被人告了个蔑视道教,被龙颜大怒的道君皇帝发配镇江编管。后来又遇上大赦,才放出来重新当官——他本来都回家种田,非得抓他去编管,管了两年以后又给当官了!

        真不知道赵佶办得是什么糊涂事儿?

        反正本来想退休养老的宗泽只好继续当官,而且这官还越当越大了......先是通判巴州,到宣和八年初又得了个宗正少卿,不过没等到他上任开封府就被围了。所以宗泽就一直呆在京兆府,又来又入了陕西各路总制置使钱盖的幕府,为他出谋划策。

        而到了开封府解围之后,宗泽又遇上了个奇怪的官运,和他没有半分瓜葛的河北兵马元帅郓王赵楷突然举荐他当知磁州事兼兵马钤辖,提举营田......一州大权就这样交给他了!

        得到消息的钱盖、王庶等人都怀疑宗泽和赵楷有什么特殊关系呢!

        而那位“应该已经淹死”的赵桓,在逃到应天府登基后,还批准了赵楷的举荐宗泽的奏章——当时为了稳住赵楷,凡是河北帅司所请,赵桓是“无不准”。所以阴差阳错之下,宗泽就成为了赵楷麾下的官员!

        不过宗泽还没来得及上任,河东方面就传来了赵楷造反的消息......这下宗泽还真有点尴尬,他到底算是哪头的官啊?

        正在宗泽认真思考自己到底算哪头的时候,屏风后面传来了脚步声,然后就听见唱名声传出来了。

        “陕西各路总制置使、永兴军路安抚使驾到!”

        宗泽和王庶对瞄了一眼,赶紧站了起身。一群高谈阔论正起劲的西军将领们也得笑呵呵的停止了议论,然后按着品级官职,大模大样的站好班。刚刚站好,就看见上了岁数,快要70岁的老爷子钱盖摇摇晃晃的出来了,跟在他身后的是年轻一些的永兴军路安抚使兼知京兆府事的范致虚。

        这俩老头都有点萎靡,看着下面一张张热切的脸,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因为他们俩之前已经张罗过一次勤王了,从陕西六路搜罗了十几万大兵让种师道、姚古等人带去了开封府......现在看起来是肉包子打了狗!

        这其实还不是最遭的事儿......因为陕西这边武风极盛,西军大兴百余年,不知多少陕西南儿走从军立功的路子得了官身,开了将门,成了豪族!

        在这种巨大的财富效应激励上,从军立功已经超过科举考试(陕西的读书人水平不高,靠不过东南那群学霸),成了陕西男儿上进的第一选择。

        所以陕西这边没有多少科举世家,却遍地都是人人习武营伍之家......老子战死了,还有儿子!哥哥没有了,还有兄弟。另外,陕西这边除了正规的禁军之外,还有大量的营田弓箭手(至少十余万),这可是授田当兵,只要田还在,就能找到愿意从军的陕西壮士......所以在陕西补充兵力非常容易的。

        可是让钱盖、范致虚为难的是他们俩的兜里已经没有几个钱了!

        陕西有兵无钱啊!

        由于陕西的气候越来越旱,丝绸之路也因为种种原因不复昔日之繁荣。所以陕西自唐中后期开始,就变得越来越穷......

        陕西虽然汇集了天下的劲旅强兵,却没有养兵之财!

        在西军大兴的百余年间,大宋朝廷每年都要从中原、江南、四川调运大量的钱粮绢帛入陕。

        可是自打金贼入寇,中原和江南的财货钱粮就不去陕西了,只有四川还在继续给陕西输血。

        可是靠那点蜀锦实在不够啊!

        所以上回调兵勤王的时候,陕西转运使司的老底子就给掏空了......现在仗打败了,战死的、伤残的肯定不会少,这抚恤的财货还不知道上哪儿去弄呢?

        现在赵楷又反了......

        当然了,府库空空的事儿可不能和底下人说!

        想到这里,钱盖嗯咳了一声,朝着麾下的诸将淡淡一笑:“刚刚得到河东方面传来的消息,原任河北兵马元帅,郓王赵楷真的反了!在六月十六日于河东太原府称帝......真是丧心病狂啊!”

        “简直无法无天!”范致虚也在旁帮腔,“本朝自开国以来,何曾有过这等胆大妄为的亲王?”

        听见钱盖、范致虚两人的话,在场的西军将领脸上的表情就更兴奋啦!

        因为他们已经明白了,这次的敌人不是可怕的金贼,而是割据河东的赵楷!

        虽然他们也知道赵楷在娘子关打败过金贼,而且还解了太原之围......但是打赵楷还是比到开封府去打金贼要安全的多。

        开封府那边简直就是无解的死局!

        万年大坝根本打不动......打不下万年大坝,开封府就随时被水淹!

        而且如果久顿大坝之下,金贼的主力必然会被吸引过来,所以大坝之战不打则已,一打就会打成宋金两军的主力会战。

        而宋金两军的主力在黄河边上会战......输的一定是宋军无疑!

        相比之下,打河东就容易多了!

        太原难打没关系,慢慢打就是了......只要朝廷的钱够,大家伙有信心把赵楷当成西贼,把太原府当成兴庆府!

        哪怕打上个一百年,子子孙孙打下去也没问题!

        想到这里,诸将就拍着胸脯纷纷表态了。

        “总制帅、帅使,您二位尽管放心,有咱西军儿郎们在,取太原易如翻掌!”

        “对,赵楷那厮真是狂得没边儿了.......居然敢称帝!您就下令吧,末将立即就点起兵马,杀去太原,捉了他这个反王!”

        “总制帅、帅使,赵楷造反,天下共诛之!您二位就下令吧!”

        钱盖看见底下的将领全都跃跃欲试,总算是放了心,点点头道:“诸位果然是国之栋梁......有你们在,赵楷这反贼一定夺不下陕西的!”

        夺陕西?

        怎么回事?

        一群西军将领愣了愣,没有人嚷嚷了。

        范致虚补充道:“刚刚接到河中府和解州的急报......反王赵楷已经领着十万大军从绛州方向上打过来啦!诸位不必去河东了,可以在陕西将此贼诛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