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39章 ??童贯!他怎么来代州了?(中午再两连更吧!)

第139章 ??童贯!他怎么来代州了?(中午再两连更吧!)

        这时正是三晋大地最炎热的时候,万里无云,骄阳似火,六月(农历)的烈日发出光和热,没有一点遮挡的洒在了晋北的山林深谷之间,直晒得热气蒸腾,让人仿佛置身于火炉之间。不过天气再热,也没有刚刚出了忻口寨,正沿着滹沱河向雁门山进军的天策大军将士们的心头热。

        在晋北的这一片山地之间,一条灰紫色的,由无数列队而行的壮士组成的长龙在滚滚向前。宋时军校之服多紫色,如果掉了色或是染得不大好,就会显出灰紫颜色。

        而在这条灰紫色的长龙之前,还有数千穿着绯色裲裆衫的骑士,也列出了比较整齐的四列纵队,簇拥着一面白色的大将牙旗和一面火红色,刺着“天策上将军”五个黑色大字的认旗,浩浩荡荡的前行。

        而在这面“天策上将军”认旗之下的,正是“疯王”赵楷。自从到了太原,赵楷就换了认旗,不再用“郓王赵楷”的认旗了,而是打出“天策上将军”旗。

        与此同时,赵楷又开始逐步推进河东方面的军队整理和改编,扩编出了人数多达数万的天策军。

        之前赵楷向平定军进发时,所率领的八千骑士(包括骑马步兵)的主力虽然来自原来的那个天策军,但是也塞入了来自其余各军的精华。实际上是一支“浓缩”的军队,人人有马,骑士众多,将校比例极高。差不多就是把麾下八成以上的能争惯战的勇士都带上了。

        到了真定府后,刘韐、刘子羽父子又带着2000真定军的精锐(主要是器械兵)加入了赵楷的队伍,到了平定军后,又从季易季太尉手中吸收了2000人(季太尉在平定军城也扩了军,约有五六千人,余下的都去了真定府和定州),入了太原后,又顺理成章的接下了张孝纯、王禀手中的万余人(其中的精锐是3000胜捷军),随后赵楷又一边招徕河东豪杰,一边从相州调来了万余新兵。

        到了六月初的时候,赵楷在河东方面的军队就达到了六万之多!

        这六万之众,现在就合编成了新的天策军。一军六万肯定是多了,所以天策军又被分成了天策前军、天策后军、天策左军、天策中军、天策右军、天策御帐军一共六个军,每个军都是万余人。

        这六个军的编制,也都标准化了,全部变成了步骑工辎混合的合成部队——步骑工辎混合才能独挡一面嘛!

        要不然集中了大量骑士的部队固然能打,但是余下的各军不就成了“拉拉队”了?

        而且集中了精兵的部队能打是能打,可是却禁不住消耗啊!

        如果不是完颜宗翰被“八十万禁军”的赫赫威名以及“东路军失联”给唬住了,肯拿出五千真女真的性命来和赵楷消耗,赵楷就输定了!

        那种集中精锐玩命的打法,饶是疯王自己,也不敢再玩第二回了。

        所以在入主太原之后,赵楷就开始和王禀、韩世忠、耶律余睹、刘晏、杨唯中、陈记等人商量改编整军的事儿了——之所以和他们商量,当然也是有道理的。

        这六人中陈记本就是司马,就是管这类事儿的。而且他既是进士出身,又跟着赵楷砍过人,还是赵楷的元从心腹......等赵楷黄袍加身了,他不是太宰就是元枢啊!

        所以他和那些被以文御武之法拘束了半辈子的军头说话还是蛮管用的——在整军过程中,必然会有人失去兵权!

        这事儿就得陈记出面去摆平了......千里做官只为财嘛!拿兵权换个知州、知府做一做怎么样?

        还想要上进?

        没问题,就在大王身边安排个优差吧!

        有儿子要培养?

        好啊,给大王当“带御”,前途似锦啊!

        总之,一连串的幕后交易,都由陈记去搞定。

        而原本的河东兵马副总管王禀则被赵楷封为右都统制,和何灌一样,成了不直接带兵的“大神”,不过他的儿子王荀和赵楷关系很好,早年也在皇城司干过,所以不愁没有兵带。

        耶律余睹、刘晏、杨惟忠三人则分别得到了军事参议官、新军统制(负责招募和训练新兵)、马场统制(负责建立和管理马场)的差遣,实际上也不再带兵。

        余睹带来的契丹(其实也有汉人、奚人)兵和刘晏、郭天女带来的燕地汉儿混编,现在由刘菩萨、董金刚二人分领。

        刘菩萨是刘晏的从弟,所以刘晏并不算完全失去兵权。

        而杨惟忠的养子康安国(杨惟忠本名康炯)则代父掌兵,出任了正将。

        只有耶律余睹这个降将真正失去了兵权。

        而王禀、耶律余睹、刘晏、杨惟忠这四个老将虽然不再直接带兵,但是他们的军事经验非常丰富,熟悉宋、辽、西夏甚至金国的军制和战法,也熟知各种步骑战术。

        所以他们几个加上一个很会纸上谈兵的陈记,就形成了辅弼赵楷的参谋团。

        韩世忠则是赵楷的头号大将,对现下赵楷一系的军队情况最为熟悉,当然也要参与整军这样的大计划。

        在这六人的合力谋划之下,到了六月,赵楷的天策六军,总算按照一套新的军制草草编成,而且还进行了一些时日的集训......怎么精锐是不敢说的,但是临阵磨枪,不快也亮嘛!

        至少看着有点像了!

        既然有点像了,当然就要出兵去吓唬人了。

        不是去吓唬金人,金人的主力早就从河东地面上撤退了,只留下少量在河东之战中投降的原宋军部队守在代州的雁门、繁時两县,和赵楷对峙,算是守着金兵再入河东的门户。

        在赵楷刚入太原那会儿,他一方面要推动清田检地,一方面要整顿和扩充军队,实在也没有余力去攻打雁门、繁時。

        而如今......清田检地已经渐入“深水区”——因为之前被金兵赶跑的士绅地主有些个开始返回太原、汾州了。他们中的一些人想要收回土地,所以和赵楷派出的营田官发生了冲突,不少地方又搞出人命了!

        被打杀的不是“安慰奖进士”就是他们的子弟,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诗礼传家的门第,如果搁在大宋天下太平的时候,官司还不打到御前去?

        现在当然没人敢去开封府敲登闻鼓了,不过还是有不少孝子抬着尸体和孔子的牌位往太原而来。

        而赵楷不愿意,也不可能向他们让步。

        因为赵楷根本不可能靠河东、河北部分州郡的税收去养活他的军队——如今他在河东有六万军队,在河北还有三万军队,总共有九万大军!这还不包括那些“发包”出去的州府军地面上的宋军。

        那么多的军队,光是粮饷物例的开销,一年就能达到几百万贯之巨!如果还要“放赏打仗”,一年搞掉一千万都不算多——这还是打本土防御战的花销,若是要出境远征,还得算上后勤转运的巨大支出,开销再翻个几倍都是正常的!

        所以原有的先“收税敛财”,再“花钱雇兵”,最后“放赏打仗”的路子,对赵楷而言是根本走不通的!

        他的这个军政集团要存在下去,就必须抢了士大夫们的土地再分配给当兵的。

        不过赵楷在太原、汾州这边,已经事实上占有了数百万亩田土......也就没必要搞得太血腥了。

        因此在和底下的将领谋臣商量之后,就有了现在这场数万之众的“武装大游行”了。

        用“再败金贼”和“收复代州”来震慑人心!

        雁门、繁時并无多少金兵,而且还都是“伪军”,当然不敢抵抗赵楷的数万大军。

        所这一战是必胜无疑的!

        但是此时的赵楷,却显得忧心忡忡,眉头微皱,哪怕听见数万大军一边行军一边士气高昂的唱起《满江红》,也露不出哪怕一丝的喜悦。

        因为在五天前,也就是出兵雁门的前两日,赵楷就得到了相州元帅府的密报——知道了“万年新堤”大败的消息!

        同时传来的,还有金贼扒开黄河大堤,水淹开封府的假消息。

        不过当时北进雁门已经是箭在弦上,所以赵楷就命令封锁了消息,按照原计划出兵。

        而随后的五天......情况就更让人担心了,因为没有任何消息再从开封府方面传来!

        难道开封府真的被洪水冲没了?

        就在赵楷心神不宁的当口,陈记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大王......太原方面来人了!”

        太原来人?

        赵楷猛的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就听见急促的马蹄声又远而近,他忙回头一看,就看见一大溜的骑士正沿着官道的边缘,飞驰而来。为首的是一个白发老翁,皮肤黝黑,胡须稀疏......分明就是童贯啊!

        “童贯!”赵楷失声道,“忆之,孤家好像看见童贯了!你看见他了吗?”

        陈记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脸色也是骤变:“是他,是童太师......他怎么来了代州?难道......”

        ......

        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