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36章 ?来吧,我们共天下!(今天凌晨一更,中午两连)

第136章 ?来吧,我们共天下!(今天凌晨一更,中午两连)

        宣和八年,五月上旬,河东,太原府。

        数十名乌帽长衣的轻骑,飞也似的卷过汾河东岸的土地,直奔太原府外廓的南关城门而去。这些乌帽长衣的轻骑,都是赳赳武夫,人人都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儿,显然还不知道发生在大宋近畿地方的剧变!

        这些人都是河东地面上的宋朝武人,为首的是一个极其长大的汉子,长脸、黑皮,双眸炯炯有神,穿了一袭耀眼夺目的红色丝绸长衣,腰间挎着一把唐式的直刀,极是威武。

        这红衣大汉年约四旬,姓张名俊,表字伯英,凤翔府成纪县人士!没错,就是历史上位列中兴四将之一的张俊!

        他原来也被派到河东抵抗金兵了,而且来的比赵楷还早,不过却没有取得什么胜利,和其他几路入援河东的兵马一起,被金国大将银术可所部打得一败再败。

        就在他以为金兵无敌、河东没救的时候,一个很可能疯了的大宋亲王忽然带兵到了河东,而且还一举扭转了河东的形势!

        在这个疯王驱逐了金贼,成为了太原之主后,河东各处的宋军兵头,都无一例外的接到了这位“自领河东”的大宋郓王的劄子——让他们去太原府参见!

        劄子这种公文形式有三种用途,除了在朝堂上奏事时用一下,其余两种用途都是上级指挥下级的公文。譬如诸路帅司指挥所属部下时就用劄子。

        而赵楷用劄子召河东诸将来见,就等于将其置于臣属的地位。明显有违大宋的法度......如果大宋朝廷还能管得了河东的话,御史就能拿这事儿弹劾赵楷了。

        不过张俊却不敢不去太原府,那么厉害的金兵,都被这位大宋河北兵马元帅、郓王赵楷给打退了!这就是硬道理啊!张俊怎么敢不服?不服要挨打的!

        而且张俊还得到消息,说是平定军和太原府的宋军,全部被赵楷收编进了什么天策军!连张孝纯和王禀这样的朝廷高官,也都投靠了郓王赵楷,一个当了河东转运使,一个当了什么天策军的右都统制。

        天爷啊!转运使这样的官职,郓王赵楷都可以一言而定了吗?这个郓王想干什么?难道想要黄袍加身当官家了吗?

        不行啊......必须要去投靠!

        这是从龙之功啊!

        所以张俊在得到了赵楷的劄子后,二话不说,就领着自己的两个心腹部将杨沂中和田存中,又带上几十名亲卫骑兵,一起往太原府而来了。

        一行人刚刚接近城关,就远远的听见了走调走得厉害的歌声。

        “你们谁听见了?好像有人唱歌!”

        “好像还有不少人一起在唱歌呢!声音是城门里面发出来的......”

        张俊也听见这歌声了,歌声非常整齐,一听就知道是花了些气力练习过的。

        他勒着战马,伸着脖子往太原南关城门看去。看见的是一堵护门墙。

        太原府城可以在金兵的围攻下坚持那么久,城防无疑是极为坚固的,平定军城拥有的羊马墙、护门墙、女儿墙、外壕里壕、外廓里城等等,太原府城当然都有。而且太原府城还拥有不少平定军城所没有的防御设施,比如马面(就是从城墙上突出的小型堡垒)、鹊台(就是城墙上加筑的小型堡垒)等等。

        所以站在太原南关城门外的官道上是看不见城门的,只能看见一堵高大的护门墙和一圈五尺高的羊马墙。

        但是那些高声歌唱的人并没有让张俊等太久,就排着队伍,从护城墙后面绕了出来,然后通过一处羊马墙上的缺口和壕沟之中用夯土填出来的通道,浩浩荡荡的出了城——先是十几名开路的骑兵,然后才是队列整齐的步军。

        张俊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发现行在前面开路的都是无甲的轻骑兵,也和自己一般打扮,乌帽长衣,腰里挂着直刀和箭囊,身后斜挎着一杆长枪,枪尖磨得锃亮,太阳光射在上面,泛出令人胆寒的光芒。

        而跟在后面的步军,则是头戴范阳笠,身穿红色戎衣,扛着长枪或长柄的刀斧,人人都带着步弓或神臂弓,另外还背着个看着就很大的包袱,看着就挺沉的。

        这些步军数量不少,排着整齐的四列纵队,源源不断的从太原南关城门的护门墙后绕了出来。他们不仅队列严整,而且还一边前行,一边慷慨高歌,士气高昂得都快溢出来了。

        而他们所唱的歌谣,似乎是一首《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宣和难,犹未克。壮士恨,何时灭......”

        唱着《满江红》这些兵将出城之后就沿着官道以快步走的速度南行,而在这些步兵之前开路的轻骑,则气势汹汹的迎着张俊等人就来了。当先一个留着络腮胡子,满脸都是横肉的汉子看见张俊和他的手下挡在前面,就张开喉咙大喝了一声:“天策大兵出行,闲杂人等速速避让!”

        张俊在十年前就得了官身,现在已经是横行郎了,在宋朝的武官当中也属中上了,什么时候被一个骑兵这样喝斥过?跟着他一起的杨沂中、田师中更是爆脾气,眼看着就要上去理论。可是眼前这群跳跃着向前的轻骑,却给张俊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这些人搞不好杀过“真金贼”啊!

        想到这儿,向来行事豪横的张俊就轻轻一牵缰绳,引动胯下的战马闪到了路边,杨沂中、田师中等人瞧见自己老大都怂了,也不敢再发作,只好跟着避让。

        一行人就在太原府城外廓的南关城门外面,立马观看着大队的所谓天策兵浩浩荡荡的通过。

        在官道两侧避让天策兵的还不止张俊等人,另有一些行商、樵夫或是挑着蔬菜鸡鸭的农夫,早就已经避在路边了。

        当浩浩荡荡的而过的天策兵唱完了一曲《满江红》,开始“一二一”的数数时,这些太原府当地行商、樵夫、农人就开始小声议论起来了。

        “怎么天天都有那么多兵出城?昨天这个时候就有大兵出城,今天怎么又有大兵出城?”

        “岂止是昨天、今天,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一直从四月下旬开始,就天天有大兵出城了!”

        “天天都有?这位天策上将军到底有多少兵?”

        “八十万啊!听说有八十万大军!”

        “胡说,哪儿来的八十万?太原府城才多大?怎么装得下?”

        “没那么多兵的话,怎天天都几万几万的往外跑?”

        “嘿嘿,那是因为这些兵到晚上都会回来......他们是辰时出、戌时归的。”

        “天天都这样?”

        “天天都这样......错不了,南关大街上做买卖的人都知道!”

        “他们出城干什么?那么大的太阳,不晒吗?”

        “出城当然是练兵了!”

        “真的假的?一天连六七个时辰的兵?他们这些兵拿多少军饷?至于那么卖力吗?”

        “军饷?人家可不止有军饷......还有,还有共天下呢!”

        “共天下?什么叫共天下?”

        “这个额也不是很清楚,就听人说天策府在太原府和汾州检地清田,准备将无主的土地都收归官有,然后划给什么天策军府,再由军府授田给天策兵充什么职分田......”

        “这个额也听说了!因为这事儿,太原府城内的士子还闹了事儿,结果让天策府的骑兵一顿好揍,还打死了几个!”

        “小声儿点!这事儿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啊!”

        不可说也说了!

        张俊、杨沂中、田师中三人伸着耳朵可都听见了,所以他们仨都是一脸的愕然。

        赵楷这是要干什么呀?

        练个兵居然从辰时练到戌时,还天天练!

        这也就罢了,你多发点军饷,下面当兵的自然肯吃苦。可你怎么还要“检”了士大夫的土地分给当兵的?这是什么路数?你就算要搞营田弓箭手,那也该授给官有的荒地啊,哪有夺民田(其实是士田)养兵的?这是要和天下士大夫为难吗?

        这下张俊、杨沂中、田师中他们仨可犯难了!

        谁都知道大宋是和士大夫共天下的,赵楷居然想把共天下的人给换了!这可不是天家兄弟之间争皇位了,而是重开了一个新朝......

        就在三个人沉默着陷入思索的时候,出城训练的天策大兵已经全部从太原南关城外的官道上通过了。张俊看见眼前再没队列严整的步军通过,这才干笑了几声,对左右道:“走......入城去吧!去看看郓王殿下想如何和俺们这些厮杀汉共天下!”

        ......

        转眼就27号啦,再过4天,2021年1月1日元旦这天,罗罗的这本新书就要上架啦!

        罗罗这本书写得不易啊!光是在上传后就几废存稿,就想把最好的写出来献给大家,总之罗罗已经竭尽全力了,现在只求首订,只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