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33章 不要开封府,不去五国城!(继续两章连发!大爆发!)

第133章 不要开封府,不去五国城!(继续两章连发!大爆发!)

        宇文虚中、范讷和范琼三人听赵桓问起他爸爸的事儿,全都一愣——他们知道赵佶要御驾亲征的,但并不知道赵佶真的远离了开封府城......他们可没在前线见着赵佶,而且他们摆在陈桥驿、胙城、封丘等处的人马,也没报告说遇见了一个大宋官家。

        难不成官家是微服亲征的?

        “太子殿下,”愣了一会儿后,还是宇文虚中第一个反应过来,“官家几时出的城,又往哪里去了?”

        “前天,前天一大早出景阳门,”赵桓说,“和童贯、高俅、张师正他们一块儿领着一万几千精兵和几千民壮一起走的,出城后就往北过了五丈河!”

        官家要完啊!

        宇文虚中、范讷和范琼心里都是一沉:过了五丈河......那就是向三山浮桥而去了!那还能有个好?那些开封府城内的所谓精锐是什么东西,他们四个还能不知道?也就是童贯的两千胜捷军还能打一打。其他的一看见三山桥溃下来的败军就该溃不成军了!如果这些人自溃了,剩下的两千胜捷军一定也会跟着溃散!

        “太子殿下,官家有危险啊!”宇文虚中想到这里就急了,“咱们得想法子把官家救回来啊!”

        他的话刚出口,就有十几道很不善的目光投过来了。

        原来张邦昌、白时中、耿南仲、吴敏、王宗濋(赵桓的舅父,管勾殿前司公事)等太子一派(张邦昌原本不是赵桓的人,但现在也加入了)的官员全都在龙舟上陪着赵桓,人人都投来了恶狠狠的目光——这个官家咱们能不要了吗?

        张邦昌、白时中、耿南仲这伙人可以不要赵佶这个官家,赵桓却不能不要赵佶这个亲爹啊!

        大宋孝治天下,能不要爹吗?赵佶就算被金人逮去了,赵桓也得哭着喊着“迎一圣”啊!

        想到这里,赵桓就重重点头,“孤家要亲自出城去寻找父皇......传孤家的令旨,开船!”

        开船?

        宇文虚中、范讷、范琼都糊涂了,怎么是开船呢?

        官家过了五丈河,应该往三山浮桥去了。要找回官家得骑马,开船你去哪儿找?去江南找爸爸吗?能找着吗?

        “臣领令旨!”在高俅出城后担任管勾殿前司公事的王宗濋不等宇文虚中等人提出异议,马上就领了旨意出了船舱,去下达开船的命令了。

        这可不是一艘船要开,而是浩浩荡荡的几十条官船护着赵桓乘坐的龙舟,一条接着一条驶出艮岳之中的大池子,通过被称为“曲江”的人工河道进入了开封府内城的护城河,然后再沿着护城河缓缓的驶向开封府城南的汴河。入了汴河之后,又向东南方向驶往开封府东南角的上善水门。

        几十条官船还有一条大龙船一起开动,这动静可就大了!

        再加上之前已经有不少残兵败将跟着宇文虚中一块儿跑回了开封府,现在“三军败绩、大水将至”的噩耗已经传遍了整个开封府!

        所以开封府中那些眼睛雪亮,心头跟明镜似的老百姓,一看见“大龙船队”出了艮岳开始向汴河航行,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

        大水要来!全天下(估计也全世界)房价第一的大宋东京开封府不能要了!

        既然开封府马上就要被大水冲了,开封府城内那群最爱大宋的武装百姓,也不能再拦着赵桓了,他们能拦住赵桓,还能拦住滔滔黄河水?

        这黄河水要真的冲了来,你哪怕住上高楼也不行啊!得多坚固的高楼才扛得住黄河大水冲击?就算能扛住,被大水困上几十天,也得变成饿殍啊......所以大家伙就只好跟着赵桓一起逃走了!

        一时间,开封府城内的百姓官绅,有船的坐船,有车的乘车,有马儿驴儿可以骑也都骑了,啥都没有的,就扶老携幼的往汴河而来......当赵桓乘坐的大龙船开出开封府东南角的上善水门时,船队的规模已经达到了数百艘,而在汴河南岸随行的百姓士绅,竟有三四十万之多,那可真是人山人海、浩浩荡荡啊!

        站在大龙船的甲板上,看见汴河南岸无数百姓扶老携幼跟从而行的场面,再看看渐渐远去的开封府城,赵桓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终于离开开封府这个险地了,而且还有那么多的百姓跟随!看来本太子还是得人心的!比三郎强多了,他出走的时候,只有几千人跟随......

        赵桓身边还簇拥着一群大臣,其中张邦昌离他最近,看见赵桓哭了,还以为他为丢失东京开封府在自责,于是就开口安慰道:“殿下,当年太祖皇帝就觉得开封府乃四战之地,无险可守,常有迁都之意,可惜未能如愿。而今日殿下率开封府军民数十万东迁,也算完成了太祖皇帝的遗愿......”

        知枢密院事耿南仲也凑过来对赵桓道:“殿下,张相公言之甚善......咱们如果有野战破贼的力量,定都开封倒也无妨。可咱偏偏没有这等力量,而且可以屏蔽中原的燕山之地又得而复失。这开封府对金贼而言,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跟在自己家里的院子一样。

        若是朝廷一直被困在开封府而不得脱,金贼就能以开封府为质,不断胁迫咱们,把咱们往死路上逼了!”

        这个赵佶、赵桓如果相对于十万金兵的话,这座开封府城就是个套住大宋王朝的绞索!

        只要大宋没办法迁都,也无法在野战中打败金国,那么金国就能不断向开封府进军,然后屯兵于三山浮桥一带,利用掘黄河大堤为威胁,迫使宋朝把宝贵的兵力一波一波的往万年新堤上送。

        而金兵只要居高而守,就能不断消耗宋军的有生力量!

        这样一来,大宋纵然有李世民这样的雄主,也无法积攒起可以同金国进行旷野决战的兵力......败亡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而如今相当于五万金兵的赵佶已经变成“庄宗”了,套在大宋脖子上的绞索——开封府城,又因为“大水恐慌”而被成功的放弃了!

        就差赵桓这个破坏力相当于五万金兵的大宋国本没有被金贼捉去了......

        ......

        就在赵桓看着阳光下泛着金黄颜色的开封府城墙,脸上充满悲伤,心中充斥喜悦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远方的开封府城不再慢慢变小,两岸的景色也不再缓缓倒退了!

        赵桓马上就意识到船已经停了!

        “船怎么停了?”赵桓忙问左右。

        左右好像也不知道,一时间没有人接他的话,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往北张望。

        “金贼的旗号!”

        几名站在左侧甲板上往北张望的大臣突然指着东北方地平线上出现的旗帜,大声呼喊了起来。

        赵桓一听这话,瞬间就两腿发软了,但他还是壮着胆子对左右道:“快,快搀扶孤家去观看!”

        两个内侍连忙上前去扶着他到了大龙船的左舷甲板上,然后赵桓就看见无数红黑两色的旗帜翻卷,更有无穷无尽的骑兵步卒行进在金人的军旗之下!

        再看这股金贼步骑的行军方向,正是赵桓所在的大龙船东面的汴河北岸!

        他们的先头部队,很可能已经到了前方的汴河岸边,这也许就是逃离开封府的船队停止前进的原因!

        金贼追来了!

        第134章不去五国城了!

        完了!

        被金贼拦住去路了!

        赵桓那叫一个心如死灰啊!以至于都忘了自己正坐在一条大龙船上。

        虽然汴河比不了长江黄河,并没有多宽,水流也不急,但终究是一条河啊!

        金军的铁浮屠、拐子马和重甲硬军是没有办法在水面上施展的,他们就算到了汴河岸边,也只能放点火箭......就算能让他们寻到几条小船,也不可能挡住赵桓率领的大船队。

        所以赵桓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可以逃走的!

        “太子殿下......狭路相逢勇者胜啊!”宇文虚中咬着牙进言道,“请殿下传令前方的舟船,不惜一切,不畏金贼,坚定向前啊!”

        赵桓狠狠瞪了一眼这个和李纲一起主战误国的臣子,心说:本太子看着很像一个勇者吗?

        边上的王宗濋王太尉却摇摇头,面色惨白地说:“没有用的......金贼又不是拦在什么关卡处,他们可以沿着汴河北岸行进,跟着咱们一路向应天府而去,还可以不断用火箭射咱们的船!”

        被他一提醒,本来就吓得退肚子打颤的赵桓,连站都站不住了,靠着两个内侍用力扶着才没跌倒,“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难道孤家要当金人的阶下囚了吗?”

        “殿下,”张邦昌也凑上来提建议了,“不如向金贼求和吧?咱们还带了一些财货,总有三四百万贯,尽可以给金贼用来买路!”

        “好好......”赵桓是非常热爱和平的!

        宇文虚中却是坚决反对求和的,忙开口道:“这三四百万可是朝廷的活命钱,都与了金贼,朝廷还拿什么犒赏将士、收拢败兵、安抚人心?况且金贼所谋者大,岂是区区三四百万可以买通的?

        殿下,依臣之见,还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咱们在水上陆上有三四十万人,其中持刃能战者不下十万,何惧区区万余金贼?

        即便让金贼一路跟随,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应天府就在百里之外,金贼拦不住咱们的。只要能入了应天府,金贼就奈何不了咱们了......应天府不仅坚固,而且储备充足,根本不怕金贼围困。”

        应天府可不是开封府,没有黄河可以用来破城。而且应天府和东南之间的运河并没有中断,所以应天府城中的储备也非常充足......根据京东路转运使司的报告,光是应天府城中官仓的储备,至少可以让几十万人吃喝上一年半之久。

        即使跟随赵桓的三四十万开封军民也入了应天府,七八个月之内也不愁粮尽。如果再算上城中百姓自己储备的粮食,支持一年半都不是问题。

        赵桓很清楚宇文虚中所言是有道理的,但他可是相当于五万金兵的大宋太子国本殿下啊!

        他怂啊!

        “太宰所言甚是!”赵桓扭头看着忠心耿耿的张邦昌,“孤家命出使,去和金贼谈判买路......”他一咬牙,“金贼要什么,孤家都可以给!”

        怎么又是我?

        张邦昌心里那叫一个恨啊!

        我是太宰啊!

        百官之首!难道不应该好好保护起来,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弄险呢?

        而且......还说金贼要什么给什么?你个丧家之犬一样的太子除了三四百万的活命钱,还有什么可以给人家的?你现在连个和亲的帝姬都拿不出来啊!那些小姑娘都机灵的很,都不知道溜哪儿去了......

        至于割地就更别想了,和金贼接壤的地盘好像都在郓王赵楷手里......如果官家真的没了,赵楷认不认你这个新官家还没一定呢!

        赵桓看见张邦昌磨磨蹭蹭的,也有点不耐烦,就对自己的舅父王宗濋道:“派艘小舟,再找两个懂女真话或契丹话(金人那边懂契丹话的不少)的通事陪太宰一起去!”

        说完就态度坚决的一挥手。

        “得令!”

        王宗濋应了一声,立即叫来了几个殿前军的军将,不容张邦昌分说,就护着他下船去找金贼谈判了。

        张邦昌在汴河北岸见到的金贼头目是他的老熟人,大金四太子完颜宗弼。

        其实完颜宗弼在见到张邦昌之前,并不知道自己拦着的人当中有一个相当于五万金兵的赵桓。

        原来宗弼不是为了抓赵桓才溜达到汴河边上,他只是猜到了开封府城中的那些阔佬一定会在攻打万年大堤的宋军兵败后,沿着汴水逃走。所以他就想干点拦路收费收美女的买卖——完颜宗弼他们这一波金贼南下之时,本也没想过要灭亡宋朝,他们就是来抢钱抢美女的!

        而完颜宗望、完颜阇母、完颜宗弼他们率领的东路军,之所以直奔开封府来,就是因为一直听人说开封府如何有钱,还有好多美女啥的。

        现在好不容易打败了宋军的主力,当然不能让开封府的财货和美女都顺着汴河跑了!

        要不然那么辛苦打仗图个啥?

        在万年新堤一战打完后,发财心切的完颜宗弼就领着手下一路向南,还连夜行军,中间还涉渡了一回五丈河,用最快的速度到了汴河北岸。

        结果财货和美女还没抢到多少,却见到了“大宋外交家”张邦昌,还从这个嘴很快的张太宰那里得知了大宋太子赵桓,此时就在那条装了个龙头的楼船上。

        这可是泼天的大功啊!抓住了赵桓,一定能向他爹赵佶勒索个一两千万吧?

        所以完颜宗弼也不和张邦昌废话,也不提什么条件,而是马上招呼手下,压着张邦昌就呼啦啦的涌向了赵桓所在的龙舟。

        到了龙舟附近的汴河岸边也不废话,立即命令手下的倚着河堤展开,然后放起了火箭,摆出了一副要活活烧死赵桓的架势。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下可把赵桓给吓懵逼了......箭如雨下啊!而且还是带着火苗的!就算射不着赵桓,也能把他乘坐的龙船给点着了!

        这说明金贼要的不是土地财货美女(其实他只有三四百万财货),而是要杀了他这个太子,要灭了大宋!

        这可如何是好?

        “殿下,快下令让龙船靠上南岸,咱们弃船步行吧!”

        “不可!步行如何能走脱?汴河既不宽又不深,挡不住金贼的,金贼一旦过河,殿下就......”

        “可是不靠岸船就要烧起来了!”

        “还是拼了吧!南岸还有三四十万百姓,召集其中的丁壮,十万人都有......”

        “哪有啊!宇文学士你睁开眼睛看看......百姓都跑了!都跑了!”

        船舱之内,一群大宋的臣子正围着呆坐在一把椅子上的赵桓七嘴八舌的出着馊主意,而船舱之外,则是不知多少万人的呼喊声、惊叫声、咒骂声更是响成了一片!

        这些声音汇集在一起,钻进了赵桓的耳中,最后就化作了两个大字——绝望!

        大宋要完......不,是他赵桓要完!

        一想到自己熬了那么多年,争了那么多年,最后还是要完,赵桓这个怂人都爆发了!

        “都住口!别吵了!”

        赵桓积攒了至少十年的怒火仿佛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所有人都住口,目光全都集中到这位大宋国本的身上。

        可是他们看到的却是一个完全泄了气的赵桓。

        “孤家,孤家降了还不行吗?”

        降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难道不应该是疯了吗?

        赵桓用一种充斥着凄凉的目光看着大家,“你们谁能替孤家走一趟,去向金贼,不,是大金上国请降?”

        “殿下!”宇文虚中吼了起来,“事情不至于如此......还有救啊!”

        吼完以后,宇文虚中就用热切的眼神看着赵桓:现在发疯还来得及吧?快发疯吧!你家的人一发疯就不怂了!

        可赵桓就是不疯,他摇摇头,“宇文学士......你不要骗孤家了,孤家知道大宋完了,早一点投降,还可以免得百姓受苦!”

        说着话,赵桓又转头看着已经哭成一个泪人的耿南仲——眼看就能当太宰位极人臣了,大宋怎么就没了呢?

        “耿先生,要不你替孤家走一趟吧!”

        这个要求,耿南仲不能拒绝,也不忍心拒绝!

        看见耿南仲答应了,赵桓又吩咐王宗濋去组织一些船上的士兵喊“愿降,莫射箭了”......虽然他们是用汉话喊的,但是对面的金兵居然听明白了,立即就停止了射箭。

        紧接着,一叶轻舟,就将耿南仲送到了有点垂头丧气的完颜宗弼跟前,在那里,耿南仲看到了让他终身难忘的一幕!

        张邦昌居然和童贯抱在一起......两个老男人就这样抱在一起哭!

        他们哭什么呢?另外,童贯为什么会在金贼这里?

        耿南仲刚想发问,张邦昌已经先开口了:“希道,官家没了!”

        没了?被抓了?

        耿南仲那叫一个心如死灰啊!

        “官家战死了!”童贯哭着道,“官家在五丈河北岸的镇水观外和金贼,不,和金兵死战,亲冒矢石,率领殿前诸班冲阵,结果身中流矢,坠马而......而亡了!”

        什么?耿南仲都傻了......原来赵楷的疯病真的是从他爹那里传下来的!这老赵家的人正常的时候都怂,发了疯就变成猛人了!

        完颜宗弼看着童贯和耿南仲说了一堆汉话,又看见耿南仲嘴巴张得好大,都能塞一个拳头进去了,就知道童贯已经把该说的都说完了。于是嗯咳一声,就开口了:“张太宰、耿学士,你们的要求,某家都知道了!”

        他的话,自有通事翻译。

        知道了?耿南仲心想:我还没说呢!

        完颜宗弼接着又道:“谋家都答应了......”

        答应什么了?耿南仲心说:答应太子殿下投降吗?

        完颜宗弼根本不知道赵桓要投降,他接着道:“等你们的太子到了应天府,记得拿一百万来赎你们官家的尸体,再拿一百万来赎那几个兄弟......把财货送到滑州就行了!

        另外,也请你们的太子节哀顺变......以后好好的当官家,不要胡思乱想,千万不能发疯啊!”

        ......

        又是爆更,然后再求一下推荐票,求一下一月一日的首订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