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黑石密码在线阅读 - 0424 梦中的公主

0424 梦中的公主

        每个人都想要亲近赛维瑞拉小姐和安娜小姐,她们的父亲各自代表了某一个大区域内当之无愧的脸面,还有无以计数的财富和恐怖的社会影响力。

        哪怕只是他们的一句点评——类似“知道xxx吗,我对他说过的一句话非常的认同”这样一句看似无关紧要的话,就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这不是开玩笑,是真实存在的,而这也恰恰是为什么越是身居高位,越是不会随意的点评别人,不管是称赞还是批评,那都会影响到一些人原本的人生轨迹。

        但如果这两位经常被拿出来互相比较的小姐碰了面,有人又夹在其中,那一定是一场噩梦,大多数人想一想都会觉得恐怖,你谁都不能得罪,谁都得罪不起,也许只是某一个女孩带着情绪的质问,就有可能毁掉一个人的人生……

        真可怕。

        此时的林奇就置身于这样的漩涡之中,但他很显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样举步维艰。

        “无意冒犯,我尊重两位小姐,在场以及全联邦,全世界的女性……”,他用某种很特殊的方式来应对刚才赛维瑞拉的有关于“学弟”的说法。

        其实在联邦的学校文化中,学长和学弟学妹之间并没有什么森严的等级制度,这一点和盖弗拉不太一样。

        盖弗拉是一个君主制的国家,从那些人一生下来,他们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天生就是有贵贱的,并且这种贵贱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会演化成为一种森严的压抑着人们喘不过来气的阶级制度。

        不管是在学校中,还是在工作上,乃至于政府官员或者在军队中,都存在各种各样人们难以抗拒的阶级等级。

        服从上命是盖弗拉一种特有的文化,据说盖弗拉的军队是侵犯与虐待的高爆发群体,好在联邦则没有这种东西。

        追求绝对自由精神的联邦不会有这样森严的阶级等级,除了军队中对上下级的权力义务规定的比较清楚之外,其他地方都很自由。

        哪怕赛维瑞拉称呼林奇学弟,她也不能够依仗着自己学姐的身份命令林奇做点什么。

        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在遵守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底线。

        “我对‘学弟’这个称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恶感,但是我希望两位可以不这么称呼我。”,他依旧在笑着,但是这个时候他的笑容让人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隔阂?  有一种距离感?  明明他的表情根本就没有变过。

        微微眯着半睁半合的眼缝中偶尔有流光闪过,他的停下脚步看着两位年轻的小姐?  “你们可以叫我林奇?  小子,或者林奇小子?  或者其他什么……”

        他看了一眼安娜,后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瞪了回去?  林奇则继续笑着说道,“但请别叫我林奇,谢谢!”

        两个女孩有些意外,没想到赛维瑞拉一句“学弟”就引来了林奇很强烈的反弹。

        其实他们并不清楚?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状态?  叫做“无欲则刚”。

        假使一个人没有任何的欲望,也不受要挟,那么就没有人能强行的改变他的想法。

        林奇也是,他从来都没有想着要占这两个年轻女孩的便宜,更没有想过要通过其他一些自私的方式获得她们背后人的帮助。

        对他来说?  成为比沃德里克先生,比帕图先生更了不起的人只是时间问题?  他还年轻,他可能缺少一些其他的东西?  但唯独不缺少时间。

        这就是无欲,那么他自然没有必要自降身份?  或者保持着某种恭维谄媚的态度去迎合这些女孩?  乃至于迎合她们身后的人。

        他从一开始就不图她们什么?  自然能够做到坚守自己的原则。

        林奇年轻的时候,在另外一个世界,遇到过一件他印象深刻的事情,当时他年纪不大,和几个小朋友一起玩。

        有一天有个女孩加入了他们的小群体。

        那是一个夏天,她穿着非常轻薄且清凉的连衣裙,他们在一个公园的湖边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女孩脱了凉鞋,撩起了半截裙子,把双脚伸进了水中,撩动着水花。

        波光粼粼,美人如玉,那一幕真的让人感觉生命如此的美好。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个女孩和他们开了一个玩笑……也许是玩笑。

        “你们知道吗,有人说我的皮肤是甜的,特别是我的脚趾……”,语气很诱惑,媚眼如丝,每个雄性在这一刻都能跨越种族的极限,嗅到一种发情的味道。

        于是林奇的三个朋友,把女孩的脚趾包进了嘴里,咂咂有声,他还记得当时那三个蠢蛋说的话。

        “咦,真的是甜的!”

        “好甜,其他地方也一样甜吗?”

        ……

        女孩很享受这些,但唯独林奇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女孩似乎注意到了他,问他,“你不好奇吗?”

        林奇很淡定的摇了摇头,“我不好奇。”

        女孩反而好奇了,“为什么你不好奇?”

        林奇很潇洒的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徐徐的吐着,“因为我不想草你……”

        那个时候他的心态和此时是一样的,我不想上你们,所以别用对待那些有欲望的人的的态度和方法来对待我,那只会破坏我们纯洁的友情。

        两个女孩都若有所思,赛维瑞拉似乎忘记了是她率先提出“学姐”这个概念,她很快就把话题从这些事情上,转移到她想要和林奇讨论的事情上。

        理所当然的,她又把安娜忽略了,或者说无视了。

        也就在这一刻,林奇笑容中的隔阂没有了,他的笑容又变得干净且纯粹起来。

        “昨天你离开后,我想到了我们谈到的那些,我很受启发,想了很多,我可以用你的那些创意吗……”,她说着连忙补充道,“当然我不会白用你的创意,我会给你一些股份。”

        此时逐渐冷静下来的安娜有些疑惑的看着赛维瑞拉和林奇,她突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那样,眼神里有些惊讶。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赛维瑞拉这个“国王唯一的公主殿下”,似乎喜欢上了林奇?

        也许还不到喜欢,但有好感是肯定的,她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的勾着,她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甚至还搭着话,“你们在讨论什么,也许我能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

        “帮我们把事情弄的一团糟吗?”,赛维瑞拉一转头看向安娜,还很亲切的笑着,“我开一个玩笑,你不要介意。”

        她只是开了一个玩笑,又完全表现出她拒绝回答安娜任何问题的态度,有时候女孩们总把她们的聪明才智用在了男人们看不懂的地方。

        安娜笑眯眯的说着没关系,但谁都不知道她内心中真实的想法。

        她很认真的听着,的确是有一些真的好奇,好奇他们到底在谈什么,听着听着,逐渐的也沉浸进去,并且不得不承认一点,林奇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可能是天才吧。

        赛维瑞拉一开始就有这样的想法,写一本校园小说来带动她手里的那个潮流品牌的销量,实现双赢,但是她始终没有什么好的构思。

        比如说她想着写一些励志的小说,这种小说在当今这个社会其实非常的主流。

        艺术,特别是文学艺术其实是最迎合潮流的一种艺术,文学艺术不像是舞蹈、歌剧、绘画、演奏……,这些不仅需要艺术表演者具备很强的艺术造诣,也需要观赏者需要极高的艺术修养。

        一张画布上有一些散乱的线条,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艺术修养,你根本看不懂这幅画的是哪一个流派哪一种表现艺术形式。

        但文学艺术不同,只要识字,不是傻子,总会有适合他/她/它的书籍。

        林奇在开拓了一些她的想法之后,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

        比起艰苦创业这种离普通人相当遥远的故事,恋爱会不会离普通的学生近一点。

        在这个时期能上大学的学生最少是中产阶级家庭出来的孩子们,他们是具备消费能力的,而且恋爱这种话题在大学很受欢迎。

        粉色的爱恋,甜蜜的幻想,以及一个公主梦,女孩们会为此痴迷,她们会无比的希望自己就是故事中的那个女孩。

        然后各方面的推广跟上,再突出赛维瑞拉手中的潮流品牌,让它更贴合这一切,制作一个以“恋爱中的公主”为核心的子品牌,或者干脆再成立一个单独的品牌形象公司。

        只要运作得当,这个品牌会成为联邦未来至少十年内,最受年轻女知识分子喜爱的品牌,毕竟每个家境不错的女孩,都会有一个粉色的公主梦,这也是赛维瑞拉看见林奇很惊喜得原因。

        她自己可想不出这么完整的策划方案,她需要林奇再给她一些指点。

        “我听见了……”

        聊到差不多的时候,安娜突然说话凸显出她的存在,赛维瑞拉看着她,那意思仿佛在说“你又想做什么”。

        安娜也读懂了她的表情,撩了撩头发,“我也要参加,我要入股,不然我就找人去做,你知道,我家里有的是这方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