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黑石密码在线阅读 - 0330 被打断的晚宴

0330 被打断的晚宴

        “给你十分钟时间!”,外交次长看着身边的助手,伸手扫了扫对方干净的肩膀,“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解决这一切,在七点钟前,我希望外面的街道上干净的就像是你家里那只除过毛的小猫,懂了吗?”

        次长此时的情绪愤怒到了极限,他在自己的助手面前毫不犹豫的说着带有侮辱性的脏话就能证明这一点,他快要是去理智了。

        毫无疑问,这场风波终究会影响他的仕途,人们会讨论外面的一些情况,而他作为主要负责接待的外交人员,有着不可推卸,也不能推卸的责任。

        这件事如果有任何负面的风波,很有可能会成为他这辈子的政治污点。

        前一秒他还雄心壮志的想要在政坛中一展身手,他已经想好了等自己取代了外长成为外交部第一部长之后要做的一些事情,他还偷偷的提前写了一份就职演讲稿,可现在这些东西又变得缥缈起来,就因为外面的那些人。

        他站在原地大动作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强挤出一些笑容重新走进了晚宴大厅,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他的臭表情,哪怕他一直想要表现出自己的笑容,给人的感觉也很不好。

        僵硬,愤怒,难以接近。

        次长的助手离开酒店后,外面已经有了不少前来增援的调查局探员和警察,但他们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组建起了一道人墙,保护着酒店。

        也就是这几分钟的时间,外面示威的队伍人数又变多了一些,有些路过的人只是在这里停留了片刻,就加入了他们。

        自由的集会、示威、游行是宪章赋予每一个拜勒联邦公民最基本的权力,也是他们自由意志的表现,他们可以随时随地的举行这些活动,加入这些活动,或者停止。

        当然,如果是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会在一定时间内影响交通的那种,就必须申请了。

        这不是妨碍自由,只是其他人的自由也是自由,所以当地政府需要协调新的交通路线。

        但这种小场面,随时随地都可以开始。

        汇聚而来的人越多,向外的影响力也就越大,被吸引来的人就更多了。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朝着这边走来,次长的助手觉得等下去不是一个好办法,他想做点什么,他打算和这群示威者的领头人谈一谈。

        可他只是在人群外听了两分钟,就明白这是一个无法交流的人……

        “……我们正在忍受饥饿,我听说今年以来联邦的失业率创造了历史新低,难以计数的人们没有工作,不得不依靠那些像是狗屎一样的救济食品混日子。”

        “我们面对贫穷,面对任何困难都能咬牙坚持,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的政府能够改变这些,能够让我们重新振作起来,给我们的社会带来新的机遇,新的工作机会。”

        “但是看看里面那群女表子养的都做了些什么,他们情愿把从我们这些纳税人头上刮下来的钱送给里面那些野蛮人,还要为他们建厂,给他们订单,提高他们的就业率,却从来没有人来多关注我们一眼!”

        “就因为他们这么做会让他们的政绩好看点,让我说,这些都是狗屎!”

        “让那些野蛮人滚回他们的国家去,把钱留在国内,增加一些工作机会,多给人们一些保障吧!”

        记者们兴奋的把各种镜头都对准了马丁,马丁的情绪非常的激动,他的脸色涨红,吐沫星子到处乱飞,最前排的记者不断的擦着脸,但却不觉得恶心,只觉得兴奋。

        这是一个大新闻,毫无疑问的,这是一个大新闻!

        有人喜欢进步党的政策,喜欢总统的政治纲领,就一定有人不喜欢。

        当你要照顾到更多的面时,就会有更多的反面,这就是政治。

        只要能引爆这个群体的态度,下一周乃至下个月的新闻爆点都有了。

        通过这些明显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话,次长的助手心里多少已经清楚这极有可能是一场有预谋的示威,那么找这个领头人谈话解决这件事的可能性就变得微乎其微。

        就在他准备换一种方式尝试着解决这件事的时候,那个受到媒体采访的人突然挥舞着手臂,高呼出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话来。

        “腐朽腐败的政府正在收割着我们普通人的命,去年的冬天有很多人死去,今年的夏天也一样会有很多人死去,可他们不在乎。”

        “丑陋官僚的统治最终会让联邦与我们的过去的辉煌,还有荣耀,一起沉入海底,我们不能继续沉默了,我们应该站起来,我们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这些话比起之前的那些牢骚,抱怨,更加的大胆,也更危险。

        如果说他之前的那些话和态度,只是对总统内阁的一些政策,对推动和纳加利尔的建交表达出不满,那么这种牢骚是温和的,甚至可以说无害的。

        无论他当时的情绪如何,态度如何,语气如何,他所表达的内容实际上都是在统治者允许的框架内,他没有挑战统治者的权力,只是对代表了统治权的一些人,表现出牢骚。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把矛头瞄准了联邦政府的体制,就连记者们都短时间的失去了语言能力。

        虽说联邦政府每隔几年就会做出一些混蛋的事情来,有些人甚至觉得联邦选的不是总统,而是喜剧演员,但不得不说这个国家的制度已经非常的宽松了。

        没有人因为说错话坐牢,更不会因为看了一些不该看的书就丢掉自己的性命。

        你可以肆无忌惮的抨击政客,但你不应该抨击制度,这是一种共知。

        这个家伙太兴奋了,以至于说了不该说话的。

        也就在这一刻,就在人们意识到他说了蠢话,他自己也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话时,街头突然有几辆车快速的驶来,是警车。

        市长略微皱着眉头瞥了一眼他身边的警察局局长,“你又要了增援?”,他的语气不是很友善,“你是觉得现在的知道这件事的人还太少了吗??”

        警察大量的聚集会自然而然的给民众一种压力,制造一种恐慌的情绪,虽然说近来一段时间联邦国内的情况有所好转,可依旧还是矛盾重重。

        这个时候警察聚集在一起,很有可能会引发一些未知的事态,乃至于骚乱。

        警察局长想摇头表示这些不是他做的,不过他觉得自己即使否认市长也不会相信,在这个城市里警察都是他的手下,其他人做不到这些,他只能一边擦着汗,一边朝着路边走去。

        太多的警察聚集在这里会给人们制造一种紧张的气氛,他要让这些警察离开,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都没有来得及做点什么,这些从车里出来的警察就提着胶棍朝着那些示威人群冲去了。

        霎时间一道黑色的利箭撕裂了示威的人群,咒骂声,惨叫声,会聚在一起,沸反盈天。

        “外面发生了什么?”

        正在和临时议长聊天的纳加利尔联合王国的外交部长马苏正在交换他对这次访问前景的看法,外面发生的骚乱就让他有些惊愕的看向他面前的临时议长,而这位临时议长,则看向了这场接待活动的主要负责人,外交部次长。

        后者一脸的茫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怎么做,“我去看看,这里是市中心,也许外面发生了一些车祸或者什么意外……”

        他的脸上很难看,他不确定外面发生了什么,但肯定不是好事。

        临时议长冷着脸点了点头,纳加利尔联合王国的外交部长态度反而更好点,他始终保持着微笑。

        也就在这一刻,突然间门外传来了更大的骚乱声,几名示威民众冲撞进了酒店的大厅,玻璃门碎裂的声音和他们的惨叫让晚宴大厅厚重的木门根本无法隔绝这些声音,临时议长斜睨了一眼次长,转身走向大门处,推开了大门。

        紧接着,一幕让人表情各异的画面映入人们的眼帘。

        一些示威者倒在碎玻璃和血泊中,一些穿着联邦警察制服的警察正在用力的抽打,踢踏这些人,他们看上去凶神恶煞一样,让人感觉到害怕。

        看到这一幕,房间里本来其乐融融的气氛瞬间消失一空。

        当一个满脸都是鲜血的人用标准的通用语喊出“野蛮的土著人滚出文明的社会”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完了!

        这是外交次长此时唯一的想法,一切都他妈的完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甚至都找不到任何挽救现在局面的方法,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做。

        在过去十几年里,拜勒联邦在外交事务上的工作量大概仅限于对书面资料的解读,以及和周边国家极少的电报往来。

        孤立政策下国内的外交人员可以说都在放假,他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按时的上下班就行,没有任务,也没有责任。

        这导致了这一批的外交人员极为缺少外交能力和应变能力,尽管他们自己觉得不是那样。

        面对突发情况时,这位被人们认为有着光明未来的外交次长,只能目瞪狗呆的看着一切就这样的发生在他的面前。

        而他,什么都做不了,面对这些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