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黑石密码在线阅读 - 0328 正反

0328 正反

        “就这?”,正在酒店里为晚上的宴会做准备的次长站在镜子前整理他的衣服,虽然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衣服上难免的还是出现了一些小瑕疵。

        当然,这些问题其实在大多数人眼里都不是问题,比如说几个布片缝合的接口处因为过大的肢体动作出现了一些不用放大镜绝对看不见的线头。

        比如说袖管在手肘部位的内侧,多了一道皱纹。

        比如说垫肩看上去有些移位,需要重新调整一下。

        这些都是非常细节的问题,对于追求细节的人来说,任何一点问题都不应该存在,这让两名裁缝带着老花镜围绕着他转来转去。

        透过镜子的反射,次长的目光在林奇的脸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他略微扬着头,似乎有些自恋。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林奇先生,我很感激你对这些事情的重视程度,但这种我们本应该忽略的事情,没有必要告诉我。”

        “这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外交行为,一群商人而已,他们无法改变我们之间的任何决定,连影响也做不到。”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林奇先生,我始终相信,态度决定了一切的成功!”

        他说的话,他的语气,他的态度,都在无声的表达着与他所说的那些话相反的内容,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不过林奇也不在意,他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工作罢了。

        看着林奇告别且离开了房间之后,次长脸上流露出了一抹轻蔑,但很快就被他藏了起来。

        他知道林奇和特鲁曼先生走的比较近,这就是他不喜欢林奇的原因,本能的不喜欢。

        当然,他也的确觉得这个消息不重要。

        和纳加利尔促成外交关系是总统府的外交命令,经过外交部长确认,一旦国家力量开始运作起来,商人们的力量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或许在这之前,他们有些用,但现在不行。

        从房间里出来之后,林奇又去见了特鲁曼先生,他觉得还是把这件事告知一下特鲁曼先生更好一些,在这里他感受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这很重要!”,特鲁曼先生本来还在休息,他一上午都在吹海风,本来他还打算休息一会,可此时确坐都坐不住了。

        他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然后驻足看着林奇,“这个消息很重要,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媒体和我们的立场唱反调!”

        他简单的叙述了一下自己的观点,这段时间联邦政府不说大力的宣传和纳加利尔之间的外交往来,多少还是在宣传的,而且都是正面的内容。

        但总有些媒体整天在唱衰这次外交往来,他们从各种方面抹黑纳加利尔政府,大肆抨击和纳加利尔这样的国家建交会带来的坏处。

        甚至还有人称纳加利尔将会成为拖垮联邦发展的重要一环,联邦现在的问题已经足够多了,如果还要兼顾一个更穷更落后的国家,人们的生活将会变得更可怕!

        这种观点还是非常有市场的,这个世界上总是不缺一些没有脑子,并且还特别喜欢标新立异,通过紧跟反潮流的队伍来表达一种独特自我价值的傻哔。

        这些人最普遍的特征就是他们用各种阴谋论论调来看待任何事情,不管是政治的,还是民间的,而且他们始终相信政府在一定程度上是非常黑暗的,官员们也都是邪恶的。

        只要给他们一些他们能够把自己骗过去的观点,理由,他们就能闹出很大的事情来,毕竟联邦是一个自由的国度。

        如果在这场外交活动中,突然出现一些反对建交的游行示威队伍,甚至有人冲击代表团的车队,或者通过一些方式来侮辱这些人和他们的国家,他们绝对能够轻而易举的破坏这场外交。

        不需要什么成本,只需要一些钱,然后让一群傻子为他们冲锋陷阵就行了。

        “我会立刻着手处理……”,他说着走向了电话台,提起电话后拨通了拜勒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电话,头也不抬的说道,“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关上,还有,那个人叫什么?”

        “普雷顿!”

        就在特鲁曼先生正在联系安委会的人时,他们口中正在讨论的普雷顿先生,其实早就已经抵达了拜勒联邦,并且还在布佩恩住了一个多星期。

        “我喜欢这里……”,此时的他穿着非常符合游客的装束——一件很“时髦”但也不够正式的花衬衫,一条正装短裤,这个词可能有点别口,但不得不说这玩意正在流行当中。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大热天还穿戴一身整齐的正装出入各种场所,特别是那些胖子们,自然温度就足够让他们受罪了,如果再穿的严严实实,那么他们随时随地有可能会被中暑送走。

        所以出现了一种正装短裤,它和所有的短裤其实都一样,只有半截裤腿,但和其他短裤不同的是,它的样式是按照正装做的。

        这就让它有些不伦不类,这是林奇的看法,实际上它还是挺流行的。

        普雷顿先生躺在一张灌了水的沙发上,他拍了拍沙发,拍在沙发上的手掌制造的涟漪震颤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沙发,微微晃动的沙发让他感觉到非常的有趣。

        周围还坐着几个人,这些人都是普雷顿商行的重要合伙人,或者说大股东。

        其实从林奇出现在纳加利尔的时候,普雷顿先生就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人,他和以前那些前往纳加利尔寻求发展机会的人不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绝大多数到纳加利尔寻求机会的商人都是失败者,他们在本国经营遭遇了失败,有不少人都背负着巨额的债务不得不前往海外寻找机会。

        但林奇不同,普雷顿先生第一时间就找人打听了林奇的根底,当他知道林奇在拜勒联邦其实有着不错的生意时,他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孩子”。

        他是一只狼,或者其他掠食者,不管是什么,他都是吃肉的那种。

        他不会像普通的商人那样,还清了债务,在纳加利尔当一个暴发户就会满足,他一定是瞄准了更多的利润。

        经过一次第三方的试探,也证明了这一点,林奇对加入普雷顿商行,稳定的通过“配额”赚钱不感兴趣,这也注定了他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直到纳加利尔的一些人开始讨论起是否有必要更积极的接触发达国家,帮助纳加利尔实现从几乎原始的农牧业社会到部分工业化社会的转变,普雷顿先生就知道,这一定是林奇做了什么。

        所以他来了,在得到了更进一步的消息之后他就来到了联邦。

        作为一名在国际上也算是享有盛名的商人,在这里多少都有一些关系,这段时间里他疯狂的在支票上签字,把这些支票给保守党,给社会党,给各种新闻媒体和社会活动家,鼓吹着和纳加利尔建交对联邦的发展有害无利。

        不得不说,他喜欢这个地方,他的这句话没有说谎。

        在盖弗拉,官员们见到支票的时候还要担惊受怕,他们还要考虑帝国内务部是否会发现他们的收取贿赂的行为,还要担心别人是否会指责他们徇私舞弊,但在这里,没有这些问题。

        只要把一切都冠以“政治献金”的名义捐赠到指定的账户中,这样的行为不仅不犯法,甚至还受到联邦法律的保护——政客收了钱之后就一定要为捐献者做事,这对很多有着严苛法律的国家的人们来说难以想象。

        这让出生在一个君权制国家的普雷顿先生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感,也羡慕着这里的商人。

        “宽松的环境,民众们能够接受新鲜事物的态度,还有不作为的政府,这里其实很适合商业的发展,不过很可惜,我们发现的太迟了。”

        “但这不会妨碍我喜欢这里,瞧瞧这个水沙发,还有那张水床,我们走的时候记得提醒我带回去一些,睡了它之后我不想再碰那些弹簧床了!”

        普雷顿先生感慨着这里的一切,“如果不是这些背叛了我的友谊的叛徒们,或许我还不会来到这里,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们?”

        周围的人凑趣的笑着,其实这些话并不好笑。

        笑了一会,普雷顿先生逐渐停了下来,他看着电视里那一张张他无比熟悉的面孔,整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普雷顿先生一直在否认一种认知,他不承认普雷顿商行是继纳加利尔政权和神权之后的第三统治阶级,可即便他总是在否认,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他经常引以为傲,不管是政客,还是神官,都会有有求于他的时,可现在这份骄傲将要被人打破,这是他不允许的。

        一旦纳加利尔和拜勒联邦建交,普雷顿商行的地位就会变得非常尴尬起来,他们可以直接把订单下给拜勒联邦,普雷顿商行在纳加利尔就是去了生存的土壤和基础。

        他们这些人为之奋斗的十几年,二三十年的基业都将在一份建交文件的签订下灰飞烟灭,他们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用尽所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