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黑石密码在线阅读 - 0297 差异

0297 差异

        如何确定一个人是不是“自己人”?

        这是一个很复杂又很简单的问题,说它复杂,是因为人本身就是一个充满了矛盾和欺诈的生物,人会违背自己的真实想法表达一种虚伪的态度,人会用各种伪装来掩盖最真实的自己。

        在这种充满了欺骗的环境中,没有人能弄清楚一个人他是不是“自己人”。

        但这又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简单到早在文明的发展初期就找到了证明的方法——证明你对一个群体的忠诚。

        如何证明?

        当你想要加入一群坏人的时候,想要证明你也是坏人,那么你去做一件坏事,杀一个无辜的人就行了。

        当你想要加入一群好人的时候,要证明你不是坏人,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干掉一个坏人,捣毁一个坏人的团队就行了。

        米舍哈耶让警察局长突然站出来道歉,就是想要发现林奇的立场。

        有时候米舍哈耶这些纳加利尔上层社会的主导者们很困惑,困惑与一群国外的道德楷模用他们衡量道德的方式来抨击纳加利尔的一切。

        甚至一些投资者居然会在本地的工厂里搞国外的那一套,什么福利,什么待遇,什么休息日,他们甚至提出给工人们人权!!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投资者提高工人们的福利待遇是他们自己的行为,是他们自己的私事,他们愿意给工人们更好的环境那是他们的事情。

        但这些人会成为一个坏的榜样,那些在他们工厂里工作,享受到了这些东西的人们会自然而然的把自己享受的东西传达出去,这很危险,因为扩散的不只有人们的炫耀和嫉妒,还有思想!

        如果本地企业也紧跟着增加各种福利甚至提高这些工人各项权利,这也意味着他们的收益将会缩水,开支会增加。

        要知道纳加利尔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工厂都掌握在这个国家百分之三的人手里,一项关于工厂的福利改革会直接让他们伤筋动骨,更别提人的权利这方面的问题,那只会制造思想碰撞然后引发更可怕的政治运动。

        所以从一开始,本地的掌权者们就牢牢的记住了一条,不要让外来的肮脏思想污染了本地人纯洁的心灵。

        甚至是神庙里的祭司们在这个问题上也站在了掌权者这边,他们把国外那些主流思想描述成一种为了摧毁纳加利尔光辉的谎言和病毒,让人们自发的拒绝了解外面的世界。

        在这种双方的封锁下,纳加利尔的人民还相信着只要诅咒就能报仇这样的蠢话,相信着下一次轮回他们将会成为掌权者这样的蠢话,相信着抗争只会带来毁灭这样的蠢话!

        这样的蠢话有很多,数不胜数。

        唯一让人欣慰的是,人们真的相信。

        林奇表达出了他的立场,这就让米舍哈耶非常的宽慰,至少这个投资者不会愚蠢的去同情那些贱民,去搞什么福利待遇和人权,这样就不会对纳加利尔统治阶层继续统治社会造成影响。

        车队很快就在轻松的氛围中抵达了酒店,一个现代化的酒店。

        走进酒店的那一刻,一个文明的社会就向他招手,身后的野蛮社会不甘心的离去。

        如果不考虑外面街道上的那些东西,单单是这个酒店,看不出它屹立在一个落后愚昧的地区。

        符合现代化酒店的装修风格让人有一种穿梭了空间的错感,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文明的社会里。

        在穿着时髦的服务生帮助下,林奇一行人入驻了酒店最顶层的套房里,整整一层都是他的房间。

        保镖们开始组装各种枪械,他们的枪械都被拆成了零件以“勘探设备”的名义携带了进来。

        “老板……”

        林奇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后进入客厅,阿斯尔就主动站了起来。

        他抬手虚按,让阿斯尔坐下,随后也走到沙发边上坐下,“说说吧,有什么收获?”

        阿斯尔从公文包中取出了几份文件,随后都交给了林奇,“这段时间经过我对本地的一些调查,我发现了一个我很难解释的情况。”

        林奇一边翻着那些文件,一边不置可否的点着头,“继续说……”

        阿斯尔捋了捋说话的思路,然后才开始把自己所搞清楚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

        在这座城市,乃至整个纳加利尔的社会经济状况呈现着一种很特别,很原始,和一些主流国家截然不同的情况。

        以前阿斯尔在这里生活的时候还没有注意到这些,但是这一次他回来时站在了更高的层面上,他发现了这些问题。

        “整个社会的底层以一种我无法理解的方式运转着,自给自足,底层人民很难赚到钱,他们交易的方式大多是以物易物,这让工业化的产品很难走进普通人的家庭里……”

        因为贫穷,因为落后,很多纳加利尔人其实并没有工作的机会,这一点阿斯尔已经在这段时间里有了充分的了解。

        一开始他觉得他的哥哥和父亲是残忍的资本家,后来他才意识到,即使整天接触化学品会让皮肤溃烂,身体畸形甚至是意外死亡,人们还是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因为他们可以获得“钱”。

        钱这个东西的诞生就是为了制定一个衡量价值的标准,但很可惜的是纳加利尔的社会底层连参与这个标准的资格都没有。

        听着似乎很滑稽,但这其实很可怕,因为“钱”限制了很多家庭的发展和进步,也让阶级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如果有人更认真的去研究,就会发现“钱”始终在社会的中上阶级中流通,这里没有底层社会。

        钱可能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比如说接受教育,比如说医疗服务……。

        略过这个稍显沉重的话题,其实在国际社会上,人们认为纳加利尔并不是一无是处。

        至少纳加利尔有差不多两亿两千万人口,这被很多机构看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人们总是说这个市场一旦成熟将会引领世界主流的消费观念。

        可问题是,它有可能永远都不会成熟,因为人们没有钱。

        没有钱,不是形容人们的贫穷,而是去陈述一个事实,人们真的没有“钱”。

        “除了这些之外,人们的消费观念也和联邦有很大的不同……”,阿斯尔在说起联邦的时候比他说起纳加利尔有自然,更有感情。

        他对那个文明的社会充满了怀念,如果可以,他想回去,而不是在这里。

        林奇摆了摆手,让他停下来,“这些我会继续了解,说说人们对工资要求吧,我比较关心这个。”

        阿斯尔嘴唇动了一下,表情有些难过或是其他某种自然流露的表情,他沉默了那么几秒钟后,才叹了一口气,“每天一块钱,一联邦索尔就能让这里的人工作最少十二个小时。”

        “至于福利和待遇,他们没有任何的要求,如果你能为他们准备一顿廉价的午餐,他们就能更卖力的干活了!”

        林奇听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变得很明显了,“瞧,这里并不像是你之前和我说的那样,这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在联邦,一个工人一个月要从工厂主的手里最少拿走二百二十块钱,平均到每天大概七块多一点,并且我们还要为他们提供大概每天两块块钱左右的伙食,各种保险和待遇。”

        “养活一个联邦工人的费用在这里至少能养活十个工人,这就是价值,阿斯尔,你要学会发现价值,然后挖掘价值!”

        “我们可以在这里开办一些低门槛,低成本,但非常倚重劳动力的工厂……”,林奇想了想,又补充道,“一些化工厂也可以搬过来,还有我们最初的设想,粗加工。”

        “这里有丰富的资源,我们可以找出一些,包装一下,我相信有钱的人们会喜欢他们,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东西!”

        林奇笑了笑没有把那个最重要的东西说出来,关于人类商品的贸易行为还需要他和本地的统治者确定一下。

        其实他觉得这个不是问题,对于阶级已经固化,开始腐烂的统治阶层来说,在不影响他们权力的情况下,他们会希望获得更多的财富来满足他们个人的享受和挥霍。

        纳加利尔并不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国家,他们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东西,这意味着在国际贸易中的巨大逆差。

        他们必须依靠那些“合作伙伴”,把一些特产以低廉的价格卖给他们换取外汇,然后用于消费。

        如果告诉他们,他们平日里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也能卖上价格,并且直接创造外汇效益,他们会义正言辞的拒绝吗?

        还是说,坦然的接受?

        这还要进一步的试探,当然林奇也不会把话说的这么直接,劳务输出这种东西怎么看也和贩卖人口没有关系,他只是组织人们去国外工作而已。

        这不仅减轻了纳加利尔的社会负担,更为纳加利尔的人们提供了一条出路,为统治阶层开辟了一条新的财路。

        正在说话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阿斯尔主动去接起了电话,几秒种后他拿着电话看向林奇,“老板,神庙的人来了,要见一见吗?”

        就像是在联邦生活避不开联邦税务系统一样,在纳加利尔,每个人避不开的就是宗教。

        几分钟后,两名穿着十分特别的祭司来到了顶层,并且带来了神明和大祭司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