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黑石密码在线阅读 - 0130 肩膀上都是责任,手中紧握着使命

0130 肩膀上都是责任,手中紧握着使命

        “你有两种选择!”

        “第一种,我会资助你上学期间所有的开支,给你提供足够的帮助,这是我对你在学业方面的投资,你需要有一个好成绩来证明这些投资没有浪费。”

        “第二种,条件和以上相同,无论你是否能够毕业,都要为我工作十年,你知道的,我是一个资本家,剥削是我的座右铭。”

        “不过……”,林奇轻咳了一声,“瞧,我是个年轻的男人……”

        很快凯瑟琳就打断了林奇充满了玩笑意味的暗示,她的表情有些复杂,“第二项吧,等我毕业之后,我会为你工作十年。”

        她知道林奇这么说是为了让她没有太多的负担,毕竟他们已经分手了,按理来说林奇完全不需要承担她的任何费用和开支,更不需要给她的家人安排工作。

        他们现在只是朋友,但朋友不会做到这一点,所以林奇找了一些托词,让她可以至少自己骗自己的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些帮助,而不需要由此产生某种伤害自尊与人格的情绪。

        两个人都是很聪明的人,否则他们曾经也不会幻想着要上大学,笨孩子高中还没有上完就会去快餐店或加油站工作了,他们却还有这对未来的希望。

        林奇指了指女孩,“我期待你的表现……”,说着他拿出一个信封递了过去,“里面有一些钱,足够你这段时间生活,还有你的存折,每个月我会存一些钱进去,你不用想象的太多!”

        他瞥了一下嘴,“那么最后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拥抱?”

        女孩直视着他充满了笑意的目光,最终也张开双臂用力的拥抱了他一下,大概小半分钟的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但很快又分开。

        她一把“夺”走林奇手中的信封,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等着吧,我会让你把下巴惊掉在地上!”

        目送女孩坐上车离开,林奇挠了挠头回到了客厅里,一切都一如两天前,没有太多的改变。

        另外一边,凯瑟琳坐在车上,忍不住打开了林奇交给她的信封,信封中有她留给林奇的存折,她没想到林奇还会留着。

        按照银行的标准来说,当一个账户中没有余额的时候,他们就会主动警告客户,在一周时间里如果不存入一定数量的钱,他们就去注销存折。

        这么做的目的还是为了方便银行方面的统筹与管理,在没有信息化的时代背景下,大量的存折管理工作实际上都是由人工来手工完成的。

        空置的,没有余额,没有价值的账户余额多,银行浪费的人工也就越多,所以但凡是没有价值的账户,都逃不掉被注销的命运。

        她有些感慨,然后继续掏,里面还有一沓钱,她数了数,都是二十块钱面额的,一共有五十张,一千块。

        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她这辈子都没有掌握过这么多钱的支配权。

        就在她以为信封里已经没有东西,准备把信封丢掉的时候,突然间发现信封依旧还有些沉甸甸的,她把信封倒过来倒了倒,一枚戒指落在了她的手里。

        一枚金戒指,她向车窗挪了挪,让车外的光线能够更加充沛的落在自己手中,然后她看见了戒指内侧的那行字。

        “这个混蛋……”,女孩的眼眶很快蓄满了泪水,她又很快的擦掉,紧接着就把戒指戴在了手上,“有些大!”

        像是在解释什么,又像是自言自语。

        车窗外的景色不断的倒退,很快车子就停在了凯瑟琳家外的街道上,原本街上还有几个游荡着的街头小伙,看见这辆车停下来的时候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每个人都知道,在这个社会里,你可以不敬畏法律,但你必须向金钱低头。

        凯瑟琳感谢了一下司机送他回来并且道别后,提着包回到了家里。

        此时的她的父母围了上来,谈起了这两天她不在家里的那些事情,总之原本紧张严肃的气氛,一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她父亲憨厚的笑容,以及她母亲脸上重新焕发的光彩。

        对此凯瑟琳很无奈,但并不讨厌,这就是她的家庭,一个普通人和她普通的家庭。

        周四,一个没有什么太意外的工作人员,整个塞宾市都被不断升高的失业率所笼罩,路上行人们的脸上基本上已经都没有了笑容,满面都是忧愁。

        也就在这样一个日子里,一群人要开始粉蛋糕了。

        林奇特意换上了一套正装,这让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被点燃了,好在行使中的汽车能够带来一些更燥热的风。

        路上的车不算多,这个时候的汽车还不具备冷气功能,这也让每一辆在太阳下奔驰的汽车如同一个个烤箱,有时候做一个“大人物”真的很不容易,至少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脱掉衣服,而林奇不仅不能脱衣服,他还必须保证衬衫领部的扣子是扣着的。

        好在这一路走的比较顺畅,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了塞宾市城市法庭外,恒辉集团在塞宾市的产业是被联邦税务局查封的,联邦税务局委托了塞宾市城市法庭来拍卖这些产业,所以参加这场拍卖会的人需要在这里参加。

        林奇刚下车,按照费拉勒给他的信息来到九号法庭外,一阵阵凉爽的冷气就从洞开着的大门内缓缓飘出来。

        他刚走到门口,就有两名穿着警服的人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两人都紧紧的盯着他,“抱歉,先生,这场并不向社会公开举行……”

        有些庭审或者和拍卖或者其他什么情况是允许市民旁观参加的,但也有一些是不允许旁观参加的,具体情况可以参考当地的报纸,上面会有具体的信息——有信息的都是向社会公开的,是可以参加的。

        至于那些没有公开的,也不需要困扰,因为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发生过这些事情。

        林奇出示了一下费拉勒给他的卡片,其中一名警察瞥了一眼后又看了看林奇,示意他的同伴让到一边,并把卡片还给了林奇,“你可以进去了!”

        林奇既没有对这两人的阻拦表示不满,也没有表露其他情绪,这不过是他们的工作而已,他们只是尽职罢了。

        进入了九号法庭时,这里已经坐了三十来个人,这些人三五成群的分开坐着,他们对林奇都露出了一些好奇的目光,但没有谁来和他问话聊天。

        他选择了一个相对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就他一个人,他很清楚费拉勒的意思,他也不打算插手为这场可能早在很多天前就有了结果的拍卖制造一些小插曲。

        随着时间的流逝,最后两伙人赶到现场之后,警察关上了大门,查封资产拍卖也开始了。

        “一号拍品,中心城区赛林路四十一号十七层的写字楼一栋,一共有……的使用面积,内含……设施,整体市场估价二百二十五万,起拍价为六十万……”

        “四号牌先生举牌,六十万,有没有加价的?”

        “六十万第一次……”

        “六十万第二次……”

        “六十万第三次!”

        负责拍卖的法庭工作人员没有丝毫想要大家竞价的态度,他完全就是来走一个过场的,一个价值两百多万,甚至可能更多的市中心写字楼就以一个低到令人发指的价格拍卖了出去。

        林奇却看得更深远一些,他很清楚低价未必是真的低价,这些人拿下了这些资产,他们自然也要连带着的提供相应的工作机会,并且用它们创造它们原有的社会价值,经济价值。

        其实就算现在把其中的某些产业给他,他也玩不转,特别是一些工厂之类的,不谈生产所需要的原料他是否能买得起,仅仅是生产处的商品无法快速回款,资金方面的积压就足够让他破产。

        他只是冷眼的看着,一个又一个几十万几百万的资产被一个极地的价格抛售出去。

        在他的二手商品交拍会上那些人所幻想的事情,在这里居然意外的成为了现实,没有人竞价,所有的商品都以最低的起拍价成交。

        如果那些有这些想法的人们知道了发生在这里的“奇迹”,他们一定会很欣慰吧?!

        所有的参与者也像是习以为常了那样,他们对自己用最低的价格拍得了一些商品一点也不意外,这不过是一场演出,一场戏,一切都是为了从流程上堵上某些人的嘴。

        林奇他本来打算简简单单的走完这个过场,但没想到居然出现了让他有了一些兴趣的拍卖品,一些卡车。

        三十多辆卡车和五十多个各种拖挂,价格却只要十一万,这个价格同样低到令人发指,却没有什么人感兴趣。

        恒辉集团有自己的物流公司,这里的竞拍者也有自己的物流公司,或者合作的物流公司,他们对恒辉名下的卡车不太感兴趣。

        一个卡车就肯定需要一个卡车司机,三十多辆卡车就等于三十多个工作岗位,加上相关的一些工作人员,这些东西创造了至少不低于五十份工资,同时又不具备很强烈的需求。

        他们不感兴趣,但林奇很感兴趣,他没有主动的破坏拍卖的秩序,只是静静的看着。

        卡车最终因为没有人举牌流派了。

        等法拍结束后,林奇立刻给费拉勒打了一个电话谈到了这个情况,如果他们这些卡车没有人愿意接手,他不介意为维护联邦的法律,地方的秩序,承担一些责任,贡献一些力量。

        不管怎么说,林奇老爷也是一名有社会责任感的优秀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