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黑石密码在线阅读 - 0954 没诚意

0954 没诚意

        马洛里人的蓝宝石迷失在布佩恩已经五天时间了。

        其实她很早就来了,就像是上面这一行说的那样,五天前她就来到了这里。

        当时联邦的舆论正在一边倒的看衰每时每刻,所以马洛里的蓝宝石并没有立刻联系林奇,而是安静的等待着。

        她很聪明,她知道这是一个好时候,但不是最好的时候,她要等到林奇或者说每时每刻完全绝望的那一刻,再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

        到了那个时候,无论她开出怎么样不合理的价格,林奇和每时每刻都只能接受——如果他们不想被拆分,或者不想放弃烟草业务的话。

        可是,有些事情,并没有如同她想象中的那样发展,就在今天,所有的一切都颠倒了过来。

        林奇和每时每刻一棍子打在了那些“劫匪”的要害上,直接拖延了所有的诉讼开庭时间,给自己争取到了宝贵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沃德里克先生的入局让很多人都开始考虑是否要改变一下态度与立场。

        这也意味着,林奇有更多的时间和可能去着手解决目前的一些问题,比如说他在股东大会上说的“黑金烟叶”。

        蓝宝石有自己的名字,伊莎贝拉,她现在迫切的想要和林奇谈一谈,但……她接触不到林奇。

        “抱歉,女士,这里是私人住宅区,如果你和林奇先生有过沟通,他应该会在你来到这里之前,给我们留言。”

        “如果林奇先生忘记了,麻烦你到旁边的电话亭给林奇先生打一通电话提醒他一下,这样我们就能让你进去了。”

        “如果有冒犯到你的话,我对此十分的抱歉,但这就是我的工作,我必须这么做。”

        门卫一脸歉疚的挡在进入社区的门边,他看着伊莎贝拉,语气很委婉,态度很坚决,反正就是不能进去。

        半山别墅区的服务品质不需要去质疑他,富人们选择在这里置业就说明了问题。

        有人认为林奇给社区带来了不稳定的因素,想要请林奇搬走,林奇反过来希望他们搬走并且收购他们的别墅。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表示要离开这里,或者想要把自己的产业卖给林奇。

        一个没有预约和留言的人想要进入这个地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对于服务公司来说,他们有时候看起来是“刁难”的举动,实际上很得富豪们的好感。

        因为他们直接把一些麻烦挡在了社区之外,还不需要这里的业主露脸。

        伊莎贝拉脸色难看的走向一边的电话亭,她站在电话亭内发了一会呆。

        如果她知道林奇的电话,她就根本不用和保安废话了,问题是她不知道。

        她以为想要见到林奇应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可事实上她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经过桑切斯“复仇”的林奇身边的安保水平。

        进不去别墅区,接近不了林奇,甚至连每时每刻的大门都进不去——她不是公司的员工也没有预约,门卫不允许她进入公司大厅,更别说让她进度地下车库了。

        至于林奇?

        他每天都是从地下车库乘车离开,如果不能进入这座办公楼,那么很遗憾,她将永远都无法和林奇碰面。

        就在伊莎贝拉考虑着是不是要给自己的蠢货哥哥打一个电话,找对方索要一些电话号码的时候,有人敲了敲电话亭的门。

        她回头斜睨了一眼,是一个看起来像是普通人的家伙,她对着门外的家伙做了一个“滚开”的手势。

        砰砰砰,又在敲门,一个人如果很心烦的时候,任何一点点小小的刺激,都会让他像是炸药一样爆炸。

        此时的伊莎贝拉就是这样,她一肚子火,连个普通人都来骚扰她,她受不了!

        就在她转身准备出去和门口那个贱人理论一下,然后用她小骆驼皮的靴子踢那个人屁股的时候,她看见了一个证件。

        上面有一块和联邦国土形状一样的徽章,在右上角有两把交叉的剑,还有几个字母。

        “你好,伊莎贝拉女士,我是拜勒联邦安全委员会的高级特工,有些事情我们需要向你咨询一下,你现在有空吗?”

        伊莎贝拉看着对方插在怀中的另外一只手,远处她的几个手下也正在被人送进路边的车里,她脸上愤怒的表情快速的平静了下来,“我有时间……”

        “请上车吧。”

        晚一点,林奇从沃德里克先生那边回来的时候,安委会的人转告了他这条消息。

        本来林奇还很奇怪,那位将军阁下重要的钱袋子被自己一棍子打翻了,他怎么可能沉得住气到现在都不和自己联系,原来是联系不上!

        这也让林奇对这个什么马洛里的蓝宝石有些不太在意,这就是个蠢娘们。

        晚上十一点多,林奇见到了伊莎贝拉。

        她从里到外都换了一身,她随身的衣服和携带的什么东西都被送去处理了,等处理完之后才能拿回来。

        马里罗的毒药也是世界闻名,马里罗因为气候和地理的原因,生长着比其他地方更加丰富的植物资源,其中包括了各种有毒的物质。

        他们善于使用这种有毒的物质,为了避免伊莎贝拉的身上隐藏着人们没有搜出来的毒药,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从头到尾给她洗一遍,然后换上了联邦准备的衣物。

        伊莎贝拉坐下之后,林奇就一直盯着她,这让她稍稍有些愠怒。

        有些是因为林奇的目光,更多的还是因为她今天晚上的遭遇,以及联邦安委会对她的态度。

        “这是他们做的!”,她像是抱怨,又像是解释了一句,“你们真野蛮,比我见过最野蛮的人还要野蛮。”

        林奇脸上带着一些笑容,他翻了翻手腕,像是在强调什么,“因为他们剃了你的头发?”

        “头发真是善于欺骗人的东西。”,他补充了一句。

        头发都被剃光的伊莎贝拉有一种羞耻和绝望的感觉,这里的一切都不太正常。

        恶狠狠的瞪着林奇,强捺住心头的怒火,在深呼吸中,她稍稍平静了下来,“我代表我的父亲,将军阁下,前来和你谈判。”

        林奇笑着回应了一句,“你不要表现的好像我必须和你或者你父亲谈,其实我对你来或者不来,一点也不在乎!”

        林奇让女佣为他送一点酒来,酒精可以舒缓人们的情绪和神经。

        伊莎贝拉沉默了一会,每个人都说她很聪明,她自己也这么认为,但面对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男人时,她不那么自信了。

        因为她每一句话,对方都能堵的让她不知道如何接下去,就像是现在这样。

        无论她说什么,林奇都不需要,这就没有沟通的基础。

        “你要我做点什么,我们才能好好的谈一谈?”,伊莎贝拉看着林奇,表情有点决绝。

        她觉得自己是一个漂亮的女孩,至少她认识的“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如果用身体能解决这个问题,她不觉得吃亏。

        比起权力,身体这种东西不过是一种筹码,一种永远属于自己的商品。

        林奇摇了摇头,“我对你们没有任何的要求,因为我不需要。”

        “有一句话,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林奇抿了一口酒,酝酿了一下情绪,“如果攀岩者把维系自己生命的绳子放在别人的手里,他将彻底的失去自我。”

        “之前的情况就是这样,每时每刻依托你们提供廉价的烟草,保持着高利率的持续发展,一旦原材料收紧,每时每刻立刻就会陷入绝境之中。”

        “这种不正常的贸易关系,是时候结束了,它不应该存在,更不应该继续存在。”

        伊莎贝拉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这是她自己认为的,实际上这很滑稽,林奇本来情绪也挺认真的,可就在伊莎贝拉下意识的想要捋顺自己头发的时候,忍不住笑出声来。

        “抱歉,我没想到你会突然这样逗我发笑,我不是故意的。”,他放下了杯子,为自己不绅士的表现道歉。

        伊莎贝拉的脸都白了,那只是她下意识的习惯,她刚才太入神都忘记了自己现在是一个光头。

        狠狠的用眼神剜了林奇一眼,她尝试着努力,“我听说你们从纳加利尔那边引进的烟叶原材料,也是和一些公司签订供销合同的。”

        她还在做最后的努力,不过很显然这没什么用处。

        “首先,你说的那家农牧业公司,有我的股份,而且不少,并且随时随地可以全资持有它。”

        “其次,纳加利尔新联邦和联邦的关系非常的密切,我们的人可以随时随地的找到问题,并且解决问题……”

        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林奇和伊莎贝拉都很清楚,这个所谓的问题,其实不是“问题”而是制造“问题”的人。

        “但是马里罗并不是这样,你们可以不顾我方反对,自己决定是否要继续履行协议,因为那是一个军阀统治的社会,你们有很大的权力。”

        “就像是现在,如果你真的有诚意,你应该带着烟叶来,而不是空手过来……”

        林奇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