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黑石密码在线阅读 - 0784 结束

0784 结束

        五名戴着脚镣的家伙坐在了椅子上,他们的双手戴着手镣,不是手铐,是手镣。

        两个有差不多一公分厚的圆环扣住了他们的双手,中间有一条相当粗的铁锁链,锁链连接着他们的脚镣,并且还拖着一个二十磅的铁球。

        这是专门为死刑犯设计的刑具,有时候人们对于某些事情的态度显然过于认真。

        比如说,搞法律的人认为“自杀”是一种逃避刑罚的行为,在盖弗拉以及联邦历史上发生过不止一次类似的事情。

        罪犯在面对难以接受的刑罚,比如说死刑时无法承受,选择了自杀。

        结果监狱方面把他们从死神的怀抱中抢了出来,细心的把他们照顾好,等他们身体恢复了,再给他们一颗子弹,还把这种有点让人搞不清楚的行为,叫做“司法公正”

        律师们和司法部的解释虽然有点牵强,社会上关注的热点永远都是“剥夺别人的生命是否合适”,他们关注的并不是那些囚犯。

        但总的来说,为了避免造成一些社会舆论的压力,所以各国的死刑犯都被限制了一定的行为。

        像是林奇眼前的这些人,他们连双手都抬不起来,想要自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见到林奇进入房间里,五名前合作伙伴显得有些激动起来。

        在警棍用力抽打了几下墙壁后,这些人又老实了下来。

        看得出,他们没有少受罪。

        “找我来有什么事?”,林奇坐在这里,翘着腿,看着桌子对面的这五个人。

        对于这些人,他没有太多的同情,就像是面对理查德一样,他可以不恨这些人,不讨厌他们,但也不可能同情他们。

        当他们和理查德合伙起来偷偷摸摸转移自己的财产时,他们就丧失了被同情的可能。

        房间里的味道不好闻,林奇掏出了烟盒,对面五个人的目光顿时盯在了那个烟盒上。

        林奇自己抽出了一根,把烟盒推了过去,还有一包火柴。

        狱警为他们送上了香烟,并且帮他们点着了火,并不是狱警尊重他们这些人,只是不想他们隐藏了什么东西,把一些危险带回监区。

        坐在最中间的家伙林奇印象比较深,他是理查德团队的第一个人,年纪稍微有点大,但是学得很快,对金钱的欲望很强烈,也很执着,成为了理查德最重要的伙伴之一,也是圆融资本的副总裁。

        他嘚吧嘚吧的吸了两口烟,然后咳了几声,这段时间里他们都没有吸到任何一支烟,贸然间有烟雾被吸入肺部,引发了应激反应,咳嗽了起来。

        咳了两声后,咳嗽声平息下来,他勾着腰,低着头,抬着脚,才勉强让手碰到香烟。

        他把香烟夹在手中后,挺起胸口看着林奇,“林奇先生,我们申请的……引渡回国,但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没有人来受理……”

        “您能帮我们说说吗,只要帮我们和大使馆说一说就行了,求你了。”

        他的眼神里流露着一种哀伤绝望,他们自己的主张没有任何回应之后,他们意识到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唯一能帮助他们的,可能就是林奇了。

        好在林奇还愿意来见他们,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

        林奇瞥了一眼狱警,两人对视了两秒之后,狱警用手捏着宽檐帽正前方的帽檐,抬了抬帽子,以表示对贵族的尊敬,然后离开了房间。

        这让房间里的五个人都有点惊讶于林奇的权势,他们没想到林奇居然能够影响到监狱里的狱警?!

        他们可不知道,最近林奇在外面大出风头,有人甚至把他称作为“新贵族集团的核心人物”。

        以这样的身份地位,让一个小狱警回避一下,不是问题。

        这让他们每个人都从心底生出了一种希望,似乎有机会活下去了!

        可很快,林奇就让这个希望破灭了。

        “我可以帮你们和大使说一下,但你们不要抱有任何希望。”,他弹了弹烟灰,有一些细小的烟灰落在了他的皮靴上。

        那可以照出人影的皮鞋面上没有沾染任何的灰尘,烟灰就落在上面,然后滑了下去。

        林奇看着这些人继续说道,“国内大选在即,国际社会的稳定也很重要,理查德如果没有死的话,他有可能会被引渡,甚至因为他,你们也有机会被引渡回去。”

        “但他死了,真正把事情闹大了的人死了,国内的社会和舆论关注不到你们这里,所以……”,他轻呼了一口气,“就算我为你们转达这种想法,国内方面也不会理睬。”

        “毕竟,你们还闹得不够大!”

        有时候就是这样,事情闹得越大,反而越不容易出事,至少不会一出事就是死路一条。

        这就像是从银行贷款一样,一个家产一千万的企业家从银行贷了两百万,他如果敢不还钱,银行就敢让他破产!

        同样是一个企业家,有一千万的家产,先不管他是如何用着一千万从银行借到了一个亿,总之他还不还钱,银行根本不敢催。

        甚至还要派人保护他,为他购买大额的保险,不让他出任何的意外。

        只要人不死,责任就在这个人的身上,银行的负责人才不会傻傻的主动背负责任。

        对于这五个人来说,也是这样。

        联邦国内的媒体在报道联邦人在国外犯罪的新闻时,会尽量的淡化其中联邦人的存在感,他们只是主要报道了自杀了的理查德,对其他人都一笔带过。

        社会舆论没有风波,上层就不会关注,没有关注,就没有引渡。

        林奇简单的把问题说明白之后,中年人崩溃了,他痛哭流涕,鼻涕眼泪一起出来,看着有些恶心。

        其他人也受到了影响,情绪崩溃,或者处于崩溃的边缘。

        他们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一开始他们认为即使公司的那套玩法出了问题,顶多就是坐牢而已,他们真的没有想过有可能会死。

        这就是认知错误带来的严重后果,这里是盖弗拉,一个君主制的国家,法律说是公平公正,可实际上更多的时候还是由统治者们来决定它是怎样的。

        现在需要用这些人的死亡去安抚那些被骗的人的情感,那么他们就必须死,谁都救不了他们。

        中年人一时间想到了自己在联邦的家,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了自己的妻子以及孩子,他是真的崩溃了。

        他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和鼻涕,鼻涕滑溜溜的在他脸上被涂抹得到处都是,可他却来不及恶心。

        “林奇先生,我有钱,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一笔钱,两百万夫拉,能不能救我?”,他的眼里都是哀求。

        这笔钱是他偷偷转移走的,理查德在转移资产,他也在转移资产,大多数人都在那么做。

        他们是公司的核心成员,圆融资本和圆融金券到底是不是诈骗,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他们一有钱,就开始转移。

        如果不是理查德想要推动圆融资本上市赚到更多的钱,他们现在可能已经离开了盖弗拉,出现在其他某个国家,等待着下一次的机会。

        只可惜,贪婪成就了理查德最风光的时刻,也成为了砍下他们头颅的刽子手。

        其他人也纷纷说自己有多少多少钱,可林奇却不为所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林奇也有自己的底线,他不会拿这些钱,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救不出来。

        他想了想,拿出了一个本子,并且拿出了钢笔,“钱,我不会收你们的,你们可以把账号和存取密码告诉我,我会转交给你们的家人。”

        “当然你们可以不信任我,这对我来说并不是损失,我知道你们现在很难接受这种事情,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也许是哭了一会,也是因为真的从林奇的话里察觉到没有希望了,人们发泄了一会情绪之后稳定了下来。

        中年人说出了自己的账户和密码,然后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

        他们快要死了,留着这些毫无价值,不如给家人带去新的生活,这不恰恰是他们最想做的吗?

        记录好所有账号和密码后,林奇妥善的收起了本子。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如果他们不那么贪婪,何至于此?

        林奇出去之后把他们的诉求告诉了大使,之后这件事就没有了下文。

        就像是他猜测的那样,特鲁曼先生和总统先生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并没有给出进一步的行动,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十二月八日这天,五声枪响带走了这世界上五条鲜活的生命,由圆融资本引发的一切动荡,到此都画上了序号。

        时间总是向前,人们也总是向前看,很快人们就会淡忘这里发生的一切,忘记那些因为这样那样原因长眠在此的人。

        在执行了枪决的第二天,林奇和一群贵族乘坐着东去的轮船,踏上了前往安美利亚行省的旅途……

        不,其实去的只有他的一些东西,他让小伯爵那些人上了船之后,他直接回联邦了。

        在大选大幕拉开的时候,他最好还是呆在联邦。

        即便出了一点什么问题,也能及时的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