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160章 上古种的价值

第160章 上古种的价值

        普通散人就老老实实的给他们这些资本力量打工就好。

        那么努力的发展自己的势力干什么?007福报它难道不香吗?

        谁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原本只是散人玩家的势力崛起后,跟他们这些资本雄厚的势力成为同台较劲的竞争对手。

        特别是酋长他们这些人,还特么是靠着一只土著猴子,什么资源都没投入就白手起家的,这让拼命往费尔瓦伦世界砸入资本的他们情何以堪?不搞你搞谁?

        “……通过老耗子搞到的情报,基本上可以确定狂鲨海盗团,是通过海路将你运到暴风城来的。”

        “但是无法确认他们是从那里捕获你的,所以想找到你的‘故乡’所在地,就只能深入狂鲨海盗团去进行调查了。”

        “因为你完全不具备被俘前的记忆,所以初步推断可能是在被俘的过程中反抗而伤到了头部,这在战职者之中很常见,不少战职者在战斗中头部受创,同样会出现跟你类似的情况。”

        “其中通过某些高阶神术治疗,有一定几率恢复记忆,也有的通过旧地重游或是与熟悉的人交谈、碰到熟悉的事物、情景,来触发脑海深处的记忆点,也会有一定的几率唤醒记忆,不过绝大多数永远都无法回忆起来。”

        “这其中,通过神术治疗的显然最有效、几率也最大,但不法之地这种地方显然不可能有那种高阶神职者,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倒是可以带你去拜访一些神殿的神职者……”

        考兰特严肃道:“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但碍于你‘上古种’的身份,在不法之地的规则下,我和老耗子都无法调用职业公会的势力来庇护你,所以接下来你要小心狂鲨海盗团对你的疯狂追杀了!”

        之前考兰特和老耗子,承诺帮他调查清楚自己的身世来历,作为侯赛雷愿意成为“钥匙”帮他们进入某个遗迹的交换。

        但侯赛雷自己倒是不是特别在意,因为接受了脑海中残余记忆的三观后。

        他觉得无论自己是一个“异界灵魂”,魂穿夺舍了费尔瓦伦世界的一只土著猴子。

        还是一只费尔瓦伦世界的土著猴子,继承了某个不太成功的“魂穿者”意识消亡后残留下来的记忆。

        弄清了自己是栖息在哪里的猴子又能怎么样?跟自己族群里的猴子们一起回归山林?然后找一只眉清目秀的母猴子繁衍后代?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回归族群的侯赛雷,觉得能不能弄清自己的“身世”来历好像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能不能恢复记忆,弄清楚自己脖子上“外星人奴役项圈”的来历,对自己又有什么威胁。

        至于狂鲨海盗团的追杀什么的倒是有点麻烦,最主要的是很容易牵连到枯骨堡的酋长他们和达拉崩吧佣兵团。

        “这‘上古种’到底有什么价值?”

        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后,侯赛雷皱眉不解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抓他们……或者说我们?”

        “只要你不再明面上,出现在枯骨堡那边进行公开的活动,我和老耗子会跟佣兵公会的维尔摩会长打招呼。”

        “以你为了逃避追杀已经离开了佣兵团为由,禁止狂鲨海盗团的人对你的同伴们下手,不过这只能阻止他们明面上的行动,暗地里的袭击估计是避免不了的。”

        考兰特皱眉道:“职业公会和佣兵公会都只能站在中立立场上行事,如果他们以佣兵团之间的私人恩怨为由找你们复仇,我们是无法进行干涉的。”

        “至于所谓的‘上古种’……”

        考兰特略微停顿了一下,打量了侯赛雷一眼笑了笑道:“虽然你失去了记忆,但你跟你的同伴相处的似乎很融洽,应该从他们那里听说过费尔瓦伦的历史吧?”

        侯赛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说过一些,但不是特别了解。

        “这就要从上古时代的遗留问题说起了。”

        “目前生活在费尔瓦伦的生物族群,实际上都是从其它位面迁移过来的异域种族。”

        “也就是说,我们实际是都是位面侵略者的后裔,而费尔瓦伦的原生族群则被称之为了‘上古种’!”

        “不管用什么借口去修饰和美化,入侵者就是入侵者,这一点没有什么好多做辩驳的。”

        “但是那时候发生的位面战争究竟是谁先侵略了谁,我们的‘入侵’究竟是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还是掠夺资源,又或者干脆仅仅只是为了复仇,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已经不可考了,也没有再去考究的意义,我也就不多做评价了。”

        考兰特很淡然的道:“唯一的不同就是,我们这些‘入侵者’后裔胜利了,而他们‘上古种’失败了,所以他们沦为了我们的猎物。”

        “上古时代的原生族群,并没有在漫长的历史之中灭绝。”

        “而是隐藏在了这个世界各个隐秘的角落,蠢蠢欲动的伺机对我们这些‘入侵者’的后裔发起反击。”

        “所以每发现一只‘上古种’生物,都意味着可能顺着它留下的蛛丝马迹,挖掘出一个上古种族群的藏身地来。”

        “而这些古老族裔的藏身地里,往往都遗留着上个文明的财富和宝物,无论是为了消灭上个文明的余孽,还是为了谋取上个文明遗留下来的财富和宝物。”

        考兰特看了侯赛雷一眼:“‘上古种’对我们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宝藏钥匙’!我这么说,你能理解‘上古种’在我们眼中具有什么价值了吧?”

        “之前你说我身上有什么‘祖灵之力’?”

        “也是为了让我给你们当‘钥匙’,打开某个遗迹的宝藏大门?”

        侯赛雷恍然:“不过我显然不是暴风城的原住民,不同的‘钥匙’也能打开同一座‘宝藏’的大门么?”

        “这个说起来就有点复杂了,以后去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历史上,不是没有识时务的费尔瓦伦原生种族,在战败后选择融入了我们这些‘入侵者’。”

        考兰特显然不想现在就多提及他们要去的那座遗迹,岔开话题道:“同源族群之间互相通婚繁衍到现在,其实已经说不清谁是入侵者的后代,而谁是原生种族的后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