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148章 冒蓝火的加特林

第148章 冒蓝火的加特林

        从背后的大号箭囊里,抓出一把箭矢来搭在了弓弦上。

        侯赛雷全力往箭矢中,灌注了箭矢本身材质能够承载的最大单位的战气。

        “锵!”的一声射出后,五支箭矢化作五道微微泛着白芒的流光,箭杆在空中就承受不住“嘭!”的一下炸裂成了破碎的木渣,而灌注在内的战气则化作无数道流矢,噗噗噗的没入了潮涌的豺獾群中,炸翻了一片雪地!

        “卧槽!”

        周围的玩家集体发出了一声发自肺腑,字正腔圆的感叹。

        因为不需要进行精确的心眼锁定,所以侯赛雷的精力更多的用在了分裂战气梭上,以1点战气为一个单位分裂出了尽可能多的战气梭来形成覆盖打击。

        可惜的是,因为箭矢的木质箭杆能够承载的战气量有限,一箭能分裂出30矢就已经是极限了,而且还必须在濒临崩溃之前立刻射出,射程也十分有限,所以只能算是近程aoe杀伤。

        即便如此,一箭清空十米方圆范围内豺獾的场面,还是惊吓到了不具备这种手段的玩家们。

        证明这种手段有效,侯赛雷也就放手展开了多重速射,尽情的倾泻着战气攻击。

        在方圆几十米的攻击范围内,炸开了一个又一个的雪坑,掀翻了一群又一群的豺獾。

        “哎哟!箭箭箭!快送箭矢过来!”

        看傻了眼的酋长,被一只窜到他脚下的豺獾咬了一口才回过神来。

        看到侯赛雷携带的箭囊中的箭矢不断被消耗,连忙冲负责后勤的玩家大吼。

        但实际上,侯赛雷的箭矢消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因为要灌注战气,射击频率也不高。

        一囊200支箭矢,足够他将自身3480点的战气量消耗殆尽还有剩余了。

        战气洗地爽是爽,可大量的战气消耗也罕见的让侯赛雷感觉到了疲劳。

        毕竟战气消耗是从细胞之中榨取能量,跟肌肉疲劳产生的劳累感还不一样。

        简单点来说,就是侯赛雷耗尽战气后,莫名的觉得自己很“虚”,提不起力气来!

        好在,他恢复速度是常人的240%,常人耗尽战气后需要休息一个小时左右才能恢复,他却只需要25分钟就能恢复过来了。

        但是将近半个小时的恢复时间,在高烈度的战斗中显然无法支持整场战斗。

        这也是为什么绝大多数掌握了战气的战职者,都仅仅只是将战气当作杀手锏使用,而不是上手就开大招的原因。

        像侯赛雷这样,把aoe攻击当成平a来用的,还真没见过。

        但侯赛雷是谁?他是挂哔!

        自身在消耗战气的同时,肌体细胞也在不断产生战气。

        同时胃袋颊囊里储存的食物,也在迅速被消化并转化成营养补充给细胞。

        所以,2.32点/秒的战气恢复速度,以侯赛雷平均6秒消耗150点战气的频率。

        在他耗空自身战气之前会恢复323点战气,还能再来两波战气箭雨。

        同时平时胡吃海塞积攒下来的庞大生物能在这时也派上了用处,被迅速转化成了战气取代了细胞能量的消耗。

        喜出望外的侯赛雷不再萃取细胞之中的生物能,而是直接用通过“食补”积攒下来的生物能,作为转化战气的消耗。

        他不知道其他领悟了战气的战职者能不能这样,可拥有“蓄能”能力的他这样一来等于是“战气无限”了!

        察觉到这一点的侯赛雷,那还精确计算战气的恢复速度和生物能消耗干什么?挥霍就完事了!

        原本因为战气耗尽而停顿了下来的箭雨,仅仅只是停歇了片刻就再度肆虐了起来。

        甚至不再进行精确灌注,而是能灌多少就灌多少,箭矢仅仅只是作为承载战气的载体,几乎离弦就炸!

        忙着帮侯赛雷运输箭矢的酋长他们,看着侯赛雷手中不断“喷射”出万千光矢的战弓,都特么惊呆了!

        大伙用的都是冷兵器,咋到了你这怎么就变成了冒蓝火的加特林呢?

        随着侯赛雷不计消耗的一阵“狂喷”,潮涌的豺獾群也逐渐减少,大部分涌入了枯骨堡的两道城墙之内疯狂肆虐着。

        毕竟豺獾群的数量是有限的,粗略估计这一波豺獾潮的规模在七八万只左右,应该已经是附近地区能够集结起来的所有雪地豺獾了。

        以枯骨堡内聚集的四五万名玩家人口,平均一个人干掉一到两只,很快就围追堵截的将其消灭殆尽,一时间城内城外那叫一个尸横遍野。

        特别是侯赛雷他们负责阻拦的那一段城墙附近,简直就是尸积如山!

        豺獾尸体几乎快将城墙外,与雪层之间近十米深、四五米宽的冰雪壕沟填平了!

        枯骨堡迎接的第一波兽潮,就这样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十分迅速,前后不过数个小时就落下了帷幕。

        这一战打的倒不算凶险,但是却格外的惨烈。

        战死的玩家虽然不多,可是好几万人却几乎是人人带伤。

        不少倒霉鬼被一群豺獾围着,浑身上下都被啃的稀烂,也不知道有没有狂犬病,那叫一个凄惨。

        可因为枯骨堡的医疗条件有限,大家也顾不上狂犬病不狂犬病的了。

        草草用止血药膏和绷带包扎了一下伤口就投入了工作之中,枯骨堡内外还有七八万只豺獾的尸体等着他们去处理呢。

        雪地豺獾这小东西别看没什么肉,可它的一身厚绒皮毛却是御寒的顶级材料,而且炼制出来的豺獾油脂更是治疗冻伤冻疮的上佳药材。

        由于这东西平时不集群,顶多也就是三五只一起活动,所以捕捉起来很困难。

        以至于豺獾产品的价格,在“不法之地”这冻寒地带那是相当的高昂,小小的一只加工好之后足以卖出十几枚金币,差不多相当于一头牛了。

        豺獾的食谱主要是昆虫、根茎,以及田鼠、蛤蟆、蛇之类比自己体型小的动物,当然能从猎食者吃饱后残留下的尸骨上,舔几根肉丝什么的它们也不介意。

        在雪地里冻了十几天之后,根本寻找不到食物的它们估计是饿疯了,才会集结起来对附近地区唯一充满人气的枯骨堡发起了死亡冲锋。

        所以枯骨堡突然受到这么大一群雪地豺獾的袭击,也不知道应该算是倒霉还是幸运,这可是送上门来的上百万枚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