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132章 狂化+狂暴,就问还有谁?

第132章 狂化+狂暴,就问还有谁?

        战职者战斗专长中的[顺势斩]。

        严格来说并不是一种剑式技能,而是一种运用武器势能的精妙技巧。

        可以让战士在战斗中趁敌人动作失衡,无法进行防御或格挡时顺势打出额外攻击。

        所谓的“战斗”,不可能只有一方进攻,而另一方傻傻的站着挨打。

        所以“战斗”必然是在“攻击、格挡、招架、反击”,你来我往的对攻状态下进行的。

        而[顺势斩]的作用,就是在一次进攻的机会中,额外打出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攻击的进攻技巧。

        说实话,这种技巧侯赛雷运用的还不算熟练,也多亏使用的目标是只会直来直去的野猪,但凡对手懂点格挡和招架技巧,他的[顺势斩]还真不一定能够成功。

        “嗷吼!”

        瓦解了凶暴野猪群的一次集群冲锋,也打出了手感的侯赛雷亢奋的冲堪堪才止住冲锋的脚步,转过身来的凶暴野猪们发出了一声挑衅的咆哮。

        在激怒了凶暴野猪们的同时,还主动的向凶暴野猪们发起了反冲锋!

        看的建筑废墟顶上目睹了整个战斗过程的花蛇和干豆腐直接一个好家伙。

        全程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在凶暴野猪群中,纵横来去的抡着巨木棒疯狂殴打这些皮糙肉厚的大块头。

        浑身战气蒸腾的侯赛雷已经杀疯了!

        特训三个月所学的各种进阶战斗技能,在这一场和凶暴野猪的战斗中被逐渐融会贯通。

        凶暴野猪的“凶猛”,是一种和狂战士的“狂化”能力类似的特性。

        让它们在战斗中能够无视疼痛和伤患,始终保持最旺盛的攻击性和强大的攻击力。

        但再凶猛它们也只是一头野猪,除了冲锋抵撞和獠牙顶刺之外,缺乏有效攻击能力的它们,在面对要论凶还真没怕过谁的侯赛雷的时候,简直就跟碰到了天敌一样!

        凶暴野猪冲锋起来的速度快?

        侯赛雷表示我跑起来自己都刹不住车!

        我比你灵活,我还会跳,我还会翻跟头,我还会飞檐走壁!诶嘿!

        凶暴野猪的力量大?

        侯赛雷表示不是我小瞧你们,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

        凶暴野猪的力量属性,在六耳的侦测中只有27点,而侯赛雷的原始力量属性虽然只有25点,可是在[天生蛮力]的加持下却能拥有双倍的快乐!

        要不是凶暴野猪的数量太多,单挑比力气他还真不怕这些大块头,顶牛顶你个跟头信不信?

        至于说凶暴野猪的体质强?

        呃,27-vs-20,这一点侯赛雷还真输了。

        可问题是,只有你凶猛吗?老子也会狂化啊!

        侯赛雷“嗷~!”的一声就狂化了,体质+4、力量+4、士气+2,有木有?

        红着眼珠子抡起巨木棒跟打架子鼓一样,把凶暴野猪们身上的皮都给锤松了!

        就这样还不死?

        在狂化中已经现出了原型的侯赛雷,“嗷嗷~!”两声直接进入了二次狂暴状态,体质+6、力量+6、士气+3!

        并且体型迅速膨胀增殖,化为一尊堪比银背大猩猩的魁梧巨猿,浑身的金毛和银鬃炸起,一股如同远古巨兽般爆烈的凶煞之气四下散溢,震慑的凶暴野猪也不禁为之胆怯,本能的嚎叫着开始后退!

        陷入狂暴的侯赛雷,理智在崩溃边缘游走。

        他单手抓住了一头凶暴野猪的獠牙将其掀翻在地,上前摁住了抡圆巨木棒就是一通爆锤啊。

        愣是把原本一身泥盔的凶暴野猪身上都给锤冒烟了,凝固的泥盔片片碎裂,然后在锤击下化作糜粉,灰尘四散升腾!

        杀猪一样的凄厉嚎叫中,被侯赛雷摁住爆锤的凶暴野猪,拼命的蹬动着蹄子试图挣脱。

        可怎么也无法挣脱他的钳制,在擂鼓一般的嘭嘭声中声息渐渐衰弱,最终口鼻眼耳中流淌着鲜血,四肢神经质的抽搐着没了动静。

        “呼嘎~呼嘎~”

        剧烈喘着气的侯赛雷,满是锋利獠牙和猩红牙龈的血盆大口之中,在不法之地寒冷的气温下喷出一股股高温的蒸汽,这是他浑身热血沸腾所造成的高温散溢现象。

        缓缓起身的他拖着巨木棒,走到挨了一闷棍后至今没有反应的凶暴野猪首领,躺在建筑废墟墙根下硕大的身躯旁,跳起来抡圆了巨木棒就是一记狠砸,愣是像拍皮球一样把凶暴野猪首领砸的弹了起来!

        “嗷吼!!!”

        侯赛雷一脚踩着凶暴野猪首领硕大的头颅,仰天放声咆哮:“就问还塔玛有谁?”

        幸存的凶暴野猪们,缩在各处建筑废墟的角落里,将硕大的脑袋拱在破砖烂瓦里低声哀嚎着。

        而那些普通的寒地野猪,干脆在侯赛雷荒蛮凶兽一般的恐怖气息下被吓得是屎尿齐流,四条腿跟弹琵琶一样哆嗦着,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建筑废墟顶上的花蛇和干豆腐,看完整场如同金刚大战哥斯拉一般的怪兽决斗,被吓的是搂在一起瑟瑟发抖,这塔玛谁敢吱声啊?

        好一会儿,顾盼披靡之下百兽无声的侯赛雷,才在[战斗呼吸]的调节下缓缓恢复冷静。

        魁梧的身型渐渐缩小退出了狂暴状态,然后身躯微微摇晃了一下,步履有些蹒跚的开始检查那些被他打倒的凶暴野猪。

        十几头凶暴野猪中,一头被他把眼珠子都砸爆了,颅骨碎裂死的不能再死了,还有腿被砸断的、猪肋排粉碎性骨折的。

        而剩下的即便没有明显的外伤,也四肢无力的瘫在废墟之中瑟瑟发抖不敢动弹,唯独凶暴野猪首领既没死又没有反应。

        侯赛雷上前踹了它两脚,又扒拉了几下它的耳朵,却见这货冒着血光的眼珠子爆凸,舌头耷拉在外,鼻孔里潺潺的流着鼻血……这是脑震荡了?

        刚刚那一记闷棍,打的好像是狠了点,侯赛雷几乎把吃莽莽的劲都使出来了,也难怪凶暴野猪首领会是这副德行了,没死就算不错了。

        杵着巨木棒稳住摇晃的身体,侯赛雷冲建筑废墟上的花蛇他们招手,让他们下来善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