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101章 活活侧漏漏死!

第101章 活活侧漏漏死!

        另外,寒地野猪的厚皮革,可是制造重型铠甲的重要材料。

        一张完整的寒地野猪皮革,在佣兵公会挂出的收购价格甚至都开到了50枚金币一张,这比只能制造轻甲和革甲的荒原狼皮都贵出了五倍。

        而且这还只是官方的收购价,如果有皮革店或装备店急需寒地野猪的皮革材料,恐怕价格还会进一步向上浮动。

        要不是有这些额外盈利和隐形好处,谁会愿意为了区区300枚金币,冒着生命危险去猎杀寒地野猪这种危险生物?

        “锵!”

        一声弓弦炸响,一支重矢呼啸着没入了寒地野猪头领的眼眶!

        激起了一蓬血花的同时,也引起了野猪头领凄厉的哀嚎和在疼痛下剧烈的甩头动作。

        一箭精准命中野猪头领要害的侯赛雷不由吃了一惊!

        为了猎杀这些皮革厚实,防御极高的寒地野猪,酋长可是特地去帮他定制了一批重型三菱破甲箭。

        普通的箭矢,只需要1枚金币就能买到20支一筒。

        可这种箭头加重的三棱破甲箭一支就价值1枚金币,作为消耗品来说已经算是相当的昂贵了。

        准确的说,在暴风城只要是跟金属有关,以及跟需要精密加工挂钩的产品,价格都不会太便宜。

        不过贵有贵的道理。

        普通的箭矢可没办法威胁到这些皮糙肉厚的寒地野猪,也许一箭下去连它们覆盖着泥浆和松脂的皮毛都射不穿。

        可重型三菱破甲箭贵虽然贵了一些,但是威力也同样暴增。

        尖锐的三棱状箭头上的血槽和倒钩,足以起到破甲和流血的效果。

        没想到使用破甲箭,居然都无法一箭射死它的侯赛雷,惊叹了一下寒地野猪顽强的生命力后也没有停下来。

        只是将弓弦拉的更满了一些,将夹在指缝里的五支箭矢,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珠的射出,噗噗有声的接连命中它脑袋上的各处要害。

        眼睛被射瞎一只的野猪头领,虽然刹那间身上就被钉上了四五支箭矢,但因为它拼命摇晃脑袋的激烈动作,导致其它的箭矢没能再命中它的另外一只猪眼,还被它发现了躲在树上偷袭自己的侯赛雷。

        野猪头领发狂的嚎叫了一声,带着幸存的十几头寒地野猪,对侯赛雷藏身的树木发起了死亡冲锋!

        “嘭!”的一声闷响,树干猛然一震,树叶如雨飘落。

        身体随着树枝一晃的侯赛雷不得不放弃了射击,伸手扶住树干稳住身体免得掉下去,低头一看直呼好家伙!

        这一片小树林,都是塞萨尔农场对平原上的土地,进行破坏性砍伐、开垦之后,重新生长起来的新生木。

        只有二三十年树龄的树木,最粗的也只有一尺粗细,幸亏寒带地区的林木生长缓慢,木质还算坚硬。

        一脑袋撞在树身上的野猪头领,粗短的獠牙直接豁开了树皮,在树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槽!

        估计野猪头领一脑袋也把自己给撞懵哔了,蛮性大发的短距离冲撞了几次,发现撞不断树木后,它居然发狠的一口就啃了上去!

        就听见“咵嚓!”一声,坚硬的树身居然被它像啃甘蔗一样,一口啃出个缺口来!

        众所周知,野猪是不会上树的,只要它们撞不断树木,理论上躲在树上应该是安全的。

        可现在发现野猪除了傻乎乎的撞树之外,居然还会这一招将敌人逼下来,树上的侯赛雷表示:野猪会啃树肿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居高临下的侯赛雷也不慌张,箭雨如蝗之下专挑野猪们的脖子下手!

        几乎是垂直落下的箭矢,将下方的野猪群射的跟豪猪一样,三棱箭矢预留的血槽扎进猪脖子后,跟往饮料瓶里扎了根吸管一样嗞嗞飙血。

        疼痛难耐的野猪们,又攻击不到躲在树上偷袭的家伙,只能是无能狂怒的狂啃树身,很快就让侯赛雷藏身的大树在吱吱嘎嘎声中开始倾斜。

        侯赛雷很是淡定的将复合战弓挂在了脖子上,然后一伸手拽住一根树枝,施施然的荡啊荡啊,落到另外一棵大树上!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嘿!爷会爬树!

        甚至连身上的箭矢射完了,侯赛雷也只是随手摘下箭筒抛弃。

        然后从树杈上摘下提前挂在这里的备用箭筒背好,摘下弓箭继续射击。

        就这样,在一阵阵大树轰隆倾倒的轰鸣声中,寒地野猪们的哀嚎此起彼伏,不大多会的功夫就只剩下低沉的哼哼声。

        随着侯赛雷掐指放入嘴中一个响亮的唿哨,很快大群藏在周围树上的玩家们就溜了下来,然后开始拎着长矛和钩刀给半死不活的野猪们补刀。

        说实话,这一批次引来的二三十头寒地野猪,没有一只是被直接击杀的。

        基本上都是被捕兽夹和陷阱给坑了失去行动能力,或是被侯赛雷用箭矢慢慢放血,活活侧漏漏死的。

        最惨的就是那头野猪头领了,除了眼眶里一支已经折断的箭矢之外,脖子上跟炸毛一样少说插了二三十支箭矢!

        没办法,谁叫侯赛雷的[速射]技能点到了高级,抓一把箭矢嗖嗖嗖就是一个五连射,在不指望破甲箭能够一击必杀的情况下,自然也只能以量取胜了。

        失血过多倒在地上的野猪们实际上还未咽气,不知道从那冒出来的来福狞笑着抡起食人魔黑铁桦巨木棒,挨个照脑门就是一棒槌,砸的它们是脑花四溅。

        那些断腿的、被挂起来的,也都一并如此处理,就连掉进陷坑里的,都被玩家们用长矛活活戳死后,再齐心合力用钩刀拽上来,放到藏起来的马车上迅速运走。

        几十号人飞快的打扫现场,泼洒泥土掩埋血迹,重新布置捕兽夹和钢索套绳,恢复陷坑的伪装,然后再度上树的上树,躲藏的躲藏,眨眼便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骑着马在小树林附近亡命狂奔的花蛇,看到小树林边缘挂起了一面显眼的白布,立刻一扯缰绳就往小树林里冲,身后跟着的是呼啦啦好几十头,被他们十几名斥候接力遛了半天的寒地野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