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099章 危险的寒地野猪

第099章 危险的寒地野猪

        没人狩猎寒地野猪,几乎没有天敌的它们数量就得不到控制。

        恶性循环之下跟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都已经成为了暴风城附近地区的一害。

        不管是什么生物,只要是数量一多胆子都大,更别提是寒地野猪这种原本就傻大胆的肉坦克了。

        可以说,就没有什么东西是这些凶残的家伙不敢袭击的,发起狠来甚至连暴风城它们都敢冲一冲。

        泛滥成灾的寒地野猪,让暴风城里几大统治势力也极为头疼。

        因为不管它们吧,这玩意草根、树皮、昆虫、小动物几乎什么都吃,吃起来还没够。

        一旦作物成熟了,受到食物吸引的野猪群就成群结队跟赶大集一样,冲进农场连吃带嚼不说连根都给你撅了,这样一来就会对十分依赖周边农牧场资源供应的暴风城造成极大的威胁。

        可管它们吧,即便在佣兵公会发布了清剿任务,也没有多少中小型佣兵团愿意接这种危险性高,佣金又低的任务。

        除非是提高悬赏,可一头野猪又能值多少钱?

        平原地带赶之不尽杀之不绝的野猪群又得花多少钱?

        或者由黄金级或白银级的大型佣兵团,倾巢而出的展开围剿,否则根本无法解决这些祸害。

        但黄金级、白银级的大型佣兵团出动,开拔费用那又是一笔天文数字,佣兵可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主,这些钱又该由谁负责?

        所以最后,暴风城内的那些大佬们,只能放任这些寒地野猪在暴风城四周嚣张肆虐。

        等到了作物成熟的收割季节,就让名下的农牧场自行出资,雇佣那些中小型佣兵团保护作物。

        也不指望能彻底消灭它们,只要能在一定程度上驱赶它们不靠近农场,熬到作物成熟收割将损失降到最低就好。

        反正到了最后,这些额外费用都会附加到作物的生产成本里,从而转嫁到整个暴风城内的消费群体身上去。

        这就是没有一个统一政权,遇到问题只考虑自身利益得失,统治阶层的几大势力之间互相推诿责任的坏处了。

        塞萨尔农场附近出没的这群寒地野猪,数量大概在一百多头左右,其中有近三分之一的幼崽,剩下的都是成年野猪。

        根据斥候们的侦查,这些成年寒地野猪的生命力,平均都在2000/2000左右,实打实的肉坦生物。

        天生防御超过50、奔跑速度超过40尺/秒,冲撞造成的基础伤害1-72,综合战力评估等级大概在2阶左右。

        但是由于集群行动的它们冲撞力太强,奔跑速度又快,防御太高很难杀死,所以危险性估计还要更高一些。

        所以即便是侯赛雷和来福,正面硬杠这些寒地野猪估计都扛不住,只能另想办法。

        塞萨尔农场位于平原地带,当初为了建设农场又将附近的植物砍伐一空,周围什么遮挡都没有。

        由于农作物都是种植在平原上的,周围只圈起了简陋的单薄的篱笆,农场的生活区又位于大片大片种植区的核心地带。

        所以玩家们不能将野猪直接引到农场的居住区,利用保护农场工的圆木围墙的遮挡来猎杀它们,以避免发狂的寒地野猪报复性的破坏生活区附近的作物。

        这就给猎杀带来了极大的难度,最后只能在距离农场一定距离的一片小树林中,布置下了大量的陷阱和陷坑,然后派斥候们骑着马去吸引这群寒地野猪上钩。

        上百人分散成了七八支,由1阶职业者带领的标准四人组猎杀小队。

        以及一支由酋长亲自率领的,由五十多名玩家组成的接应队伍,预防在猎杀出现意外的时候,掩护主力人员撤退。

        主力猎杀小队中,又以侯赛雷、来福、花蛇和干豆腐四人组成的小队为核心。

        其他小队主要负责吸引和分散野猪群,尽可能为核心击杀小队分散火力、减轻压力。

        侯赛雷手里抓着紫杉复合战弓,独自蹲在一颗树木的枝桠上,周围是几百棵半粗不粗的树木组成的稀稀拉拉小树林。

        这些新生林木之间的间距并不密集,但伸展的树冠却交织在一起,万一藏身的树木不小心被围,还能方便他及时转移。

        为了方便在树上战斗,侯赛雷还特地把活页钢甲全身铠的金属战靴给脱了,跟手掌一样灵活的脚掌紧紧抓住树干,足以让他在树枝上如履平地。

        一边放开感知感应着外界的情况,侯赛雷一边能够感受到自己这具躯体,回到森林环境之中后本能产生的兴奋感。

        这是“恐骇直立猿”躯体的[特殊状态]中,“偏好地形(森林+5)”的特性生效了,在森林的环境下他无论是灵活性还是敏捷属性都能得到一定的增幅。

        这种状态让他有些血脉贲张的亢奋,莫名有种想在树枝间摇摆晃荡,扯开嗓子放声嚎叫的冲动。

        好在侯赛雷并不是只受本能驱使的野生动物,还能理智的按捺住身体的野性本能,静静的蹲在枝桠上等待着斥候队将寒地野猪引过来。

        旁边不远的一颗树上,干豆腐骑在一根最粗的枝桠上,由于担心战斗的时候不小心掉下去,身上背着一只包裹的他紧张兮兮的搂着树身,还特地用绳子将自己在树干上捆了几圈,看的侯赛雷有点想笑。

        两人并没有等待太久,早在他们进入小树林开始做准备的时候,花蛇就已经带着斥候队去吸引野猪群了。

        通过游走接力的方式不断骚扰野猪群,让集群冲锋的它们尽可能的分散开来,形成批次逐渐往小树林的位置引诱。

        听到小树林外传来人喊马嘶和野猪尖锐凄厉的嚎叫声,侯赛雷默默的从背后的箭筒里抽出了一把箭矢夹在了指缝里,虚搭弓弦等待着猎物进入攻击范围。

        新生的林地间很空旷,并没有太多的荆棘和灌木,只有丛生的杂草覆盖着地面,正好适合这场埋伏战。

        花蛇伏在一匹马的背上,略有些狼狈的拼命挥舞鞭子猛抽马屁股,刺激这匹品质算不上太好的倒霉坐骑跑的更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