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097章 原来我根本就不会战斗-2

第097章 原来我根本就不会战斗-2

        就拿最基础的[重击]来说。

        这种蓄力攻击能够在战斗中发挥出双倍的伤害来。

        可能有人会疑惑,所谓的“重击”不就是憋足了劲,玩命的朝敌人打过去就完事了么?

        虽然概念上没错,但问题是如何蓄力?什么时候蓄力?蓄力后什么时候释放?

        侯赛雷仗着自身的天生蛮力,在战斗中的确能够比一般人发挥出更强的力量。

        但那也只是他自身的蛮力,而不是使用了[重击]技巧的攻击,仅仅是造成的伤害相当于一般人发挥出的[重击]而已。

        例如他的50点力量属性,在战斗中就真的将自身这50点力量,完全的发挥出来了么?

        即便是刻意的积蓄力量发起攻击,可他真的能将50点力量发挥出100点伤害的威力来么?

        简单来说,所谓的[重击],实际上就是对自身肌肉、骨骼、关节所能产生的力量,以及对自身姿势、攻击角度、战斗技巧、输出时机的综合运用,才能在战斗中将破坏力最大化的释放出来。

        只有掌握了这些,侯赛雷才能在战斗中主动的寻找机会,在恰当的时机释放出蓄力攻击来。

        而不是只有在恰巧碰到了蓄力机会的时候,才像瞎猫碰到死耗子一样被动的打出[重击]的双倍伤害来。

        还有所谓的[闪避]和[防御]。

        侯赛雷之前在战斗之中使用的,只能叫“躲闪”和“硬抗”。

        面对敌人的攻击,侯赛雷仗着自己反应快、敏捷高能躲就躲,不能躲就仗着自己体质高、承受力强硬抗。

        特别是在装备了盔甲之后,他在战斗中对一些威胁不大的攻击甚至连躲都懒得躲了,这显然不是一个真正的战士会做的选择。

        面对敌人的攻击,不应该是不会受伤就不躲,而是实在躲不过去了才想办法防御,实在防不住了才想办法承受伤害、缓冲伤害,而这些他都得从头开始学。

        考兰特副会长的指点,就像是给侯赛雷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

        对战斗也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不禁感叹:原来我根本就不会战斗!

        很可惜的是,短短半个月的时间。

        哪怕侯赛雷疯狂的燃烧魂能,增幅自身对各种战斗技巧的理解。

        也无法将考兰特副会长综合性讲解和演示过一遍的各种战斗技巧完全掌握,只能先记下来然后在实战中慢慢领悟了。

        教学状态下的考兰特副会长,可不会跟身上穿着重型铠甲的侯赛雷客气,都是直接上手在他身上进行演示,让他亲身体会其中的巧妙。

        以至于半个月下来,侯赛雷那叫一个痛并快乐着。

        觉得自己好像被考兰特副会长,硬生生的打胖了好几圈,全身都是肿的!

        这还是隔着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分散、卸除受力的活页甲片,用不致命的木制器械所造成的伤害。

        要是换了真家伙而他又没穿甲胄,考兰特副会长全力出手之下,侯赛雷觉得自己的头七估计都已经过完了。

        像个武痴一样,脑海里不断演练着各种战斗技巧,双手还神经质的不断比比划划的侯赛雷,浑浑噩噩之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抵达任务地点的。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一圈人都躲得远远的,而灰头土脸的酋长正怒气冲冲看着自己。

        侯赛雷不由得一愣,冒出一句:“泥鳅虾?”

        酋长差点没回他一句“瞅你咋地?”,然后扑上来跟他拼命!

        因为已经抵达了任务地点,酋长喊了两只眼睛直勾勾的,两只胳膊在空中也不知道跟谁较劲的侯赛雷好几嗓子,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酋长就伸手想拍拍他的肩膀,结果没想到他顺手掐住酋长的手腕子就是一个[擒反],脚下一个[扫跘]把酋长踢的身体倾斜腾空,然后提着他的腰带就准备往地上掼一个倒栽葱!

        好在旁边的花蛇反应快,大惊失色之下飞快的拉了一把才让酋长勉强脸着地,要不然脑袋就直接缩到胸腔里去了。

        可酋长是没事了,侯赛雷顺手就把毫无防备的花蛇给捞到了怀里,差点没一个“怀中抱妹杀”把他肋巴骨全都勒断!

        幸亏人家花蛇也是练过的,发现不对抬腿用膝盖顶住了侯赛雷胸口的铠甲,然后上半身猛的向后一倒抽身挣脱了出去,这才没出现非战斗减员。

        侯赛雷那叫一个尴尬,他刚刚正琢磨[拌摔]和[擒抱]技巧来着,对发生的事情完全没印象啊!?

        大概也知道他是怎么回事的酋长,没好气的拍了拍一脸的土,招呼大家准备开工了。

        然后走过去,准备叫另外一个愣住的家伙,可走了两步他脚步不由得一顿,想了想还是从地上捡了个土块扔过去,把正在[冥想]的干豆腐砸的“哎哟!”一声掉下马车!

        “什么情况?”

        捂着脑袋走过来的干豆腐,一脸懵哔的问:“拿石头砸我干什么?”

        侯赛雷眨巴了下眼睛,无辜的耸了耸肩。

        花蛇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们俩的肩膀,也忙活去了。

        干豆腐的情况跟侯赛雷差不多。

        同样是野路子出身的他,在施法者公会也补了半个月的基础。

        但跟身体受累的侯赛雷不一样的是。

        他不但需要阅读堆积如山的法术资料,还得背诵各种法术咒言和施法手势。

        以至于弄的干豆腐跟神经病一样,嘴里整天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在叨咕着些什么。

        侯赛雷也拍了拍同病相怜的干豆腐肩膀。

        跟战职者只需要购买一套武器和防具,就能形成一定的战斗力。

        顶多也就是需要学习战斗技能,不断磨炼自己的肉体不同,施法者这个职业费脑子不说,还忒烧钱!

        借阅施法者公会的图书馆里那些,施法者前辈留下来的珍贵资料和法术笔记,可是需要花费大量金钱的。

        而且学习法术,跟搞科学研究一样,不但科目众多、分类庞杂,还需要亲自进行各种试验来研究法术原理,验证自己塑造的法术模型是否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