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010章 林中死战-2

第010章 林中死战-2

        面对海盗游荡者反手向自己咽喉挥砍过来的匕首。

        猴子心中不禁闪过了一丝绝望,这特么临到死都没弄明白。

        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穿越,而且还莫名其妙变成了一只失忆猴子的?

        而且,他为什么脑子一热就冲出来了?

        要死,要死……

        “晕……”

        一个声音突兀的从一旁响起:“晕眩术!”

        可海盗游荡者理都不理的,继续向猴子挥砍了过来。

        但就在要命中他咽喉的刹那,海盗游荡者的身躯却古怪的踉跄了一下,差点左脚绊右脚的跌倒!

        “嗷吼!”

        抓住了这个机会的猴子飞快的抬起左手,抓住了海盗游荡者挥舞到自己面前的手腕,怒吼一声将只剩下三寸长的匕首向对方的肘窝猛扎了下去!

        这一下与其说是扎,不如说是砸!

        虽然只剩下了三寸长的平滑断刃,但是在猴子惊人的怪力之下居然硬生生的砸了进去,直接捅断了海盗游荡者的手肘骨骼!

        海盗游荡者的惨叫声中,他的手臂齐肘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连身体的平衡都在猴子倾尽全力的挥臂砸落之下被打破了,不由自主的向一侧倒去。

        不敢松开对方持刀手腕的猴子顺势压了上去,嗷嗷嚎叫着挥舞拳头劈头盖脸的一通乱砸!

        “好……呕……好了!”

        “脑浆子……呕……都捶爆出来了,肯定死透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传来一个断断续续的吐槽声:“你就放过他吧!”

        可陷入疯狂状态的猴子,异常粗壮的手臂猛的一用力!

        竟然呲啦一声,将海盗游荡者持刀的手臂,从尸体上硬生生的给扯了下来。

        然后如同泄愤般,在地上胡乱摔打了一阵之后才猛的扔了出去,带着一阵呼啸旋转着没入了山林的黑暗之中。

        可狂怒之下的他,浑然没有察觉到海盗游荡者的尸体上,诡异的凝聚出一颗光芒黯淡晦涩的光团,像鬼火一样飘飘忽忽的没入了他颈部皮毛中消失不见。

        “呼哧~呼哧~”

        粗重喘息着的猴子,摇摇晃晃的走到释放完晕眩术后,再度瘫倒在树下的干豆腐身旁,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珠子,盯着他看了好一会。

        “呃~猴子?”

        “虽然我快死了,不过能不能问一句……”

        口鼻冒血的干豆腐一边咳着血,一边虚弱的开着玩笑:“你吃尸体么?”

        猴子多少有些遗憾的,看着渐渐没了声息的干豆腐。

        虽然只是一个阴差阳错的误会,但毕竟是这伙人将他从海盗手中救了出来,怎么也算是救命恩人了。

        最主要的是……你们都特么死光了,老子再上那去找穿越者啊啊啊啊?

        可就在猴子伸手,想要替干豆腐掩上眼睛,免得他死不瞑目的时候。

        瞪着死鱼眼的干豆腐,却突然大喘气的又来了一句:“等等!能不能等我死透了再咬我?我……怕疼……”

        猴子被吓的差点没一哆嗦挠他个满脸开花!

        感情这货以为他凑过来是要吃他,所以装死来着。

        开什么玩笑?

        他又不是熊,装死有用么?

        说也奇怪,在这满地血腥,旁边躺了两具尸体的环境下,他居然毫无恐惧感?

        甚至其中还有一个是他亲手虐杀掉的,可猴子却丝毫没有杀人的应激反应,这让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理解。

        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因为生理不适,而导致恶心呕吐么?

        可回头一想,好吧!

        他不是正常人,甚至连人都不是,他是只猴来着。

        可能是因为这具身躯的生理状态跟人类不同,而且猴子本来就是茹毛饮血的杂食动物。

        就像人类看到鸡鸭鱼肉的尸体,甚至是亲手杀死鸡鸭鱼不会呕吐一样,所以才没反应吧?

        严格的来说,没馋了就不错了……

        猴子在两具尸体上一阵翻找,将海盗游荡者身上那套明显比花蛇精致的皮甲,扒了下来套在自己的身上。

        别看他在山林里跑了这么远,还跟海盗游荡者厮杀了一阵,实际上全程什么都没穿,全靠有毛盖着才不算是果奔。

        虽然外表看上去像只猴子,但他身而为人的自我认知,却让他很不习惯这种光着的状态。

        海盗游荡者的装备在战斗中破损了一些,可总比他光靠一身毛的防御力高。

        在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敌人追上来的情况下,这些轻微破损的防具多少能增加点防护。

        条件有限,也由不得猴子嫌弃,随手从地上薅了两把杂草,胡乱擦拭了一下就给自己装备上了。

        一把约莫有三十厘米长的匕首、一把短小的手弩和几支短短的弩矢、皮革的匕首绑腿和武装腰带,其它不知用途的零碎物件若干……这就是他这场战斗下来的战利品了。

        零碎物品中有几只小瓶子中,是看上去很像药膏的物质,但在不明成分之下他也不敢胡乱往自己伤口上涂抹。

        只能忍着还在渗血的伤口传来的疼痛,翻找出一些应该是绷带的干净白棉布卷,打算将自己身上的伤口胡乱缠裹一下。

        “咳咳……那啥……你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猴子?”

        就在猴子手忙脚乱的替自己裹伤的时候,本来眯缝着一只眼睛装死的干豆腐。

        看到他扒拉海盗游荡者和花蛇尸体,居然只是为了扒装备而不是吃他们,不由瞪大了眼睛!

        再等他穿上装备,开始利用工具给自己包扎伤口的时候,更加惊讶的忍不住出声了。

        见猴子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灵动眼睛看着自己,干豆腐也顾不上装死了。

        艰难的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凑到他旁边上下打量,惊奇的道:“你有智慧?能不能听懂我说话?”

        “鹅……噗叫……猴叽!”

        猴子艰难的蠕动着喉咙,从迟钝的声带中挤出了一句近乎嘶吼的“话”,或者说模仿说话的音节。

        虽然发音十分古怪吐字也很模糊,但就像他能勉强理解对方话语中的含义一样,对方同样能连蒙带猜理解他的“语言”。

        “你会说话?不对!”

        干豆腐惊喜的都开始语无伦次了:“你是在学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