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001章 穿越还失忆

第001章 穿越还失忆

        “啪!”

        随着一阵天旋地转的失重感,身躯在狭窄的空间里来回碰撞,随即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

        某个暂且先称之为“ta”的生物闷哼了一声,被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从昏迷中强行唤醒。

        ta睁开眼睛茫然四顾,入眼却是一片朦胧不清的昏暗,只听到昏暗之外传来或远或近的嘶吼、怒喝和金属碰撞声,似乎有大群的人马正在附近互相厮杀。

        茫然了一阵,ta尝试着活动身体并四下摸索。

        却发现自己好像被关在一只空间狭窄,仅够佝偻半蹲的木笼里,外面还罩上了一层十分坚韧厚实的布革。

        好在布革上,也不知是之前的碰撞导致的磨损,还是本来就预留的透气孔,使得几束拇指粗的光线透了进来。

        用手指将透气孔尽可能捅大了一些,“ta”将眼睛凑在布革的窟窿上向外望去。

        不远处,一架马车像是被犀牛正面撞击了一般支离破碎,周围还飞溅着七零八落的残骸。

        一名披着一头红棕色卷曲乱发,身形格外魁梧粗壮的大汉,手中挥舞着一把沾满血迹的弧刃大刀。

        身上穿着一件仅在要害部位,镶嵌粗劣铁片的简陋半身皮甲,正带着一帮风格与他相仿的同伴,跟一群穿着打扮上明显带有水手风格的敌人战斗。

        再看四周,风格古老的街道两旁,遍布着低矮的石制建筑,满是杂乱不堪的摊贩和行人,到处流淌的污水、随处可见的垃圾和人畜粪便混杂在一起,散发出熏人欲呕的腐烂恶臭。

        在两帮人马混战所造成的骚乱中,唯恐被波及的人群惊恐尖叫着四下逃窜,浑然不顾被撞翻的各种摊位上,散发着强烈海腥味的渔获散落满地。

        这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临近海边的港口集市。

        从低矮的石制建筑屋顶望去,依稀还能看到远处密集如林的桅杆在微微起伏。

        【我为什么会被关在笼子里?】

        思维陷入混乱的“ta”使劲的摇了摇脑袋,却错愕的发现自己完全没有醒来之前的记忆!

        未知之地的海边港口集市、相对原始的简陋建筑风格、挥舞着粗劣的武器怒吼着未知语言互相打斗的人群,这种种的一切都让“ta”感觉到无比的别扭……这股浓浓的中世纪画风是怎么回事?

        【老子这是穿越了么?】

        ta不由得惊恐了起来:【还塔玛失忆了?】

        “訩俤鍆!”

        “赽點迀鋽適些嗨盜!”

        “彵們哋瑗娦僦婹唻孒!”

        外面那魁梧壮汉用某种腔调古怪,又让ta莫名有些熟悉的语言,呼喝了几句什么。

        被围攻的水手一方,人手不多但实力较强,装备也明显更加的精良齐备,反倒压制住了数倍于他们的魁梧壮汉等人。

        但魁梧壮汉的同伴,虽然看上去实力较差,可是一个个却格外的悍不畏死。

        有人在受伤濒死的情况下,甚至不惜舍弃生命纠缠敌人,来为同伴创造击杀对方的机会,利用自身的数量优势来拖垮战斗力明显比他们强大的水手一方。

        【这些人是来救我的?】

        【而那些水手是把我关在笼子里的人?】

        脑海中隐约浮现出一幅黑暗沉闷,还弥漫着腥臭味道的海船底舱的画面。

        大致上分析出目前状况的“ta”使劲的摇了摇脑袋,却无法从一片空白的脑子里挤出更多的记忆,只能继续向外张望。

        那些来救“ta”的战士,所展现出来的战斗风格极为剽悍,面对同伴的死亡没有任何的悲伤、愤怒或者憎恨。

        连那些主动牺牲自己的战士,在临死之前也丝毫没有恐惧和绝望的情绪,脸庞上甚至还带着灿烂的笑容,嘴里喷溅着血沫跟同伴互相调侃着什么。

        没有哀嚎、没有痛哭、没有垂死的挣扎,仿佛仅仅只是完成了自己所负责的任务般,将接下来的工作交给了其他同伴,然后坦然的笑着去死。

        而他们的同伴似乎也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丝毫不顾及同伴的死亡和遗留下来的尸体,越发狂暴的进攻着敌人。

        一名战士在临死之前,双手死死抓紧敌人的身体,让自己的尸体尽可能成为对方的累赘,在死后也竭尽所能的为同伴创造着优势。

        这种极度漠视生命,无论是敌人的生命,还是自己生命的淡漠态度。

        很容易给人造成强烈的恐惧感,没人愿意跟这种不怕死,甚至是主动求死的死士战斗,哪怕对方十分弱小。

        所以在击杀了三分之一的水手,而魁梧壮汉一方也只剩下了不足一半后,无论是实力还是装备精良程度,都更占优势的水手们反而先崩溃了。

        哪怕不远处已经传来了,应该是水手一方支援人员的呼喝声,死伤惨重的水手们依旧摆脱了魁梧壮汉他们的纠缠,满脸恐惧的四散逃窜了开来。

        而魁梧壮汉他们也不追赶,只是将满地尸体上的武器、防具和随身财物不分敌我的迅速洗劫一空,然后将笼子抬上一辆早就隐藏在街边杂乱摊位之间的破旧马车。

        一行人抛下满地狼藉的尸体,像一群敏捷的耗子般一哄而散,分头逃窜进了港口集市四周错综复杂的小巷之中,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马车狂奔的颠簸中,ta透过缝隙悄然观察着沿途的环境,从街道两旁各种岩石建筑那古老的风格,以及木制车轮碾压在年久失修凹凸不平的条石路上,所发出的咔哒哒声。

        基本上可以确定这里,应该是一个文明相对古老的中世纪城邦……虽然ta也不明白失忆的自己,为什么会对“中世纪”这个特定的时代概念存在着认知。

        马车在石板路上行驶了好一会儿才离开了城市范围,但是在城外坑洼不平的泥土地面上行驶了没多久就停了下来。

        笼子被魁梧壮汉从马车上粗暴的拖拽了下来,与另一名同样膀大腰圆的同伴一起抬着,迅速躲进了路边足有半人多高的茂密灌木丛,而车夫驾着马车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行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