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267章?雅丽茶-1

第267章?雅丽茶-1

        侯赛雷一边啃着巨螯,一边听着格里菲兹给他讲解,之前为什么阻止了他使用那颗“燃素螺旋丸”。

        他这个施法小白,光惦记着要把丸子搓的又大又圆,威力越大越好,可是却忽略了丸子的威力一旦释放,轻则轰塌暴风遗迹,重则直接点燃费尔瓦伦世界的大气层!

        好吧,点燃大气的说法虽然夸张了一些,那需要足够大的燃素当量。

        但在侯赛雷的“燃素螺旋丸”没有释放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威力究竟有多大。

        就像小小的原子碰撞能够形成毁灭蘑菇一样,你不把它放出来谁也不知道它能长多大。

        所以了,在两位大师级施法者千叮咛万嘱咐之下,侯赛雷暂时放弃了“燃素螺旋丸”的实验。

        至于说,他一个比蒙猿人为什么能够直接将燃素召唤到主物质位面之中来,这就触及到了两位施法者大师的知识盲区。

        就跟谁都听说过“暗物质”这种高大上的玩意,但是谁都没有亲眼见过这东西在现实世界里出现过一样。

        两位施法者大师对“惰性燃素粒子”,这种外域高能物质的了解仅停留在书面上,远远超出了以他们的层次能够研究的范围。

        如果说将“施法者学徒”看做是幼儿园大班学生,“初级施法者”看做是小学生,“中级施法者”看做是初中生。

        那他们这些6阶的“高级施法者”顶多也就算是高中生而已,距离奥秘法则永无止尽的知识尽头还有无比遥远的道路。

        按照常识来说,燃素→惰性燃素粒子→奥能→元素,能量层次逐级衰变后才能形成被施法者所运用的“法力”。

        连7阶以上的超阶大法师,才仅仅开始尝试接触“奥法能量”,这种比“元素能量”更加高能的能量,能够掌控奥能的施法者甚至会被称呼为“奥术师”,就更别提是他们这两个连奥能都没资格接触的高级施法者了。

        所以对侯赛雷能够直接召唤出燃素粒子,他们俩人根本就找不出合理的解释,就像一个数学白痴看到了一道数学猜想题一样,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还要假装自己其实看懂了那些鬼画符说的是什么,只是做不出来而已。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黑泽尔还掏出了一堆“元素法师团”的法术研究笔记,以及历代元素大法师留下的法术手札,借给侯赛雷阅读,以便于他从中学习和领悟到属于自己的施法能力。

        毕竟血脉术士的施法能力,虽然完全依靠于自身的血脉力量。

        但释放出来的法术效果,却绝大多数都是抄袭人家学院法师的研究。

        理解了其法术运转的原理后,再利用自身的血脉能力去模仿出来,属于一种山寨型的法术。

        这让格里菲兹多少有些嫉妒,他刚觉醒血脉能力的时候,如果能够获得一位高级法师的法术研究资料,得少走多少弯路啊?

        很可惜的是,这一点对侯赛雷来说好像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因为他所具备的施法能力,跟其他所有的血脉术士好像都不一样。

        而且还有他自己对法术的一套认知和理解,首先理念上就产生了冲突。

        首先,法师释放法术,是依靠调用自身体内的“法力”,去引导和操控外界空间的能量,来形成法术效果。

        例如说火球术,法师释放出来的,是用自身法力点燃外界物质,例如说空气中的氢啊、氧啊之类的可燃气体,所燃烧而成的普通火球,法师起到的只不过是一个类似于打火机的点火装置的作用。

        可侯赛雷释放出来的,却直接是从元素位面召唤出来的火元素体!

        火球和火元素体,这俩压根就不是同一种物质,虽然它们都具有燃烧和高温的特性,可其温度却天差地别。

        所以这么看来,被格里菲兹认为是“元素精灵使”的侯赛雷,与其说他是个施法者还不如说他是个“元素召唤师”!

        这职业都不相同,弄的黑泽尔和格里菲兹想指点他都不知道从哪下手,只能给他一些法术资料让他自己去研究和领悟,但他们还得盯着侯赛雷,防止他搞出什么核平法术来,心累!

        好在,以侯赛雷的性格,只要不招惹他还是很好相处的,最起码不至于听不进其他人的建议。

        在被再三阻止了研究“燃素螺旋丸”之后,他也从善如流的决定还是先从低能物质开始入手,先形成自己的施法体系再说,以后想提升威力再升级能量类型不迟,所以对两人给他的法术资料还是蛮感兴趣的。

        一边啃螃蟹,一边用油乎乎的爪子去翻黑泽尔的法术书,看的老法师嘴角直抽抽,侯赛雷突然感觉到自己身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凑过来了。

        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却是一个身材娇小纤细的女性游荡者正蹲在他身边,圆而大的明亮双眸紧盯着他手中的大块蟹肉。

        由于她脸上戴着游荡者惯用的蒙面巾,头上还戴着短斗篷的兜帽。

        所以侯赛雷一时也看不清她仔细的样貌,只觉得她兜帽阴影下的眼睛特别明亮。

        见她盯着自己手里的蟹肉,侯赛雷还以为她饿了,很是乐于分享的把被他啃了好几口的大块蟹肉递了过去:“要吃么?”

        女性游荡者居然也不嫌弃蟹肉被侯赛雷咬过,很自然的接了过去。

        拽下脸上的蒙面巾,露出挺翘却圆圆的鼻头和秀气的小嘴,张嘴就啊呜一口咬了上去,侯赛雷甚至都看见了她粉红色的小舌头和尖尖的小虎牙。

        很神奇的是,对方的身形明明那么纤细娇小,可是侯赛雷递给她的那一块足有十几斤的蟹肉,却被她小口却迅速的吃掉了,胃口居然还不小。

        “你是猿类的兽化人么?”

        女性游荡者优雅的舔了舔手指上残留的油渍,眨巴了下眼睛好奇道:“为什么我会对你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侯赛雷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鬼?

        我怎么知道你对我,为什么会有亲切的感觉?

        大家物种都不同,我劝你少想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