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256章?猴精灵?精灵猴?猴精?

第256章?猴精灵?精灵猴?猴精?

        可不等格里菲兹帮忙,火焰就又化作一团清水包裹住侯赛雷的手掌,并像一块有弹性的果冻般duang~duang~的晃悠着。

        “……”

        在众人的无语中。

        侯赛雷也想起来自己火抗超高的,再加上是自己释放出来的火焰,有什么好慌的?

        不由干笑着甩了甩手上果冻般粘稠的液体,看着它被甩出去后像面团般拉细变长,然后又有一股力道将它像溜溜球一样给拽了回来,不由疑惑道:“这就是我的施法能力?这能有什么用?”

        格里菲兹和旁观的黑泽尔这两个施法者大师,已经不想搭理这只屁都不懂的凡尔赛猴子了。

        第一次血脉溯源,唤醒了三四种血脉就算了。

        其中显性最强的精类血脉,还直接从数十上百种血脉分支里,直接溯源到了十几代之前的上古精灵种,最最最垃圾也是一个高等精灵血脉。

        “你觉醒的精类血脉,属于上古时期的高等精灵种。”

        “那个时期的高等精灵,普遍都具有极高的‘元素亲和’体质,所以你应该是继承了它们的[元素掌控]能力!”

        “血脉术士和学派法师不一样,并不需要依靠咒言和手势来引导奥能,而仅靠自身的血脉力量来释放‘类法术能力’,你的血脉力量有多强释放出来的‘法术’威力就有多大,所以更加的迅捷。”

        “但是相对的,我们血脉术士也无法像学派法师一样,只靠微量的自身法力牵引外界奥能,注入现成的术式来形成法术,所以你需要不断的锻炼自身的血脉能力,才能释放出类似法术的效果来……”

        格里菲兹强忍住已经涌到喉头的一口老槽,耐住性子解释着。

        术士老头叨叨絮絮讲解的一堆“咒言、术式、类法术能力”什么的,听的侯赛雷稀里糊涂的。

        但也能勉强理解术士的施法能力,就是用自身的血脉力量来模仿法师释放的法术,所以叫做“类法术能力”。

        他从操偶鬼那里得到的超自然能力[心灵操控]进化成了[灵能掌控],还有[精神力丝线]进化成的[精神触手],应该都属于这一类的能力。

        而法师的施法能力,则是用自身产生的微量法力作为媒介,先编写(施法手势)出法术的程序(术式)来。

        再通过言灵(咒言)召唤自然界中存在的能量(奥能),注入程序(术式)使其运作起来,就形成了法术效果。

        甚至还能够通过消耗施法材料,来增幅法术的威力和效果,或是将法术效果加持在材料上,制造出奥法装备(附魔、符纹法阵)。

        麻烦是麻烦了一点,可好处是只要具备天赋的人都能够学习,使用出来的法术种类也多种多样。

        懂了!

        侯赛雷点了点头,法师就相当于是写代码的程序员呗?

        可这跟他有个冒险的关系?他要是能看得懂那些跟鬼画符一样的符纹,还用得着唤醒什么血脉力量?

        “老头你废话了这么半天!”

        侯赛雷忍不住抱怨道:“还是没告诉我,到底该怎么释放出法术来!”

        格里菲兹差点被这蠢猴子给气死,真想把他脑壳给敲开看看里面装了坨啥?

        他都解释了半天,术士的血脉能力来自于血脉的传承,所以只能靠自己去领悟。

        毕竟每一个术士传承到的血脉能力都不一样,别人又不知道你传承到了什么血脉能力,怎么可能告诉你怎么释放自己的血脉能力?

        被术士老头喷了一脸口水的侯赛雷,反而灵光一闪的“顿悟”了,抹了把脸后兴奋的道:“也就是说,术士释放法术全靠想象力呗?”

        唤醒血脉能力后,侯赛雷就已经具备了施法能力,例如刚刚召唤出火和水来,他现在所要做的是自己去尝试塑造这些元素能量的形态和效果。

        至于对这些元素的控制能力,拥有[灵能掌控]和[精神触手]的侯赛雷反而一点都不缺!

        “塑造……控制……形态……效果……”

        侯赛雷魔怔了一般嘀嘀咕咕的在那琢磨,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回头追问了一句:“诶?你怎么知道我觉醒的精类血脉,是什么‘上古高等精灵种’的?”

        “看你这双在血脉回溯时返祖的驴耳朵也知道了!”

        格里菲兹没好气的伸手揪了揪侯赛雷的耳朵:“耳朵越长的精类生物就越古老,血脉浓度也就越高!”

        “卧槽?”

        侯赛雷震惊的伸手捂住了两只耳朵一阵摸索。

        他本来是一双藏在毛发里看不到的圆耳朵,可现在却不知道怎么长的跟兔子一样又长又尖。

        多出条长尾巴来也就算了,猴子有条尾巴到也不显得怪异,可尼玛谁见过猴子长这么长耳朵的?

        “那我现在算个啥?”

        傻眼了的侯赛雷一脸的不敢置信:“猴精灵?精灵猴?要不干脆叫猴精?”

        “只不过是部分血脉返祖而已!”

        “你本质上依然是只猴子,谁见过精灵长一身猴毛的?”

        格里菲兹不无妒忌的吐槽了两句,精类血脉可是极为罕见的天生施法者血脉。

        一般来说,人类术士即便能唤醒精类血脉,顶多也就是混血半精灵级别的“尖耳朵”,而不是纯血精类的“长耳朵”。

        也只有这些本身就是“上古种”生物的比蒙猿人,才有可能觉醒出上古种的高等精灵血脉……虽然不知道一帮比蒙猿人,是怎么跟高等精灵搞到一起去了的。

        “别忘了,精类血脉只是你的显性血脉!”

        “你其它几种半显性半隐形,甚至是隐性血脉也需要注意开发!”

        吐槽归吐槽,能够主持一个拥有如此强力血脉的血脉术士的传承仪式,格里菲兹还是觉得停自豪的。

        最起码他作为侯赛雷的“血脉唤醒者”,在术士群体的传统之中应该算是侯赛雷的“教父”一类的角色,这无形中就多了三分亲近感。

        所以格里菲兹还是尽心尽力的提醒侯赛雷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的比蒙血脉唤醒的,可能会是传说中的‘比蒙萨满’一系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