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255章?血脉传承仪式-2

第255章?血脉传承仪式-2

        这猴子所继承的血脉到底是有多强?

        一般来说血脉术士的第一次血脉溯源,能够激活和唤醒一代血脉虚影就不错了。

        他这直接爆表了不说,具现出来的血脉虚影还差点将传承法阵给撑爆,直接超屏导致无法显示了有木有?

        等到血色圆球的波动稳定下来,压根就没人能看出侯赛雷到底传承了个啥,大家全都看了个寂寞。

        而就在格里菲兹松了口气,准备结束传承仪式唤醒侯赛雷的时候,传承法阵之中再度传来了血脉波动,弄的术士老头大吃一惊:“还来?第三种血脉也开始了回溯?”

        三血脉术士?

        这特么自从有术士这种职业以来,就没听说过有这种事发生!

        这猴子的祖先,到底对其它物种都干了些什么丧心(尽)病(天)狂(良)的事情啊?

        混血也不是这个混法,你这都跨物种了!没有生殖隔离的吗啊喂?

        就算他的祖先中也出现过术士,采用血脉注入的方式获得的血统,可几种血脉混杂在一起难道不会出现排异现象吗?

        血色圆球的笼罩下,没人知道侯赛雷的第三种血脉回溯到底回溯了个啥,就连传承仪式的主持者格里菲兹也一样。

        事已至此,大家也只能等着侯赛雷的传承结束后再亲口告诉他们了。

        可好不容易等到第三种血脉回溯结束,还不等众人有所反应,传承法阵之中就再度传来了第四次血脉波动。

        大家震惊的同时,好像又觉得没什么,震啊震的就习惯了。

        只不过第四次回溯结束的很快,准确来说是刚开始出现血脉波动,仪式就结束了。

        因为传承法阵上布置的,所有用来传到法阵能量的节点宝石,全都同一时间爆碎成了粉末,法阵直接崩溃了!

        看上去第四次血脉传承似乎失败了,但三血脉术士也够吓人的了好吧?

        只听到噗嗵倒地声传来,矗立在法阵中央的侯赛雷,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砸在了地上。

        就在旁观的酋长打算上去扶的时候,围观的众人身后也传来了一片劈里啪啦倒地的声音,只见侯赛雷的那些比蒙猿人“族人”,也全都摔在了地上!

        格里菲兹为之错愕的回头一看,什么情况?传承仪式还能影响到法阵之外的其他人不成?

        好在这仅仅只是传承过程对精神的损耗太大,导致的暂时意识空白躯体失控,侯赛雷摔在地上的同时就清醒了过来,没等人扶就捂着脑袋自己爬了起来。

        “怎么样?学会什么了?”

        酋长、花蛇和干豆腐猴急的凑了上去询问着。

        侯赛雷晃了晃胀胀的脑袋,愣神了好一会之后,突然脸色古怪的摸了摸屁股,然后伸手从后腰摸了进去,掏啊掏的揪出来一根长长的……毛茸茸尾巴!

        “卧槽!”

        侯赛雷揪着在地上耷拉出去老长的金黄尾巴,冲格里菲兹怒目而视:“老头!你对我干了什么?”

        “……”

        格里菲兹一阵无语,血脉回溯会有很小的几率出现形态返祖的现象。

        例如生长出犄角、毛发的颜色产生转变,或是毛发变的旺盛之类的,导致血脉术士看上去有别于一般正常人。

        但这种几率很小,一百个血脉术士里会出现一个就不错了,通常都只是传承到了血脉的能力而已。

        但通常来说,会出现返祖现象的血脉术士,要比一般的血脉术士要强大的多,除了有些怪异之外,算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机遇。

        不仅仅是侯赛雷,因为他这个本体的关系,同样受到了传承仪式影响的六个衍体,也同样都长出了长长的尾巴,拖在地上跟裤腰带没拴好一样。

        这特么可就麻烦了,因为不习惯新多出来的器官,侯赛雷他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尾巴翘起来,只能跟死蛇一样这么虚弱无力的耷拉在屁股后面拖来拖去。

        最后只能用手拽着,要不一不小心就被走在他们身后的人给踩了,或者跟没系好的鞋带一样,自己把自己给绊倒了。

        “你就别纠结你的尾巴了!”

        “猴子长尾巴,那不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么?你之前没有尾巴我们才觉得奇怪呢!”

        酋长他们着急知道侯赛雷到底传承到了什么血脉能力,所以催促着让他演示一下。

        “呃……”

        说起传承到的能力,侯赛雷表情就有点古怪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传承到了啥?

        多重血脉的同时回溯,导致他的脑子里浮现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本能记忆,混杂在一起让他根本就搞不清楚那种能力属于那种血脉,估计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捋清。

        不过挑记忆最清楚的展示一下倒是可以的,侯赛雷抬起手掌看了一会,然后伸手对准了地面,只见他鼓气憋劲了好一会,啥都没有发生。

        “怎么回事?”

        格里菲兹作为侯赛雷的血脉唤醒者,有着引导的职责,主动出声道:“你可以先描述一下自己感觉到的能力!”

        “呃,我好像觉醒了一种跟植物有关的能力,和一种跟动物有关的能力?”

        侯赛雷挠了挠头:“俺寻思,能让地面快速长出植物来,或者能够跟动物进行沟通?”

        “自然系能力?”

        格里菲兹也有些傻眼:“这是源自精类血脉的[自然之力]?还是源自你比蒙血脉的[野性认同]?”

        侯赛雷一脸懵哔,他也分不清楚。

        “施法能力呢?”

        酋长急了,比划着:“呼啦一下召唤出火来,或者哗啦一下召唤出水来那种?”

        侯赛雷越强,意味着他们整个团队的实力的增强,他当然比侯赛雷自己还着急。

        “这个……”

        又抬起手看了看,侯赛雷努力回想着脑子里浮现的本能记忆。

        结果手掌上突然间就冒出了一团火焰,呼的一下笼罩了整个手掌!

        侯赛雷被吓的“嗷~”的一声,本能的拼命甩手,结果飞舞的火焰差点没把旁边的格里菲兹胡子给燎了。

        “着了!着了!”

        侯赛雷惊慌的把手掌伸到了格里菲兹面前,大叫:“水!水!水!来点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