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介猴不卖在线阅读 - 第250章?祖传的无产阶级战士

第250章?祖传的无产阶级战士

        要知道潜苔甲蛙的攻击力虽然不强,可巨大的撞击力和防不胜防的攻击方式,就连他们都不得不打起精神小心防范。

        可这一打量不要紧,原本没有关注过侯赛雷这枚只是作为“钥匙”存在的工具猴的大佬们,突然发现了侯赛雷身上那一身“珠光宝气”的奇物装备,特别是六枚[传世古物]级的溯月血刃和神器级的[死亡的致命之剑]存在。

        相比起来,侯赛雷那一身[亡灵圣物]都显得不算太显眼了,除了晨曦教派的大主祭安雷道尔.普卡斯特,脸色大变的死死盯着侯赛雷腰间悬挂的那只[无尽圣杯]之外。

        虽然考兰特和老耗子之前见到侯赛雷的时候,对他身上突然多出来的这些奇物装备也同样很是好奇。

        但考虑到当时还有六名侯赛雷的“族人”在场,所以不太好直接向侯赛雷询问的他们,也只能将这些稀有的奇物装备当成了,侯赛雷的“族人”从族地里给他带来的礼物。

        这么想一想的话,侯赛雷这只比蒙猿人的血脉,不仅仅有可能是上古时代“黄金比蒙”的分支,而且他个人身份搞不好还是这支比蒙猿人部族中的重要角色,例如说……比蒙酋长之子?

        这可就不由他们不重视起来了,“上古种”族群的身份在目前这个时代虽然有些尴尬。

        可一支能够从上古时代传承到现在,还依旧保存了一定规模的上古种部族,不是已经获得了人类国度的认可,就是战力剽悍到人类拿牠们没辙的存在,一旦与之交恶引发的往往就是灾难级的冲突!

        考兰特和老耗子对视了一眼,他们一时兴起找来的这枚用来唤醒祖灵的“钥匙”,当初到底是怎么被狂鲨海盗团给抓到的啊?

        也幸亏狂鲨海盗团已经被侯赛雷自己给灭了,不然一旦激发这支比蒙部族的“复仇血誓”,那搞不好又要引发一场人类国度与上古种之间的战争了。

        打定主意,这一次的遗迹探险,还是以跟牠们合作的态度来进行为好,就是一旦有什么收获就不得不分给牠们一份了。

        冒险队伍里的那些战职者职业路线的大佬,对待侯赛雷他们这帮人的态度明显亲切了起来。

        虽然对方“上古种”的身份有些尴尬,但是就像没有任何一支冒险队伍,会拒绝一名能打能抗的北地蛮族加入一样。

        更加不会有人拒绝一个比蒙成为自己的冒险伙伴,特别是牠出身于又穷又横还不会给团队惹来什么麻烦的比蒙帝国。

        “上古种”族群里,就属除了能打一无所有的“战斗种族”比蒙兽人最不值钱了。

        其牠的“上古种”族群就算混的再惨,现在沦落到被人抓捕奴役的地步,好歹也能说一句“咱祖上曾经也阔过”。

        只有比蒙兽人当初最辉煌的时候,连比蒙兽王都是光着膀子穿的兽皮裙,祖传的无产阶级战士了!

        家里没矿,自然不用担心有人惦记牠们的祖地里有宝贝,就算有也是石器、骨器之类的玩意,谁稀罕为了那些当年吃烧烤剩下的大骨棒,得罪这些战斗皮剽悍到破表,而且还蛮横到毫不讲道理的比蒙啊?

        至于说侯赛雷身上这珠光宝气的一身,估计也是牠们部族这些年下来,祖祖辈辈外出冒险攒下来的家当,一看就知道不是牠们自己部族自己的底蕴,就算想抢还真不一定打得过牠们。

        所以就算有人发现侯赛雷身上,弥漫着一股不被世人所容的亡灵气息,也没有谁会迂腐到上纲上线的去指责他,使用“邪恶”的亡灵装备。

        都是在冒险界、佣兵界混到老的老油子了,对他们来说在冒险中获得的东西只有好用不好用一说,哪有什么邪恶不邪恶的说法?

        人家比蒙祖祖辈辈都是玩骨头棒子的,用一用亡灵装备那不是专业对口理所当然么?

        就在考兰特和老耗子都这么想的时候,突然发现队伍里的晨曦大主祭安雷道尔.普卡斯特,主动的向侯赛雷走了过去,不由脸色为之一变,怎么把这个老神棍给忘了!

        要说队伍里没人会对侯赛雷使用亡灵装备有意见,唯独安雷道尔这个老神棍可能会坏事,跟这些信仰狂热的家伙讲不清楚道理啊!

        就在考兰特他们准备上去阻拦的时候,安雷道尔走到了侯赛雷的身边,先隐晦的看了一眼他扛在肩膀上的死亡神器,然后语气温和很是客气的道:“能让我看看你的酒杯么?”

        侯赛雷一愣,扭头看了看这个一身白色祭袍满脸和蔼的白胡子老头,从腰间拽下[无尽圣杯]奇怪道:“怎么?老头你也想来一杯么?”

        安雷道尔笑眯眯的接过了[无尽圣杯],捧在手里仔细的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端详了一阵,眼中禁不住的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强行按耐的矜持询问道:“我能问问,这只圣杯你是从那里得到的么?”

        “哦,这是……你想干哈?”

        本来漫不经心的侯赛雷话说了一半突然警惕了起来,狐疑的盯着安雷道尔:“你别告诉我,你跟这酒杯有缘哈?”

        “不用紧张!”

        “我不是想打听你的秘密!”

        “这只[无尽圣杯],的确跟我们晨曦教派有一些关系。”

        “但是却并非我们教派的圣器,而是曾经属于我们教派,一名神圣大骑士的私人物品,”

        安雷道尔苦笑着摆了摆手:“现在既然在你手中,自然归属于你所有,不用担心我会向你追讨!”

        “我想知道的是,这只圣杯的来历线索!”

        “因为在我们教派的历史上,曾经派出过一支圣骑士军团执行某个异端征讨任务,但是后来他们却离奇消失,彻底的失去了踪迹。”

        “我在教派的卷宗典籍上,看到过有关于这支圣骑士军团的团长,神圣大骑士斯巴拉古.圣.巴泽尔的事迹,所以才知道喜好饮酒的斯巴拉古大骑士有一只心爱的[无尽圣杯],如果没有猜错,你这只应该就是了!”

        安雷道尔向侯赛雷展示了一下[无尽圣杯]底部的一枚奇特徽记,解释道:“这是我们晨曦教派特有的‘拂晓’徽记,所以我想知道你是从那里得到的这只圣杯,也许能够找到当初那支消失的圣骑士军团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