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753章 青州鼎

第753章 青州鼎

        (ps:卡壳,卡的厉害,写了几次后面的情节都不满意,汗,先更新这么多吧,另外就是许采文的问题,看到很多读者反应不小,方向也是无奈,众口难调,以前不写这个,好多读者私下里让方向去推,写了,又有新的读者群出来反对,哎……)

        “青州鼎,这第八个九州鼎,原来是青州鼎,那么剩下的最后一个就是荆州鼎了。”

        半天后,夜色朦胧,世古田区一栋幽静的日式别墅内,周明落静静看着眼前的九州鼎之一青州鼎,心下充满了欣慰。

        第八个九州鼎,其实得来的一样极为容易,在白天把许采文送到别墅住下后,他就独自出去寻找九州鼎的下落。

        结果很快就在一片垃圾推填区的地下找到了九州鼎,因为当时垃圾堆填区人烟稀少,所以周明落没有等到夜晚动人,而是直接在大白天就潜入地底把九州鼎拿了出来。

        至此,所有九州鼎也只剩下一个荆州鼎在外。

        按说得到了第八个九州鼎,周明落来日本的目的也已经达到,根本不需要继续在这逗留了,只不过在飞机上和许采文之间发生的事,却多少让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把小妹子直接丢下不管?

        他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他们之间没有突破最后一层关系,不过自己却真是该沾的便宜都沾光了。

        那不管有没有突破最后一层关系,自己若现在直接走人,把许采文丢在东京,总是有些不妥。

        但不得不说周明落更不觉得带对方一起去拉斯维加斯是个好主意。

        那无疑更不合适。

        再带上对方,指不定会咋样呢。

        一片苦大仇深,周明落招招手,远处一直站在那里的毛利小五郎顿时屁颠颠跑了过来,“老板。”

        “她怎么样?现在在做什么?”

        下午把许采文带过来以后,周明落就是让毛利小五郎找了个日本妹子在一旁照看着,而在他离开之前,许采文都还所在屋子里发呆。

        回来之后,周明落若想知道许采文的动静,其实只需要一个重雷符放出就能尽收眼底,不过很明显,这不合适,万一窥到隐私更不好。

        “咳,许小姐在刷牙。”

        随着这话,毛利小五郎顿时古怪的一怔,眼中闪起一丝奇异的光芒,许小姐的美丽让他也惊叹的厉害,惊叹的神魂颠倒,不过那是大老板带来的女人,他自然是不敢有丝毫非分之想,不过他也没想到,那个许小姐到了之后,一等大老板离开就开始了洗刷。

        尤其是刷牙,这都是大半天里不知道第几次了。

        “额……”周明落一顿,眼中也闪出一丝古怪来,小妹子当时似乎是鼓足勇气想让拿什么初吻送给自己的,结果他倒好,送过去那样的一个吻。

        这很下流,下流的周明落自己都脸色发烧。

        这还不如不问了。

        苦大仇深的看了毛利小五郎一眼,周明落才蓦地道,“有没有什么好消遣的对方。”

        他现在的确是郁闷啊,如果可以还不如喝醉了的好,也不用想那么多,纠结那么多了,不过可惜的是周明落现在想醉都醉不了,六百多倍的体能优化之后,已经不是他有了赶超普通人六百多倍的酒量,而是已经因为身体的质变,达到了一种完全对酒精免疫的程度。

        如果说普通人喝一斤会醉,现在周明落就是喝个一两千斤白酒也会毫无障碍,最多多去几次厕所,因为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彻底对酒精免疫。

        那玩意根本再起不了丝毫作用。

        所以他才会去问毛利会有什么消遣,来东京的目的已经达到,直接走人把许采文丢在这里不大合适,不走又闲的蛋疼,停下来还会经常想起白天尴尬的一幕幕,不知道怎么处理才是最妥当的方式。

        他现在都想随便找点事做做,也好纾解下愁闷的情绪。

        一句话落地,在那边毛利小五郎一呆,而后眼中马上显出一丝激动时,周明落才又淡淡补充一句,“女人什么的风月场所就不要提了。”

        的确,想起这小子在第一次自己来东京时办的事,周明落还真不大放心。

        “嘿,老板,我明白,我明白。”毛利小五郎利索的点头,而后却也开始思索该怎么让老板欢心,女人不用提、那还提什么最合适?

        “老板,要不要给您安排一场赌局?您放心,都是豪客。”黄赌毒,大老板明显对黄无兴趣,毒也不合适,毛利小五郎直接就小心试探着开口。

        不过这话却招来周明落一个大大的白眼,他是想找些事情消遣,不是没事跑去虐待人的。

        “嘿,那老板对地下拳赛有没有兴趣?”毛利小五郎再次试探着开口,周明落则直接挥挥手,转身就走。

        好吧,他问错人了。

        地下拳赛什么的或许对于普通人很激情很热血,但对他根本就是小孩子过家家,哪有一点点吸引力了?恐怕一般人的搏击,在他眼里也只是可笑而已。

        问错人了,那就别问了,自己随便散散步什么的也好。

        而见到周明落在自己的话之后转身就走,一脸的无奈,毛利小五郎顿时一激灵,也快哭了,他无时无刻不想多巴结一下大老板,只是以前根本没有机会,现在好不容易机会摆在了眼前,他却也跟做不到,简单的给老板安排个合心的消遣节目都做不到,毛利会长才是即崩溃又后悔的紧。

        可看到周明落已经离去,毛利小五郎也只能苦着脸呆立,根本不敢再追上去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能安排什么才好。

        ………………

        “噗通~”

        清晨,灿烂的朝霞从东方升起,远离东京的富士山北麓,由东向西分布着五座庞大的湖泊,从东方倾洒的朝阳,把五座大湖倾照的水波粼粼,倒映着唯美的高山景色,让人心旷神怡。

        一道浑身湿漉漉,早已尽数被汗水侵湿的身影则像是炮弹一样从湖畔冲起,狠狠砸落湖底,而后就再无声息。

        水面下,周明落闭目感受着清凉的湖水,满心都是畅快。

        哪怕是六百多倍的体能,不借助任何工具,小半晚时间就从东京世古田区奔跑到富士山范围内,长达100多公里的持续奔跑,也让他心下的郁闷舒散的畅快淋漓。

        虽然这种行为看上去有些傻,不过心下抑郁的小周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缓解心中的尴尬之情,这一次长途奔袭,才真的让人在巨大的疲累和奔波中把所有情绪都舒散的一干二净。

        “呼~”

        水中侵泡了几分钟,周明落才蓦地浮出水面,带起一片水浪,飘在水面看向远方山峰,眼中流露着难掩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