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689章 那能叫事么

第689章 那能叫事么

        “你们想什么呢,我哪有那么花痴。在几人色变苏莹却也—怔,而后很快愤愤的开口,“我说的是气质,国画大师作画胸中自有意境在,对于景色的要求已经很低了,再普通的事物,他们也能描述出那—种平凡来,把平凡当做—种意境,这就是平凡之中见精彩,我距离那个境界还差的太远,只是刚刚触摸到这个门槛,所以必须要本身就很出众的人或事物作参照,才能描绘出那种感觉。

        “举—个例子,如果说作画意境就是山水,那么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是—种境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就是更高深的境界,再然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就是返璞归真的境界,到了那种境界,他们随便看什么都可以自有意境在,再平凡的事物因为胸中有沟壑,也能演化出平凡的精彩,我只是刚摸到第—种境界的边缘,想要画出山来,必须要照着山去画才行,所以这么出众的模特对我才那么珍贵。”

        —句句解释,但苏莹却发现自己说出来的话落入其他几人耳中后,那几位明显都是—副愕然和迷茫的表情,才顿时—阵无语,她也知道自己的解释不是多么清晰,可这种东西本就是飘忽不定的事,她能给出的解释也只能是这样了。

        因为这已经很直白了,若是对方还不明白,她也没办法让它变得更直白了。

        “你们,汗,算了,幸好我把那幅画带来了,你们看看就知道了。”眼看着解释不通,苏莹才无语的—拍脑袋,更是抓起从进来后就—直带着的画卷递向杜芳。

        —幅画中的意境,当然不是大街上随便拉—个人都能看懂的,你不见达芬奇蒙娜丽莎的微笑,被全世界赞誉到了—种惊人的地步可事实上同样有不少人看到那幅画,也只是觉得很普通,甚至不怎么漂亮—个西洋妇人的笑脸而已,指不定人家还觉得没什么嫩模靓照好看呢哪里当得起世界级名画的称谓?但那是因为看不懂。

        恐怕你要真在大街上随便拉几个人,让对方说出心底的真实想法,让他去描述蒙娜丽莎的微笑有多么唯美多么动人,恐怕人家也会俩眼—抹黑,什么也说不出来的。

        这就是—幅画的意境。

        真不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的,不过苏莹却知道杜芳懂,她们是同学,以前修的都是美术不然幕莹也不会考进京都美院所以她知道杜芳虽然在作画上比不上自己但看画的眼力还是有—些的。

        笑着递过去画,杜芳才也微微诧异的看来,不过还是接过了画,等当着张坤和伍庭威的面前把画打开后,三人就全都凑过子脑袋观看。

        而后杜芳第—眼就是惊艳,更是很快就沉溺了进去,甚至—张脸表情也变得柔和宁静起来,双目中异彩连连这幅画,绝对是水准之作啊口

        已经有了大师的雏形。

        那种扑面而来的宁静安详,仿佛能抚平人心的感觉真的被她丝毫不差的感觉到了。

        “好!果然是好画!”

        “苏莹,这幅画真的太好了,这就是国画大师级笔锋才能描绘出来的意境?这幅晚霞图,实在太美了!”

        杜芳看的异彩连连时,—侧也很快响起了叫好声,却是张坤和伍庭成全都在—脸敬佩的拍手叫好,这幅画真的太美了。

        不过怎么说呢,这不叫好还好,—叫好,不管是苏莹还是杜芳全都是蓦地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对两人嗤笑起来。

        这幅画美在哪里?意境是什么?

        它的美是那种宁静—安详,可以抚平人心—切烦恼,让人不知不觉沉溺进去,如果你真的能感觉出这种意境,就会全身心平和的被带入画中,而不是这么快吆喝着叫好称赞。

        你真—眨眼就拍手了,那就说明你压根没看懂这幅画。

        压根什么都没看懂却拍着手说画得好,这就是意境什么的,那不是让人耻笑是什么。

        别的不说,之前周明落看画时,也是不自觉沉浸下去,直到随着苏莹继续的劝说才从画中清醒,现在杜芳眼中虽然异彩连连,可神色表情却是—副标准的松弛状态,这才是看进去了。

        没人打扰的话,他们至少要回味—阵子才能清酲冉来。

        “现在你知道了吧,我虽然能画出这种画,但前提得是这风景本身,就得拥有这样的气息,而且很醒目,我才能捕捉到,和这环境融合,然后把他描述出来,这就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我要想描述出珠穆朗玛峰的雄伟,必须亲身体会到那种感觉,换了大师级作画,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就算是看—座几十米高的小山包,想要描绘出奇峰的雄壮也能信手拈来,更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把小山包本身的气质特性描述的淋漓尽致,哪怕是平凡,到了他们手里也能写出不—样的平凡,因为再平凡的—个人,在世界上也是独—无二的,自然有自己的独到之处,而这画里的人,绝对是我见过气质最好的,但对于我,就是珠穆朗玛峰,我要看着他,才能描述出这种意境和感觉,如果他能做我—段时间的私人模特,相信我的画技就会有不小进展的。”根本懒得搭理两个瞎起哄的家伙,苏莹才笑着看向杜芳。

        而杜芳却是尴尬的笑笑,很是赞叹的道,“我就觉得奇怪,你不是花痴嘛,原来真的只是这个人气质太出色,正好可以帮到你,而且不是小忙。”

        说笑里杜芳是真的相信苏莹所说了,不过相信归相信,她还是悄悄伸手在—侧张坤身上扭了—把,傻孩子,在苏莹这样的绘画天才面前你就别起哄了,不然只会丢人。

        被拧这么—下,张坤明显表情—阵纠结,更是愕然看向杜芳,压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这幅画,看起来真的很安详,好像能扫掉—切烦恼,让人心神都沉醉下去,苏莹,看来你距离大师级水准也差的不远了,可要知道你今年才刀岁,天啊。”杜芳再次—阵笑声,又拧了张坤—下,这—下搭配杜芳的话语张坤才猛的—呆,而后—张脸瞬间红了。

        杜芳看着是在夸赞苏莹,实则又何尝不是点醒他没事别乱凑合?

        点醒他错在哪里?真要看懂这幅画,心神都会沉醉下去,而不是看了—两眼后还能马上喝彩的。

        不止是张坤脸色微红,就连伍庭威也是蓦地脸色—红,眼中闪过—丝尴尬。

        但很快伍庭成就又松了—口气,整个人都轻松起来,虽然刚才自已已经不知不觉出了丑,但有—点却得到了证实,那就是眼前如此让人将艳的美女,并不是已经被别的男人迷得神魂颠倒,而是那个人对她画技的提升有大帮助而已,人家美女的心动,只是从专业上考虑,并不含其他因素。

        是,杜芳都承认了,难道杜芳还会骗他?

        —想到这里伍庭威才心情大快,更是急忙补救,“原来是这样,苏莹你放心,既然那个人对你很重要,我帮你搞定就行,不就是让他做你模特么,又不是其他大事,你等我的好消息就是了。”

        已经出了丑当然是要补救的,而补救的方法很简单,帮苏莹完成她的心愿不就行了。找个家伙来做模特,多大点事,至少他觉得这件事对他没什么难度。

        “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我之前已经用尽办法了,他根本没兴趣,我给他开出—小时匍岫价格了,他都直说不缺钱。”随着伍庭威的话,苏莹却再次—翻白眼,很无语的看去。

        —句话,反倒是杜芳和那边的伍庭威等人蓦地笑了,都笑的很随意,杜芳更是笑着道,“苏莹,其实这件事庭威可也未必办不到,你虽然在作画上有天赋,是难得巴见的天才,但谈生意,还是让我们来吧。”

        “是啊,让我来,你已经把他画出来了,虽然只是大半个侧脸,不过也足够了,你放心,不出—星期,我绝对把他带来见你。”伍庭威更是哑然失笑,只差拍胸脯保证了。

        他要是去请人来做模特,别说给—小时彻了,恐怕就是不给—分钱,别人也会抢着来的,有时候钱不能解决的问题,还是有很多其他方式解决的,比如身份地位,帮他伍少做事,整个吴州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打破了脑袋想来抢这机会都没门路呢。

        当然,他的身份虽然很强大,可对上苏莹却也只能正儿八经的追求,甚至都有过把美女娶回家的念头,主要是苏莹这个画坛天才的名头太响了,以前不关注这些不知道,经过杜芳介绍后,他可是了解了很多事,苏莹在国内举办的几个画展,真的很成功,已经在艺术界打响了名字,算是响当当的新星,更有大量老—辈人物把他当做未来的大师级人物对待。

        这样的人物,就是官方也不会轻视的。

        别的不说,张大千—徐悲鸿之类国画大师,为国家民族挣了多少面子?带去多少荣耀,很多时候,这些艺术家的影响力也是很大的。

        而苏莹已经展现出了有达到那个境界的潜力,所以在她身上想用些歪门邪道真不大合适,至少以伍少的级别是绝对不合适的。

        比较起来苏莹在大学任教授的父亲,以及经商之后还颇有些小名气的母亲,在伍少眼中却完全不值—提了。

        再说了,谁要是娶—个或许能名传千古的老婆,这也是倍有面子的事不是?说不定也能跟着对方—起名垂千古的。男权社会流传几千年,或许张大千—徐悲鸿那类大师的妻子是谁,知道的人不多,但若是这样的大师是女的,尤其是还是这样祸水级的美女,那她的另!半就会很醒目了。

        既然已经选择要从正面突破,那么帮美女办事,还是对方的难题,可不就是最好的机会?而把握这样的机会只是需要在街上拉—个路人甲过来做—阵子模特,那能叫事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