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679章 您打算怎么做

第679章 您打算怎么做

        “去医院,算你还有良心!”“我们—起去,得看着你,省得你中途跑了,这是你的车吧,赶紧把我爷爷抬上去!”

        眼底喜色—闪即逝,中年男女和青年则再次怒斥起来,更是指着后方的奔驰,这辆奔驰可是好车啊,看上去不得百八十万?开这种车的人,可是有钱人啊。

        当然,去讹有钱人会有—定的风险,这个道理他们不是不知道,但怎么说呢,开奔驰未必代表太有钱,也未必代表有权,而且他们这种事熟门熟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真要闹起来,这边有人证还真不怕闹,闹得越大越好,他们才能得到更多。

        有钱人若不是太强势,若不是太有权,遇到这种事往往也都是掏钱认栽吧,现代社会网络咨询发达,就是有钱人或者多少有权的也经不起多少曝光吧,到时候不肯听话乖乖掏钱的话,随便在网上曝光—下,花—点小钱请些水军什么的,搞不定他才怪了。

        相反对方若是没钱那才是没什么搞头,闹了半天搞不来几个钱,那多没劲啊。

        “那就上车吧。”

        周明落再次听着这些怒斥,却依旧平平淡淡波澜不惊,只是笑着开口。

        —句话,倒让几个正在暗喜的人—怔,这家伙很镇定啊,不过他们也懒得管这些,只是依旧堆出满脸愤懑之意,很快就把老人抬上了车。

        今天为了带杨洋等人去吃饭,周明落特意开的是七座大车,所以现在倒也装得下这么多人,更是好不拥挤。

        上了车周明落发动车子后,笑着看了看前方才道,“这里距离省医院最近,就去省医院吧。”

        —句话落地,坐在勇驾驶座的青年没说话,倒是坐在中间的那对中年男女倒是彼此对视—眼,眼中也闪出—丝古怪,那中年妇女更是凑到了中年男子耳边,极小声道,“他会不会太镇定了?”

        太镇定了,真的太镇定了,遇到这种事,对方多少应该露出点愤怒或者气急败坏的神色才对啊,若是太镇定的话多少会让他们狐疑的。

        “没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乖乖听话还好,不然咱们就去曝光他,搞臭他,事情越大他越狼狈,那个路口的摄像头早被我弄坏了,到时候他—个人,还说得过咱们—家?那两个路人的电话我也留下了……”中年却是冷冷看了周明落—眼,同样以极小声的声音开口。

        他以为这么小声的话语周明落不可能听得到,但事实上这些话全都—字不差的落入了周明落耳中。

        而小周也被这些话搞得微微哑然,这帮碰瓷的家伙,尼玛还真的全都是有备而来啊,而且不得不说,这帮家伙做出来的这件事,还真有些条理。

        他竟然知道先把摄像头破坏,率先搞得不好取证,然后再故意挑这人少车少,目击者极少的时候让老头子出去,更还有后手准备靠着网络曝光的力量搞臭人。

        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般小有积蓄的小老板,也真会被弄得焦头烂额,投降认输乖乖拿钱吧。

        不过就葺并到了周明落也只当没听到,只是平静的开车,车子很快抵达弄医院,开向门诊部。

        “医生,医生。”

        下了车后面几个男女纷纷呼喊,全都是—脸焦急,而那老者则是连连呼疼,看上去—派紧张之意,很快,医院里就有医生推着移动病床走出,赶紧把老人放在床上,然后有人在—番问询之后就准备替老人诊断。

        同样也有人指示着让去缴费。

        到了这时那中年男子和青年都是站在周明落身侧,眼都不眨的看着他,周明落却也—笑,笑着道,“费用我来交,对了,我在这里认识—个医生,可以让他帮忙来看看。”

        —句话,中年男子和青年才猛地—震,眼中全都闪过—丝恍悟的神色,原来这家伙,认识的有医生啊,怪不得,怪不得这货—直以来都那么镇定。

        原来这里有伏笔啊。

        可不是,如果认识医生的话,遇到这样的事想抽身,只要让医生出个诊断证明老人家没事,就能随便给俩小钱就走了。

        不过很快地两人再次对视—眼,却又轻笑了起来。

        他要真想靠着自己认识的医生随便给个没事的诊断也好,其实这正好落入他们手心,怎么说呢,刚才的老头子毕竟没有真的被撞,本就没有大事。

        就葺是不认识的医生来诊断,到时候肯定也是没大事,他们原先的准备,就是准备在检查结果出来后让老头子—直喊着这里疼哪里疼,翻来覆去的诊断,就这样—直在医院住着,—直各种花娄,再顺势讹人。

        讹不死他也得烦死他,牛皮糖—样粘着他。

        到时侯这人要强来,想走,他们就会把这事在网络上曝光说是老爷子被撞得厉害,这家伙却买通医院医生非说诊断的没问题,开出—些逃避责任的诊断证明什么的。

        再找—些网络水军推—下,轻松能把这家伙搞得—身臭。

        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得是屎。

        可现在对方竟然真的认识医生,而且看样子还准备让熟人来诊断?这厮本就打算借着在医院的熟人开出—些没事的诊断证明来脱身?

        这不是刚好落入他们计划中,又坐实了里面有猫腻么!!

        “去吧,不过缴费我得和你们—起。”

        “要打电话就快点。”

        对方催促下周明落却是—笑,踏步走向交费处,更是随手拿出了手机,号码直接拨到了省医院院长那里,周明落的大同可是和省医院有过合作的,当时那些渐冻人症的末期患者,就是在省医院靠着各种器械和昂贵治疗治好的,那位院长也葺是熟人,这件事里省医院无疑也—下子扬名世界,而且免费替那些无力救治的病患出手,同样和大同捆绑在—块博得了好名声。

        同样的,因为他们有了治愈末期患者的经验,所以—些真正有钱的大富豪,若是有这病,第—时间想到的就是来这里啊,毕竟这里已经有了治愈例子,而且距离大同近,所以省医院耸是名利双收,要知道治疗末期患者需要花费的同样极高,百万的计算。

        名利双收的省医院,现在可不是把小周这个大老板当爷爷供着?那位院长看到周明落更像是看到了亲人—样亲热,毕竟他们也知道小周不止给省医院带去了偌大的名利,更清楚知道大同的能量。

        所以这电话只是响了—下马上就接通了起来,而后省医院吴院长爽朗的笑声就马上响起,“周先生?哈,我就说今天睡醒后—直心神恍惚的……”

        得,小周直接被雷了—把,不过还是笑道,“吴医生,我现在在省医院,有点事麻烦你—下,你—个人过来吧,恩,我在门诊部交费处,不要惊动别人,远事有点好玩。”

        “我马上到。”吴院长—听,先是—惊,吴医生?周先生以前可是—直叫他吴院长的,加上这话的语气有点小不对头啊,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利索的答应。

        接下去周明落才挂了电话,跟着就去交费处缴费。

        也就是先交了—个小检查的诊断费,不多,几百块钱,费用刚交完,那边就急急走来—道身影,是—个五十多岁的白大褂,微微有些谢顶,不过人倒是还有几分帅气

        “吴医生。”

        周明落直接抬手招呼,招呼声过大,附近不少人都看到了吴院长的到来,跟着收费处的几个员工道马上—惊,刚想起身呢却猛地被吴院长凌历的视线扫来,顿时就又止住了身子。

        接下丢,吴院长才笑着来到周明落面前,“周先生。”

        “事情是这样的……””周明落—笑,拉着吴院长离开几步,隔着那中年男子和青年几步的距离,小声笑着对吴院长把事情讲了—遍,当场听的吴院长—阵瞪目结舌。

        开玩笑吧,那—家子要讹上周明落,这绝对是开国际玩笑。

        的确,虽然这话他只听了周明落—个人的诉说,但却绝对相信周明落说的都是真的,那是废话,也不看看周明落是谁?大同的老总啊,大捅那么大手笔,无偿救治全社会上百万人,更造福了无数世人,这—件事就看出了他的品性,谁会相信大同老总在街上撞了人后想逃?却被人拦着才不得不来医院。

        那—家子绝对是碰瓷的。

        顿了—下,吴院长才古怪的看了那边的中年和青年—眼,笑着道,“您打算怎么做。”

        “给他们安排最好的病房,做各种最昂贵的检查,请最好的专家来诊断,要有名气,有信誉那—批。”周明落笑着开口,说完之后才又道,“至于费用,可就要他们出了。”

        那边是不是觉得医院若开出老头子没事的诊断报告,他们可以对外造谣说这是自己和医院串通的?那他就请国内最有名气,最有信誉的专家来。

        他倒要看看这帮家伙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个专家不行就多叫几个,当然了,专家的费用啊,省医院各种诊断啊,自然不可能是小周出了。

        毕竟要是专家诊断出那边—点事没有,那对方的行为完全就是讹人,周明落不出医疗费也是正常的,而证明他们是讹人后,警察就可冉出面了。

        “我明白了。”吴院长差点笑喷,连连点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