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509章大师

第509章大师

        第509章大师

        (ps第二更四千字,求月票)

        普通人那么来,不需要什么法决就能借着老尸王的余荫,让自身yīn阳调和达到最佳状态,因为普通人身体弱,但周明落自然是不行,终究他的体能和普通人相比是很恐怖的

        而yīn阳调和达到近乎完美的状态,好处更是多得很,不止能消除体内一些暗疾什么的,更是能够变得健康的多,轻易不会有什么病痛,以至耳聪目明什么的都很常见。

        当然,这机会也只有一次。

        如果以后老尸王随实在力继续提升,体内又需要有新的生气去转移,大概才会有第二次,不过那肯定不是今晚。

        所以他才留下了某个妹子的联系方式备用。

        他是就打算暂时在这里定居的,一旦有了yīn阳灵宝,而眼下的世界又没什么名méndòng府,那在哪里修炼效果都是一样的,而且他的修炼,更不会让yīn阳灵宝的死气外泄,也不怕搞得附近死气弥漫了无生机,既然如此一个是深海海底,一个却是设备奢华的繁华之地,老尸王可也不是苦行僧,当然会有自己的选择。

        当然享不享受是小事,问题是他随实在力的恢复,每隔一段时间都要bī出体内诞生的生气,那不断藏在海底的话,这方面可是有些麻烦。

        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有用了间接召唤来,没用的时候让其靠边站,多和美的事。

        唯一不美的就是自己一番好意被那边当机立断的拒绝,而且仿佛很介意一样。

        “呵呵。”周明落当然也能感觉出对方的不快,可是面对这个问题他真不知道该咋说,所以下一刻他也很快转移了话题,“你是打算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终究那边既然说了,对某个妹子只是利用心态,但他却又留了对方的联系方式,这也不难猜出老尸王有逗留的可能。

        而对于这一对周明落也真没什么好说的,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事情的结果还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说,他能chā什么嘴。

        “对,会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老尸王也淡淡的点头。

        而周明落也再次觉得古怪起来,不过还是很快道,“竟然你要常住,那不断住酒店可能也有些不方便,我帮你搞套房子?”

        这对他也是好事,以后真要有问题难住自己,间接来这里就行,多方便,总比海底方便多了。

        “这个无所谓,反正都是你付账。”老尸王无所谓的点头,说的也是,反正都是小周付账,他可也没那闲工夫去搞普通人的货币,虽然这对他来说,根本不需要费多少力气。

        “那行,这事我来办。”在港岛买房子要么不买,要么就买套大一点,偏远一点的好宅子吧,就算以后老尸王不住了自己来了也能够落脚,周明落笑笑,这点事对他问题也不大。

        也就在两人闲聊中周明落却突然身子一动,诧异的看了一眼mén外方向,跟着才起身对老僵尸道,“事情我会办,不过现在要先走了,我爸妈找我。”

        老僵尸的住房就在他的房间对面,所以周明落很清楚听到此刻在mén外走廊上,父亲和母亲,还有萧明以及何雯都正在走向他所在的客房,而且除了这四位之外,还有一个陌生人在。

        以他如今二十倍于常人的听力,的确能够把外面走廊上的一起都听得清清楚楚,终究那边也是在边走边说笑。

        “去吧。”老僵尸也一挥手,满脸无所谓。

        等小周笑着踏步走向mén口,刚一打**mén,那边一行五人也刚好走到mén口,本还在说笑走着的周父周母等人都是悄然一愣。

        “小落,你在这啊?”

        早上他们也见到从里面出来的老僵尸和这边打招待了,不过也没想到眼下周明落会从对方客房里出来,当然这也没什么,所以愣了下后周母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恩,和他谈些事。”周明落笑笑,顺手关了房mén才看向一行里自己并不认识的陌生人,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大约一米七五的个子,有些消瘦,整个人站在那里却有种淡然物外,仿佛游离于尘世外的古怪感,加上留着一把美须,看上去更是颇有气质。

        不等周明落发问,那边萧明间接就上前一步,笑着道,“小落,给你引见下,这是方大师,今天周老师他们特地把方大师请来,就是想让大师帮你看看面相。”

        “……”

        周明落眼中登时闪过一丝哭笑不得的意味,方大师?又是看相?怎么又来了。

        白天在大仙祠那里自己都无奈的被人看了一回,也算了一卦了,难道老爸老妈对于这些好话还没听够。

        见到周明落的神sè方大师眼中间接闪过一丝不悦,而似乎也是怕对方不快,萧明才又急忙注释道,“小落,你可别有眼不识泰山,方大师岂是那些摆摊的能够比拟的?他可是有真才实学的,平时更轻易不会替人看相,这次也是大伯出面,才请了方大师过来。”

        港台的文化不同于内地,内地曾经有过各种运动破除封建mí信,很长一段时间,看相算命的都是很遭人白眼的,几乎都不敢对外宣扬,但在港台一带,这一行却是很常见,而且一些名气大的更是能游走于豪mén贵馈之间,很受尊重,身份也较为超然物外。

        眼前的方大师就是整个港台一带,最富盛名的一个,一般人还真是想请对方看一眼,都没那个机会的。

        形成这种现场差距的原因主要还是文化背景的原因,港台一带当年随着某党的撤离,很是保留了大量古文化,而这里又没有各种运动,古文化的传承比较多,影响也大。

        “上次我送过去的几个挂坠,就是请的方大师开的光。”似乎是怕周明落不了解轻重,萧明才又chā来一句。

        这也的确是在白天游玩大仙祠的时候,见到周父周母对算命看相不抵触,以至周母还是比较相信这个,萧明才回头和何忠厚说了一下,那边也急忙亲身登mén去请大师出马的。

        周明落是能量背景惊人,厉害的让港岛数得着的豪mén都得重视的不能再重视了,但那终究只是普通人之间的发迹或是威风,对于谈到命运这一块,他们还都是普通人而已啊,在大师面前可真没什么架子可摆的,至少萧明是这么认为的。

        “呵呵,是我鲁莽了,见过方大师。”周明落继续无奈,虽然对眼前这个大师不怎么在意,但父母一番好不测加热切的期盼,连萧明几个也全是好意,他总不能一点都不顾及那边的感受,既然如此那就多少顺从一下,让这位大师替他看看相吧。

        反正白天已经那么做了一次,再来一次也无妨。

        不过让周明落没想到的是自己是恭顺了一下,那边方大师却再次眉头微皱,淡淡的轻哼一声,“相术命理,信则有不信则无,既然周先生对此无信,我说了也没用,这次还是算了吧。”

        一句话落地,方大师转身就走,似乎在怪责刚才周明落的态度不好,不是多么恭敬。

        “啊,方大师,留步,小孩子不懂事,你别见怪。”这一走那边几人才全都愣了,不过周中元还是马上反应过来,先是踏步上前劝说一句,才又狠狠瞪向周明落,“小落,还不快来赔不是,你刚才那是什么态度?”

        “爸?”周明落惊讶,自己态度不好么?不过更让他奇怪的是,这次怎么连父亲也反应这么大,白天去大仙祠的时候母亲在看相时是比较相信的,不过父亲多少有些应付的姿势,可现在……

        “还愣着干嘛,别让人家大师生气,刚才你不在的时候,方大师替你爸看了一下,可准了,这是真正的大师。”母亲更是急急开口,很有些紧张和担心的样子。

        这一番诉说却也让周明落蓦地狐疑起来,难道这个什么方大师,真的是大师?并不是随便luànméng人的神棍骗子?

        不过他却不知道,眼下看似有些温怒更是准备要走的方大师心下,却闪过一丝得意。

        他当然不是真的能够算通命运,不过这位也是有真才实学的,他最jīng通的其实是催眠学和心理学。

        一个大师的称呼套在他身上并不过分,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催眠大师和心理学大师。

        再加上一些云里雾里的玄学专用词语,还有毒辣的眼光,谈话的技巧,一般人在这里真的很容易被唬的晕头转向。

        若只是这样那也是不够的,不过方大师运气也比较好,加上运气,大师的名号也就响了。

        在有次替某富豪看相时,那位本是鸿运当头,他不过是为了唬对方一下,才说了一些话,说对方马上有大劫,结果那位还对他嗤之以鼻,谁想到世界范畴内突然迸发了股灾,让那位身价缩水了十倍不止,结果那厮一下子对他敬若天人,可也把一个方大师搞得有些不上不下的,虽然很享受对方的尊敬,奈何这位对股灾也没办法啊。

        所以对于那边的求助他一样有些傻眼,不过因为对方那时候已经对他特别相信了,所以方大师也不是毫无办法,很容易就在不知不觉中催眠了对方,然后套了一些话,比如对方最看好什么,让他无意识说出来,结果那位说了看好房地产,但是回归之后也不知道港岛怎么样,还不敢随便下手,方大师不相信自己的眼光,但对这位牛人其实是有些相信的,所以随后在消除了催眠后,就说了你去搞房子吧。

        结果97前港岛移民cháo众多,这位很是抓了一把房子在手,跟着还真赚了个盆满钵溢,重新兴起。

        从此以后那边对他真的是信得不能再信了,有这么一位富豪信徒,名气想小都不容易,不过他也不会轻易替别人指导,因为他深知自己的底细,随便luàn说是很容易穿帮的,所以别人找他看相他一般都不会答应,一年也不会看个几回的。

        他的原则就是不开张则已,开张就要吃三年。

        就算要看他也会率先有一定的资料收集,这些资料收集更只会通过他自己的手去做,因为他深知一旦假手他人,就必然会有败lù的风险。

        而收集资料,那也就是靠着人类心理学,肢体反应学等等方面,通过大师级谈话技巧去自己捕捉,催眠这一招,那是绝轻易不会动用,因为他明白这玩意有后遗症,对他信任的人还好说,若是不信的随便luàn用就是自拆招牌。

        他更也不会把话说死,察言观sè什么的连街头摆摊的都知道,他更是玩的炉火纯青,同样是大师级水准,所以这位才越来越风生水起。

        他年轻时是准备做个侦破罪案的专家的,也没想到后来会踏上这一行,能靠着糊nòng人成了随便出入各大豪mén的大师。

        不过方大师对眼下自己的生活也很满意,而这次若不是知道这个姓周的来头惊人的厉害,连何家都对他有些畏惧,他也根本不想出手的,终究言多必失啊。

        但既然出手了他就打了要吃住这家的打算,有钱人你越对他低声下气,他反而越看不起你,拿捏一下反而才能更显出自己的水平。

        之前就是对着周父周母的言谈举止,外加一些肢体反应动作,他很容易就推断出了一些蛛丝马迹,随后随便说上两句就把那边唬得不轻,现在可也真是到了拿捏的时候了。

        而现在自己一拿捏那边也果然急了,就连那个原本不信的人现在也变得有些狐疑起来,他自然也难掩一丝得意。

        对这种人他有的是经验,越是摆架子,把对方踩下去,让他先从心理上对你产生疑huò和敬畏,那种心理压力下,自己说的话才更算数。

        以至在这一刻觉得那边的周父周母已经入了翁,而这个周明落却一看就能知道是个孝子,那他若是从对方父母下手绝对会事半功倍,真能吃死对方的。

        那可就是再美好不过的事了,终究这可是连港岛何家都能带一些畏惧的猛人啊,若是能收获自的信徒,那他的事业可就马上会再创高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