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489章 魔剑提尔锋【第一更】

第489章 魔剑提尔锋【第一更】

        650万美允差不多等干五千万港币,的确是比几年前的拍卖阶高车一些,李东阳很快就拿出娄票本签了张7旧万美元的娄票,递过去的时候西尔斯也痛快的收了下来。

        “老板,到我了,嘿嘿。

        那边搞定,克莱门特也笑着开口,把手里的盒子递向周明落“这个东西,西尔斯也攒在手里一两年了,虽然不知道它是什么,但也绝对是个宝,从这家伙手里拿下它来,可也费了我们不少时间。”

        “哦?”周明落轻笑一声,克莱门特手里的盒子是个长方形,很长,足有一米多,但并不宽,厚度也不大,等他接过来之后,打开盒子一看才发觉是一把双手剑。

        剑柄为黄金铸造,镶嵌着几颗宝石,上面还有一些奇怪文字,反正周明落眼下通晓多种语言,却也根本看不出这是什么字体。

        除此之外整把剑的剑体仿佛是铁质铸造,但又不像铁铸,清冷的剑体搁置在空气里,分发着幽冷的寒光。

        不过这把剑却没有刃,原本应该是双面刃的剑刃全都没开锋,剑尖同样很钝,无锋。

        “这剑看上去倒是漂亮,怎么没开锋?”周明落笑着就伸手想去抓剑柄,却不想那边蓦地就传来几声轻呼。

        “老板,等下。”

        “周先生,先不要碰,这把剑有些邪门。”

        却是李东阳和克莱门特以及西尔斯同时开口全都带着一丝紧张看向周明落。

        周明落这才一怔,很狐疑的看去“邪门?”

        “是的,周先生,我替你试验一下。”西尔斯肯定的点点头,而后踏步上前,先是从克莱门特手里接过盒子,捧着盒子走到十多步外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才略带着一丝紧张抓向剑柄。

        然后这位才抓起剑,跟着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手肘一弯抓着剑尖朝自己右脚鞋面上刺去。

        钝钝的剑尖戳在鞋面上,羊没有割开鞋子,可西尔斯却疼得蓦地龇起了牙。

        而后很快放下钝剑。

        耸耸肩对着周明落道“周先生,刚才不是我想刺自己,而是突然手抽筋。”

        周明落眼中蓦地就又多出了一丝狐疑,刚才那一幕在他眼里,的确像是西尔斯自己刺自己,他还疑huò对方为什么要刺自己呢,怎么这竟不是他的本意?

        “老板您再接着看。”李东阳也一笑,招待了下克莱门特,两人才踏步走向桌子附近,而西尔斯却立刻就躲开了那里,快速跑到了十多步外。

        然后在周明落的注视下,就见到原本挨着站立的李东阳和克莱门特,其中李东阳刚抓起双手剑,竟也突然手肘一弯,师的向克莱门特刺去。

        噗的一声,钝钝的剑尖就击上了克莱门特手臂在那里留下了一片淤青。

        又是一次,李东阳才很快丢下剑,同样无语的对着周明落道“老板,刚才并不是我想刺克莱门特,而是突然手抽筋,乱抖了一下。”

        周明落再次一怔眼中的狐疑也更大了,这次也不是李东阳的本意?

        “周先生,这就是这把剑的古怪之处,不管谁拿到它,就仿佛被诅咒笼罩了一样要么伤人,要么伤己,根本无法躲避,全都是由持剑者无意识做出的动作,全都是不测,好像它极度想嗜血一样好在它没有开锋,不然”西尔斯这才古怪的开口注释,眉宇间也是一片惆怅。

        而这注释也让周明落完全愣了,不管是谁拿着这剑都像是遭到了诅咒一样?要么伤人要么伤己?而且这些都是无意识的行为,全都是不测。

        “真有这么古怪?”愣了顷刻周明落眼中却突然迸发出强烈的好奇之sè,没办法,这把剑竟然这么古怪,可不是让人生疑么。

        踏步上前他也走到了桌子前,而后伸手去抓那大剑,也是刚抓起,周明落也蓦地手腕一抖,师的就刺向一旁的克莱门特。

        真的亲手拿起这剑,周明落才完全体会到了那感觉,那真不是他想刺人,而是手肘突然麻痹一下,刺jī的肌肉连锁反应抖起了手肘,而在这时,那剑就在这刺jī下寻找能够击伤的目标。

        “噗~”

        一声之后克莱门特手臂上也又多出了一片淤青,以至这一次的淤青要比刚才李东阳那一下都重的多,因为眼下的周明落力量可是很恐怖的,突然间的〖肢〗体反应,迸发出的力量绝对很强,一下子就让克莱门特惨呼一声,忍不住后退。

        这货一跑,下一刻小周才又一抖手,那剑竟直直朝着他自己脚面刺去。

        “见鬼了!”

        周明落怪叫一声,在快要刺下的过程里才蓦地一滞,把那剑丢了出去,等钝剑重重跌落地面,房间里也很快陷入了一片沉默。

        四个人都是苦笑看着那把剑。

        “还真是这样,只需拿上它就仿佛被诅咒笼罩,要么伤人,要么伤己…”沉默了顷刻,周明落才古怪的叹息一声,看向那把剑的眼神也愈加诡异了。

        他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曾经的金在行在当初新川国际展览中心的会场里,原本是拿着定水带的时候,被他暗地里用重雷符刺jī,然后不停手肘抽筋,〖肢〗体做出来一个个奇怪的动作,先是抽了某个富豪一巴掌,跟着又拿着定水带在某人头上砸了一下。

        那时候的金在行所作的动作也不是他的本意,而是被小周暗地里使坏。

        那和眼下拿着这把剑时的行为,是何其相像?

        但问题这只是一把剑而已难道也能像小周一样释放重雷符用凝结起来的雷针扎人?而且是不管谁拿这把剑都一样,身边有外人的时候,就会伤人,若是剑体距离内没有外人,就会伤己?

        这又让周明落如何不觉得诡异,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周先生,这把剑的确是仿佛被诅咒了一样,仿佛它极度想嗜血,我曾经做过实验,从医院购买了一批人血浸泡这东西可也没得出什么结果来,它还是它,和先前并任何变化。”周明落思索着的时候西尔斯才再吹开口“我只能肯定这是好东西,绝对不是凡品,不然它也不会这么奇怪,唯一可惜的就是这划的特xìng也太伤人了,根本不敢去碰它,真的像是被魔鬼诅咒的东西一样,搞得我虽然喜欢它却也不断心里毛毛的,要不是这样我也未必愿意出售。”

        “呵~”随着这话,周明落也一眼看去,眼中也有一丝奇怪的sè泽,西尔斯这个黑帮老大,新一代的小教父,想实验这把剑竟然是去医院买血,这种事的确有些奇妙不是?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眼下这把剑,的确不是凡品。

        只需有些眼光的人知道这把剑的古怪特xìng就都能看出这不是凡物的了,不过就算能知道它不是凡物,恐怕一般人珍藏着这东西,心下也真会有不少压力的。

        谁抓着这把剑都得倒霉,那珍藏着的时候,会不会也会变得倒霉起来?

        被魔鬼诅咒过?

        只需有这种想法,有几个普通人能安心珍藏它?要不是这样恐怕佣兵们真未必能从对方手里买过来的。

        当然,周明落也知道佣兵们买下这把剑绝对不是想让他也倒霉的,他们跟着自己什么场面没见过,清楚知道自己的各种妖孽情况,哪会害怕这样一把无主的怪剑。

        所以那边才会把这东西拿来孝敬自己吧。

        那它到底是什么?

        默默思索着蹲**子细细观摩眼下的宝剑,周明落脑中也闪过大量消息,他曾经去学多种外语,虽说一部分原因是那段时间经常在外面跑,不想每到一地都是睁眼瞎需要翻译,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面对世界各地的宝贝他不想自己不断都是毫无头绪的状态,什么都不知道,猜都没得猜。

        所以那段进修外语的时间,周明落也观看了大量世界各地的奇闻传说类型的〖书〗记包括各国的神话史都有钻研。

        一遍遍观看眼下剑体的外形,还有它那奇异的特征周明落才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东西。

        提尔锋!

        北欧神话传说中的磨剑,也被称之为斩裂剑,有斩裂、撕裂的意思,是一把出鞘就必须饮血,虽然会给持有者带去大量荣耀,创造近乎战无不胜的神话,但也会让持有者陷入毁灭的魔剑。

        传说这把剑是北欧神话中阿斯神族的至高神,被视作诸神之王的奥丁后裔斯瓦弗尔拉梅王设下圈套抓捕了诸如一族最优良的匠师杜华林以及杜林,以死亡作要挟,要两个侏儒为他制造一把无坚不摧,百发百中的神剑。

        因为xìng命被要挟,两个侏儒不得不去制造神剑,不过却在制造出神剑后,在神剑上设下了诅咒,只需此剑出鞘就必须带走人命,而且迟早会使持有者步向灭亡。

        传说此剑只需没有血的喂养就会伤主,更会使主人绝嗣、衰败、内斗。

        后来,持有此剑的斯瓦弗尔拉梅王也的确是丧生在此剑下。

        “难道是魔剑提尔锋?”

        默默思索之后周明落眼中又闪过一丝惊疑,魔剑提尔锋传说就是黄金剑柄,镶有宝石,而且剑柄上还刻有诅咒的卢恩文字。

        和眼下这把剑的外形也的确有些类似,但问题是,传说中的提尔锋可是极为锋利,号称无坚不摧的,但这把剑却根本没有开锋。

        惊疑中他才蓦地向〖体〗内拍下一道离火符去观看宝剑的人文之火,而后一团充斥五米方圆的紫sè火焰就升腾而起,也让周明落完全变得惊喜起来,这真的是魔剑提尔锋!!

        这要周明落如何不惊喜??

        魔剑提尔锋,这绝对是顶级的二级古玩啊。

        有了这东西他岂不是能够吸收到足够的文气,完全补充出yīn阳篇的yīn符了?

        yīn阳篇符篆,需要吸纳二级古玩的文气才行,周明落到目前为止收集的二级宝物也的确不少了,六根定水带、一个九州鼎、湛泸剑、王者之剑的湖中剑剑鞘,但吸纳定水带或是九州鼎的文气,可能会使这样的宝物得到一些功效,这无疑是周明落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他以前只是吸纳了湛泸剑和湖中剑剑鞘的文气。

        而yīn阳篇也随着这两次吸纳开启,不过因为这篇张级别高,所以一个湛泸剑只是补充出了yīn符三分之一的图案,随后的湖中剑剑鞘也是如此,同样只补充了三分之一。

        那如果再吸纳了这一个魔剑提尔锋的文气,估计yīn符就会完全完整了。

        这可是yīn阳篇符篆,二级符篆。

        比青龙符等能够催生出小棕熊等那样妖孽的符篆还更高一级的。

        有这样的刺jī在周明落就算想不惊喜都难啊。

        虽然等想起这是魔剑提尔锋后,原本还算淡然的同明落对这把剑,也有了一点发毛的意味,要知道曾经让人制造出这把剑的斯瓦弗尔拉梅王最终也死在了这把剑下,可见它的诅咒有多强了。不过周明落又认真思索了一下,还是觉得这事还能控制在他承受的范畴内。

        和老僵尸有过接触之后,他也知道了一些情况,那些传说中的神话,仙神一流,也不过是修炼到不同程度的强者,并不是真正的仙、

        神,能够说严格意义上,只有天道才是一切的掌握。

        那传说中的北欧神话诸神之王奥丁都未必能比曾经的老尸王巅峰时强到哪去,他一个子嗣让人制造的神剑,哪怕也是宝物,可也未必能对奥丁之流有多少要挟,对老尸王估计同样如此,上面的诅咒如果找老尸王商量一下,应该能处理。

        再有就是过了这么久岁月,尤其是在如今的年月,这把剑的诅咒也应该减轻了无数倍,终究老尸王那样的恐怖存在在眼下岁月里都不断在实力暴跌,何况一个剑上的诅咒?

        要不然之前的西尔斯,一个普通人珍藏这剑都有一两年时间了,也不见他被影响多少不是?人家照样是风生水起,普通人都能够珍藏,那周明落更会觉得自己没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