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436章 永不流血【五千字大章】

第436章 永不流血【五千字大章】

        (ps:通宵熬夜了,昨天有个朋友说今天要来玩,方向真怕起来后没时间码够一万字,汗,朋友来了肯定是吃饭喝酒~所以不码完都不敢睡的说,总算搞定了一万字,呵呵,连续五天万字更新,貌似是个好兆头~睡觉去,顺便求下月票~)

        这种情况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以前他用觅文符试探着观看定水带的内部构造,一样是无法透囘视,只能看到定水带的表面构造

        包括九州鼎,那同样无法透囘视,无法看清鼎身的构造,还有就是湛泸剑他也研究过,想看看那样的神铁内部构造究竟是如何的,却一样无法透囘视,都是符箓在触及到这些东西的表面时,就仿佛被一层无形的力量阻隔在外,并无法继续深入,不过也只有那种神话级的东西,才会有如此征兆。

        现在这把剑竟然也是?

        “这该不会也是什么神话传说中的宝剑剑鞘吧?看起来还应该是属于西方神话传说中的东西。”觅文符无法透囘视,周明落的兴趣才彻底来了。

        如果是神话传说中才有的宝物,那别说是四千万囘人囘民币了,就是四亿也无所谓的。

        以他以前得到的东西来看,不管是定水带、九州鼎、还是湛泸剑,恐怕随便一个标上四亿的价囘格对外出囘售,估计眨眼功夫不到都会被人抢走的。

        同样的这玩意哪怕只是一个剑鞘,并不是一把宝剑,说起来只能算是某个神话传说中的小半部分,可一样能价值惊人。

        这四千万看来必须得花了。

        毕竟眼下的他花掉四千万左右的人囘民币,哪怕是打水漂都是无所谓的,自己才刚洗劫了一个超级银矿啊。

        心下闪过一丝激动,周明落转身看去,才发现毛利小五郎正收着手囘机向这里走来,“告诉他,这把剑鞘我要了。”

        “恩?”毛利小五郎顿时一怔,不过还是很快就踏步上前,对着那和服少年叽里呱啦开始讲解,这一番讲解倒也让那少年一惊,很是惊疑不定的看了周明落几眼,才又对着毛利小五郎问询什么。

        而毛利小五郎却是一脸的不耐,边说边挥手,那少年才急忙又说着话弯腰退了出去。

        “老板,这把剑鞘真的值五亿日元?”等那边走了毛利小五郎才又上前,很狐疑的道,是啊,虽然知道老板不会缺囘钱,可一把破剑鞘,也不知道什么来历,就要花五亿日元购囘买,这真让人心下打鼓。

        五亿日元,对他也不是小数目啊。

        “呵呵,在不同的人眼里,每件古董的价值都是不一样的。”周明落却是笑笑,更第一次伸手抓起了剑鞘,深黄囘色的剑鞘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铸造的,入手冰凉,却不显沉重,甚至在这燥热的夏天把它抓在手里,突然都让人有一种清凉感。

        “纳尼??……”这边是淡淡的谈笑风生,可不远处本是有些走远,已经在好几步外的那对男女倒蓦地又发出一串古怪的话音,更全都像是呆了一样看着周明落这里。

        能不震囘惊么,这可是五亿日元的交易,他们也没想到眼前这个中囘国小青年说要就要了,表情还那么从容淡然,仿佛要拿出去的不是五亿日元,而是五百一样。

        他们更知道这把剑鞘摆在这店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有不少大老板对着剑鞘感兴趣,不过终归是没人能下定主意购囘买,毕竟这东西来历还是个谜啊,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那关系到几亿日元的价码,还真是没人会随随便便扔出去的。

        可一等真的有人扔出去,那给人的震撼也是极大的。

        不过这震囘惊也很快又收敛了下去,那青年男子脸上再次闪过一抹嘲弄意味,更又嘀咕着什么,这次就算语言不通,可周明落也多少从脸色推断出了什么,仿佛那是在说这边是傻囘瓜一样。

        但对于这些他眼下却也更不在意了,只是细细把囘玩着手中的剑鞘,越看越喜欢,这可不止是艺术品,更既有可能是某些西方传说中才有的神物啊,说不定它就真不是一般的坚囘硬呢。

        整个让他心下有了另一个念想。

        原本听说这剑不小心和一把很锋利的武士刀碰囘触过,却没有丝毫损伤,应该很坚囘硬,他的确只是晒然一笑,那些许的坚囘硬还不放在他心上,可若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那恐怕就不是些许坚囘硬了,说不定就是神器一类呢。

        而且这东西还是剑鞘,既然是神话传说中的宝剑剑鞘,坚囘硬度绝对会很惊人,说不定还能装载他手里的湛泸剑呢。

        他的湛泸,也真的缺少一把剑鞘啊,这剑鞘的大小,倒也能装得下。

        就在把囘玩中之前跑出去的少年才匆匆返回,此刻在他身后更是跟着一个神采奕奕的中年男子,男子一样是一身和服装扮,还留着一把漂亮的小囘胡子,在进来之后,一眼看到正在把囘玩剑鞘的周明落,顿时就笑着迎了上来。

        开口一串日语,毛利小五郎也笑着翻译道,“先生,这位是店铺的老板富田正一君,在向您问好。”

        周明落也笑着点头开口客套了几句,同样翻译之后,那边才又确认性的问询了下周明落是不是真的要买下这把剑鞘,等周明落也再次肯定的点头。

        富田正一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不过眼中却多出了一丝不舍之意,随后再次笑着说了一串话语。

        不过随着这话,毛利小五郎倒是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先生,富田君说,这把剑鞘,他得来的时间虽然不算很长,但多少也有了些感情,不太舍得,他更说这把剑鞘,他也查阅了不少相关资料,依旧是毫无头绪,更是笑着说这玩意倒是和传说中的湖中剑剑鞘有一丝契合,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剑鞘上会有这样的图案,好像传说中湖中剑是湖之仙女所有,说不定上面那个裸囘女就是湖之仙女自己……好吧,富田君是在开玩笑的,他甚至真的神囘经质一样做过试验,可惜……”

        翻译着翻译着,毛利小五郎自己也笑了,更是一脸的古怪。

        湖中剑剑鞘?富田正一这个玩笑倒是开的不小,他以前并不知道这个,可是有富田正一在解说,他很快就懂了一些,湖中剑是五世纪左右英格兰最富有传囘奇色彩的国王亚瑟王的佩剑,而亚瑟王本身也是一个半神话的人物,一生都充满了传囘奇色彩,他是古英格兰的国王,圆桌骑士的首领,在罗马帝囘国崩溃后带领圆桌骑士一统不列颠群岛。

        让亚瑟王在年轻时崛起,在选王中脱颖而出的是因为他拔囘出了赫赫有名的石中剑,那把剑同样充满了传囘奇色彩,不过后来因为违反骑士决斗精神,而在一场决斗后断裂,失去圣剑石中剑的亚瑟王才在大魔法囘师梅林的指引下来到了圣湖旁,从湖之仙女那里得到了被称为王者之剑的圣剑断钢。

        梅林曾告诉亚瑟王,这把圣剑虽然是王者之剑,但剑鞘却比剑更贵重,佩戴王者之剑的剑鞘者将永不流囘血,叮嘱亚瑟王绝不可遗失它,但亚瑟王最后还是遗失了剑鞘,最后被私生子兼外甥的骑士莫德雷德重伤而死。

        这完全是神话故事,也说出了的确有把神剑时出自一个湖之仙女,好像隐隐和那个剑鞘上的图案有一点契合。

        但那不是扯淡么,怪不得富田正一自己说着说着都笑了。

        而更扯淡的是唯一能想出来和这把剑鞘匹配的来历后,富田正一真的做了什么试验,说传中拥有王者之剑的剑鞘的人,不是会永不流囘血么?

        这位也真拿着剑鞘,然后拿刀子隔了下自己的手指,结果那血是哗啦啦的流,听到那边说这些时,毛利小五郎更是差点笑喷了。

        等翻译完毕后虽然毛利小五郎是满脸的古怪,但是周明落却心下一动,湖中剑剑鞘?等脑中冒出这个念头时,原本这剑鞘还只是初始状态的人文之火,瞬间就升腾到了极限。

        五米方圆的紫色火焰,真的是充斥的满满的。

        “好东西,没想到来一趟东京,竟然还有这种收获!!”原本还只是怀疑这是传说中才能有的宝物,可现在的人文之火却清楚告诉了周明落,他就是传说中才有的神物。

        他也没想到富田正一开玩笑的话,竟然真的给他解释了这把剑的来历。

        的确,那边是不相信的,只以为这是个笑话,现在说出来也可能就是一直找不到剑鞘的来历,眼见着东西要卖出去了,从而发囘泄似的话语吧,毕竟对于任何一个搞古玩的人来说,明知道手里有好东西,却一直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那可也是很让人纠结的。

        但他恐怕绝对想不到,他玩笑般联想到的东西,竟然是事实吧!

        虽然富田正一也做过实验……似乎这剑鞘和永不流囘血的传说不相符,但那问题不大不是?

        谁知道是不是传说中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遗漏?

        也幸亏有这遗漏,不然他想只是花费几千万就拿下这把剑鞘,完全等于痴人说梦。

        “呵,富田先生想象力倒是不错。”再一次把囘玩剑鞘,周明落心下也越发欣喜,更是真心夸了富田正一一把,自己这可又捡了一个大漏啊。

        亚瑟王曾经佩戴的圣剑……哪怕只是圣剑的剑鞘,这也是极为吸引人的。

        要不是对方想象力丰富,恐怕自己至今还无法得知它的来历了,这也真的是诚心的夸奖。

        可那边翻译过去之后,富田正一倒是蓦地一怔,而后脸上就闪过一丝尴尬,可很快又化为灿笑,这倒让周明落一怔,而后才无语摇头,那边或许是以为自己在揶揄他吧……

        他那么想可就真错了,不过自己也不会解释。

        接下去他倒是很快开始转账,这方面一点都不难,眼下他卡里一样是拥有不少的财富呢,从翡翠公盘上回来时,他手里都还有四五千万囘人囘民币现款,上次打捞也分了两亿五美金,花出去四五千万真不算什么。

        这边转账的利落,那边一样出囘售的开心。

        搞定这一切,那边也又珍而重之的拿出一个盒子把剑鞘放了进去,才交给小周。

        周明落也继续观看,等又把剩下的东西浏览一遍,才兴致勃勃的走向另一个和古董区。

        直到上午11点左右他才带着剑鞘向外走,而临走时也拿到了富田正一递来的名片,不过这些都是小事,离开大院周明落才心下一叹,这里果然不愧是东京都世古田区最有名气的古董店,哪怕里面大部分东西都不为自己所爱,可里面也不乏好东西,自己今天捡到的大漏,更是极为难得啊。

        这一趟不虚此行!!

        也就在周明落站在门外感叹,那边毛利小五郎跑着去开车门时,后面倒是蓦地走出了两道身影,正是之前一直对小周不大对眼的男女,这两位似乎也有收获,临走时也是抓了几个包装盒,不过等见到周明落后,那青年脸上却有闪过一丝嘲讽之意,似乎小周花那么多钱买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真的是钱多人傻一样。

        可也是在这时,刚刚打开车门的毛利小五郎倒是眼前一亮,直接就嘿嘿低笑起来,更是冲着远方几辆车子一摆手,自上面哗啦啦就走下来一群西装男。

        这家伙可算出来了。

        一群西装男都是面色冷峻,踏步走到周明落身前,先是恭敬的弯腰拜见,随后最前方三个男子才唰唰唰围上了那边,两个人高马大的直接站在青年左右,架起他就走,另一个则是对着那女子扫视。

        这两位也瞬间傻眼了,全都惊恐的看着左右,嘴里也叽里呱啦说着什么,更是要伸手反囘抗,不过却轻易被制囘服,拖着人就向前方车里走。

        “稍微敲打下就算了。”看着那边吓得面无人色,周明落倒也轻轻一笑,对着毛利小五郎开口后才踏步上车,这帮家伙,绑人什么的技巧还真是熟练啊,果然不愧是黑社囘会。

        其实他涵养还算不错,要是在国内一般的口角之争,他基本都不会在意,不过……不管怎么说对于日本国内的民囘族歧囘视者,这一点周明落还真的很不待见,好吧,等他坐进车里后认真思索一番,才哑然发现以前自己虽然觉得他对日本这个民囘族应该是抱着很客观的态度去看的,但现在,似乎,那也不是特别客观,多少还是有偏见的。

        “回去。”失笑之后,他才再次浅笑着开口。

        自己毕竟是个中囘国人,就算略微带一点偏见,那就带着吧。

        ………………

        同样是一个多小时后,刚一回到毛利小五郎的宅院,周明落才直接从盒子里取出了湖中剑剑鞘,买这个东西回来一是可以继续吸纳文气,说不定吸纳之后,也能让阴阳符更进一步,就算无法真的催生出阴阳符,但至少也能完善一道符箓的大半了吧?

        另一方面,他也是真想试试能不能装载湛泸剑啊,原本还只是猜测,模糊有个念头,不过得知这就是王者之剑湖中剑的剑鞘后,这念头可就越来越清晰了。

        甚至因为已经到了自己的地盘,周明落倒也不再刻意掩饰情绪,脸上的笑容早就如鲜花一样绽放了出来,不管怎么看都是一脸的惊喜莫名。

        “老板,这把剑难道真的是宝贝?”之前一直没怎么出声的张北望此刻见了,倒也蓦地疑惑起来,而刚刚赶来的青木浅野更是满头雾水。

        就连毛利小五郎也是瞪起了眼,很是狐疑不已,原本他也觉得那只是个笑话,可老板这么兴囘奋开心?

        “富田正一说的不错,这真的是湖中剑剑鞘,亚瑟王佩戴过的王者之剑剑鞘,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传说中佩戴此剑鞘的剑鞘的人将永不流囘血,可富田正一拿着剑鞘割手指却依旧鲜血横流,但这的确是那把剑鞘,或许……同时拥有湖中剑和剑鞘的人,才会像传说中一样永不流囘血吧。”周明落也不掩饰,笑着开口时右手心一闪,当地空间就瞬间黑了下去,更有一鬼哭神嚎的声响在大厅里泛起。

        青木浅野和张北望早知道了湛泸剑的存在和神奇,所以此刻面对湛泸遮天蔽日的威能倒是习以为常,可毛利小五郎却是被这突然的变化猛的吓了一跳,直接尖囘叫一声,身囘子也连连后退。

        那真的很吓人啊。

        原本大白天的突然伸手不见五指,更有鬼哭神嚎的声音,还有一种令人灵魂都颤栗的锋利和冰冷感袭来,仿佛那冷都能冻结的人失去意识,那锋利,更似乎靠着一股气息就能把人分割成无数残肢,这真的很恐怖。

        而在那边惊叫时周明落也急忙拿着湛泸剑去轻微碰囘触剑鞘,传说中的圣剑剑鞘,而且传说中这把剑鞘比圣剑都更珍贵,想起来似乎是可以装载湛泸,不过不试一试谁也不敢放心的。

        还好的是当湛泸真的碰到剑鞘时,那剑鞘并没有碎裂,当小周试探着加大了一点力气,剑鞘依旧是稳稳当当,没有丝毫被割裂的意思。

        一点点增加力度,一点点试探,直到几分钟后,湛泸剑才被周明落蹭的一声,灌入剑鞘,而整个剑鞘却依旧是毫无损伤。

        厅内,再次恢复白日的光囘明。

        周明落脸上也再次显出一片欣喜之意,“能装下,哈,哈哈……”

        这剑鞘,真的是坚囘硬啊!

        坚囘硬的太合他心意了。

        虽然富田正一那边也知道这玩意很坚囘硬,还和一把很锋利很锋利的武士刀碰撞过,但不得不说,这玩意毕竟是很正规的古董,谁也不会轻易那它乱试乱玩,人家知道那个不也是因为不小心才碰撞到的么。

        如果他们真的敢随便试,恐怕就会发现这把剑鞘的剑影,会超出想象的。

        可惜,一把可能价值几千万囘人囘民币的古董,金贵无比的东西,谁敢随便乱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