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431章 成什么了【五千字大章】

第431章 成什么了【五千字大章】

        东京都、世古田区,一座旧式日风弥漫的庭院外,路边的樱花树间,徐徐的灯光照耀,显得深邃幽静,街角一处yīn暗地,两道身影都是一动不动,盯着远处庭院的正门

        “临风,你消息准不准?”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不管是庭院还是街道都是毫无动静,黑囘暗中的一道身影才蓦地开口,操着一口流利的中囘国北部内陆乡音道。

        “放心,这就是那个瘪三的家,咱们在这守着,他总要回来的,一等他出现咱们就干翻他。”那句话落地,另一道身影也同样操着乡音回话。

        说完这话徐临风更是mō了下腰间的砍刀,眼中也射囘出一片森寒之意。

        他本只是一个普通青年,来东京也只是留学,留囘学囘生,也并不是个个都出身大富大贵,一样有靠自己的才学和机遇争取到这种机会的,徐临风就是此类,家庭很是普通,靠着以前的辛苦才能出国留学,读的也是极为不错的学院。

        原本以他的能力只要顺顺当当毕业,到时候不管是在东京找工作,还是回国都应该能博个不错的前程,这对于出身小县城普通工薪家庭的他来说真的是很不错了。

        可惜他却有些遗憾,自己恐怕不能顺顺利利毕业了。

        原因就在于自己身侧的哥们陈鹏,陈鹏和他算是老乡,是同一个省,家境同样一般,学习也很出sè,原本的生活轨迹应该是和他一样的。

        只是这人在大学校园里恋上了一个日本妹子,那个妹子人很不错,都是成年人,徐临风也知道不能以偏概全,不管是哪个国囘家哪个民囘族,内部都有各式各样的人,只要人可以,他自然是衷心祝愿自己的哥们能抱的美囘人归。

        而一开始那个日本妹子也的确很欣赏陈鹏,两人也逐渐走到了一起,谁想到有次出行逛街,却被一个男子上来问询那妹子愿不愿意做某些兼囘职,当着陈鹏的面。

        结果陈鹏自然是怒不可遏,直接把那人揍了,谁知道就此闯了大祸,事后那人直接纠结了一批人不止把陈鹏揍得半个月不能下chuáng,而那妹子竟然也失踪了。

        说是失踪事实上是被抓了,徐临风亲眼见证这一幕的,只是想去营救时根本赶不上汽车的速度,才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边消失在街头。

        而后徐临风立刻报案,两人留学的学校也算有些名气,原本他以为上报之后,校方会大力支持,毕竟学囘生被抓对校方也有一定影响,谁想到……谁想到校方查是查了,但查了两天后结果却被女方的父亲告知妹子在家,准备暂时休学,而等他赶去问询了之后,那边却对两人横眉冷对,压根什么都不说就向外赶人。

        这件事透漏着古怪,徐临风亲眼见到抓囘走妹子的就是那个带人殴囘打陈鹏的男子,怎么对方家里会是那种反应?

        他就是瞒着徐临风费心调囘查,足足用了一周多,直到陈鹏可以下chuáng时,才多少打探出一些眉目,那妹子的确是至今都不在家,而是在一个大型娱乐会所内被调囘教着。

        是的,被调囘教!

        准备调囘教完毕后拿第一次shì奉某些大人物,说来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那妹子不止美艳动人而且至今都还是处囘女,哪怕和陈鹏交往了一阵子依旧如此。

        或许那边也是发现了这个,才没有立刻把她推进火坑什么的,而是选择了调囘教之后奉献给大人物。他的家人或许也是已经收了什么或者面对什么压力,竟然对此事视若无睹,还主动帮着隐瞒。

        这一切都是徐临风自己调囘查出来的,等陈鹏出院后,找不到自己的女朋友,一番问询下,徐临风虽然想瞒,但最后也只能无奈说出了自己的调囘查结果。

        一听这个陈鹏直接怒了,撑着还不算灵便的身囘子就想去救人,只是被徐临风拦了下来,说只靠他们两个根本不可能实现这目的。

        那妹子眼下所在的地方戒备是很森严的,而且还和各方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都已经试过以陌生电囘话报警,但世古田区的警方却压根爱理不理。

        警是报了,人家的夜场依旧红火旺囘盛日进斗金。

        报警没用,学校也表示不插手了,毕竟人家家长都出来掩饰了,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冲进去救人同样不现实,那里面安保工作很是严密。

        想来想去两人只是愕然发现他们面对这种事根本无力可施,只能眼睁睁等着,等着那边被调囘教好了之后奉献给什么大人物……

        几乎是被囘逼到了绝境,陈鹏才直接咬牙决定,就算自己救不了自己的女朋友,也要拉一些人陪囘葬。而在得知对方的打算后,徐临风也只是默默不语的选择了支持,这种支持包括和陈鹏一起来到了这里。

        前面那家宅院就是上次带人掠走陈鹏女友的男子所住之地,不过现在对方却不在家,这倒不是他们进去查探过,而是几个小时前徐临风刚来这里确认地点时,恰好看到对方坐着车离开,而后就给陈鹏打了电囘话,两人也一直在这里等到现在。

        “临风。”等徐临风话语落地,黑囘暗处才又是一阵沉默,沉默了个几个呼吸,陈鹏的话语才突然响起,“你还是别去了。”

        “开什么玩笑呢,这种事怎么少得了我。”徐临风却咧嘴一笑,lù囘出一口灿烂的白牙。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要不是你说不定我早死了,咱们哥们能在这异国他乡认识,本就是缘分,这件事,有你就有我。”徐临风再次一笑,他怎么不知道陈鹏可是之后的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可是那件事很危险么,说不定都会丧命。

        他自然也深切知道这件事的危险,毕竟他又不是白囘痴,而是一个很聪明的高材生。

        如果自己真死了,那对自己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个重大的打击吧,他更是亏欠了养育自己的父母很多很多,但是为了兄弟,有些事根本容不得他犹豫。

        在刚来日本那年,有次自己大半夜发烧,还是雷电交加,要不是陈鹏半夜起chuáng撒尿发现不对,帮自己处理了一下后又背着自己不顾风雨跑去求医,自己真的早就可能死在宿舍了,那次送到医院后,医生都说幸亏送来的及时,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他那次真的是高烧,神囘智早就模糊不清了。

        他们留囘学囘生宿舍总共四个人,但其他两个却是对他发烧一事漠不关心,什么人值得自己付出,他心里自然也有本帐。

        男人之间或许不会说些太肉麻的话,但做起来事,却不会有丝毫犹豫。

        “你小子,这是要我下辈子都亏欠你啊。”陈鹏听了这话,才也蓦地低叹一声。

        “嘿嘿,谁让咱们是老乡呢,俗话说得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会儿你可别真哭了啊。”徐临风再次一笑,不过在嬉笑中他却突然身囘子一紧,“来了!”

        随着这话,前方街道远处蓦地就驶来几辆车子,直直冲着那个深宅驶去,想来应该就是目标。

        不过就在徐临风观看着的时候,本是在他后面的身影却突然一举手,嘭的一下就重重击在了徐临风脑后,徐临风也直接身囘子一软,噗通一下就栽了下去。

        “操,你这贱囘人,一直都蛮警惕的,哥囘哥前面想下手竟然都找不”等这位爬下去,陈鹏才蓦地低骂一声,是啊,他怎么能眼看着哥们和自己一起去送死?

        只是在自己表达了意思后这家伙非要一起来,而且主动出来打探,等他接到电囘话过来要劝这位回去,对方一直不肯,那时候他就想下手搞晕他了,奈何这货一直很警惕,甚至自己已经加了安眠药的饮料他都不喝。

        也是前方目标真的出现后,这货才终于因为紧张而疏忽了自己。

        “贱囘人,你还是睡觉吧,等你睡醒,一切就都结束了。”下一刻,陈鹏才蓦地起身,站在原本的徐临风所在的位置观看前方。

        随后就见到三辆车子逐一抵达院子前,而后没有丝毫停歇的开进院子。

        而他也很快就在附近攀爬上了院墙,隔着墙壁观察。

        一路见着三辆车子继续前行,在宅院深处的别墅前停下,随后才又看见几道身影逐一下车。

        最先下车的,正是那个让他恨不得剥了他的皮的家伙,那是一个三十多岁,一米六五左右的青年,长相倒也是很帅气,穿着也很得体,不过此刻那位在下车后,却像是马屁精一样屁颠颠跑到中间车子的车门处,弯着90度腰开车门。

        车门打开后就从上面走下一个一米七囘五左右的男子,看上去也很年轻,年纪竟和他差不多,而在对方身后也很快走来两个一米八五左右,魁梧有力的壮汉,像是保囘镖类人物。

        “操,这就是什么大人物?尼玛这么多人在,不好下手啊,可惜搞不来枪,不然……”

        看到那一幕陈鹏脸sè也yīn郁起来,别墅门前此刻整整站着一排七八个西装男,加上从车子里下来七八人,这都是近二十个了。

        所有人都在弯着90的腰向那个中间的青年鞠躬,态度简直恭敬的令囘人囘发囘指。

        这绝对是大人物啊,可是,可是这人物也太大了吧,陈鹏敢自己卯上劲过来找对方报仇,主要是他平时也经常锻炼身囘体,还多少学过一些跆拳道什么的,虽然不怎么入流,但平时对付两三个普通人还可以。

        但眼下前面一群近二十个,里面还不乏一些看上去凶猛可怕的高大壮汉,这也真让他心下打鼓的厉害。

        也就在陈鹏犹豫间,却蓦地见到随着对方走向别墅前扑着地毯的台阶时,站在别墅门口的一人就轻轻拍手,跟着别墅大门内也迈着碎步走出一道高挑瘦美的身影,穿着旧式的和服,急急走到那个大人物身前,直直跪下要替对方换鞋。

        等那身影抬头的一瞬间,陈鹏一颗心就瞬间绷在了一起,仿佛被人狠狠捅上几刀,又翻来覆去的绞割一样,那道身影正是他的女朋友赤坂直子。

        徐临风打探的消息里,她不是被对方关在娱乐会所里么?怎么已经在这里了?消息有误?

        而且看上去她已经被调囘教的差不多了……不然哪会这么顺从的直接见了对方就下跪,主动替对方换鞋?

        那晚上,是不是?

        “我囘操!”虽然知道自己若是现在冲出去,对他而言肯定是九死一生,基本没有活路,但这一刻陈鹏真是有些忍不下去了。

        ……………………

        同一时间。

        别墅门前看着跪在自己面前要替自己换鞋的和服美囘女,周明落也愣了一下。

        到东京已经有几个小时了,整个东京都很大,下辖23个特别区,27个市,5个町,八个村,还有两个小群岛,周明落等人登船靠岸时,不出小周所料过来接待的就是本地黑囘帮,而且不止一个。

        搞得小周也有些心下古怪,怎么自己到哪都是黑囘帮接待?现在他手下真是太鱼龙混杂了,一群佣兵是亡命徒狠角sè,扯上关系的还有各地黑囘帮,包括海盗什么的,甚至连深海之下的妖兽都有关系,这搞来搞去他自己都快成什么了??

        当然这些古怪也只是一闪即逝,本地黑囘帮接待之后,周明落自然是什么都不管,处理那批银矿石交给佣兵们打理就行,他自己则是带着张北望和青木浅野就随着黑囘帮们的接待上岸休息。

        眼下这个大宅,就是世古田区一个黑囘帮组囘织头囘目旗下的物业。

        他当然不知道此刻已经有人把他恨得半死,已经想一刀宰了他了,更也不知道脚下的女子其实只是迫不得已才出现在这里用如此恭敬的姿态对待自己,不过他还是有些不习惯。

        哪怕只是黑囘帮们自己为了表示恭敬才给他刻意安排的。

        “周先生,这是赤坂直子,周先生难得来一次东京,毛利实在深感荣幸,这几天您的起居就由直子负责,请您放心。”在周明落愕然时,只有一米六五左右的毛利小五郎却是快速上前,依旧是弯着腰赔笑,而后瞥了青木浅野一眼,才又诞着脸道,“直子还是处囘女,如果周先生有兴趣,可以随便享用。”

        “……”

        一番话落地,直接把本就在愕然的周明落给雷的外焦里nèn,虽然知道这是黑囘帮人囘士,能说出这种话也不值得意外,但他还是无语了。

        这些家伙接到自己属下的电囘话时间也不长吧,这么快就找了个处囘女过来让自己享用?

        再次低头下看,他也发现眼前的女子,真的是漂亮。

        屈身跪在那里,繁琐的日式和服下,围衬着一张清纯靓丽的瓜子脸,肤sè白囘皙细腻,擦着淡淡的浅妆,表情却有些似哀怨似祈求,楚楚可怜的模样,真的让人在怜惜之余会忍不住升起一丝邪火。

        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囘女,却跪在自己脚下恳求自己施舍样的抬脚让她进行下一步服shì?

        那种感觉真的很怪。

        小周都差点没忍住,甚至也真有一股邪火生腾,主要是对方的姿囘势,表情,真的太liáo人了,越是楚楚可怜软弱无助的模样,岂不是更越容易让人升起一股摧囘残yù囘望?

        “我擦。”心下暗骂一声,周明落才黑着脸道,“还是撤了吧。”

        是的,他并不知道脚下的女子来历,并不知道对方是被囘迫才这样做的,可就算不知道,就算那是一个妹子心甘情愿这样服shì他,他也不习惯的。

        却没想到随着这话毛利小五郎顿时一怔,很愕然的看了看周明落,才又蓦地扫了赤坂直子一眼,“您?你看不上她?”

        下面的赤坂直子也直接变了脸,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惶恐,跪着的身囘子也直接发囘抖起来。

        “撤了吧,老板不是不喜欢这个女的,是不喜欢这个调调。”这次倒不用周明落开口了,而是青木浅野直接板着脸对毛利小五郎道。

        他们跟着周明落也不短时间了,哪里会不知道小周是什么人,以老板的能量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女人的话,什么样的妹子找不来?不过直到现在,所有佣兵们都是深切知道,除了老板娘之外,老板从不碰外面的女人的,他们也从来不会安排这个,不过这次下面的外围竟自作主张的安排来一个,他们也是有些意外。

        看来以后是得给下面叮嘱一下了,不能让那些人乱搞。

        等这话落地毛利小五郎才再次一怔,而后急忙就对着赤坂直子挥手,那位似乎也才像是逃过一劫一样,猛的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这时一声怒喝突然就从远方响起,“操囘你囘妈囘的!”

        标标准准的国骂,伴随着国骂,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才举着砍刀,势若疯狂的向别墅门前冲来,目标直指毛利小五郎。

        那一脸的凶悍和搏命之sè,竟也自有一股不弱的气势。

        只不过等众人猛的望去后,毛利小五郎也脸sè一变,怒喝一声八嘎,身侧十多个西装男都是瞬间mō囘向腰间掏枪。

        “咿呀大~”同一时间,本是刚松了口气的赤坂直子也蓦地发出一声惊呼,脸上也失去了所有血sè,充满惊恐和慌张看着直奔来的身影。

        而周明落见到这一幕却是再次一阵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