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414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第414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西区别墅,宽敞的三楼浴室,毒辣的太阳从玻璃天窗上射下,十多平米的浴池里,被太阳照耀到最舒适温度的清水里,周明落浑身都是一片惬意,半躺半坐在浴室台阶上,大半个身子泡在水里感受着莫名的舒爽

        喝完酒之后泡个澡的确是舒坦,还是接近夏季的太阳照射下,有微凉的山风吹柄而过,其实和海滨浴场神马的差别并不大。

        舒服的某人副副yù睡,不知不觉就陷入了小寐当中。

        午宴结束舌别了小黄和俞导演,回来之后小周就让一群人放了假,直接换来众佣兵们如潮的欢呼,对于住在西区的灵狐来说其实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很自由的。

        但不得不说除了沙琳和王游安两个女xìng外,其他人也有一点很不自由,那就是某方面压抑的yù望,他们就算在别墅里再自由,可也没人敢从外面带女人回来鬼混,所以唯一的**途径就是等着老板的假期而已。

        现今终于又到了假期怎么能不jī动e

        小周甚至也打了电话到太区让熊昆等人也放了假,那边才是第一吹享受到假期,更是jī动的一塌糊涂。

        说起来他们被小周带着的时间不算很短了,可其实也不长,一直都对灵狐的假期充满了艳慕,现在老板也终于对他们开口了,自然jī动的不得了。

        他们,可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大老爷们啊。

        以前小周还不敢太放心让他们出去,也怕有的人一去不复返,毕竟那边收集的时间比较起来还不算很久,又知道自己那么多秘密,走了就消失的话可真不好弄。

        但现在小周也安心了,那一批家伙估计自己现在赶他们走,他们也未必舍得走了。

        最简单一个利益,他们提供十多个打捞点,现在只捞了四个,都还有,1个呢,有过第一次的分红,熊昆三个一吹赚了六干多万美金,你说还有几次机会呢,平时小周也待他们的确不错,偶尔更有其他来钱快的乎段,他们会走么?

        估计鬼混潇洒结束了,他们绝对一个赛一个跑着回来。

        当然诸神的涛副除外。

        搞定这事,他自己却开始舒适不已的泡澡休息,他一样是奔bō了那么久,同样需要休息的。

        不过也就在小周陷入熟睡时,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了浴室门内,手里更拿着一根细绳,先是趴在门外偷看了几眼,似乎确定周明落真的睡着了,体型变得也更加庞大的某熊才蓦地闪进了浴室。

        而后偷偷来到小周身侧,一只血盆大口也彻底裂了开来,一抹很yín龘dàng的笑意直直无限绽放。

        鬼魅一样跳进水里,水花都没溅起一点,某熊灵活的拿着绳子在手掌里翻腾,很快就系成了一个套索,而后呼的向下一甩,套索的一段直接切入水面,在水下也丝毫不见减速,嗖的一声套在了小周左脚大拇指和右脚大拇指中间某处地方上。

        再轻轻一拉,彻底系紧。

        跟着某熊才又呼呼把绳子另一端系在了水底某处排水通道口,哧溜溜就消失在了浴室了,熊棠里也再次无端端多出了一个手机6

        快速开始在上面按键,按足了号码某熊血盆大口里的笑容才越发yín龘dàng起来,更是嘿嘿嘿看着小周脑袋后方的一个手机。

        但几乎是同时,他还没有真的按下拨打键,小周脑袋后的手机蓦地就响了起来,悦耳的铃声下,周明落猛的一惊苏醒过来,起身就去后方拿手机,却没想到这一站起,却是左脚大拇指和右脚大拇指中间一紧,一疼,瞬间让小周啊的一声就弯下了腰。

        刹那之后周明落看着身上的细绳,不止身体上疼痛,也是满头黑线。

        这……

        事实上他却不知道,此刻在门外的某熊却是瞪目结舌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手机,似乎在疑huò自己还没按键呢,怎么那边就响了?不过已经达到了目的,某熊虽然疑huò,还是很快就贼笑着消失在了当地。

        就像一阵龙卷风一样不止很快消失在了三楼,更彻底从别墅里消失。

        “日,这才老实几大?”

        直到某熊消失周明落才终于回过神,更猛的向后看去,却压根看不到某熊的身影,顿时让他悲哀不已的拍了下前额。就算看不到影子也没有经毫证据,他也绝对可以肯定这是谁干的。

        废话,有这种恶作剧的除了某熊还能有第二个么?

        这真是让他哭笑不得,那家伙真是才老实几天啊,打捞开始前自己因为说过小东西几决,小家伙好像很不服一样每天装作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样子,充样子给自己看,似乎在证明自己很好很乖。

        那一段时间周明落的确觉得小家伙终于老实了,哪怕他是装样子,可过程里也的确很老实。

        可自从打捞开始,小家伙又觉得自己立了不少功劳,小周也的确屡屡表扬了他,顿时又眉飞sè舞的开始了yín龘dàng之旅。

        这种手段在货轮上时,他都听过见过好多次了,不过那时候都是小家伙对佣兵们下手。

        每每某个佣兵睡熟了,小家伙就会鬼魅一样出现,在人家左脚大拇指和右脚大拇指之间某处套个绳索,再把绳子绑的笔直然后就怪吼一声吓醒对方,当佣兵惊慌失措的惊醒,发现二老板血盆大口的对着他,又有哪一个不是亡hún皆冒加上脑子不清醒的时候本能反应,自然是急急向后逃。

        结果也是佣兵很受伤,某起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这一切都是周明落先听说,听佣兵们诉苦的多了,才刻意利用电网观察了一次,而后满头黑线的批了小家伙一通。

        可他真没想到这家伙敢把这招也用在他身上了。

        “这小太西还得关他禁闭口……”再一吹无语的摇摇头周明蒂才哭笑不得的去解细绳因为直到现在那手机还在响呢。

        终于解开绳索等小周忍着某处至今还微微有些不适的感觉从浴池里走出拿起手机,才发现来电显示是孙小辉。

        最初小周刚才还真以为那是某熊故意打电话惊醒他的呢,不过这都现在了手机还一直响,恐怕就不是了,而那也果然不是。

        “小辉,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很快接通了电话,周明落才笑着道。

        某熊还是等下再收拾吧,他现在是真心体会到了一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歇后语的意义虽然……虽然似乎某周小时候也经常听到父母对自己这么评价。

        笑声在手机里传递,等这话落地,那边别小辉的声音才响了趄来不过竟是带了一些紧张意味,“落舅,你现在忙么?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不忙,什么事你说吧。”这家伙平时还真是没事的时候也不怎么找自己,周明落对这话倒也不意外,唯一奇怪的就是别小辉电话里声音真的很紧张的样子,甚至在他附近还隐隐有哭声,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我想跟你借点钱口……”手机对面微微沉默了一下,才终于说出了话,不过很快的那边就又急忙解释道,“你还记得朱晓彤,上吹和我一起去你那边的那个女孩么,她家里安了点事,母亲住院了,需要很多钱做手术。”

        原来是这事,周明落听完才彻底明白过来,随后就道,“可以,那边情况严不严重?救人要紧。”

        一听这话别小辉才猛的松了一口气,跟着就再吹道,“朱晓彤的妈妈听医院说是风湿类重症晚期和病重症血管炎,双脚和小tuǐ已经开始严重溃烂,眼下最好的办法是截肢,手术费要10万。”

        等听了这话周明落才猛地一怔,原本那边开口借手术费,他还以为做了手术就可以好,那对他来说再贵的手术费,既然外甥开口了他当然都会给,毕竟在钱这方面他可从来不可惜的。

        其他不说,自己分摊给身边各种朋友,保镖们的金钱都要以亿计了,对亲人他更不会可惜。

        可他也没想到那边要做的手术是截肢。

        截肢手术即便很成功,以后那位朱晓彤的母亲恐怕也要依靠假肢生活了。

        略微沉思了一下周明落才开口道,“小辉,我问你一个比较认真的话题,你也老实舌诉我。”

        “什么?”猛地被小周这么问,孙小辉才一怔,有些奇怪的反问。

        “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朱晓彤?”周明落不得不问,如果自己外甥真的很喜欢那边,那他钱会给,不过自己恐怕也要过去一趟了,有他在再重的风湿症也能痊愈,哪里还需要截肢,不过需要截肢的手术,若想复原的话恐怕也需要不少流水符。

        换了陌生人就算周明落会觉得这种事很悲哀,但也不可能随便帮人,毕竟他一天才能积攒一道流水符,随便帮一个人需要做截肢手术的人恢复健康都可能要他积攒很久。

        而这个世界又有多少人需要帮助?如果他滥好人到见人就帮,那就是累死一辈子,也真帮不了几个,毕竟那一年下来也可能最多帮十个左右需要做这种手术的人痊愈而已,他自己的符策还准备长期储备起来帮自己的父母改善日益衰老的身体呢。

        所以这种事他必须问清楚。(参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