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387章 真的不好说【第五更】

第387章 真的不好说【第五更】

        深夜的新川市海洋野生动物园,不似往常那样松懈,此刻这里反时而有身影打着电灯晃过,观看圈养老虎、狮子等猛兽所在地。

        这些身影的频率还很高,几乎每隔十几分钟就会过来一趟,没办法,正常情况下的动物园夜间是绝对不会有这么高频率的巡视的,毕竟园区很大,要全部安排着巡视,那得多少人啊,现在就是划分成四个区域,每组两人,要不停在区域内巡视,一巡视就是半夜才换一次班。

        谁让前几天出了那么大的意外呢,圈养园里几头棕熊所在的棕熊馆竟然铁门大开,而后整整五头棕熊不翼而飞。

        这乐子真大了,而且让人疑huò的是除了五头熊所在地的铁门牢笼大开之外,整个动物园其他地方依旧是看管的很严实……大门什么的都是锁着的,结果他们第二天发现情况后足足找了很久很久,一样没有丝毫结果。

        结果承包下这个动物园的刘老板当场坐蜡了。

        新川市海洋野生动物园以股份经营的形势承包给了民营企业家,虽然政府每年会按时拨一定的款项过来,不过这里的老板并不是体制内的人,只是一个商人。

        而不可否认的经营动物园也是一个暴利的行业,每天只是门票收入就足以让人赚翻了,能承包下这个地方的人自然也是顺手发财,更别提很多动物园内除了门票之外,更有不少地方都有园中园二次收费,以及在园内建筑游乐设施,进行圈钱的行为,你虽然在太门口买了票,但进来参观园中园或是想玩这些设施一样要交第二次钱。

        别看每个十块八块不多,可挡不住人多,那钱几乎是雪球一样滚滚而来。

        这些情况也其实很常见,别说是动物园就是一些城市的人民公园之类里面一样有大量类似的情况。这就是个小金矿……能承包下动物园的人必然也有自己强硬的关系背景,否则哪里轮到他来检钱,据说只是据说这位刘老板是市里市委时书记拐弯抹角的亲戚,虽然不知道拐了几个弯,可也是认识市委书记的人,所以在包下动物园之后,这位对于园中园、游乐设施等等更是极为热衷。

        甚至对待动物也颇为苛刻,比如卖小饿大什么的,大老虎生了小老虎,少报一只走sī卖出去而且大的也不喂饱每天让他们饿的皮包骨头一旦游客来了,就可以让游客花钱买食牧喂给老虎,一来游客们花钱花的贵,老虎也吃饱了,二来他也省出政府们拨来的饲养款项什么的,何乐而不为。

        这一切其实对于在园里打工,一些真正热爱动物的人来说是深恶痛绝的,可没办法谁让刘老板背景惊人呢,不过这一次乐子终于大了,刘老板就算是有背景一发现动物园里失踪了足足五只棕熊,而且是全部从整个园区凭空消失,几乎掘地三尺都没找到,这真是好像对面有人掏枪对着你一样,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刻他会不会开枪,又开枪打你哪里,时刻受着死亡yīn影的威胁。

        整整五头棕熊再,还有两只成年棕熊,一出门伤了人,伤一两个还好说,但要是伤的多了可不是把刘老板往死里坑么?毕竟远乱子一出,他再牛也扛不下来。

        为此真的是不到两天时间,刘老板急的头发都白了许多,因为这件事不止没能捂住,还被人刻意捅了出去,在整个城市范围内引起了一定的恐慌,或许那些捅出去的人不是针对他姓刘的,但他却绝对是最主要的负责人,万一那几头消失的棕熊要是突然从哪个闹市区下水道下面蹦出来,连续伤个几十上百人,估计时书记都抗不下来的。

        以前的小金山,现在无疑成了巨大的夺命之剑啊。

        他现在就是想跑路都跑不了。

        甚至可以肯定,就算到最后真的是最好的结果,那几头棕熊全部安全找回来,刘老板在这里也绝对干不下去了,听说市里几位领导包括时书记在内,都曾点名批评过某人,可想而知那些大佬有多震怒了。

        就算找回来有这样的惊吓,估计市里主要领导也得把他给整死的,你吓谁不成,但把市委书记市长等都是吓得每天提心吊胆的担心不知道哪里会出现棕熊杀人的命案,人家会当没事发生才怪了。

        “也不亏他,天天把这些动物折磨的,一头成年的老虎,每天只喂一点鸡骨头,剩下的全等着游客们进来花钱买东西喂,赚钱也没这么黑心的,政府每年拨过来上千万就是喂养这些动物的基金,擦,原来一千多万每年就是买一堆鸡骨头,尼玛那根本就是他们吃剩下的。

        “是啊,建那么多游乐设施,不知道对动物影响多大么,人天天活在这些噪音里都得精神崩溃,何况是动物,我在这干了几年,可真是亲眼见到太多小东西都被噪音折磨的抓狂,最后被当成垃圾处理了。”

        棕熊馆不远处,两盏灯光晃过,过程里更伴随着一些低语,穿着员工制服的两个青年边走边说,话语里对于这次的事更多的却是一种泄愤似的低骂,对于自家刘老板的无妄之灾,更是只有庆幸和拍手称快的冲动。

        没办法,其实这就是大部分动物园底层职工的心态,能在这里干活,最苦最累的事情都是他们干的,照顾动物什么的也都是他们亲力亲为,就算一开始对这工作不感兴趣的,时间长了自然也会对动物生出许多感情来的。

        可他们却又要眼睁睁看着园里大量动物受到各种折磨和压迫,只是为了满足某些个别人的sīyù,暗地里骂几声实在已经是最轻的了。

        “嘿,要是我能找到那几头熊,说不定还能因功获得赏识呢,毕竟这事都让一帮市领导头疼了,我要是解决了这个难题肯定会让人记住,到时候最好能承包下这个动物园,那就发到了,不过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像姓刘的那样没良心,娱乐设置拆掉,让动物吃饱……”

        又走出几步在虎山看了看,里面几头老虎也都在安安静静的呆着,两道身影里一个个子较高的才低叹一声,眼中不无幻想。

        “拉到吧你,那几头棕熊你知道四天前都吃了什么不?每头熊小半碗剩饭而已,成年人吃那么少都得饿的贴肚皮,何况是棕熊?这就是那家伙说要使劲饿,到时候参观的人才会花钱买吃的,那么饿的家伙要么一出去就伤人找吃的,要么就直接饿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这都四天了还没一点消息,肯定是饿死了。”

        另一道身影面对同伴不无则的话语,此刻却是不屑的轻笑一声反驳。

        他们是可怜这些动物,是觉得姓刘的太无耻,但也没办法,园里有sī下的规定,谁要是敢sī自喂那些家伙们发现一次扣一个月工资。

        曾经有个看不惯的狮子管理员夜里偷偷喂狮子,结果后来游客们买东西,狮子不饿也就不吃了,一下子……那管理员直接说大不了辞职,还要揭幕爆料什么的,跟着就被人整进了监狱。

        有这前车之鉴谁还敢乱来,他们也就是一些讨生活混饭吃的人而已啊,就算再看不惯,迫于生活压力也不得不忍着。

        “嘿,也真是奇怪了,你说那几头棕熊那天怎么消失了,好像见了鬼一样,除了在棕熊馆附近的大门开着之外,尼玛其他地点根本没有丝毫痕迹,找了警犬过来也闻不到一点踪迹,不会真凭空消失了吧。

        听了这话那身影才讪讪一笑,自己的确是异想天开了。

        可就在这时突然就有一声低低的吼叫从前方响起,直接吓了两人六跳,结果等他们循声望丢,才愕然发现声音正是从前方几十米外的棕熊馆传来的。

        而那吼叫认真辨别一下,竟然也真的似乎是棕熊的叫声。

        “不是吧?”

        “棕熊的声音?”

        一下子两人全jī动了,彼此对视一眼,全都一手照着灯光,另一手的麻醉枪也紧紧握着,快速向前跑去,等真的跑到棕熊馆前,一眼看到下面的情况时,两人才又瞬间呆了,熊,整整五头棕熊,此刻正全都像是虚脱一样瘫在棕熊馆里面,而附近的铁门什么的却全是锁着的。

        不过这五头棕熊可不止是虚弱,更是全都被**了所有毛发,光秃秃的分外滑稽。

        可等下一刻之后两人中一个还是立刻认出了,这就是那消失的五头棕熊,因为他就是以前棕熊馆附近的管理员,清楚知道五头熊的各种特征,其中一头小熊断了一颗牙齿,现在正瘫在地上的发出虚弱吼叫的小棕熊,也恰好是在那个位置断了一颗牙齿,还有另外四个,各处细微的特征也全是和他印象中的一一对应,几乎没差错。

        “不会吧,真见鬼了,我们刚才没有听到一点动静,怎么这些东西劝回来了?还有怎么全都没毛了?”那棕熊馆的管理员瞬间瞪圆了眼,下一刻他才立刻jī动了,真的回来了?这可是大好事,得马上上报。

        就在他拿出手机准备拨号时,另一个身影却突然拦住他,“你干什么?”

        “打电话给宋主任啊,这五头棕熊回来了!”

        “你白痴啊,打给他干什么,到时候功劳肯定被他贪了,那家伙不比姓刘的好到哪去,我来打这个电话,我有个亲戚在市局做**,让他打给局长什么的,直接报给上面,我们就发达了,你想不想让这些动物真的过上好日子?”

        “……”

        两道身影正在低声争论时,动物园某处yīn影下,一人却也在快速向另一人说着什么,等那人听清楚一切后,却也瞬间沉默下来,随后才无奈一叹,古怪的mō了mō手臂上的金环蛇,这次小四干的事,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真的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