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329章 公盘第一刀

第329章 公盘第一刀

        大喜中,周明落直接上前拿起了那块毛料又一番细细打量,才冲着摊主开口道“老板,这块料子PS万卖不?”他刚才早就看的一清二楚,现在看看也只是装模作样罢了

        而这块毛料表面上的猪鬃癣的确是臭名照顾的恶癣,能扎进石头内部甚至无处不有,破坏xìng极大,里面那块玻璃种祖母绿也略微受到了一定影响,不过还好的就是这猪鬃癣并不多,只有零星一些,而翡翠被影响的面积加起来也不过掌心大小,就算把那些剔除掉,这料子都一样价值在三千万以上的。

        至于刚才那青年所说的霉松huā,却是一种有发霉感觉的松huā,不鲜艳,各种形状都有,赌垮的多切涨的少,属于不好的表象之一,但眼下这块翡翠明显根本没有受到霉松huā的影响,毕竟那只是赌涨的可能xìng小,而不是没有。

        一听周明落的话那摊主倒是一怔,其实这块料子他也不看好的,不然也不会放在全赌料子里切都没切,却也没想到一上来就有两个人先后问过。

        虽然第一个家伙让他纠结的厉害,直接砍了20万的价,纯属坑爹,但眼前的小周倒也还算地道“45万?不行,刚才你也在呢,我的话早就明说了,最低48万。”

        刚才那小青年和他砍价时周明落的确就在这里,他也见到了。

        “45万我直接拿走。”周明落却不以为意,再次笑着开口,以前他赌石的时候很少砍价,那是因为去的地方基本都是有熟人带路,老板给的也都是实在价,根本没有砍的必要,但现在完全不认识的人,自己随口砍一下也是常理。

        等这句话落地那老板才蓦地一愣,随后就爽快的道“行,那就45

        万!”接下去周明落按耐着惊喜,直接就开始刷卡转账,这样的摊位附近,每一个地方也都有刷卡机,刷卡的过程中,中年摊主倒是乐呵呵的道”“大兄弟,还是你实在,刚才那家伙一次砍一半,尼玛真以为这是地摊买衣服啊,32万,也亏他说得出口,我连本钱都回不了。”这些赌石自然不可能是老板自己生产的,而是从缅甸买来的,成本一样是不菲的,也怨不得这厮有怨气了。

        但这话却让周明落无语,只是轻声笑笑并不回答。

        刷玩卡以后他才也蓦地松了一口气,这极品毛料终于到手了。

        就在他抱着毛料从刷卡机处走出时,那边直接就走上来一道身影“周先生买好了?”

        却是原本散开的宋腾飞此刻也抱着一块毛料走了过来,正目不转睛的看向周明落手里的料子,他可是一直存了和周明落比一比的心思,自然颇为关注,不过看了几眼后,他才也愕然摇头,这料子虽然是白沙皮,有一定几率出产玻璃种、冰种等极品翡翠,但却也只是白沙皮里的普通货,并不是白盐沙皮那样的极品。

        虽然有松huā却是霉松huā这样的恶松huā,有蟒,但同样有大大的恶癣。

        怎么说呢,周明落选的这块料子也就是好坏参半,而且凶恶表象要比赌涨的表象更多,真心不怎么样的。

        这直接就让宋腾飞嘴角翘起一块古怪的弧线,和自己选好的料子比,1小周这差太远了啊。

        “靠,这赌石,我看比在澳门赌场还刺jī,腾飞买的一块料子都要近二百万,要是切垮了,一次就赌没了。”在宋腾飞古怪的轻笑中,一侧的林浩倒是轻声开口,眼中还有一丝难掩的震惊。

        以林浩的身价也就是几百百净资产,一块赌石毛料就要近两百万,要是一刀下去就没了那也太刺jī了,他在澳门玩了那么久也就是输了几十万而已。

        别说是他,就连第一次见到赌石的苏淳也是眼睛微微发直,拿着惊疑的眼神看向宋腾飞。

        被这样的神sè注视宋大少倒是一脸的自得,说起来他们三个都是标准的**,而且苏淳老子才是级别最高的,标准的交通厅厅长,正厅级高干,但一个内陆不怎么发达省份的交通厅厅长,实际上真比不得鹏城那样的经济特区内一个区委〖书〗记的。

        “明落,你这块石头多少钱?”林浩在惊叹之后,更是直直看向周明落手里的毛料,又是一块破石头啊。

        “4明落笑着点头,也看了宋腾飞手里的毛料一眼,一眼后就是失笑不已,这家伙买的料子是自己刚才看过的一个半赌料子,表象倒不错,切出来的地方是金丝种,黄沙皮,伴随着丝行松huā,卖相真的不错啊。

        但可惜的是里面的金丝种只有两厘米的厚度,长宽也只是三四厘米左右,切出来也就是能卖个十几万左右。

        但那块料子却不小,是个长条形,粗细还没有碗口大,却足有三十多厘米长,价值自然也不菲,接近二百万的价格,没想到这位挑来挑去竟然挑了个大垮的。

        “45万,这石头也还行。”等这句话落地宋腾飞才再次一笑”“既然选好了石头,那咱们去切一把?”

        周明落的毛料哪里是也还行?根本就是有八成把握切垮的。

        “是啊,明落,去切石吧,让我看看怎么个切法。”林浩也在一侧〖兴〗奋的开口,这一块破石头竟然也值45万,他可是耐不住好奇想看切石了。

        明落再次点头,切石那是一定的,诚如之前王锋芒几个所说,自己要是在这里切出极品来,说不定会引得那些玉雕大师自己找上门来帮自己雕刻的,现在手里有这么一个宝贝,他当然要现场切石了。

        而宋腾飞自己要撞上来,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点过头之后,一行人才踏步朝着解石机摆放的位置走去,行走中除了林浩和苏淳一脸的〖兴〗奋外,周明落和宋大少倒是全都步履稳健,这一幕也很快吸引了黄晶晶等人的注意,全都放下手里正在观看的毛料走了过来。

        他们却是早知道看小周切石本就是一种极大的刺jī,现在这是周明落在这里第一次出手,自然不愿意错过。

        等到达地方后因为公盘才开始不久,所以解石机基本都还是空着的,两人直接在外面画好了切线,就把毛料一一放进了机器。

        而一见到有人解石马上也有更多人围了上来。

        “现场解石,这么快?”“呵呵,这算是这次公盘第一刀了吧,不知道能切出什么来。”“要是能切割冰种,那可是大大的好兆头啊。”

        “玩去吧,冰种哪是那么好切的,一个半赌毛料lù出来的是金丝种,已经定型了,只看里面料子的大小,以及有没有被破坏了,另一个全赌的,我估计出金丝种的可能xìng都不大。”

        围上来的诸人都是〖兴〗奋不已的开始等待,这毕竟是公盘第一刀,还是很引人关注的,两台解石机附近很快就围上了几十人,差不多把当地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专家们也在期待中开始了职业点评。

        甚至更有一道声音突然低叫一声道“那块全赌的料子被人买了?

        刚才我是想买的,可惜价钱太贵,那表象不值那个价。”

        一句话倒是有不少人向当地看去,跟着就见到一个微微皱眉的青年,就连周明落也看了过去,发现那个就是刚才站在他一侧砍价的青年,这位也来了?小周心下顿时升起一片古怪情绪,若是等下被对方发现里面切出来的是玻璃种祖母绿,不知道这位会不会抓狂“明落,不对啊,我看附近不少人都对你的料子没什么信心啊,这要是一刀切垮,几十万就没了。”听着不少专业的点评,林浩才蓦地看了周明落一眼,1小声嘀咕道。

        他真的一点都不懂,可是那么多人不看好周明落,他自然也有些紧张。

        倒是宋腾飞在此刻又扫来轻松的一眼,很是悠闲的样子。

        “呵呵,马上就切出来了,等着看吧。”周明落也不以为意,只是笑着摆摆手。

        时间也在一片纷乱中静静流逝,很快前面的一台切割机就停止了运转,是宋腾飞的毛料,等机器停止后宋腾飞才踏步上前,直接取出了毛料,而周围所有声音也立刻消散,全都目不转睛的向当地看去。

        “啪”的一声,等毛料从中间一分为二,直接lù出了里面光华平整的石头切面,没有一丝绿意,垮了!!

        “责,垮了!”

        “是啊,第一刀切垮了,不过这似乎也正常。”

        一刀垮附近立刻响起一片叹息,赌石切垮很正常嘛,宋大少脸sè也是平静无bō,笑着道“这料子还有那么长,下一刀只要切涨,还是能涨的。”

        长条形的料子擦窗在左侧,但他这一道却是在右侧七八厘米出下刀的,剩下蕴含擦窗的毛料还有二十多厘米长呢。

        只是第一刀切垮倒也不用急,他的机会还多着呢,但等第二刀下去,再一次切开后,面对垮的一塌糊涂的料子,宋腾飞脸sè终于微微sè变起来,又垮了?这第二刀,他又向擦窗位置切了七八厘米,剩下的料子也只剩一半了。

        又是一片叹息声响起,那边周明落放进去的料子才终于切好。

        当切割机停止运转后,所有人才蓦地齐齐看去,这公盘上第一次切石,一块料子已经垮了两刀,剩下那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