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324章 还是不行!

第324章 还是不行!

        还是羊城南河路,挂着海风珠宝的玉器店外,两辆警车呼啸而来,进入玉器店抓着一群七八人鱼贯而出,呼啸而去

        这一幕倒是让不少路人纷纷瞠目看向玉器店,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进去那么多警龘察抓人?

        如果说一般路人只是疑惑的话,那么远方一辆黄色保时捷内的两人,此刻却全都蓦地脸色一沉,当场气的破口骂娘。

        “嘭”的一声,林娄光直接拍了下方向盘,恶狠狠的看向杜锋,“杜锋,你不是说能搞定么?怎么进去就被全抓了?我早就告诉过你那姓周的有两个保镖,应该有些实力的,你这都找的什么人?!”

        可不是,林娄光不笨,知道玉器店现在安保方面很不足,也只有周明落带的两个保镖还算有力,现在一群过去打劫的家伙却全被老老实实的抓紧了警车,他怎么会不知道是周明落的保镖摆平的?这让等着看好戏的林总情何以堪。

        感情自己在这等了半天,就是等着看自己派进去的人如何进局子的?

        “这……这,您先别生气,这件事怪我,是我失误了。”见林娄光色变着低骂,杜锋才也蓦地慌了,他虽然在羊城很有一些势力,但那些势力和林娄光比起来就真的是渣了,人家找他办事,自己之前也拍**保证办的干净利落,可现在的结果不就是裸的打脸么。

        但杜锋也是疑惑的厉害,小狼他们可是有枪的啊,竟然反而是他们被摆平了?那姓周的两个保镖到底什么来头?

        慌张中杜锋才面色一沉,再次开口道,“林总,这样吧,我再找一批人过去,这次绝对万无一失。”

        他也发狠了,就不信搞不定这事。

        但这话才落地就被林娄光一眼扫来,满眼都是鄙视,“算了吧,尼玛要是在失败了我可丢不起这么个人!”

        他对付姓周的,一开始让店里乱糟糟的,再让人打劫,再让有关部门关照一下,明眼的一看都知道是他姓林的搞鬼,但别人知道就知道呗,反正在羊城他也不怕。只要能把周明落整的欲死欲仙就行。

        可问题是你找人打劫竟然被一锅端了,再继续找人,若是再被端了呢?

        那别人可就不止是知道他姓林的搞鬼,更会笑他无能了。

        想整人都整不好,亏得这里还是你的地盘,那不是天大的笑柄呢,毕竟他现在可对杜锋没多少信心了,刚才那一幕不止是打了杜锋的脸,更是把他一张脸也扇的啪啪响的。

        “咳……”一句话就说的杜锋面红耳赤。

        “我还是直接进行下一步吧。”也不理杜锋的尴尬,林楼光直接呸了一声,才摸出手机开始拨号。

        电话很快一打就通,林娄光也直接笑道,“张局,是我。”

        “哈哈,林总最近又在哪里潇洒呢,可是把我老张都给忘了吧,今天中午我请客,林总一定要赏脸啊……”一句话落地,那边也立刻响起一片大笑,很是热情。

        林娄光也顿时笑着道,“哪里哪里,怎么能让张局你请客,该是我请才对,……”

        对面的张局就是羊城天海区工商局一个副局长,和自己关系也还可以,毕竟这家店以前可是林家的老店,就在天海区呢,那边自然也知道林家的能量,只要自己一个电话过去,那边肯定得屁颠屁颠过来办事。

        打劫不行,还是有关部门出动吧。

        想难为下姓周的,他还真是有多种方式和办都可以。

        寒暄之后林娄光才蓦地话音一沉,“张局,今天给你打电话,其实是有件事想麻烦一下你。”

        “呵,林总这话就见外了,咱们什么关系,有事你尽管开口。”那边一听,也立刻大笑起来,仿佛不管有什么事,只要对方说出来他都会去做似的。

        “那我在这里就先谢了,是这样的,我们林家在南河路的海风珠宝分店,昨天丢了,所以想请张局找人关照一下。”林娄光再次开口,话语直奔主题。

        但这句话之后正大笑着的张局才蓦地一愣,很快没了声息。

        “恩?怎么,这件事有什么难处?”没有听到想象中干脆利落的回答,林娄光才神色一凝,很是狐疑的道。

        他知道周明落自身也有关系背景,但他的关系都是在新川和他老家中合省而已。

        “咳,林总,不是我不想出手,刚才才有人打过招呼,要我们好好照看那间店,这个……有点不好办啊。”张局长这才苦笑着开口,如果林娄光能看到对面情况的话,恐怕还能直接看到正大摇其头的张局长。

        的确,这家店刚才才有人打过招呼啊。

        “……谁?”林娄光直接被噎了一下,差点被憋死,上一次打劫时自己出手后,被人家干净利落收拾掉,直接给他一个响亮的耳光,现在呢,还没出手呢就碰壁了,也太猥琐了吧。

        “是方少,方书记家的公子。”张局长也不敢隐瞒,直接开口说白了,他能隐瞒么,要不把事情说出来恐怕林娄光就会找他麻烦。

        这边林娄光他惹不起,大伯是省委副省长,可那边方少他一样惹不起啊,父亲是羊城市委副书记,还是主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排名极为靠前。

        当然,方少那位爷爷才是重点,那是前任边南省省委组织部长,还是连坐两届那种,在边南的威望不是一般的高,老爷子的人脉依旧还是在的,加上儿子也已经做到了市委副书记的位子,同样的正厅级高干,他能怎么办?

        “……”林娄光傻眼了,方家?擦,方家怎么会插进来一手,主动让人关照姓周的,这不是扯淡么。

        有方家插手他却是马上肯定过来,自己再想找有关部门关照下那边都有些不切实际了,毕竟下面的小局子哪个会因为他一句话和方家对着干?

        不得不说,林某人也的确不知道周明落曾经修复过一只青花葫芦,后来让两个闹别扭的老头子重归于好,那边都一直记挂着这恩情呢,以前想还都没机会,现在小周在羊城有了产业,可不正是他们多少出点力的时候么。

        林家以前虽然对周明落的能量做过搜集,但很明显那搜集也不太齐全,除了一些很表面化的东西知道外,其他知道的可就真的不多了,他们知道正在展览的定水带是周明落所有,还是因为有人暗地里刻意放风而已。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边已经有人关照,他再想下手明显不容易了。

        “我擦!”

        傻眼之后,愣了片刻林娄光才低骂一声,狠狠的挂了电话,让店里乱小周一去就摆平,让人去打劫,那边随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想发动有关部门,尼玛却发动不起来。

        他还能咋办?

        感情这次他真的白忙活了,一大早听到小周过来直接开车跑来看戏,结果却是看着自己丢人出丑了。

        “林总,别生气了,反正日子还长,以后害怕没机会收拾他么?我看这样,不如咱们去找两个妹子泡个澡,享受下。”见林娄光脸色阴郁的想滴出水来,那边杜锋才蓦地一颤,苦哈哈的开口。

        他也发现了那个姓周的真不是谁都能**的,林娄光都吃瘪了啊,但就算如此,他还不得不小心伺候着,万一姓林的把在周明落身上吃的瘪冲他**呢?毕竟今天也有他办事不利的因素在。

        所以得赶紧让林总消火才行,而他又恰好知道林总比较好色,某方面很强。虽说现在是上午一般娱乐场所很少有人,但他杜锋旗下可就有好几家呢,想去玩还分什么时间啊。

        听了这话林娄光再次冷冷的扫了一眼过来,胸膛也明显欺负的厉害,但不得不说他一时间也没好办了,真的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呢,现在去**下?

        “行,过了今天我再慢慢想办收拾他。”郁闷的一塌糊涂,林娄光才重重点头,也让杜锋脸色稍微一松。

        可是……可是……可是等一个多小时后。

        羊城天海区某家知名桑拿洗浴,一个豪华套间内却突然响起一阵惊恐不已的尖叫。

        “滚,给我滚出去!”

        尖叫伴随着喝骂,林娄光几乎是踢打着把一个浑身不着寸缕,身形凹凸有致,容貌也妖艳无比的妹子赶出了包房。

        “操,原来是个没用的东西。”女子似乎被打得不轻,跑出很远后才愤愤的低骂一声。

        而那边也直接响起一声咆哮,“杜锋,快过来……”

        杜锋也很快应召而来,手里都还拿着一瓶药,身后同样跟着好几个不管是身材相貌都极为出众的妹子。

        但不得不说,一个小时后包房内再次爆发一阵惊恐而又愤怒的大骂,“滚,都给我滚!”

        ……

        看着一群妹子狼狈走出,随后更全都冲一直在外面不远处守着的杜锋无奈的摊手,杜老板才也一个激灵,不会吧,这都吃药了啊,外加这么多极品妹子使劲全身懈数,还不行??

        杜老板也有些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