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314章 专家的挑战

第314章 专家的挑战

        “我们怎么办?”兴奋中,林娄光才期待的看向老者

        老者却是淡淡瞥了他一眼就踏步向周明落所在处走去,这倒让小林也一愣,才急忙跟了过去,一二十步的距离转瞬即逝,当走到周明落三人身后时西服老者才轻笑一声,“原来你就是周先生,失敬,久闻周先生偶得一部前人手稿,技艺惊人,老朽不才想和周先生切磋一下,瞻仰下前辈手段的风采,不知道周先生意下如何?”

        一句话,正在说话的周明落几龘人才转身看去,随后就全都一愣。

        还真来了啊!

        不久前黄大少还在打趣是不是要和姓林的再赌一次呢,没想到那边一转身就自己跳了出来?不过这一次跳出来的并不是林娄光,而是一个更老的老林。

        这边还没答话,自另一侧也蓦地泛起一道轻笑,“我当是谁,原来是你林安华,以你在这圈子里的身龘份,主动找周小友切磋不显得丢人么?”

        说话里原本是王锋芒请来的赌石顾问张老才踏步走来,王大老板亦是悄然跟在身后。

        不过在跟上前之后,王锋芒才立刻走到周明落身侧开始低语,“明落,不要轻易答应他,林安华在赌石方面的确很牛,在咱们这圈子里,他的名气……”

        赌石方面一个人眼力如何,究竟到了哪一步,其实并没有标准的判断界限,大致划分一下,真正登堂入室的称谓也就是宗师巨匠、大师级、专家级等等。

        而究竟每一个阶段如何区分,一样是没有明确的界限,这完全是依靠众人的公论,大家都觉得你的实力是最狠的,达到世界第一,其他人全都不可能比得上你,那你就是公认的王者。

        在这个圈子里最著名的莫过于二王,一个是缅甸的翡翠王,另一个则是京城里的白玉王,白玉王被称为白玉王,倒不是因白玉而出名,而是自身姓白,外加翡翠王的名字被缅甸那位拿走了,才被人称为白玉王。

        这两位就是泰山北斗级的角sè,当代活着的宗师巨匠,一身眼力经验在这方面几乎无往而不利。几乎是被整个赌石圈子里公认的王者,声望可怕的惊人。

        除了二王之外还有第二阶层就是大师级了,缅甸有一位大师专以解冰种而知名,此外就是国内北师、南师,同样是正宗的大师级水平,倒次于二王那种程度,这一样是无数人公认的论断,可以说那些都是高高在上的狠人

        林安华并不是大师级的人物,是大师级以下的专家级,但他也是专家级里很靠前的。

        不是有他坐镇海风珠宝不会到达今天这种地步,那是都可以压泰和行一头的角sè。

        有这种赌石专家坐镇,你就能有希望获得大量高级翡翠原石,让玉器店里不缺高档货,规模自也能更上一筹。

        这方面连张老这个一样的专家级人物都不得不承认,他是比不过林安华的。

        以往的王锋芒觉得周明落所得的手稿,可能是出自清末时期的宗师巨匠之手,而且那份手稿绝对记载的极为详尽,清晰,通俗易懂等等,不然周明落不会只靠着学习手稿,外加只是试验了几次就能做到那种地步,连解出几块满绿冰种和一次玻璃种。

        周明落自身就应该是那样的宗师巨匠教出来的弟子,只冲这一点他未必会是专家,但某些的技巧可能都是连专家也有所不及的,毕竟那都是宗师巨匠传下来的技巧,自然不是一般专家可以比拟的。

        他的整体水平未必能比得上专家,不一定能稳胜张老,可未必就不能互补,或是在看出一些张老都看漏的东西,所以他才会对小周这么热衷。

        但他毕竟是新手,亲身实验的次数不多,和林安华这样一个老牌的专家比起来,赢面真的不高。

        上一次他虽然赢了林娄光,可是林娄光一样是连个专家都算不上的,而且周明落还是三赌两空,最后一次能切出玻璃种帝王绿,未必就不是也靠了一定的运气,毕竟这个世界上就是翡翠王和白玉王来了,也不可能百分百保证能切出玻璃种帝王绿的。

        他这不是小看周明落,说实话他没资格小看对方的,只是林安华名头太大,他希望周明落能谨慎一些,就算他拒绝这次和对方切磋,说出去也没什么的。

        “学无先后、达者为先,我只是想和周先生切磋一下,你们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在王锋芒向周明落小声解释的时候,那边林安华却是轻笑一声,似乎很随意的样子。

        他现在的确很随意,挑战已经放出来了,不管姓周的接不接受对他都没有损失,对方接受,自己正好可以教训他一下,对方若是不接受那别人知道了也于他声明无碍,不可能再认为他和林娄光见了周明落调走就走,屁都不敢放一样。

        “哼,如果是单纯的切磋,那当然可以,恐怕你林安华未必那么单纯。”在林安华话语之后,张老才晒然一笑,以林娄光上次玩的程度,谁会相信这厮只是过来“单纯”的找周明落切磋一下啊,恐怕只要这边答应,那边就会立刻摆出条件的。

        到时候才是骑虎难下,你答应切磋了一听条件却又不敢了,可不是丢人吗。

        “呵呵,周先生也是大龘人物,咱们切磋自然要添一些彩头的,我知道周先生名下有一家秦汉阁生意不错,不如就拿这个来添点乐子,我这边,会把羊城海风珠宝的南河路分店拿出来,怎么样?”

        林安华再次一笑,既然被看穿了他倒也不再藏着掖着,那还真不是单纯的切磋,要赌就要赌的让对方心疼的。

        姓周的虽然财力丰厚,官方背景一样不俗,可要是能从他手里把秦汉阁挖出来,一样要让对方肉疼不已的。

        那家店他却也知道现在势头正火,在新川都已经跨入了一线行列,更有越来越火的趋势,估价至少得一亿左右,是的,秦汉阁装修布局加里面的古董,也就是值个四五千万吧,但经过把店名和传世国宝【步辇图】捆绑在一起的超级广告后,这店的空壳就价值极为不菲了。

        就像是可口可乐一样,一个名字和商标就能卖出惊人的财富。

        周明落就算再有钱,甚至他手里的定水带更是无价之宝,但那玩意也根本不可能出售啊,没法换成龘钱,不然换多少都是亏得。

        要是从他手里挖出这产业一样会让对弃肉疼,而且不提金钱价值,那还是对方的心血呢。

        不过他拿出来的东西却也价值不低,海风珠宝在羊城南河路分店一样能值一亿左右,当然,那是包括了里面的大量珠宝以及老店的产誉名气在内。

        他敢这么赌也自然是因为有绝对的信心,诚如那边王锋芒所说,他可是标准的专家级的狠人,周明落不过靠一龘份手稿起家,就算那是宗师巨匠的手稿,但那毕竟是手稿而已,不是宗师巨匠亲身传授,若是真正宗师耳提面背,培养出一个赌石专家级角sè再正常不过。

        但只靠手稿想马上培养出一个专家也未免太夸张了,那周明落绝对有希望成为专家,但现在这就不可能,毕竟他才多大,又接触过多少次赌石?这一行,知识和实践是同样重要的。

        不然如果输了哪怕只是一家分店,可对林家一样是个不小的创伤。

        “赌店?”

        “我就知道你姓林的没这么单纯!”

        这边的争吵让原本一样是在选毛料的李全中等人也围了上来,连那个天合玉器行的宋总以及马老板都也是没落下,可听清楚林安华的赌注后,也全都是轻吸了一口冷气。

        这厮也未免太狠了吧,这一赌就是要让人龘出血的啊。

        上次林娄光和周明落对赌也不过是赌的luǒ奔,输了的人丢面子是丢大了,但对自身实力真不的没什么影响,可这一次谁要是输了绝对得肉疼一阵子。

        一家店可不只是财富,对他们这种做实业的人来说可一样是心血的凝聚。

        “明落,还是别和他赌了,林安华名气真不是吹出来的,这样风险太大了。”

        “是啊,就算你拒绝了也没什么,他这样的名气来和你切磋,本就是欺负人,就算你拒绝,对你也没有丝毫影响。”

        李全中和付松也悄悄在周明落耳边低语,这倒是事实,林安华可是老牌专家级的狠人,去挑战一个后辈,哪怕这后辈谁都知道不简单,可总有欺负人的意思在里面,就算周明落拒绝也不会有人觉得他胆小不敢玩什么的,只会觉得那是理所当然。

        相反,如果周明落真的答应了,赢了的话自然会名声大噪,而且收下一间店来,可谓名利双收,这里面蕴含着巨大的利益,但若是输了别人却不止不会同情他,只会觉得他不自量力,以为得到一龘份手稿就可以目空一切,那输了也是活该。

        他们也真怕周明落为那利益心动,然后进了林安华舟套。

        年轻人年轻人,就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谁也不服啊,一时冲动就可能想找行内的老牌名家挑战,这种事却也经常会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