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299章 和解?难

第299章 和解?难

        “呼~”

        一年级组教师办公室的大门再次被从外推开,一名顶着啤酒肚的中年踏步入内,大眼一扫整个办公室,眼中就闪过一丝诧异

        几乎是同时,正在办公的几名老师全都笑着起身冲中年点头。

        “王校长。”

        校长也轸持的回了一句,而后才看向吴青青“青青,刚才刘川不是说他在你这么?人呢?”

        刚才也在办公的王校长接到刘川的电话,不得不赶过来看看,可是怎么他来了刘川自己反而没影了。随着王校长的话,吴青青先是拍了拍小周轩的脑袋,这才苦笑着起身走来“王校长,刘先生和周轩的家长出去谈事龘情了。”

        再次瞥了周轩一眼,她才接着道“事龘情是这样的”

        ………”

        先是把整件事妥善的解释一遍,随后她才道“您看,这本就是两个小孩子之间一点小摩擦,而且事龘情的真伪还没有弄清楚,我看事龘情没必要闹那么大龘吧。”

        吴老师虽然心下有了自己的倾向,但是毕竟还没有彻底证实,刚才的解释也只是把双方的说辞都讲了一遍,包括刘川说过让小周轩“回家多玩一阵子”的话。

        她不清楚对方和王校长的关系,可见对方一个电话王校长真的这么快过来,心下倒也打鼓的厉害,或许周明落已经上去和对方谈了,但结果如何还真是没谱啊,真要因为这件事让小孩子不能上学,那可就糟了。

        也是解释完毕王校长才恍然大悟,他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

        不过在清楚之后王校长也愣了,感情刘川喊他来是让他开除一个学生?这”

        ………不得不说,他多少了解一些刘先生,不然不会这么快赶来,可正因为了解他才知道事龘情八成就是姓周的那边说的对。

        可就算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办他还真没谱,一个电话就过来不是他和刘川感情好,而是知道那个人他得罪不起。

        “按说两个孩子的事的确不应该闹大,这样吧,等下过来看看他的态度,我帮忙说几句话,但如果他非要坚持,我也没办法”王校长真是无奈,虽然压根不想管这种破事,但他若不想得罪刘川就不得不违着心去干,否则他估计自己反而是家无宁日了,而且刘川不止是心狠手辣的人,和上级领导的关系也比他强啊。

        这事,他最多看情况劝几句而已。他这已经算是不错了,只是想让自己心安一些,否则就不会说的这么明白,可那也是他的极限了。

        随着这话吴青青才蓦地一愣,王校长这话就是讲明了他会怎么做只能看刘川的意思,难道事龘情真要走到那一步,还是只能寄希望于那个周明落是否能和刘川谈好让对方不再追究。

        “那您看艳们能和解么。”愕然中,吴青青才期待的看去,希望那个再明落能搞定吧。

        “和解王校长却哑然一笑,真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他了解刘川,真存了整人的心,就算对方服软求饶,恐怕也最多是被多戏弄几次而已。

        一声笑吴老师脸sè才也再次沉了下去,事龘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真的没办法了?

        如果小周轩真的因为这件事被开除,而且是这样被开除,她真的会很内疚的,说起来事龘情她都要背上一定责任,现在她倾向于相信周明落的说辞,也就是说自己错怪了小周轩,那让他叫家长已经很不对了,反而还要让小小孩子就méng受yīn影,被这样送出校门的话,她真会良心不安的。

        当然,如果吴老师知道某封情书的存在,是否还会这么想可就真不一定了。

        也就在两人轻语中,办公室大门再次被从外推开,跟着刘川和周明落就一前一后走了过来,刘川打头,一脸的趾高气昂,而周明落则是平平稳稳的走在后面,倒是看不清脸sè。

        一见这幅模样王校长顿时心下一叹,看刘川的样子那周什么肯定没摆平啊,看来自己说不得真要违心干一些事了,最多事后当弥补姓周的,托托关系让那个小周轩进其他小学吧。

        “呵呵,刘经理,咱们可有段日子没见了。”心下感慨中王校长则是笑着上前招呼,刘川名下还真有一个公司,叫刘经理既不显得太亲热,却也不觉得太见外“这次来有什么事?不会是找我叙旧的吧?”

        哪怕心下早知道是什么事了,现在王校长还是尽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只等刘川自己开口,而随着他的话吴青青则是瞬间提紧了心,她却也觉得事龘情有点悬。

        却没想到下一刻刘川直接大气的一摆手“算了,今天来本来是为了孩子的事,不过算着姓周的识相,我就不跟他计较了,这事就这么算了。”

        “恩?”

        啊!”

        这位一句话,本是想好说辞应对的王校长直接一怔,就连吴青青也是一愣,跟着脸上就泛起一股惊喜的神sè,这是谈好了?吴青青更是惊讶的扫了王校长一眼,这位不是说想和解,很难么。

        “这么惊讶干嘛,我也不是那么霸道的人嘛。”面对两人的惊讶,刘川却lù齿一笑,更是得意的mō了下后脑勺,这一个动作才让王校长心下一颤,看样子,这事似乎真的谈好了?不过,不过恐怕为了让刘先生喜怒,那姓周的肯定出不少血吧。

        但不管怎么样王校长还是立刻笑道“呵呵,那就好,那就好,没事的话,今天中午我请客,刘经理一定要赏个面子才行啊。

        “改天吧,今天还有点事,下次你提前预约。”刘川则是拿捏似的妗持了一下。

        “行,那就改天,改天。”王校长再次轻笑。

        “恩,没事的话我就走了。”刘川再次说了一句,冲几龘人挥挥手才踏步离去。

        而周明落则是笑着道“吴老师,那件事龘我看就算了吧,谁对谁错也没必要那么追究了。

        他的确和刘川谈好了,好得不能再好。

        原本过来是想除了让小周轩道歉之外,再替他正一下名,顺便让那个刘壮也出来“认罪”不过既然已经和刘川谈好了,刘壮那边怎么处理,估计刘川先生也自有分寸,只要这事他知道,小周轩知道,看起来吴老师更是明白了什么,倾向于相信小周轩,那以后也不会再为这事让小周轩叫家长,其他人就也无所谓了。

        等下再和吴老师谈完,请她以后多多管教小家伙,再单独把真相告诉小鬼头就行,事龘情不瞒他,只是想帮他树立一个较为正确的价值观而已,毕竟那件事他没错,周明落自然也不能让小鬼头一直委屈下去,不然下次再遇到类似的事,难道要小家伙不敢反抗任由别人抢东西打他么。

        青青也点点头,看向周明落的眼神同样有些无奈,她也是觉得那边刘川能松口,估计周明落的一定付出很大代价吧,也难为他了。

        半个小时后,县实验小学,周明落和李东阳刚走出大门口不久,一道低矮的身影就安刻从一侧蹭的跑了过去,额头全是密密麻麻的湿汗。

        “周先生,我刚才演的还行吧?”身影正是刘川,刚才在办公室里还是趾高气昂,仿佛得了偌大好处不屑于在和小周计较的刘先生,现在那一副狼狈和惊恐相若是被人看到,恐怕才会大吃一惊的。

        这还是能在小县城里叱咤小半边天的刘经理么。

        “演的不错,你可以去拍电影了。”周明落却是轻轻一笑,很玩味的道。

        “不敢,不敢,周先生太夸奖了。”刘川再一次汗如雨下,周明落那张平静的面孔,却真的犹如梦魇一样让他感到心悸,刚才两人上了天台后就是这样一个笑脸,轻松打龘出去一个电话,就把自己的底查了个一清二楚,而且一个电话过去,他靠山的靠山就主动向这边示好,他至今还记得那靠山的话。

        “刘川?没听说过啊,明落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认识这个人。”

        他以前能靠拆迁起家,还能接到帮政龘府活,自然认识的有人,他的靠山就是曾经的李副县长,现在李副〖书〗记的儿子,而那位李副〖书〗记自然也就是他靠山的靠山,他平时也没少孝敬,跟着李大少也见过李副〖书〗记不少次的。

        可周明落一个电话打过去,说是和刘川有了点小误会,那边竟然直接说没听说过,不认识这个人?那声音大的连站在周明落身边的刘川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这话猛一听没什么,可想想吧,当你得罪了一个人,你背后靠山的靠山都丝毫不敢掺和进去,急着和你撇清关系,那会是什么意思啊,那就是他靠山的靠山都远远得罪不起这个人。

        而在周明落和李副〖书〗记刚通完电话,两分钟都不到,他的靠山李大少直接把手机打了过来,在电话里道周先生想怎么样,他最好老老实实配合,不然李大少都会出手弄死他。

        刘川也真是yù哭无泪。

        他真不知道这周明落到底什么来头啊,可说的也是,周明落虽然在河岚县名头很响,但那是响在上层圈子里,知道他有多给力的也就是县里一帮正副处领导,以及一些消息极为灵通的这局长那局长吧,那些人会随便告诉外人周明落是谁,有多给力么?

        可现在刘川也终于知道了,眼前这位,就是杀了他他也惹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