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273章 谁是反叛者?

第273章 谁是反叛者?

        真是活见鬼了,他们在高空飞的好好的,金在行怎么可能消失了?连带定水带也消失了。

        这问题绝对是可怕的,大少不见了还是小问题,毕竟这些人也不是傻瓜,都知道就冲金某人这次办的事,等他回去也是失势定了,他丢了根本没影响,可定水带也丢了的话,他们怎么办,怎么回去交差啊。

        “怎么回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谁能告诉我!”

        “我只是觉得脑后一疼就晕了过去,什么都没看到,有谁看到了什么?”

        机舱里很快泛起一片乱糟糟的声音,这可不是活见鬼了么。

        这个机舱里,原先包括金在行在内也只有十八人。

        除了金在行自己坐在防弹汽车里没下车,算是给自己套了双重保险,其他人大部分都下了车活动,毕竟在飞机上也是要多少戒备一些的,说起来一般人九成九不会直接攻击飞机,因为那样他们也无法得到定水带,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真有人疯起来,只想杀了金在行,那一样有危险。

        而且就连他们自己这群人里,也未必没人会受不了天大利益的yòuhuò而铤而走险呢,虽然他们也都是政治素质过硬,或是从小就被洗脑之类,应该是很忠心很忠心那种,而且他们也都有家小在首尔被遥遥控制,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就怕有的人为了利益可蜒放弃一切亲情,可以背叛祖国背叛信仰什么的。

        真没人敢保证,所有人都百分百可靠不会出一点问题。

        所以中间那辆车除了金在行其他五人也基本都是自觉下车,免得被猜忌,另外两辆车倒也还有人坐在车上,不过车门就没怎么关了,那样子也可以任由其他人上下车不是。

        这毕竟是运输机,本没有合适的座位,三辆被固定卡在机舱里的奔驰车亦算是小型豪华临时机舱了。

        下了车的人也就是在左右机窗等位置拿着望远镜眺望,亦或者做其他事真的是所有人都什么都不知道呢,就突然后脑一疼晕了过去。

        醒来后可就是这样了。

        也是在争吵中一道身影才猛的道,“当时我在舱门附近,猛地听到舱门响了一下,转身想去看时,还没真的看到就被打晕了。”

        这解释才让机舱内的杂乱声音猛的一滞,全都死死看向他?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几千米的高空,有什么东西能从外面打开机舱跳进来?

        不过经他这么一说,也有人突然恍然大悟似的一拍脑袋开口道,“好像是,我似乎在晕倒之前也听到了开门声。”

        正在高空飞翔的飞机舱门一开,哪怕是只lù一条缝,而后又瞬间闭合,但那涌进来的风势一样不小,一样会有响动。

        当时突然的响动真的有不少人是准备扭头观看的,但也基本都是还在转头中就全晕了过去,根本没人看到丝毫影像。

        小家伙三次进化后的速度都可以轻易抓住子弹当炒豆吃,现在已经是四次进化他的速度要是飙起来只想躲过一群人的目力,就是从你眼前走过,想不让你视线捕捉到都是轻而易举的。

        所以虽然有人想到了舱门似乎被打开过,可谁也没看到究竟是有什么东西进来打晕了众人然后劫走了金在行,然后对方又是怎么离开的?

        这可是几千米的高空上啊。

        对方也是飞来的?那不可能,除非是插了翅膀会飞的人,不然对方也坐的有飞机的话怎么可能距离他们这么近都从未被发现?这运输机上也是有雷达等检测系统的,还有他们这么多人的肉眼在观望着。

        要他们相信是有外人坐飞机靠近之后在高空中打开舱门,然后过来一下子打晕所有人,这难度真的太大了,不啻于天方夜谭毕竟那可是十多人分散或站或坐在另外两辆车里,全都被瞬间从后方打晕,可能么?

        相信那些倒不如让他们相信飞机内部窝里反,一群人暗中勾结对另一批人背后发难更容易些。毕竟后者才更实在,更容易解释。

        如果真是有一批人窝里反,为了定水带铤而走险打晕其他人再把金在行丢下飞机,暗中藏起定水带随后一样装晕,那才是正解啊。若这是真的,那对方为什么不在下面动手而是在飞机上动手简单啊,飞机上只有他们这批人一旦动手其他人反抗起来逃都没地方逃,不像在地下若是第一时间控制不了局势,还可能被坐着防弹汽车的金在行开车逃掉。

        而且在地下冲突,其他人都知道随时可能有外部因素干扰,被其他佣兵什么的螳螂捕蝉之类,更可能被〖中〗国公安神马的抓捕,只有在这里才是最好的地点,打晕一批人,金在行就是瓮中之鳖,只能坐等着被搞,哪怕他当时可能是唯一的止击者,但搞定后把他往外面一仍就行了。

        就算是反叛的想逃也容易,拿个降落伞直接跳机,谁知道你跳到哪跑路了?不像你在地下动手就是成功后想走也有很大难度。

        现在他们不逃,或许就是不想独自背上这罪名,留下等着大家一起逃,反正定水带丢了,他们回去肯定也是死,肯定也要祸及家小,然后大家一起逃,首尔当局想抓人也不知道哪个究竟是真凶。

        这些全只是猜测,可等随后讨论不出结果,根本没人相信是有人从外面跑进来打晕了所有人,一群人却也纷纷沉默起来,更全都是戒备不已的看向左右。

        尼玛,到底是谁啊,到底是哪些人窝里反,可是把他们也往死里坑了。

        不管怎么看,此时每一个晕过一次的人都觉得身边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反叛者,这问题也着实让人纠结的厉害。

        不知不觉的,甚至已经已经有人开始去mō枪了。

        或许,定水带都还在这飞机上不是?如果他们能干掉那些反叛者,把东西找出来,到时候回到首尔未必不能戴罪立功,但现在唯一的难题就是他们根本没人知道谁是反叛者,谁又是可以互相帮助的难兄难弟啊。

        难道靠自己一个人干掉其他所有人?那不可能,他们口个的身手都是半斤八两,一个干掉十七个,暗杀都有些异想天开,更别提现在是口人全都戒备着左右了。

        “老板,老板,那个人该怎么处理?”

        某驾运输机上,机舱内几乎差点都要火拼起来时,新11国际会展中心外,随着时间逐渐流失,上午的展览也接近了尾声,陪着大周等人从容离开,刚一靠近车子,一侧的李东阳和赫柏就全都走到了周明落近前,背着其他人小声而又〖兴〗奋的问向周明落。

        别人不知道,他们两个可是知道看似已经坐飞机离开新11的金某人,此时就正在老板东区的别墅里。

        周明落当初打出去的电话,是通知还在别墅里的几个佣兵告诉大海雕和小棕熊下手,但这么久过去,那边也早传来了消息,定水带和金某人都被抓了回来。

        甚至金某人被抓回去时还是清醒着的,不过对方的清醒却明显有些痴傻的模样,似乎很有些无法接受自己正在飞机上跑路呢,竟然被一只熊和一只鸟给拎了出来又抓回了新11。

        可这也真不怪他,恐怕不管是谁遇到这种事都会崩溃的。

        傻眼是正常,不傻眼才是稀罕。

        当然两个佣兵会这么〖兴〗奋,绝不是关心金某人的精神状态是否健康,而是那厮的人头足足价值五千万美金啊。

        五千万美金真的很多,多的让他们也是jī动地厉害。

        他们自然知道老板不会稀罕那些赏金,那后面又该怎么处理?

        随着一问,周明落微微一滞,才肯定的点头”“别太快下手,过几天再出货,货款到时候你们平分。

        杀人?自己还是迈过了这道坎,当然,这次杀人不是他亲自下的手,甚至他哪怕什么都不做金某人也肯定活不长了,但那终归是在他命令下终结的生命。可真的下定这决心后,周明落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和彷徨。

        很多事就是这样,没有去做时,真的会害怕犹豫,一旦真的去做,才会发现事情远没有自己想的复杂。

        金在行那家伙在展览会上的用心真是把他恶心的不轻,加上东西本就是周明落的,那家伙那么做,可不止是在搞新11政府,也是在搞他。

        既然要辣手一次,那好处也就不怕便宜自己人了,那家伙的赏金足有五千万美刀,自己手下也就占个佣兵在,分摊下去每人也能捡到三百多万呢。

        当然就算真的要动手,他也不耳能立刻让手下佣兵把金在行的人头送到那两个悬赏他的大老板面前不是,人家月起飞这一眨眼就完成了任务,也未免太让人疑huò了。

        还是等几天再搞吧。

        “是。”

        一听周明落的话,两个佣兵才全都是神sè大喜,更是彼此对视一眼,全都从心下看到一丝庆幸和感慨,老板果然大度,但也真是太给力了。

        以他的能力要是真也和他们一样做佣兵的话,估计全世界的顶尖佣兵都要失业的。

        可不是,在他手里还有什么任务能难倒他?像三老板和二老板这次一样,你就算飞在天上,尼玛想搞你也是分分钟搞定,没一点后患和把柄给人去抓。

        老板要真做这一行,他们绝对得失业,还好老板不是干这一行的,似乎也没兴趣,而他们现在也转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