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272章 高空作业

第272章 高空作业

        通向新川机场的一条公路上……排三量豪车呼啸而过。

        三辆车全是黑sè顶级S600防弹奔驰,据称这款PUEEMANGUAND的xìng能,是拥有最高级别的安全车厢,具体来说就是五个手榴弹,其中三个MSI手榴弹在车子下面,两个位于车顶同时爆炸,就算是这样的三明治攻击也奈何不了他,如果这样还不放心的话,客户还可以为地板选装重600公斤的装甲,能有效抵御美制M61手榴弹的攻击。

        而此时这三台C田。防弹奔驰就一样全安装的有厚厚装甲。

        流线型的车身足有六米多长,〖中〗央车厢内前后依次坐着六名男子,除了〖中〗央一个手握锦盒的男子外,其他五人都是神sè冷峻,不时通过车窗和俐后镜扫视着左右前后工“大少,快到机场了,我们绝对可以平安抵达。”又一次扫视过后,禹驾驶座上一名男子就低声对着〖中〗央男子小声道。

        随着这话,手握锦盒的男子脸上才闪过一丝轻松,但很快就又变得苦闷起来。

        这位不用说就是被从展览会馆赶出来的金在行了,一离开新,国际会议展览中心,这位就在自家安排的防护力量下,坐着防弹汽车向机场赶。

        可以确信的是只要能抵达机场坐上飞机,他们这一行就可以安全抵达首尔了。

        因为就算是那些想干掉他的人,也要顾及他手上的定水带,有定水带在,那些人就不会直接攻击飞机,让飞机爆炸什么的,那样子也会让定水带这样的宝物毁于一旦,而只要避免了这点,他的安全就是就可以保证的了因为哪怕等下上了飞机,他也不会下车,而是会把这些防弹汽车直接开到自己包下的运输机上当场运回首尔。

        而就乍是真有人想直接攻击飞机,把定水苹毁于一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那驾运输机本就是韩国方面由大韩航空公司开辟的首尔至新川民航路线上特地加点留在这里等他的,里面各和防护也不是一般人能轻易靠近的。

        到了首尔再由身边的人防护直接把定水带送到金家,有家里和当局双方面派人看护。

        总而言之,定水带的安全绝对是可以保证的。

        金在行现在的苦闷真不是担心能不能把定水带安全送回韩国,主要是担心他自己陪安水带一起活着回家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悲剧下场:苍天可鉴,金某人现在的心情真的是史无前例的糟糕,原本在展览会上好好的,怎们会突然又病发了?而且这次病发远比上两次更严重第一次病发他只是自己像是快死了一样对其他人没一点妨碍和影响。

        第二次病发对他的身体倒没大影响,只是胡乱举手,可却当场搅乱了一群大佬参加黑市拍卖的心情,让众人差点群殴他,这比第一次更糟糕。

        原本想着那已经很糟糕了,可谁知道这第三次更严重的多,他竟然拿着定水带在一个老外脸上狠狠抽了两棍子,这还不止又用自己的巴掌在另一人脸上删了一耳光工这才是真的大条了。

        他绝对是把那两位往死里得罪了,在那场的场合,他对两个身份尊崇的权贵当众那么打脸真和杀了他们妻儿父母没区别的,那就像是多国联合会议上一个人发起神经突然朝某国〖总相脸上抽耳光一样,绝对是把对方往死里得罪。

        那两位要是不想干掉他,才是绝对不可能而等事。

        这又要金某人情何以堪,因为发生的那样的事真不是他想要的啊。

        他真的是有病而已,可现在这些又能向谁解橙?谁会听他解经?

        有这样的事恐怕家里边也会直接放弃他的,绝不会再把家业传给他,那是废话,如果他是现在的金家掌权者,都绝不会把家业传给这样的子孙,你这样的家伙,谁知道什么时候犯抽犯病?要是每次都在这样的大人物聚会上突然发疯,见人就抽人家耳光,尼玛这不是要把整个家族往火坑里推么?

        更见鬼的是他这病不管是中医、还是他们嘴里的“韩医”亦或者西医,压根一点征兆都发现不了,不管怎么检查都是绝对健康的,连病都发现不了还谈何治疗?

        没得治,那可不就是代表他身上的古怪症状根本无法预防么。

        连他自己都知道自己完蛋了,所以就是回去恐怕下场也好不到哪去啊,但不回去又如何?若不跟着定水带一起回去的话,他可能都活不到明天上午的。

        新”最近最不缺的就是佣兵,杀手之流,那两位能放过他么?

        现在别看前后这些人还恭敬的叫他大少神马的,其实他反而很羡慕他们,他甚至此刻都只经在考虑等回到首尔以后,若是家族甲面真的放弃他……而那边两位大人物的追杀又一直不停的话,他是不是要整个容什么的,以后再隐姓埋名逃过这一劫了。

        反正就算家族放弃他,他手里也还略有一些资产,例也不怕以后穷死饿死:一路无话,车子快速向前行驶,直到真的抵达机场,三辆奔驰依次进入运输机内,车子里所有人才猛的全舒了一口气。

        安全了,这下子终于安全了。

        而在几人人进去之后,这辆专机也很快起飞,快速没入了一望无际的洁净蓝天下了也是在这时,一辆辆汽车才也快速抵达新川机场,跟着就从车上跳……下一个个神情或凶悍或灼热的身影。

        可迎接化们的却全是一阵失落。

        晚了,他们还是晚了!

        说起来这些家伙们的行动并不慢,但金在行那边却是什么都安排好的,出了展厅直接上车来机场,来了机场直接起飞跑路,而这些佣兵中间收到消息,再集结手下,还要追查金在行现在在哪,无疑还浪费了不少时间了“该死,还是慢了一步!”

        “没事,我们去韩国,首尔!”

        “那竹,姓金的人头价值五千万瓷金,五千万美金啊,还有华根破损的定水带,已经有人开出五亿美金的酬劳,绝对是大生意!”

        虽然晚了一步,让追乘的人群失落了片廖,但很快还是所有人都重新提起了〖兴〗奋,没办法,哪怕是国际上最顶尖的佣兵团,一年能接到上千万美金的任务也没多少,这一次可真是一次盛宴,之前在他们大部分人都通用的悬赏论坛上,已经有两个人分别开出万D万美金的悬赏缉拿金在行的人头了:而且两人似乎很有默契,只要金在行人头在,他们两个雇主都会付账,这又让一帮佣兵如每不枉热?

        至于定水带他们一样志在必得,现在这可是第一个最先对外显lù出来的定水带真正下落,哪怕是破损的也已经有人开出五亿美金了。

        这yòuhuò更是让人疯狂的厉害。

        现在追丢了那就是追到首集也是绝对值得的。

        呼呼啦啦,一祓划刚赶到机场的不久的身影全都是快速朝着售票大厅赶去。

        几乎是同时,某驾刚刚没入高高云端的运输机内,一道身影手持望远镜透过机场向下眺望,眼中却也闪过一丝庆幸,还好快了一步了不过现在总是安全了,那些人就算追着过乘,买机票打飞机也要等一阵子,等他们真到首尔,自己这批人也早就把定水带护送回去了。

        但正在庆幸的他却根本不知道,此时在运输机上空十多米外,正有一只雄鹰展翅高飞,一双鹰眼中全是无奈和郁闷,甚至带着一丝丝仇视看向下方的运输机。

        而在鹰背上则坐着一头活灵活现的小棕熊,抓着一撮雄鹰的翎羽,像是手提马缰一样口中不是发出轻微的怪声。

        真的要下手去抢什么东西,恐怕现在还真没有能抢得过周明落的,原本对于强夺这和事周明落是不屑去做的,但这一次在金在行手里抢东西,他真是没有丝毫心理负担了,主要是那厮的行为太让人蛋疼了了所以在金在行离开后他也直接给下面打了电话,让家里两个神兽出马,把这根定水带抢过来。

        嗖的一声,小家伙似乎玩闹够了,直接就从鹰背上跳下,一下踏在运输机顶部,而后整个身子就像是个吸盘一样,滑溜溜的向下衙流,很快六道舱门一侧,nènnèn的熊掌一扒拉,舱门就猛地开了个一道缝,整个身子也嗖的窜了进去。

        而后不过几十个呼吸后小东西就一掌提着一道身影,另一掌抓着一个锦盒,大摇大摆的打开舱门,一下子从舱门处跳了下去,下面也瞬间滑来一道矫健身影,嘎叫一声托着小东西就消失在了天幕下。

        而这一切却丝毫没有影响到运输机驾驶座里的机师,那位依旧像是没事人一样稳稳开着运输机向首尔方向飞去。

        直到半个多小时后,畅阔的机舱里,三辆奔驰防弹车内外十多个昏mí的身影才幽幽苏醒,等这些身影恢复意识后却全都是勃然sè变,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

        “不好!大少不见子!”

        “天啊,还有定水带,定水带也不见了!!”

        几乎是众人还在惊疑中,从中间那辆防弹车里突然就响起一阵惨呼,瞬间让所有人都变得脸sè凄白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