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270章 阴招

第270章 阴招

        “**!”

        “他什么来头?我真想抽死他!”

        那一句话里暗藏的杀机,也让一侧的方市长和宋昏市长都是眼冒金星,全是恶心和仇视的韵味,可不是嘛,这厮要抹黑新川政府或者黄市长猛一看去和他们没太大关系,但问题是他们正和新川处于mì月期啊,两位都还准备借着新川的助力再进一步呢

        这位这么一说明面上是砍黄兴然的前途,可实际上却也是断他们的进步啊。

        哪怕这两位涵养很好,理,在也忍不住想骂娘了。

        周明落也愣了一下后,才同样yīn沉了脸,他就知道这货是个**,却也没想到现在对方出这种yīn招。

        现在对方招出来了,就算小周直接把他变没了,或者让他再次瘫软下去像是快死一样,但那些都无济于事了。

        他人没了,但他那番话的影响力却不会消失。

        同一时间金在行却再次一笑,对着在场诸人道”“诸位,为了证明我刚才所说属实,我手里那根破损的定水带今天也带了过来,可以让他们过目一下。不过在进场时我并没有带在身上,所以还请诸位稍等片刻。”

        这句话后,在他身侧一名男子直接就大步跑着走向展厅外。

        那根定水带没有随身携带?那是因为每个进场的人都要做一次例行检查”毕竟这里全是世界各国权贵,**的n塌糊涂,万一在这样的会场出点事可就遭大了。

        每个人进场检查是必须的,金在行最初还真怕直接带着定水带过来,万一被检查出来,让〖中〗国方面怀疑到他的用心,直接不让他进来了。

        不过现在当着世界各地权贵的面已经把事情讲了出来,他就真不怕〖中〗国方面阻扰了。

        就这么过了片刻,之前那名离去的男子就很快捧着一个锦盒跑了过来,更是当着众人的面快速打开盒子”一根几乎和刚才一mō一样的定水带就瞬间落入所有人眼前。

        也直接引来了不少人纷纷围了上去。

        一名之前接触过真定水带的男子拿着他手里这根细细打量观玩,很快就发出一声惊叹。

        “是真的,这的确是定水带,不过看上去他真有些破损的痕迹。

        “真是破损的,可惜了啊。”

        在其他人纷纷开口时,其实金在行自身也tǐng蛋疼的,因为这跟定水带刚一落尽他手里时,本是完好的,一样可以实现让海水淡化的能力,结果尼玛被他自己玩坏了。

        自从〖中〗国政府播出有关定水带的消息后,全世界都掀起一股定水带热,估计全世界都在翻箱倒柜的寻找自己身边有没有。

        结果韩国那边真有人找到了一根,结果那人还没来得出手,就被金在行抢了过来,至于原本的主人和附近的知情人,直接灭口。

        把这东西据为己有后,因为金家在首尔财雄势大,政坛也有很大能量,最初那边就想着也和新川一样,借着这股东风”同样在首尔搞一场这样的盛会。

        当然,首尔那边不止是想搞一场盛会,借新川的东风去分摊这样的利益,而是想抢走大部分利益,他们可是想吃肉,而不是想喝汤的。

        后来就想出了一个不错的办法,那就是定水带的归属,到底是韩国制造还是〖中〗国制造?

        定水带以前可考察的历史不多,基本都是传说,真有记载的地方也就是清董含1三冈识略1里一段,〖中〗国有人卖定水带,结果其他人根本不认识”高丽使者才是慧眼识金。

        有这个记载,郡主意就来了。

        他们完全可以把定水带说是韩国老祖制造的,不然为什么〖中〗国人都不认识,一个高丽使者却能一眼认出?

        当然了这理由其实并不充分,很有争议xìng的,只靠一次检漏真不能断定什么”他们若真的只靠这点去操作的话最多是引起一些纠纷而已,给〖中〗国那边一点恶名都带不去,人家完全可以说你那只是检漏而已,别说古代了,现代古玩市场有精通这一行的外国人捡到漏,难道就能说对方捡的是外国制造?

        所以后来就有人想到,可不可以在这根定水带身上刻一些字,刻韩国制造的文字?再作假做旧,到时候利用一些莫须有的神话去操作,把〖中〗国那边搞臭,其他人再去〖中〗国说不定就有顾虑了,那样子才会直接选择首尔。

        这主意不错,后来就有人说,可以在定水带身上刻两个甲骨文字檀君。

        檀君在神话传说中,是古朝鲜半岛上天神桓雄和熊女结合而生,相传于公元前2333年建立古朝鲜国,也就是檀君朝鲜。

        而古〖中〗国大禹治水之后开创夏朝,也是公元前2070年。

        只要定水带上有檀君的名讳,就足以证明这东西是檀君所造,那再说大禹治水是从檀君朝鲜借来的定本带可就证据确凿了,然后可以栽赃这厮借了宝物之后赖账不还,鼻国方面就可以由当局开口让〖中〗国人还他们老祖宗的旧账。

        好吧,这是几千年前的旧账,就算他们真的抗议估计也抗议不出什么结果,但绝对可以抹黑新川那边的名声,使得首尔那边更引人关注。

        不过这前提得是造假造得好,不能让人发现破绽,那一段时间,首尔那边真是找了很多能工巧匠或是大师级古玩大家去琢磨,怎么才能把这假早的逼真,造的不管被谁看都找不出破绽。

        然后群策群力之下真有人可以拿自己的xìng命保证说他往上面刻两个檀君的甲骨文,全世界都没人能看出假来,而且绝不会损伤到这宝物分毫。

        而那位在韩国古玩圈子里也的确名气很大很大,很给力很**,他那么说了别人也就信了。

        谁知道等这位真的动手时,尼玛刚刻好字,还没来得及做旧神马的,定水带竟然坏了……

        被那厮刻坏了!

        结果很雷人,那位刻字准备造假的下场也很惨,虽说没死因为他自身也是猛人,但也真是把首尔当局给恶心的想直接弄死他,据说最近那位日子就过得很不如意,毕竟再**,被当局排斥下场也很惨啊。

        毕竟东西坏了,就没了能使海水淡什的能力。

        恩,首尔不是没想过及早研究出这能使海水淡化锋技术,可是研究不出来啊,谁也没办法,有完好的定水带时就谁也研究不出来才会那么做的。

        现在好了,他们想再研究难度更大。

        而东西一坏以前的打算必然不行了,你就算继续作假抹黑〖中〗国这边,可你那边是坏的,这边不管如何争议,照样能吸引人,因为其他人没选择了,你一没技术二来东西是坏的,谁去你那里啊。

        原本计划行不通,那就只能改。

        结果就被改成了现在的样子可以说金在行家里不止是在首尔财雄势大,这次来〖中〗国更是有当局撑腰的。而在改了计划之后,原本被刻在定水带上面的字自然也被刮了下来,这根定水带现在看去就是一端原本刻字的地方少了一块,的确是残缺状态。

        不过他也没想到这次来〖中〗国会这么点背,竟然连遇两次让人神经崩溃的经历,第一次就是和周明落在街上争执时突然像是什么隐藏疾病爆发一样让他像是脱了水的鱼儿,随时都是频临死亡的状态,可不管是中医、韩医还是西医再怎么检查都检查不出一点病来。

        那事后的心理yīn影绝对是很吓人的。

        那一次惊吓让他好久都没缓过来劲,可谁知道刚缓一口气,第二次去参加黑市拍卖尼玛手肘关节似乎又有隐藏疾病爆发了。

        经常突然麻痹xìng的抽筋一样,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手就想乱抖,抖来抖去可是把他搞的狼狈不堪,差一点被群欧,那幸亏他跑得快,才逃过一劫但他也知道那次必然也得罪了很多人。

        这两次遭遇真的是yīn影啊。

        第二次回去以后他又让许多医生连番替他检查,可尼玛还是没有检查出一点病,经过这两次的事,他在家里的地位似乎都出了一点危机了。

        毕竟金家虽然财雄势大可也不止他一个继承人,他自己突然有这种病症谁知道长辈怎么看他?那些家里的其他继承者会不会出来乱捣鼓恩,你一个准备继承家业的,身体竟然这么不靠谱,会不会家业刚传到你手里你就挂了?那还不如不传了,免得白白让家族**。

        因为第二次他不止是身体不适,还得罪了一大批牛人啊。

        金在井这几天日子也真是并不好过。

        不过他毕竟以前在家里很受宠,是正宗的继承人,而且这些馊主意也都是他想出来的,所以这次在新川还是他上阵。

        所以他还有机会,不管以前的辜怎么糟糕,只要把这次的事操作好了,那他就还有十足的把握不会影响自己的前途。而现在看来”事情已经进入了他预期的轨道呢。

        自从那一番话说出来,自己也真的拿出一根破损的定水带之后,场内的气氛可不就陡然转变了么。

        他金在行以及韩国那边的好名声已经拿到手了,后面不管新川怎么选择,都会很难做到完美的。而他却只等着继续捡便宜了,这又让他如何不美。

        得意中金在行偶尔从一群在场的〖中〗国人脸上扫过,虽然表面上依旧是和善得很,可心下却是爽的厉害,该死的〖中〗国,自从来这里他就连遇怪事,要不是那件事不能不办,他真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了,不过这一次,自己也总算出了。恶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