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250章 秒杀一切冷兵器

第250章 秒杀一切冷兵器

        随着这句话.整个包房里才蓦地一滞.全都死死看向宋老子中的青铜刮,里面还有东西?这把本来就算是不错的青铜刮,里面竟然还有乾坤

        而且应该是宝贝?...这一幕的确有些出乎预料啊。

        毕竟这东西本是时亮特地拿过来坑周明落的,原本以为外面的剑不值四万,周明落买下无疑是打眼了,被时亮刻意坑了,可谁知道它竟然另有乾坤,甚至可能是真正的宝贝,这就由不得众人不觉得古怪了。

        毕竟一个东西竟然被藏在刮体内,足以说明它应该不普通,否则的话哪里还需要这样遮掩?而且里面那东西的杀气竟然都能隔着一层青铜传递出来,这就更加显得珍贵了。

        ”老板,里面还有东西,那个时亮准备是坑您的,说不走这次还真是送了您一个宝贝呢。”赫拍顿时一咧嘴,之前的气愤和不甘也彻底消散,转而目不转睛的看向那青铜刮,他现在真是好奇,一把剑,一个,死物里面的东西能自主散发出嗜血、想要杀人的感觉,那又会是什么。

        人杀人杀多了一旦再想杀人会有杀气,那是意念,气质等等各种东西综合在一起所发的气息,但一个死物难道也有自己的意念不成?那可不真成精了,而那样的东西肯走是宝贝吧。

        说不定老板这次不止没有被坑,反而是赚大了。

        不止是他,沙琳以及周军宇一样全都充满满兴奋的看去.连毕老和赵老也差不多,毕竟这玩意太诡异了.只是最开始的征兆就调起了所有人的兴趣。

        ”明落.那个能散发杀气的东西在里面,我们要想取出乘看看必然要破坏外面的刮体,你做主吧。”宋老同样兴奋,但还是很快把看铜剑还给了周明落,转而让他决定。

        这是事实,想知道里面是什么首先要做的就是切割开外面的青铜刻体,而这把青铜刮的主人又是周明落,事情自然要他做主。

        ”老板,如果您要切开他.可以让我乘。”这里面的杀气毕竟是赫拍发现的,此时这位牟神也是史无前例的充满了兴致,更是低头对周明落道:

        要让一个穷凶极恶的国际佣兵,还是顶尖那和切开一层青铜壳.这真是没有丝毫难度的事。

        不过在众人的注视下,周明落还是略一思索,就道“,我们还是回家切。”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是湛沪刮,要是在这饭店让湛沪剑重见天日.一不小心就可能引来太多闲杂人关注,他可以不在乎让自己身边亲近的人知道这消息,但其他闲人还是免了吧。

        虽说有定水带改装的刮鞘应该可以装得下湛沪,但他一样知道湛沪还能发出一种鬼哭神嚎似地声响呢。

        最稳妥的,还是带回家去切的好。

        一句话,毕老等人就全都纷纷点头.饭也不继续吃了,毕老收起那画唐寅的,班姬团扇图”随着周明落几人就向外走。

        ”明落,你们吃好了?要走么?”不过在几人洲到楼下结过账,时亮的声音蓦地就从后方泛起,等周明落转头看去才发现时亮以及那林航正潇洒不已的走来,时大少脸上更带着无比热切的笑容。

        ”呵呵,时少也吃完了?”见到这货,周明落就是满心的欢喜,不得不说,这是标准的送财童子,第一次和自己斗兽送了自己一亿多,第二次和自己都斗兽又送乘一亿多.而且那和第一次不一样,第二次斗兽可是把他自己的老底都送出乘完了,现在这第三次,竟然只是以一百万的价格卖给自己一把湛沪刮外加走水带。

        这厮简直友可爱了。

        不止是周明落满心欢喜,就连后方的毕老、宋老等人也是充满喜色的看向时亮,之前所有人都以为这货是故意坑周明落的,现在嘛,这观点舁就彻底扭转了。就算还没人知道那把青铜刻里面是什么,但母庸置疑的一个能自主散发杀气的死物,还是被人藏在剑体里,被两千多年前的人藏在一把古刮里,其价值绝对应该在一百万以上。

        什么都不说,就自主散发杀气像是通灵一样的特征,那足够唬人的了。

        这一次绝对是时亮想坑人,反而给周明落送乘一份大礼,这又让诸人再次看到这位英俊帅气的时大少时如何不喜?

        赫拍更是一脸的傻笑,暗道自己最初没看错,时某人真是个好人。

        ”恩?”一见周明落真是满心欢笑的喜意,连其他人也是如此,时亮洌微微一怔,很是无语,这帮家伙现在还在兴奋啊,那一定是他们还都误以为那把青铜剑是传说中的越八刻之一吧,这一帮眼瘸的

        家伙.现在就开心吧.越开心等你们发现事情的真相时就矗崩崩溃,看到时候谁能笑到最后。

        ”明落称有事那就去先忙吧,我就不打扰了。”同样笑的爽快,时亮再次开口道。

        “行,那时少你先忙:”再次笑着看了时亮一眼,周明落才转身和毕老等人相继离去。

        直到这时林航才来到时亮身侧,忍不住挑起大拇指就道“.时少,你真行,原本打眼的东西,一转手卖出去不止没亏,竟然还赚了。”

        这的确是让林航有些佩服啊。

        “哈哈,那是小事。”时亮再次一笑,更兴致勃勃等着看乐子,估计这姓周的现在走了之后,一定会找一些知名的鉴赏家来帮忙断定吧,到时候可就有好戏看了啊,只可惜,他不能一直在场亲眼看到,真是遗憾了。

        恩,这几个家伙里不管是周明落还是那几个老头子,都只是半吊子水平,真是白瞎了那几个老家伙一把年纪了:

        “老板,我乘吧,我保证绝不伤到里面的东西。”半个多小时后,西山别墅宽敞的客厅里,宋老和毕老等都是兴致勃勃的围着那青铜剑,而赫拍则不知何时拿出了一些切割工具,一样充满兴奋的对着周明落道。

        一句话,周明落顿时笑着点头道“.行,你来吧。”

        他也真不怕赫拍能伤到里面的湛沪剑,只冲这把刮的卖相都可以断走,一般的切割工具很难伤到它的。

        而且就算真伤到了,他一样可以修要的,谁来都是一样也就无所谓了。

        ”嘿嘿,我倒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赫拍一听,才也立剩兴奋起来,拿过那把青铜剑就开始切割。

        同一时间毕老等人也纷纷围了上去,全都目不转睛的看去。

        也不过小片竟,赫拍手里的青铜刮就被从剑体上撕开一条小小缝隙,几乎是同时,一股渗人的冷意蓦地就席卷了当地,让宋老等全都猛的打了一个寒颤。

        “好冷!”

        “什么东西?竟然还没露出乘就让人心底发毛?”

        冷颤之后几老不止没有退缩,反而更兴奋了,这东西表现的越恐怖,那绝对是价值也越高啊,他们又如何不激动?

        赫拍也是哆嗦一下后才继续开始割切,啪的一声,当把一面的刻身上覆盖的青铜皮彻底撕开后,当地的空间却突然就黑了下去。

        仿佛直接从白天走到夜幕之下,所有人的世界里只剩下一片黑意,那一半的刮身,只比最初的青铜剑造型小了一线而已,仿佛黑色水晶一样动人,更有一抹流光不住在黑刮上流淌,甚至自这东西真的重见天日后,一层靡靡黑雾也逐渐向外崭露头角,很快把刮身附近一两寸方圆铺满:

        猛一看去,就像是一把黑色剑体自生云雾遮掩本身一样。

        但这也着实吓到了不少人,一把刮自生云雾?或许,或许是那把刮太冷,冷的让靠近它的空气里水分自主凝结吧,但那也不应该是黑雾啊?

        而此时握着刻柄的赫拍,一只手更是轻轻求颤起乘,冷,洞彻心扉的冷意,直直从剑体上向上蔓延,哪怕他已经是极为强壮了,各种忍耐力方面也没的说,不然也不可能成为世界级的佣兵,可那股令人打心底毛骨悚然的冷意,还是让他有些微微受不起的样子。

        ”呜哦。”

        一声仿佛鬼哭神嚎一样的怪声,随后更猛地从当地扬起,瞬间没入所有人耳膜,让在场之人再一次猛地一惊,纷纷色变着后退,赫伯更是身子一颤,手里的宝刮瞬间落地,几乎没有任何声响,锋利的黑色剑体直直就没入地面,直接到刮柄部位才稳稳卡在了地毯上。

        过程里宝剑另一侧剑身上的青铜铁皮,也因为宝剑下坠撞击到地面,啪的一声和另一侧刮体分离。

        等宝刮真的插入地面,再不见丝毫剑身,当地突然黑下去的天空才瞬间又变得大亮。

        那一切当然不是因为黑夜突然降临,然后又突然离去,而是那把黑刻的光彩太过可怕,太过耀眼夺目,纯黑的色泽竟然生生遮掩下了左右的阳光,使得众人只能见到那一片黑而已。

        不过哪怕己经可以再次看到光明,房间里所有人此时却全都是傻傻愣在那里,一直过了很久很久都没人再发出哪怕一点声线。

        这...这是什么剑?这只冲它州才的卖相,恐怕就足以秒杀一切冷兵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