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234章 防火防盗防表舅

第234章 防火防盗防表舅

        “表舅,我能不能说句话”

        极度的崩溃中张远却突然举起手,像是小学生准备向老师发问一样,这顿时让所有人都一怔,全纷纷古怪的看去,你说话就说呗,干么搞得这么神秘?

        周明落更当场晕了一下,才笑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古怪,不过说吧。”

        “我想说以前听过一句话,叫做防火防盗防师兄,不过现在我觉得,应该改成防火防盗防表舅!”张远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很怪异,倒是对其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而是更加搞笑的猥琐一笑,很痛快的道。

        其他人全部一愣,而何东杰则连连点头,“对,对,防火防盗防表舅,太对了!我们真不能和你继续呆在一起了。”

        这是个玩笑,其他几人微微愣过之后,客厅里才猛的暴起一阵欢笑声,张媛、于涵更是笑的差点连眼泪都出来了。

        ,“去你的,是你自己没用,还怪表舅起来了?”

        ,“你怎么不去死,说这么下流的话!”

        这话真不下流,而且是个玩笑般的语句,但里面的意思却也明显,在这么下去他们中意的对象可就被周明落给骗走了。

        几个妹子哪能不笑,不管是觉得好笑还是无语,在刚才一直惊叹于周明落的学识,甚至产生些许的自卑和崇拜时,这样古怪的话语的确很能调节气氛。

        “你呀,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你这么说该让她怎么看我啊,好像我专挑小女生下手似的。”周明落也是大笑不止。

        而这一笑才彻底让之前的氛围消散,同一时间,朱晓彤才猛的开口道,“表舅,那这个铜钱既然是真的,那它值多少钱?”

        不管过程如何,摒弃对周明落的一丝崇拜,她还是很关心眼前这个铜钱的价值的”或许一般人都是这样,看一个古董的好与坏就是以其价值来衡量。

        随着这话,其他人也纷纷看去,倒是周明落很随意的道”“这个至正通宝虽然是真的,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我记得上次在拍卖会上见过,这玩意只是被拍出了一千多块人民币而已,拍卖会上的拍卖价也往往比市场价略高一些。”

        不管哪种东西都是有贵有贱,这枚铜钱的价格还真是不高。

        朱晓彤脸上才蓦地闪过一丝失望”一千多块,还是比市场价要高的价格?这……

        不过又沉默了一下,她还是立刻笑道,“那也不错,比得上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其实这东西我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得到的,只是隐约知道可能是古董才一直留着,现在就算不怎么值钱,可也让我了解了不少东西呢。”

        “对,一件古玩的意义”其实往往不能只从人民币价值衡量,最主要的是他幕后的一面。”周明落也再次点头,虽然这话有点奇怪,他的黄皮书需要吸纳文气,就是看中的古玩的价值,因为文气多寡就取决于大多数人是否愿意得到他,大多数人给他的价值衡量。

        但严格说起来对于真正喜爱收藏的人”他们看中一件古玩最喜欢的还是古玩背后的东西。

        或许,每一件古玩背后都有自己特殊的意义和故事,那种东西就不是只用金钱可以衡量的了,只有欣赏他的人才能读懂。

        ,“表舅,我这里也有一个东西,是个瓷器,你帮我看一下吧,就算不是真的,听你讲讲故事也好。”随着这句话,站着对面的于涵倒是也快速开口,不过跟着她却又道”“那东西被我放在了楼上背包里面,我这就去取下来。”

        “行,趁着厨师没来,吃饭前多听他说说”咱们也学点知识。”

        何东杰也很快接口,笑着道。

        而周明落也愣了一下”才点点头,他真没想到这个女生随身竟然带着一件瓷器,可要知道瓷器和铜钱的便利xìng相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啊,那万一要真是好东西,对方也不怕磕磕碰碰弄坏了?

        不过她东西拿来了,自己看看就是,瓷器方面他才是真正最有底气的。

        而于涵也很快就返回了客厅,等她回来时手里却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瓷碗。猛一看去整个碗sè似墨玉,彩如夜空,*面上还有铁的结晶huā玟,即明又润,如丝丝玉发顺畅通达,极具艺术表现力。

        这造型,周明落还没真的把东西接近手里,就一眼认出了是南宋建窑黑*油滴碗的风格。

        ,“表舅,你帮我看下,这个碗是我爸在地里挖出来的,开始还很破旧的样子,后来用水洗了洗才好了些,他们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只是觉得可能是宝贝,我家里也就我一个上了大学,就让我带着有时间找人看下。”

        踏步走来之后于涵才笑着把碗递了过去。

        地里挖出来的。

        周明落记得以前自己帮一帮老同学掌眼,其中有个叫王慧霞的美女也是家里人从地里刨出来一个玉蝉,是很不错的汉八刀含蝉,没想到这位也是。

        不过说起来〖中〗国几千年历史,真有太多东西沉淀在了岁月长河里,被深埋在泥土之下,

        不管是战乱,还是殉葬什么狗都有太多被遗失在了无边的大地中。

        第一眼就觉得这东西很漂亮,应该有价值,周明落接过油滴碗就打量起来,细细观完片刻后,他的眼中才忍不住闪过一丝失望,这东西,是假的。

        宋代建窑黑轴油滴碗,也就是茶碗,当时的国人吃茶的碗而已。

        提到宋代瓷器,最富盛名的莫过于五大官窑,汝、官、哥、钧、

        定,但除了这五大官窑外,其实还有一部分极为著名的民窑而位于福建建安的建窑就是其中之一,建窑也正是以烧造黑轴瓷茶碗闻名。

        这黑*油滴碗也算是其代表作之一。

        其他还有,“兔毫”、“耀变”、,“鹞鸠斑”几种,也是建窑的代表作,其中以,“兔毫”为最,粞面跟兔子毛似的,而油滴碗次之,但诡异的是在〖日〗本方面,却把建窑里一个,“耀变”类瓷碗用以做国宝膜拜,那个东西很奇怪,很多〖中〗国人都分辨不出详细名称就是〖日〗本那边自己起了个,“耀变”天目盏的名字,使之世界闻名。

        这就可以看出其受追捧的程度了,如果这个黑轴油滴碗是真的,价值绝对不菲,可惜却是个质品。

        ,“这个油滴碗是假的,宋代建窑油滴碗,一般分为金油滴和银油滴,这个猛一看去,却像是半金不银,像是其他仿制者没有处理好造成的效果估计也正是这样才随手丢弃,掩埋了下去,……”

        这次不等对方追问,周明落就把手里的东西来历还哼哼关这个玩的事情解说了一下,更详细介绍了一下建窑以及其烧制的茶碗等等。

        油滴碗里的金油滴银油滴,当然不是指你在碗上轴面脱口处镶个金边就是金油滴神马的,而是指粞面的艺术彰显力。

        听完之后,知道这是假的于涵倒也不以为意,只是稍微失望了一下就感慨的道”“没想到过去还有专门以烧制茶碗闻名于世的瓷窑啊。

        一句话就让何东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见识了吧,咱们国内的茶文化源远流长,就算是个茶碗那来头也大了。”

        ,“呸,说得好像你很懂一样,你倒是说说有什么来头。”于涵则是猛地一愣,跟着就不信似的嘲弄道。

        她也知道〖中〗国的茶文化很复杂,可她真不信何东杰能懂多少。

        却没想到何东杰随后立刻就变得眉飞sè舞急急道”“我当然知道,咱们现在的喝茶方式,你知道是什么时候传下来的?”

        ,“恩?”于涵一愣,这她还真不知道可想来应该早就有了吧,喝茶而已,不应该一直都是那样么?

        “嘿嘿,就知道你不懂,咱们现在把茶叶往开水里一泡,直接喝泡过的茶水那是明朝才有的,在明朝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何东杰顿时变得神气无比。

        连周明落也诧异的看去,对方这话还真是说对了。

        在〖中〗国唐代喝茶就不是这样,唐人叫煎茶宋人叫点茶,明代以后的喝茶方式也就是现代人这样把茶叶往开水里一冲,直接喝泡过的茶水,那是叫泡茶或者沏茶。

        煎茶就是一个茶饼烤热以后,碾成细沫,碾万再箩,然后放在水里煮,煮三沸倒进碗里再去添加盐、姜等作料,那样子真的有些像煮粥了。

        而宋人喝茶其实应该叫吃茶,把差碾碎了调成膏,就像是奶粉之类的加热水,让奶粉彻底融进水里不分彼此,连茶膏带水一起吃掉,郡主要是用水调配茶膏吃茶膏。

        根本不会有现代人喝茶,伞茶叶一泡,只喝水留下茶叶的情况,这种方式的确是明代才有的,这个何东杰没想到对这方面也有研究。

        在他诧异中于涵再次一怔,跟着就又不屑的看去。,“明朝才有?那明朝以前怎么喝茶的?你倒是说说啊?”

        她可不懂那么多,真的怀疑若是明代才有这种方式,前面的古人怎么喝茶?宋代可就有以烧造茶碗闻名于世的瓷窑了啊。

        ,“嘿,明代以前啊,那叫”何东杰依旧得意,似乎为自己终于找到了表现的机会而〖兴〗奋,贼大气的一挥手,就准备好好表现,可谁知道话到嘴边才猛的又愣住了,明代以前怎么喝茶的?他记得以前听谁说过这东西啊,怎么到嘴边就忘了?

        刹那间急的都想跳脚,何东杰左思右想,眉头皱的厉害可还是想不起来,顿时就彻底垮了脸,却也直接让本是看向他的一群人哄然大笑,这家伙表现的跟什么似的,怎么临到头一句话也没了?

        “表舅”一声笑笑的他面红耳赤不已,他才又急急看向周明落,一脸的悲剧之sè,不专业啊,自己明明知道自己不专业,真不该乱卖弄啊,现在好了,活活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