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233章 鉴赏

第233章 鉴赏

        宽大的客厅足有五六十平方,通体铺置着厚厚的棕sè地毯,人踩上去几乎发不出一点声响,**的极有脚感,而在客厅左右则摆放着几张现代工艺制作,又充满古风的沙发、矮桌,茶几之类

        搭配木质的门窗,柔和却不失明亮的灯光,整个大厅看上去不止溧亮舒适,更有种隐隐的贵气。

        ,“表舅。”

        三个女孩子穿着新的衣装从厅外踏步而入,见到正坐在沙发上和别小辉等人说话的周明落,顿时就嘻嘻哈哈发出一阵招呼,纷纷笑着走了上来,全部在对面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你们那,可真把我叫老了!”心情也很不错,周明落失笑着摇头,关于称呼问题,因为孙小辉一直落舅来落舅去,他的这帮同学一样是,“入乡随俗”全都叫了落舅,表舅。

        本是想让几人随意一些叫他名字就行,但那边要坚持他也没办法。

        现在时间也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几个男女不止各自挑好了自己的房间,更是各自舒适的泡了个澡出来,看上去都有些洗去疲乏,容光焕发的样子,更个个都是一脸的〖兴〗奋。

        而任立恒安排的厨师却依旧没到,毕竟他若真是从总店崇山楼调大厨的话,外加还要准备食材什么的,再全部来到这里短短半小时可是绝对不够的。

        申瞻间洗澡的过程里,那位李兵倒是别扭外加有些狼粗的告辞离去,周明落虽然要留,但那位却坚持要走,他也知道对方并不是和削小辉很熟也就放人了。

        ,“先吃点水果喝点东西,等那边人来了再吃饭。”对面坐下后,周明落笑着指向沙发间的矮桌上,上面却是陈列着十数种水果,还有几种饮料,酒水,全是这半个多小时里赫柏和王游安置办的。

        ,“表舅,你真是混古玩这一行的?”先是点头道谢,随后在桌子上拿了一个洗干净后的梨子,对面三女中张媛才狐疑的开口。

        这句话连其他人也纷纷瞩目而来,几个男生也是如此,哪怕别小辉都不例外,这几个家伙也只是比三女提前出来一两分钟,刚坐下让了根烟的时间而已。

        他们现在可真是好奇的厉害,周明落真的只是玩古玩的,只靠玩古玩能混到这种程度?

        “当然是的,玩这一行要看实力”也要看运气,老板经常在外面转着检漏,只要运气不是太差,以他的眼力,可能只需要几百块人民币,就能捡来价值十多万的东西,也可能只用几万块就捡来价值几十万,过百万的古董。”张媛的话落地之后,见周明落微笑着在思索,

        王游安才拿着一个精致的火机上前,弯下软软的细腰给周明落点火,更笑着开口解释。

        她说的当然不是事实,老板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玩古玩的,这丫根本就是**,非人类,魔鬼恶霸级的家伙,好吧,这是众佣兵一致的心思。

        不过好像除了他们还没人见识过老板的妖孽,而老板也不想让他人知道似地,所以这一刻,她只能主动开口掩饰了。

        而这些解释却基本是描述那些真正收藏家,鉴赏家们的门路”套谁身上几乎都是可以的。

        一句话才又说的几个男女纷纷惊叹,连呼这不是白捡钱么之类的,随后周明落笑着摆手解释那种事也并不常有之类,才多少压下了几人的感触。

        “表舅,那你一定懂得很多了,帮我看看手里这个东西。”朱晓彤猛的就站起身子”从牛仔kù口袋里mō出一个旧旧的铜钱,很期待的看向周明落。

        虽说嘴里喊着表舅,不过说实话几人年纪差不多,而且周明落态度一直很随和亲热,他们倒也真不怕他,那么喊说真的只是几个家伙表达一下自己内心的敬意而已。

        而在最初时孙小辉说周明鼻是混古玩这一行的”朱晓彤几个就〖兴〗奋的说等他来了要找他看看手里的东西,现在放开后也自然不会错过这机会了。

        明落干脆的点头,铜钱之类,也恐怕是人们最容易携带的古玩了,不过这里面的真假也的确不好说。

        接过铜钱放在眼前打量几下,他才发现这是大约四厘米直径还多的大家伙,正面铃至正通宝四个大字,用的是楷体,内外都有郭,外郭宽平内郭略细,笔画粗壮厚实。

        东西背面则有一个符号样的字符之类,只有一个,周明落却大致认得这是méng文内的,“十”字。

        而且整个钱币布满了绿yòu、蓝锈,锈sè不止很厚而且非常坚实,手用力搓一下根本毫无变化,他估计就算是用工具切割,也未必能把这锈sè切下来。

        ,“东西怎么样,这枚元朝的至正通宝是不是真的?”周明落观玩了几下,依旧还站着的朱晓彤才一脸〖兴〗奋和明待的问道,就尊张媛几个也站着围了上来。

        而这句话落地后周明落还没回答,倒是别小辉诧异的道”“你知道这东西是元朝的?”

        他的确很惊讶,看到至正通宝四个字他可是什么都不知道,没想到朱晓彤竟然认得,连张远和何东杰也是很惊讶的看去,仿佛第一次认识对方一样。

        这注视倒让朱晓彤脸上闪过一丝不好意思,跟着就一吐**道”“我是用这四个字查的百度,知道是元朝铸币,其他就不知道了,更不知道怎么看真假。”

        听到这里周明落才笑着道”“东西是真的。”

        见随着这话,朱晓彤一张脸马上就变得〖兴〗奋起来,其他人也都是充满好奇,似乎在疑huò他是怎么分辨真假的,他才再次解释道”“其实辨别一枚古钱的真假,最首先可以从钱文入手,不同时代的文字都和当时社会上流行的文字相合,而且各具自己的特征。”

        ”恍如先秦以前布币、刀币上的文字叫金文,又叫大篆,秦统一六国后用小篆,王莽的货币则是用悬针篆,当代铜钱前文则是使用隶书,用钱文去辨别是鉴别古钱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当然,哪怕是同个时期使用相同的钱文,一样各有各的差异,同样是半两钱,战国时的秦半两字体狭长略呈弧形,朴拙浑厚,字体大篆气息较浓,统一后的前朝则不如战国半两钱高tǐng,呈小篆气韵,还有西汉半两钱,虽然一样是小篆气韵,字体却较秦更狭长。”

        ,“除了钱文,锋sè一样是判定的重要手段,古钱有传世和出土两种,出土类因为长埋在途中受潮气侵蚀,yòusè很重,而且早已渗透进钱〖体〗内部不可分割,就是用金属工具也难以剔除,而假锈就较为松软,容易脱落。”

        “这枚元朝时的至正通宝,钱文就是鉴赏的要点,正面汉文楷书,背穿纪年或记数的méng文,而元代伪古钱币的破绽就多在北部méng文,造假的照字临摹多临摹的似是而非。

        他们既然感兴趣周明落也不介意多说一些,很快就把鉴赏古钱币的各种要领大略xìng的解释一番,外加对照手里的东西,开始逐一印证。

        这一番解释,倒也听得几人连连点头,偶尔更有恍悟之sè闪过。

        但很快,就又有人的脸sè变成了震惊,周明落的解释很易懂,从钱文入手嘛,不同时期的钱文都和当时流行文字有关,这当然易懂了,不可能唐代铸币用大篆吧?也不可能现代人都是使用的简体字,而人民币上给你印个隶书吧?

        不过这种通俗易懂里,却包含着深深的学识了。

        难道辨别一个古钱币的真假,就要学贯大篆、小篆、隶书甚至méng文之类那么多东西?这也未免太可怕了吧,若是你连这都不认识的,那还怎么辨别?而周明落一入手,就能知道那钱币背面的méng文是,“十”

        字?

        这,这这是表舅同学高中就被学校开除不上了,连高中毕业生都算不上,还是他们是纯粹的文盲?

        至少在面面相觑了几眼后,朱晓彤等人眼中都是一脸的悲催之sè,之前见多了周明落的**拉风处,不管是对方有好车还是豪宅,

        亦或者一句话就能让一家大型知名的星级酒店老总把掌勺的大厨派来,他们虽然震惊虽然感慨,但说实话也有人心底偶尔会觉得,周明落或许也不是那么**,至少有一样他比不上自己,那就是学问,知识之类。

        毕竟那是个高中弃没毕业的家伙啊,他们却是正经的大学生,而且几人所在大学还颇有一定的名气。

        对方现在能混的这么**或许是靠关系啊什么的,但现在一听才知道,对方的学识和他们比起来也绝对不是一个量级的,至少他们在学校学的全是死记硬背,而且学了就忘,甚至都没怎么好好学过。

        但人家呢,那真是好一个渊博了得啊。

        那可是真有真本事啊,一时间几个妹子看向周明落的眼神都有了几丝深深的崇拜,可不是么,同样是年轻人,这位不止富贵逼人,而且学识也逼人的厉害,又那么随和优雅,差一点,连她们心底之前对几个男孩子朦胧的好感都被这各种魅力给践踏了个干净。

        同时,也刚刚从敬佩中苏醒的张远、何东杰,一眼看到自己心仪的对象全都是双眼水汪汪,只差把崇拜俩字刻在脸上的情况,就全都变得身子一颤,差一点yù哭无泪,不是吧,表舅,虽然咱们知道你给力,可你就不能少给力一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