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217章 群情激愤【元宵节快乐】

第217章 群情激愤【元宵节快乐】

        “这货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金在行苦逼的厉害时,黄晶晶也再次趴在周明落耳边低语,是啊,眼前的金在行实在让人捉mō不透啊。

        又是这样,又想来?

        他这是非要把所有人都得罪到死么?看肖恩的脸sè他也不像托啊,难道这厮今天来这里就是要huā钱得罪人,自找自虐么。

        一句话也让周明落啼笑皆非,不过这一次他依旧打算继续给这家伙来几针,若不多杀杀他的〖yín〗dàng气息,等下子自己再想买什么古玩时,这人再来一美元一美元的加价,那得多恶心啊,而只要自己眼下多搞几次,让金在行成为公敌类的家伙,看他等下子还怎么呆的下去。

        不过说实话,他现在也不知道在金在行全力防备下,自己再来一针对方还会不会中招,但那也要试过之后才知道。

        “金老板的……你还要出手么?”周明落的1重雷符1电流还没有送出去时,那边脸sè忧郁的肖恩也终于再次开口,他现在真是不想这位再加价了,不然就怕别人都以为他请托了啊。

        这家伙不久前他还觉得很可爱,很可亲昵,现在却是巴不得他去死。

        如果只是多赚几十万美金就让自己的名声彻底坏了,那以后还有哪个老板愿意来参加他的拍卖?那不是断了财路么这损失可远比金在行前两次捣乱给他带来的利益更大啊。

        他心中也真是恨不得都扑上去求求金在行了,金老板,金大老板,你就不能少〖yín〗dàng一回么?

        他也没见过这么猥琐的家伙,故意huā钱得罪人的。

        随着肖恩的话,金在行还是之前双臂微曲的模样,说实话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怀疑过这是有人整他,毕竟那念头也太玄幻了不是?这一阵子根本没人在〖肢〗体上接触到他,要让他相信有人可以凭空发电,还不如让他相信自己手肘关节有了什么病变更实在。

        可他也真是郁闷的厉害前眸子才做过详细的身体检查,他根本没有丝毫有病啊迹象啊,怎么现在突然这样了。

        这病是轻是重现在反而是其次了,毕竟那只是手肘关节突然会感到**,像轻微触电一样并不严重,关键是这出现的时机太不妙了啊。

        “不了。”强行按耐着郁闷,金在行才肯定的回答,他肯定不会再出价了,毕竟他对那个金烛台本来就没兴趣。

        说起来那金烛台,就是一个十多厘米高的小金人举着烛座而已脚下还有一个站台之类的纯金底座,大致有两千克左右的样子,而如今黄金的市场价是349人民币一克,只是按照黄金价值计算,这金烛台就能卖出六七十万人民币,也就是十万美金左右。

        加上那还是传世古董,更是十七世纪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御用之物,能拍出30万美金的价格也算是合情合理,不算太贵可也不便宜,毕竟路易十四在位72年宫廷用物自然也是多的不计其数,要不是这个小

        金人被雕刻的极为唯美精细,哪怕不提其古玩意义也是一个极为难得的工艺品,还真难以卖出这种价格。

        不过金在行也实在对这玩意无爱啊,更不可能为了他再去得罪一个大老板不是?

        一句话,在场包括肖恩还有乔治等人都是蓦地舒了一口气,这家伙终于不继续〖yín〗dàng了么那还好,还好。

        可这口气还没彻底舒过去,就只见金在行本是曲着的右手,嘬的一下就弹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手臂弹到一半时金老板却似乎早有准备,硬是生生把正在举起的手又压了下去。

        而这整个过程就像是他本要举手的,举了一半却又蓦地放了下去。

        “……”

        “……”

        还在舒气的众人顿时无语,全都纷纷瞠目不已的愣在了那里,尼玛,尼玛啊你这货才刚说过自己不要了,不参与这次竞争了,现在又突然举手干什么?而且这次举手还是举到一半又放了下去?

        赤luǒluǒ的调戏,赤luǒluǒ的调戏啊!

        “金老板你这是”肖恩脸sè也瞬间变得铁青,很是不善的看去你个**,到底想干什么!

        “我……”金在行也是立刻变得瞠目结舌,实际上他却比肖恩更崩溃呢。

        “你是准备出价?还是放弃。”肖恩却不理对方的瞠目结舌,再次有些yīn冷的开口。

        “放弃!”金在行急忙回答,肯定的不能再肯定。

        可随着这话他原本收起来的右手却又突然一弹,又有举起来的趋势,直接吓得金在行额冒冷汗,猛的就张开左手向右臂抓去,可也在这过程中,他的左手却也一顿,跟著唰的就向上弹起。

        好大一阵崩溃,金在行整个人都从原地站起,奋力向下压制两只手臂,结果,结果那像是被电针扎了一下,神经麻痹的感觉却猛的又再次袭来,扎了一针又一针,也让他手臂一次次触电,一次次神经线麻痹。

        而这造成的后果就是他站着身子,半举着两个手臂在空中弹啊弹,弹啊弹,向上弹是神经反应,不由自主的〖肢〗体本能,而他的意识却在控制着手臂向下压,来回交错下,随着电针越扎越厉害,金在行手臂都有些酸麻,最后更是呼的彻底高举两只手臂,呆呆站在了那里。

        “……”

        “……”

        乔治先生一张脸也彻底冷了下去,看向金在行的目光简直恨不得杀了他,这货竟是越玩越嗨皮了,之前他恶心周明落,恶心老卡顿先生,那毕竟只是在对方出价之后也加价而已,虽然行为已经很恶劣了,可和现在一比还是有天大的差距啊。

        他前脚才开口说自己不竞争了,自己刚舒了一口气,结果这货又猛地举手了,瞬间就推翻了之前的话语,也让乔治的心猛地提了起来,自己被调戏了,被侮辱了!

        可更让人吐血的是他本以为对方举起手了,谁知道人家举到一半又缩了回去,这可就是在调戏的过程中又搞出了个一bō三折啊,一个动作接连调戏他两次?

        这还不止!

        当肖恩否一次发问后,这货还是肯定的说自己不参与了,然后呢?

        然后他越发变本加厉了,不止双手都举了起来,更是双手都在半空弹啊弹,弹啊弹的。

        弹了半天之后才去俺都举了起来?

        尼玛啊,这是不加价不参与么?这是故意把他当猴耍啊,而且一次就把他耍了七八遍。

        “迈荷得(法语merde)!该死的韩国佬!”

        站在乔治身后的一个高大男子也瞬间勃然大怒,直接一步跨前,扬起偌大的巴掌就朝着金在行脸上括去,这该死的韩国佬简直太可恶了。

        真把他们所有人都当猴子取笑呢?

        可以说上一次卡顿那位保镖就想上前出手教训他了,只是被卡顿制止了下去,不过这一次,实在是感到自己被调戏了个yù仙yù死,所以乔治先生真是对自己保镖的行为也不愿意去阻止了。

        毕竟卡顿只是被果断调息,而他却是被一bō接一bō的调戏,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啊。

        “啪!”

        高大男子一巴掌挥下,金在行都还在举着双手发愣了,根本来不及躲避,就眼睁睁看着对方扇过来,脸上也瞬间多出一个血红的掌印。

        这还不止,下一刻整个客厅都乱了。

        “干掉他,该死的韩国佬!”

        “这家伙有病!见人就咬,疯狗一样!”“咬了周老板、咬了卡顿先生,现在又咬乔治先生,下一个不会就是我们吧?干掉他!”

        整个客厅总共有十多人,但若是排除保镖跟班一类,还有肖恩这个主事者之外其实也就是七八个大老板而已。

        金在行倒好,一上来就把其中三个恶心的不轻,而且是见人就恶心,你又要剩余的几个情何以堪?哪怕他们还没被恶心到,可说不定下一个就是他们了,此刻自然对金老板毫无好感。

        有那xìng情凶悍的已经叫嚣着要干掉对方了,反正这里是〖中〗国,而他们却是来自欧洲亦或者美洲之类,干掉就跑,然后牵扯出多国纠纷,他们怕个屁。

        更有人已经冲着舁恩叫嚣起来,“肖恩,你请来的这个托也太不专业了吧?简直是侮辱我们的智商!”还真有人觉得这是肖恩请来的托了,谁让他每次拍卖都这么胡来呢?一句话就说的肖恩破口大骂,“我和这白痴绝对不认识,我肖恩也不是那么下作的人!”

        冤枉啊,刚才被调戏的一bō三折,九曲十八弯的可不止是乔治一个啊,要知道他才是两次开口问金在行决定的人,他一样是被调戏的十分壮观呢。

        该死的东西,这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家伙啊,竟然这么极品?

        “……”

        群情jī愤啊,金在行虽然被人当众括了一巴掌,可现在也根本懒得计较了,只是惊恐的看着全都想围上来真的干掉他的人群,当场悲鸣一声,转身就向外逃去。

        他也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现在谁还会听他解释呢,再不逃万一真被干掉可就亏大了,哪怕他是跄拳道黑带四段,可也挡不住这么多大老板们自带的众保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