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210章 抓紧机会赶快表现

第210章 抓紧机会赶快表现

        ‘哎,周少你怎么在这里,早知道你在这的话,我和老互他们可就直接过来蹭饭了,哈。”瞪着眼睛看了几遍,确认眼前那人绝对就是周明落无疑,李全中才哈哈一笑,急忙上前一把抓住周明落的手连连摇晃起来,笑容和之前面对林行时那一分客气,九分矜持比起来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全部是无法形容的热情。

        他和周明落可是老相识了,只是彼此关系却也不是特别亲近,所以往日里就算他真要想刻意和周明落打好关系,也没有太合适的理由去接近。

        但今天这次偶遇,却无疑是天赐良机了。

        见到小周那一刻李总可就已经下定了注意,今天就是死皮赖脸来蹭饭,也要在这里留下啊。

        原因嘛很简单,他清楚知道周明落在赌石方面的能力。

        这厮靠着以前不知道从哪得来的一卷无名手稿,参加过几次赌石聚会,每次都是大发特发,也是因为这样的关系他和王锋芒关系才逐渐升温,越来越好。

        有周明落这样的家伙在,那几乎就是许多玩赌石,玩翡翠的人都需要尽心结交,甚至不惜低声下气一点的,李全中也不例外。

        以往的仁玉珠宝并不是对赌石毛料没兴趣,只是李氏在这方面玩的比较小,不如老王家那么大气,能储备那么多毛料。

        他们以往得到的毛料都是自产自销,直接全部用来充盈自己珠宝行的库存而已。

        而这一次他和王锋芒以及付松这三位新川珠宝玉器舁的大龙头聚在一起,就是为了商量一两个月后的平洲公盘一事。

        玩翡翠的人大方向的翡翠或是赌石毛料来源无非就是两个地方。一是缅甸公盘,另一个就是平洲公盘,现在是二月初,而平洲公盘就在三四月份举行。

        说起来时间虽然还有些早的样子,但其实也不算太早了。

        三个老总聚在一起一合计,他们要去平洲公盘的话,最好的情形莫过于和周明落一起过去了,毕竟谁都知道这厮在这方面的**,只是三人里也就王锋芒也周明落关系最好,李全中和付松虽说认识小周时间也不断,但交情毕竟没到那份上不是?

        但哪怕是王锋芒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毕竟周明落就算去参加平洲公盘,可人家劳看中一些料子自己拿下就是,何必要照顾他们。

        这归根结底就是双方虽然关系已经不错了,但还没好到那份上。所以只要有机会,这几位可真是不惜任何代价都是想和周明落多亲热亲热的。

        只要关系能更进一步,到时候小周未必不会顺手照顾他们一下。这一点王锋芒可是深有体会的,深切知道小周这人是很念交情的,从来不会吝啬照顾一下自己人,而且就算周明落不会直接选好料子照顾他们,可只要能随口提点他们在鉴赏毛料时的秘诀之类,不需要多,哪怕一两句说不定就能帮他们大忙了,那一样是他们求之不得的好事啊。

        他刚才在酒桌上原本也就是顺着自己手下爱将老林的面子,随便过来在小辈面前应下景而已,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周们落,那实在是天大的惊喜啊。

        毕竟就算不提周明落那种让他们趋之若鹜的个人能力,对方的背景以及关系网一样是足以让他们为之震撼和仰望的。

        不过李全中这样子,却瞬间让包房内其他人都愣在了那里。

        尤其是林行,在这一刻更是被惊得蓦地鼓起了眼球,一张嘴巴也猛地涨到了极限,那吃惊的样子绝对是充满了震撼。

        小周竟然认识李总?而且看上去还是李总要对这小周讨好?

        对方不是一个古玩界的二道贩子么,怎么会有让李全中都低头讨好的资本,这简直瞬间就把他雷的外焦里嫩。

        而就算是他老子也很是惊了一把,颇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周明落,怎么自己儿子酒桌上坐着的还有这种大人物?能不是大人物么,他自己不过是李全中请来的一个帮忙打理珠宝行的经理而已,李全中才是真正的老板,对上这样的老板他平时也只能言听计从,纯仰望而已,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会认识能让李总纯讨好的猛人?很是震惊的看向林行,老林同志此时却是满头雾水,希望得到解释的样子。

        可等见到儿子也是一脸懵懂和震撼时,他才心下一叹,这个没用的败家子,整天只知道玩,能和这么猛的人坐在一起竟然都不知道对方底细,简直是白痴。

        “李总,这位是?”低叹中老林才上前一步,满脸灿笑的看向李全中,希望能认识一下周明落,他也不傻不是,自家老板都这么在意的人,他要是能认识了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可这一幕却让林行当场晕的一塌糊涂,尼玛啊,自己老爸竟然低声下气,满脸讨好笑容的去问候小们同志?

        在场谁不知道他林行走家庭优越的富二代,能混的这么潇洒全是靠了老爸老妈的给力,在以前也着实让身边不少人都颇为羡慕,之前他也原本是把自己老爸还有老爸的老板拉过来炫一下,出出风头,可现在呢,不管是他老子还是李全中李总,全都是一脸灿笑加讨好的围着周明落打转,这又要他情何以堪。

        他向来依仗的后台,在周明落面前都竟然是要主动讨好的模样?

        亏他之前还一直在私底下阴风阴火的想挑拨下周明落和杨丹呢,这不是自找恶心么。

        “老林啊,你连周少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嘿,太落伍了。”在林行一片震撼中,面对老林的话,李全中却大笑一声,“上次在王家的赌石聚会,周少两次赌石,切出价值牲口万的一块满绿冰种,一块玻璃种帝王绿,在咱们这个圈子里绝对是一件美谈啊。最后更是赌的羊城海风珠宝的林娄光当场吐血送进了医院,这你都不知道?赌石方面,周少的能力恐怕放眼整个边南省都是这个。”

        笑着解释一遍,李当场挑起大拇指道。

        短短几句话就让老林同志啊的一声愣在了那里,脸色也快速变换的越发热情,越发灿烂“、哎呀,原来您就是那位,实在失敬,失敬。

        上次在王宅赌石会场的事早已传遍了整个圈子,老林之前当然也听说过,只是他没见过周明落而已,现在才知道那个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猛人就是眼前的青年,又怎么不让他震动,他也终于明白自己老板的态度为什么那么热情了。

        对于各个珠宝商而言,缅甸公盘和平洲公盘就是他们的货源渠道,而若是能结交一个在赌石方面的大师,那绝对是等于傍上了财神啊。

        在老林震惊中林行以及曲一波,朱倩等人却是彻底听呆了。

        擦!!

        赌石聚会?周明落上次赌石聚会竟然一次就切除了9000万的翡翠?叨。万?而且完全是靠的自己能力?这也未免太妖孽了吧。

        最开始见到李全中对周明落的热情,几人虽然都是震撼,林行更是郁闷的一塌糊涂,可几人还有些误以为周明落这么**,也应该是靠了长辈的余荫,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的亲戚才被人看重,毕竟他太年轻了,谁想到这一解释,那才让众人恍悟这位竟全靠自己能力才如此让人讨好,敬重的。

        这也未免太强了吧!

        如果说富二代,官二代只是让人羡慕他们的潇洒生活以及无忧无虑,那像是周明落这样白手兴家,只是二十出头就这么给力的,那给人的就是无限的压力和敬佩了。

        “周少,老王和老付两个就在隔壁,我这就去叫他们,早知道你在这,我们这也早就应该过来啊。”李全中再次开口一笑,虽然他很想一个人独享周明落这样的资源,但没办法的是只是一次偶遇,他根本不可能有太多进展,还是把人一起拉过来更好些。

        “我去,我去就行。”随着李全中的话,老林同志却立羿一笑,起身就向外小跑着离开。

        而后不过几个呼吸,就听包房外传来一阵畅快的大笑,“哈,周老弟,原来你也在这。”

        “今儿个可是托了老李的福,才能碰到周少,咱们哥几个不请自来,可千万别见怪。”

        踏入的包房的就是多日不见的丢锋芒以及付松,两个一上来也全是热情似火的拉着周明落问长问短,至于老林同志,则是在象征性的征询了包房内林行、曲一波等人的意见,当然,这里面最主要是周明落的意见,等没人反对让几人也一起坐下时,他才像个小厮一样跑前跑后的喊服务生加桌子,重新点菜什么的。

        更直接看的林行欲哭无泪,尼玛啊,自己的后台遇到小周竟然成了跑腿的?这也太那啥了吧。

        可就在这时,忙前忙后的老林偷一口闲,一眼见到此刻包房里其他人都有些小拘束,只是看着周明落和三个珠宝界大老板交流,而自己的儿子竟然古怪的呆在原地傻愣愣的,顿时让他气不打一起来,蓦地上前就瞪了林行一眼,“你个小混蛋,还不抓紧机会赶快表现?有机会认识周少,你发什么愣啊!”

        一句话就说的林行张口欲言,却根本又无话可说。

        被老爹教刮着要赶快在小周面前表现,把握机会?心…这还是杀了他吧。

        他不久前还一直觉得在周明落面前很优越,很傲气呢,更一直在努力展现着自己的优越性,可一转眼后自己竟然要像自家老子一样在小周面前当跑腿的图表现么?

        他真有些做不到,拉不下那个脸啊。

        包房里除了几个长辈外,在场谁不知道他之前没安好心,一直在挑拨离间?现在若真那么做了,在小周面前跑前跑后图表现,这不是坑爹么,尤其都还是在他一圈熟人面前。

        “还愣什么,你真是……。”见到林行有些崩溃的表情,老林同志再次气的吹胡子瞪眼,真是有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

        这衰仔真傻了,有这么好的机会都要错过?要不是顾忌在场的人多,他都想给这小子来一巴掌打醒他了。

        老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林行知道自己再拗下去的话,恐怕家里过几天就会断了他的经济来源,所以再次一阵巨大的悲呛,瞥了杨丹一眼,他现这妹子对于眼前三个大老板围着周明落打转的状况似乎很平静,顿时又话他崩溃的厉害。

        感情杨丹早知道这位这么**,拉风,而!前自只刻意的挑拨,故意展现出来的各种优越感,想从这些方面刺激两人本就是天大的玩笑。

        那不止不可能有丝毫建树,反而把自己搞的有些下不来台了。

        悲剧,悲剧啊,可不管再悲剧,随后林行在老爹的压迫下还不得不很快加入了端茶递水的行为中,这些当然可以由服务生来做,问题是那样的话又怎么显示他们的诚意?

        “周老弟,再过一两个月,就是平洲公盘,我知道你是混古玩行的,一二十天后新川会有定水带展览,这阵子你肯定走不开,不过平洲公盘却是在那之后,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老哥一起去看看?以你的能力,不去实在太可惜了。”

        对于林家父子的行为,王锋芒等人都是觉得理所当然,也不以为意,最初的寒暄后王锋芒也很快就笑着开口,很是期待的看向周明落。

        他们本就是为了那件事在一起聚聚,原本老王还想着什么时候去见下周明落,把这事说一说呢,现在碰巧遇到对方,自然是直接开口了。

        随着他的话李全中和付松一样笑着开口,“是啊,周少在赌石方面绝对是大师级人物,稍加磨练就是当之无愧的宗师,要是平洲公盘少了周少,那可是一大遗憾啊。”

        “对,你也算是咱们新川的旗帜了,现在整个边南省谁不知道周少的风采,你要是不去,咱们可也少了许多威风啊。”

        捧人的话谁都会说,这些大老板们更是精通,不过这一次他们却是说的全是实在话,压根没有丝毫夸大的部分,因为周明落真的有那个实力。

        “平洲公盘?”周明落一怔,他之前可不知道三人聚在一起的初衷,不过在听了之后,却也心下大动,赌石方面,他个人其实也很想多玩几次呢,毕竟白捡的钱财他干嘛不要。

        对于缅甸、平洲这样的翡翠毛料公盘,他以前也略有耳闻,不过也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能去参加,现在听了之后还真有意动。

        关键是那和等阵子的定水带展集并无冲突,还是一两个月后的事情呢。

        “我考虑下吧。”虽然意动,他也并不能马上下定主意。

        随着这话王锋芒立刻笑道,“那好,周老弟尽管考虑,你考虑好了告诉我一车就行。”

        而也是在这时,一侧的林行才端着一杯丙泡好的茶,犹犹豫豫的走来,虽然他不想上来,但后面老爹的目光却像是刀子一样,让他又不得不上前,“周少,喝茶。”

        说出这句话,林行也是一阵欲哭无泪,尼玛啊,自己真成对方面前端茶递水的小厮了。

        而周明落则是和善的冲林行笑笑,接过茶水说了声谢谢,才让林行如逢大赦一样逃也似的离去。

        痛苦啊,这种悲剧真是难以形容。

        “嘎”

        清晨的阳光徐徐洒下,正在熟睡中的周明落突然听到一声嘹亮的鸣叫,跟着才从柔软的梦乡里苏醒,一片滑腻酥软。

        被窝里杨丹则是光溜溜的抱着他依旧在酣睡,瀑布般的秀发散落在枕前。

        自己送出去的那个惊喜的确让杨丹很是开心兴奋,甚至在聚会结束,跟着周明落一起回家后,她晚上也是前所未有的主动,甚至都答应了小周一些邪恶的要求。

        宽敞大气的卧房,装饰的古色古香,却也不乏一些现代设施,搭配的浑然天成,让这里看上去即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又有着几分时尚气息。

        昨晚周明落回的是在新川城东,从时亮手里赢回来的那栋别墅里,这别墅早已转让给他,跟着在差不多一星期的时间里他又让人置换了新的家具之类,昨天还算是第一次入住。

        古色古香的罗汉床上,小周稳坐床沿,浑身**的妹子则屈身跪伏在雪白的手工羊毛地毯上,整个身子因为曲蹲,而更显的凹凸有致,呈现出一种恐怖的美妙诱惑力,一手向耳后轻挽着秀发,一手抓着自己某处向那张**的**里吞吐时的撩人和诱惑,直接刺激的周明落一晚上雄风大展,哪怕没用符篆一夜也创下了辉煌的战绩。

        甚至只要想起昨晚那一幕,现在他都又立刻有了些小冲动。

        不过下一刻,自房外却蓦地泛起一声“嘎”的鸣叫。

        他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这似乎是雕鸣,难道是……。

        错愕中轻手轻脚拉开杨丹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手臂以及滑腻的双腿,他才批了件衣服走出卧房,等站到阁楼走廊时,才立刻看到低空中正盘旋飞舞着一只雄健矫捷的大雕。

        正是他昨天才捕获的那只白头海雕。

        “醒了?才只是一晚,它就消化了【朱雀符】的改造这么快清醒。”果然是白头海雕,周明落心下也是大喜。

        有了这一个经过四象符改造的大家伙,自己的安全将会更加有保证啊,或许它现在还不急小棕熊那么妖孽,但这毕竟是个飞禽,可是很好的弥补了许多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PS:给大家介绍展翅第一基佬取个名字要好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