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符宝在线阅读 - 第204章 白头海雕

第204章 白头海雕

        “还是没有,看来寻找朱雀的事,倒有些急不得了。”宝马缓缓驶向城西别墅区,坐在后排闭目休息,周明落心下轻轻一叹,在整个新川跑了两天还多的时间,逛遍了所有宠物汇聚的大型市场,从头到尾,他体内的【伪朱雀符】却没有一点……反应,这只能说明四周左右根本没有朱雀种。

        毕老买回那件乾隆御制珐琅彩锦鸡花石图胆瓶已经过去了一周,当天晚上趁着几老都熟睡了以后,周明落就悄无声息的把胆瓶内的【文气】吸纳一空,而事实也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一个瓶子的文气就彻底把【朱雀符】补充完整。

        接下去的时间他倒没急着画符,毕竟四象符画起来太过费时,那几个白天,他却是在跟着毕老几人一起成天往古玩市场里钻。

        这基本不用说,眼见随着这股古玩热潮的到来毕老都能检到那样的大漏,他自己也检来一个豫州鼎,怎么可能不持续心痒?

        不过这一次,在古玩市场里扎堆了几天他都没有再检到什么好东西,只是零零碎碎收了一批价值几万乃至十几万的古董而已。

        这几天在检漏上的收获都还没有紧跟着三老一起逛古玩城,从他们那里学来的知识见解多。

        持续几天后他才不得不无奈的承认,虽然随着定水带展出的时间越来越近,涌来新川的古玩也越来越多,可同样的来到这里的收藏家,鉴赏家们也越来越多。

        大家都一起出去检漏,那不止比拼运气,更要靠谁眼力更毒辣,谁的了。

        或许你正在行走,丙来到某一个摊位,那摊位也原本有一个大漏可拣,却已经慢了一步被别人收入囊中,也或许你丙走某个地方,人家摊主重新补货就补出来一个真正的漏,但你已经错过,很快就被后面的人发现,拿下。

        持续了几天不止周明落没有多少收获,毕老三人也同样收获不多,即便不是空手而回,和他的情况也差不多,都是检的漏。

        所以在前天他就没有再持续出去检漏,而是开始留在家绘画【朱雀符】,画一道【伪朱雀符】足足让他休息了十六个时还多,画两道就是32时,差不多有一天半的时间他都是睡了醒,醒了画。

        其中一道【伪朱雀符】,更已经被他用前些日子收集来的古玩补充完善,成了真正的【朱雀符】,至于另一个则是留下空白符箓准备用来发现,收复朱雀。

        毕竟收复这样的神兽种只需要伪符策就行。

        当初刚刚补充出【朱雀符】三个大字时他还曾经疑虑过,那就是要不要真的去养一只朱雀来,不过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缓冲,他最终还是下定了注意,养!

        那毕竟是神兽之有机会去圈养一只若还主动放弃,那实在太可惜了。

        哪怕以后需要浪费大量古玩,不过既然如今的新川古董云集,而且是容纳了世界范围内的各种古玩,那他也可以趁机多收敛一些,到时候也就不用太发愁了。

        既然决定了要养一只朱雀,在今天睡醒后,周明落就让赫柏驾车开始在新川市区游荡,奈诃整整游荡子一天却没有丝毫收获。

        毕竟朱雀种不比尼种范围那么大,只要是动物就什么都有可能,包括飞禽、走兽乃至游鱼等等都有机会,朱雀种只能在飞禽一类挑选,那可供挑选的数量的确少了不少。

        “看来就算想养一只朱雀,也不是那么容易。”再次摇头失笑,和龙种比起来,朱雀种的确少些,要知道龙种他都遇到两个了。

        前次和棕熊斗兽,被时亮找来的那头犬熊王一样是龙种。

        对于那一只龙种,他也曾试探着问过时亮是否能转让,可惜那龙种本来就是时亮借来的,从某一位东北大亨手里借来的,他想染指也比较困难。

        既然如此他也就没有念想了,他手里已经有了一头棕熊,也犯不着再多养一个糟蹋粮食了,当初会那么问也不过是随口问下,即便那边真的肯转让,他也未必能下定决心去真的用【青龙符】饲养呢。

        “老板,你想买飞禽类宠物么?”就在思索中,前方正在驾车的赫柏却突然鼓起勇气转头看向周明落,心翼翼的问道。

        今天这一天他一直都是做个跟班跟在后面,最开始他或许还并不清楚周明落要做什么,但现在为止,见到对方一整天都在往飞禽类宠物里钻,自然也能猜出了。

        不过是不是真要插上这么一句,赫柏却犹豫了很长时间,对于周明落他实在太敬畏了,不过再仔细想想既然这个恶棍想买只鸟,他若是能搞定这事的话,无疑能在对方心中留下好印象不是?这可是至关重要的啊。

        “恩?”赫柏话语落地,周明落才诧异的打量对方一眼,这家伙有路子?

        那也说不定,人家毕竟是国际佣兵,要真是认识一些动物走sī贩子也不值得奇怪,说起来赫柏几个家伙的见识以及阅历,绝对要比他喜出了无数。

        虽然自己找的不是单纯的鸟类,而是鸟类中万里挑一都不一定挑的出来的朱雀种,可对方要真介绍来的话就未必没有,家里那个如今古灵精怪的家伙,可不也是他从新川本土一个动物走sī贩子手里得来的么。

        见周明落随着反问眼中也露出一丝肯定的sè泽,赫柏这才精神一振,欣喜的道,“谈到出售飞禽类宠物的家伙,我还真认识几个,最近的一个是在香港,不知道老板你想买什么种类的宠物?”

        香港距离新川并不远,就算是自己驾车也只要两三个时就到。

        听了这话周明落才心下一动,新川找不到,那到底有没有必要去外地转一圈,距离新川较近的深圳、香港,可都是国际化的大都市,不过这件事却也不急在一时。

        例也没必要现在想到,一转身马上跑过去。

        “行,以后有时间去看看。”

        笑着点点头,一个笑容顿时让赫柏喜上眉梢自己终于找对了这恶棍的胃口,不容易啊,只要替对方办好这件事,那可就等于立了功啊。

        至于周明落所说的有时间再去看看?赫柏倒是有些不以为然自己若是让那边那个宠物贩子带着东西过来亲自给老板过目,岂不是效果更好。

        当然这些事他只会去做,并不会多说,等真的把对方叫来后再说也不迟。

        随后的时间车厢内再次一片沉寂,等车子真的随行驶入别墅区后,入眼所见一幕却让周明落猛的一惊。

        此时别墅院子里的草坪上,棕熊正人立而起,从一侧恭敬站立的王游安手中接过一个石子然后猛地扬起熊臂手中石子就像是子弹一样喇的一声没入高空消失不见。

        在他身侧站着的不止是王游安还有克莱门特几个,沙琳倒是不在,而是被周明落支配出去让他陪着毕老几人一起出行,他虽然这两天没检漏了,但毕老几个却不曾停歇。

        用毕老几人的话说,家伙自己有钱,可以不在意拣那一些漏,他们可不是这几位虽然都有不俗的身份地位,真想要钱的话绝对会有人抢着去送,(展翅组不过对于那些钱财他们却看不上所以至今身价也都不算特别丰厚。

        而如今拣这样的漏,哪怕一天检个两三次,也都是十几万乃至几十万的收入,他们可不会错过。

        对此周明落当然不能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让周军宇先放下店铺的事,外加让沙琳一起陪着几老出去而已。

        而此刻院子里的克莱门特等佣兵,除了手里全都抓有一把弹珠大的石子外,路易斯更在拿着一个望远镜向向上空眺望。

        等他也抬头看向高空时,却愕然发现高空中突然坠下一道黑影,更伴有吱吱嘎嘎一阵凄鸣。

        等黑影越坠越低,直到肉眼可以详细分辨升,他才发现那竟是一头大雕。

        好漂亮雄壮的一头雕!

        足有一米多长的身躯,伸展开的双翼更差不多有两米多长,淡黄sè的嘴、脚仿佛宝石一样点缀在雪白的头颈,以及深褐sè的羽翼下,尾部一样是常常的白尾。

        看安去真的很美,很矫健。

        不过那也只是猛一看去而已,认真看去,这雕却似乎有点鼻青脸肿的样子,等惨叫着坠下到四五十米的高空,才猛的一抖羽翼呼啦一下就飞了上去。

        这时候家伙反而是慢腾腾的不闻不问,似乎就任由对方飞走似地,可等那头大雕真的没入高空消失不见,啼叫声也越来越远时,家伙才呼啦一下抓过一个石子,嗖的一声就飞入高空不见。

        下一刻,那头大雕就在一次惨叫着跌落。

        周明落当场无语,东西越来越会玩了,没事都会在家里打鸟了,不得不说,这家伙打鸟比别人用枪都**。

        其他人用枪,对上飞入高空几乎肉眼不可见的大雕,想瞄准都有难度,除非是那一把狙击枪之类的东西才行,而这家伙的视力应该就是属于妖孽型的,哪怕是速度动作一样深不可测。

        从他手里扔出去的石子威力未必会比子弹差多少。

        这就算他不能飞,可对上一般的飞禽也是想怎么虐就怎么虐,苦就苦在那头雕了,只是周明落也有些奇怪,家伙今天会想起打鸟玩了?

        甚至在这一刻,哪怕东西见到周明落回来了,也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不顾一切的扑上来玩耍,而只是笑呵呵的傻笑之后,就又兴致勃勃的去虐鸟。

        这绝对是虐,他要真想打下那只鸟一个石子就够了,那头鸟竟然每次都是坠落到几十米低空后还能回过神展翅逃离,说明他扔出去的力道并不大。

        下车后直接就走向当地,周明落古怪的一招手,原本站立着的路易斯直接走了上去,更是一脸的苦笑,“老板,老板太能玩了。”

        可不是么,今天棕熊的手段总算是让他们再一次见识到了这家伙的**。

        他要玩起来你就是插了翅膀也不行啊,一个人给你一对翅膀你还能飞过雕类这样的成年猛禽了?可不见这一头原本威武雄壮的大雕被虐成什么样子了。

        早就知道家伙不好惹,现在的路易斯等人更是彻底竖定了信念,以后千万千万不要惹到老板啊,不然你想死都难。

        现在这家伙还是打鸟,说不定哪天他可能把别人的飞机都打下来的!

        “怎么回事?”周明落再次古怪看一下家伙,一脸诡异,这孩子越来越顽皮了。

        “今天不知道从哪(展翅组飞来一头白头海雕,一直在别墅上空啼叫,惹怒了老板,就冲着上空吼了几声,结果那头雕似乎并不害怕,反而一个俯冲下来准备抓老板,跟着……”苦笑着解释,路易斯更是递来了望远镜。

        周明落也再次无语,怪不得家伙这么腹黑,原来是被人惹到了头上啊。

        他估计那头雕要是人的话,此刻恐怕吐血的心都有了。

        你说你好好飞着干什么不好,主动去挑衅这个祖宗那不是自找难受么。

        不过他还是接过望远镜向上空望去,就见到原本是空空荡荡的高空里,出现一只矫捷雄健的猛禽,正在展翅高飞,这种飞翔还是向斜刺里冲击,摆明了要逃的趋势,奈何却被突然闪现的一道黑影瞬间抵达腹部,跟着就一头向下猛栽。

        这画面再次让他彻底无语。

        “白头海雕,又名美洲雕,是北美洲所特有,也是美国的国鸟,很多徽章上都有它的肖像,这头海雕可能是被人带来新川的。”

        路易斯也在这时操控生硬的普通话略作解释。

        解释中周明落缓缓点头,见到那头海雕再次急坠到四五十米低空后,原本是想上前呵斥家伙动作的,却突然猛地一怔愣在了原地。

        因为他体内突然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这感觉就像是第一次带着【伪青龙符】遇到棕熊时一样。

        不过这一次的感觉却是由【朱雀符】带来的,而且是那道真正的【朱雀符】,因为【伪朱雀符】还没有达到那么远的感应范围。

        “朱雀种?”心下闪过一个念头,他才真的惊讨了。

        这头雕竟然是朱雀种?简直就是活见鬼了。

        他原本在外面找了一天都没能发现朱雀种的信息,可谁知道一回家,竟然自动有个朱雀种在他上空盘旋?要说这只是巧合,也未免有些难以让人相信了吧。

        难道是【朱雀符】的气息,吸引的这家伙自己主动飞了过来?

        简单的伪朱雀符或许没有那种能力,可完整的朱雀符有没有那种能力就不一定了。

        自己第一次遇到棕熊时还没把【伪青龙符】打进去,它可就对自己很亲热了,看得出他一定能感应到符策的气息。

        而且当时的情况是,家伙原本被拴在更深的庭院里,结果自己走到那里时他却恰好从里面逃了出来,那时候周明落只以为是个意外,现在想想的话那未必真的只是意外,说不定是家伙早就感应到了自己体内的符策,才特地跑出来的也不一定。

        难道白巴身怀将篆时那些对应的龙种、朱雀种比自己都能更先发现端倪?这还真不好说,很多动物不管是在嗅觉还是灵敏度上都是超过人类的。

        或许这里面唯一的疑惑就是如果这海雕是感应到了符策气息追踪而来,那为什么不是直接追着去找他,而是追来了别墅这边。

        但那也不是没得解释一是这海雕昨天刚好被人带着路过附近,感应到自己画符(展翅组时的气息,当时却没有自由能力,直到今天可以自由飞翔后因为距离太远,感应不到气息,却按着记忆力的路线飞过来呢?

        四象符策对应的龙种或是朱雀种就算真的有更敏锐的感应能力,也必然会有距离限制,不可能你说一个在北极一个在南极都同样能感应到,否则这些日子恐怕他身边早又汇聚起不少龙种了。

        上次那头大熊王,说不定就也感应到了他体内【青龙符】的痕迹,不过当时正在和棕熊对立所以才没什么特别反应吧。

        “这到底只是巧合,还是它真的早早发现了【朱雀符】的气息才跑了过来?”发现这是朱雀种,虽然还疑惑事情究竟有没有这么巧,可周明落还是满心欣喜。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

        “嘎”

        也就在周明落狂喜中上空坠落的白头海雕才再次发出一声鸣叫,又匆匆展开羽翅滑翔,不过这一次它却没有飞向高空逃逸,而是直直冲着周明落扑来。

        “老板,心!”

        “BOSS!”

        一见这一幕,原本都是看了半天热闹蛋疼不已的几个佣兵才齐齐一惊,呼出声来,不过也是在惊呼后他们才又蓦地一怔,这海雕是扑向老板了,如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自然有危险,可对于周明落怎么会有危险?

        他们的惊叫似乎太无知了。

        不过就算反应了过来,下一刻发生的一幕还是猛的让众人一愣,彻底呆在了那里。@。

        :